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17.北京通州汉代路县故城遗址
发布时间:2017-03-24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通州区文化委员会
 
  汉代路县故城位于通州区潞城镇古城村。西北临京秦铁路,北临召里村,东临后北营村,南临胡各庄村。潮白河在遗址东约6公里,由南向北流过,运潮减河位于遗址北部,自西向东汇入潮白河,北运河西距遗址约4公里。

  为配合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2016年,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通州区潞城镇胡各庄村、后北营村、古城村等地开展了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共勘探122万平方米,发现汉代路县故城遗址,并在城址周围两公里的范围内,发现墓葬群。2016年共发掘古代墓葬1147座、窑址69座、灰坑8座、水井11口、道路1条,出土各类文物约万余件(套)。在考古工作中,积极开展了文物保护、科技考古和文物保护规划等工作。

  据文献记载,西汉置路县,属渔阳郡,莽改通路亭,东汉废莽新所改,恢复西汉旧称,但改“路”为“潞”,始称潞县。自2008年开始,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开始对路县故城遗址进行勘查,并将其列入了普查登记单位。2016年7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古城村进行调查、局部钻探和小范围试掘,确定了城址的位置、范围、形制,了解了其保存情况。城内还发现明清、辽金和汉代三个时期的道路遗存相叠压。在东、西、南城墙基址外约25—30米处钻探发现了城壕遗存,其走向与相对应的城墙基址大体一致,考古勘探出的宽度约30米。在南城墙外发现大面积的汉代文化遗存。

  目前地表已无城墙遗迹。通过勘探了解到城墙基址保存较为完整,平面呈近似方形。北墙基址长606米,东墙基址长589米,南墙基址长575米,西墙基址长555米,总面积约35万平方米。城墙基址的残存高度约为1.9—2.5米,纵剖面为梯形,下宽上窄,底部宽约18米,顶部残存宽度约13—15米。墙基夯筑而成,夯层厚约0.10—0.20米,部分夯层的夯土内夹杂有植物的杆茎。为确定城址的时代和性质,在城内进行了局部钻探,城内汉代文化层堆积的厚度约为1—1.2米,普遍存在,且包含物较为丰富。该城时代应不晚于西汉。为了解南城墙外遗存的时代和性质,在南城墙基址外的东部进行了发掘,发掘总面积1000平方米。清理出的遗存主要有沟渠、道路、房址、灶、灰坑和瓮棺等。

  墓葬群位于古城外的东部、东南部和南部,距古城约2公里的范围,墓葬的年代从战国一直延续至明清时期。2016年发掘1147座,其中,战国—西汉墓葬163座、东汉—魏晋墓葬724座、唐墓89座、辽金墓葬29座、元代墓葬4座、明清墓葬138座。战国—汉魏时期的墓葬数量最多,类型最为丰富,包括土坑墓、砖室墓、瓮棺葬、瓦室墓等。胡各庄村发现的62座瓮棺葬,是迄今为止北京地区规模最大的一次。特别是成人瓮棺,系首次发现,从地层和瓮棺葬具来判断为汉代。瓮棺葬均为竖穴土圹,瓮棺均横向放置其内,墓圹及瓮棺的均为南北向。瓮棺葬的被葬者,儿童所占比例大于成年人。儿童瓮棺葬的葬具以夹云母红陶和泥质灰陶器为主,器形有釜、瓮、罐等常见的日常实用陶器,瓮棺的组合方式主要有两器组合和多器组合两大类型,釜一釜组合、瓮一釜组合为常见形态。成人瓮棺葬发现23座,瓮棺为专门烧制用作葬具的筒形瓮,均为两件筒形釜子母口对扣而成,筒形瓮均为灰陶质,饰瓦棱纹和弦断绳纹,个别瓮身有泥突。随葬品的数量很少,仅个别瓮棺葬中有随葬品。

  砖室墓的数量众多,形制多样,可分为单室、双室、多室墓,最多的墓室达8个。砖室墓以单墓道为主,仅有少数墓葬无墓道或为双墓道。墓葬以南北方向居多。砖室墓中出土的随葬品较为丰富,有陶器、铜器、铁器、铅器、骨器等,陶器主要有鼎、壶、罐、盆、碗、盘、案、奁、耳杯、灶、灯、炉、磨、仓、井、楼、动物和人物俑等;铜器主要有戈、刀、带钩、钱币等。算筹,可分为长、短两种,每根筹棍两端齐正,粗细大致均匀。这套算筹是北京地区考古中首次出土的算筹实物。唐墓均为砖室墓,可分为有墓道和无墓道两大类。有墓道的砖室墓均为单室墓,墓室平面可分为方形、弧方形、圆形等。无墓道的砖室墓有梯形、船形等。唐墓中出土的随葬品主要包括陶器、瓷器、铜器、铁器、漆器,有陶罐、盆、碗,三彩炉,白釉碗、盂、炉,铜镜、簪,铁鐎斗等。辽、金、元墓葬均为砖室墓,可分为有墓道和无墓道两大类。有墓道的砖室墓均为单室墓,墓室平面可分为圆形和方形。无墓道的砖室墓平面均为长方形,其中有一定数量的火葬墓。辽、金、元墓葬中出土的随葬品有成套的陶质冥器、鸡腿瓶、白釉碗、盘、罐和铜镜等。

  墓葬群分布于汉代路县故城东南两公里范围内,在以往的基建考古和生产活动中,还在位于城址西北的武夷花园、北部的召里村、东南部的胡各庄村等地发现过汉代墓葬。该城址周围各时期墓葬数量,与城址始筑、使用和废弃时代息息相关,因此,在时空关系和文化联系上,该城址与周围墓葬密切相关,互为支撑。上述考古发现,为研究通州乃至北京地区两汉至明清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并为进一步研究该区域社会和历史的发展与演变奠定了基础。

  在考古工作中,得到了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大学及各省市考古单位领导和专家的指导与帮助。北京市政府对汉代路县故城遗址的保护工作非常重视,已批准了对该遗址进行原址保护,建立考古遗址公园,并配套设立博物馆。北京市文物局已针对汉代路县故城遗址制定了详细的考古工作规划,遗址的保护规划和考古遗址公园规划正在编制中。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17.北京通州汉代路县故城遗址

发布时间: 2017-03-24

  发掘单位: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通州区文化委员会
 
  汉代路县故城位于通州区潞城镇古城村。西北临京秦铁路,北临召里村,东临后北营村,南临胡各庄村。潮白河在遗址东约6公里,由南向北流过,运潮减河位于遗址北部,自西向东汇入潮白河,北运河西距遗址约4公里。

  为配合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2016年,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通州区潞城镇胡各庄村、后北营村、古城村等地开展了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共勘探122万平方米,发现汉代路县故城遗址,并在城址周围两公里的范围内,发现墓葬群。2016年共发掘古代墓葬1147座、窑址69座、灰坑8座、水井11口、道路1条,出土各类文物约万余件(套)。在考古工作中,积极开展了文物保护、科技考古和文物保护规划等工作。

  据文献记载,西汉置路县,属渔阳郡,莽改通路亭,东汉废莽新所改,恢复西汉旧称,但改“路”为“潞”,始称潞县。自2008年开始,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开始对路县故城遗址进行勘查,并将其列入了普查登记单位。2016年7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古城村进行调查、局部钻探和小范围试掘,确定了城址的位置、范围、形制,了解了其保存情况。城内还发现明清、辽金和汉代三个时期的道路遗存相叠压。在东、西、南城墙基址外约25—30米处钻探发现了城壕遗存,其走向与相对应的城墙基址大体一致,考古勘探出的宽度约30米。在南城墙外发现大面积的汉代文化遗存。

  目前地表已无城墙遗迹。通过勘探了解到城墙基址保存较为完整,平面呈近似方形。北墙基址长606米,东墙基址长589米,南墙基址长575米,西墙基址长555米,总面积约35万平方米。城墙基址的残存高度约为1.9—2.5米,纵剖面为梯形,下宽上窄,底部宽约18米,顶部残存宽度约13—15米。墙基夯筑而成,夯层厚约0.10—0.20米,部分夯层的夯土内夹杂有植物的杆茎。为确定城址的时代和性质,在城内进行了局部钻探,城内汉代文化层堆积的厚度约为1—1.2米,普遍存在,且包含物较为丰富。该城时代应不晚于西汉。为了解南城墙外遗存的时代和性质,在南城墙基址外的东部进行了发掘,发掘总面积1000平方米。清理出的遗存主要有沟渠、道路、房址、灶、灰坑和瓮棺等。

  墓葬群位于古城外的东部、东南部和南部,距古城约2公里的范围,墓葬的年代从战国一直延续至明清时期。2016年发掘1147座,其中,战国—西汉墓葬163座、东汉—魏晋墓葬724座、唐墓89座、辽金墓葬29座、元代墓葬4座、明清墓葬138座。战国—汉魏时期的墓葬数量最多,类型最为丰富,包括土坑墓、砖室墓、瓮棺葬、瓦室墓等。胡各庄村发现的62座瓮棺葬,是迄今为止北京地区规模最大的一次。特别是成人瓮棺,系首次发现,从地层和瓮棺葬具来判断为汉代。瓮棺葬均为竖穴土圹,瓮棺均横向放置其内,墓圹及瓮棺的均为南北向。瓮棺葬的被葬者,儿童所占比例大于成年人。儿童瓮棺葬的葬具以夹云母红陶和泥质灰陶器为主,器形有釜、瓮、罐等常见的日常实用陶器,瓮棺的组合方式主要有两器组合和多器组合两大类型,釜一釜组合、瓮一釜组合为常见形态。成人瓮棺葬发现23座,瓮棺为专门烧制用作葬具的筒形瓮,均为两件筒形釜子母口对扣而成,筒形瓮均为灰陶质,饰瓦棱纹和弦断绳纹,个别瓮身有泥突。随葬品的数量很少,仅个别瓮棺葬中有随葬品。

  砖室墓的数量众多,形制多样,可分为单室、双室、多室墓,最多的墓室达8个。砖室墓以单墓道为主,仅有少数墓葬无墓道或为双墓道。墓葬以南北方向居多。砖室墓中出土的随葬品较为丰富,有陶器、铜器、铁器、铅器、骨器等,陶器主要有鼎、壶、罐、盆、碗、盘、案、奁、耳杯、灶、灯、炉、磨、仓、井、楼、动物和人物俑等;铜器主要有戈、刀、带钩、钱币等。算筹,可分为长、短两种,每根筹棍两端齐正,粗细大致均匀。这套算筹是北京地区考古中首次出土的算筹实物。唐墓均为砖室墓,可分为有墓道和无墓道两大类。有墓道的砖室墓均为单室墓,墓室平面可分为方形、弧方形、圆形等。无墓道的砖室墓有梯形、船形等。唐墓中出土的随葬品主要包括陶器、瓷器、铜器、铁器、漆器,有陶罐、盆、碗,三彩炉,白釉碗、盂、炉,铜镜、簪,铁鐎斗等。辽、金、元墓葬均为砖室墓,可分为有墓道和无墓道两大类。有墓道的砖室墓均为单室墓,墓室平面可分为圆形和方形。无墓道的砖室墓平面均为长方形,其中有一定数量的火葬墓。辽、金、元墓葬中出土的随葬品有成套的陶质冥器、鸡腿瓶、白釉碗、盘、罐和铜镜等。

  墓葬群分布于汉代路县故城东南两公里范围内,在以往的基建考古和生产活动中,还在位于城址西北的武夷花园、北部的召里村、东南部的胡各庄村等地发现过汉代墓葬。该城址周围各时期墓葬数量,与城址始筑、使用和废弃时代息息相关,因此,在时空关系和文化联系上,该城址与周围墓葬密切相关,互为支撑。上述考古发现,为研究通州乃至北京地区两汉至明清时期的考古学文化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并为进一步研究该区域社会和历史的发展与演变奠定了基础。

  在考古工作中,得到了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大学及各省市考古单位领导和专家的指导与帮助。北京市政府对汉代路县故城遗址的保护工作非常重视,已批准了对该遗址进行原址保护,建立考古遗址公园,并配套设立博物馆。北京市文物局已针对汉代路县故城遗址制定了详细的考古工作规划,遗址的保护规划和考古遗址公园规划正在编制中。

(责编:李来玉)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