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3.山西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
发布时间:2017-03-24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河津市文物局
 
  河津古瓷窑址分布于河津市北部的吕梁山南麓,地处汾河与黄河汇流的三角地带。2016年3月至9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北午芹、古垛、固镇和老窑头四处瓷窑址进行区域性考古调查,摸清了四处瓷窑址的分布范围及保存现状。其中的北午芹、古垛、固镇三处宋金瓷窑址沿清涧、遮马峪两条古河道沿岸分布,呈东北—西南一线排列,分布相对密集,共同构成宋金河津窑的核心窑场区。

  此次发掘的固镇瓷窑址位于河津市樊村镇固镇村,地处吕梁山南麓、清涧沿岸,地势北高南低,分北涧疙瘩、上八亩、下八亩三个地点进行发掘,发掘面积1039平方米,清理制瓷作坊4座,瓷窑炉4座,水井1处,灰坑35个,出土完整及可复原瓷器1326件,数以万计的瓷片、窑具,以及一定数量的陶片、铁器、骨器、铜钱等遗物。

  制瓷作坊及瓷窑炉的发现为本次发掘最重要的收获。遗址内的地层堆积相对简单,多数遗迹直接开口于表层下。每处制瓷作坊对应一、两座窑炉,规模较小,是典型的小手工业作坊。制瓷作坊多为窑洞式,有半地穴的,也有地面的。作坊底面遗存保存相对较好,有淘洗池、灶址、陶缸、石杵、石臼、石磨盘、匣钵等遗迹、遗物,较完整地反映了该窑的整个制瓷流程。

  其中以二号作坊址的保存最为完好,为半地穴窑洞式作坊,分东、西两孔窑洞,中间以洞式过道相通。东窑洞残长10.4米,宽3.25米,残高1.8米,窑顶已全部坍塌,保留部分西壁。南有斜坡门道,长5.7米,宽0.8-1.2米,有十一级石砌踏步,石阶尽头、洞口西侧有一圆形石砌火坑,锅底状,坑内填土为黑灰色,包含大量炭屑、草木灰。窑室入口处平置两块大石板作踏步,窑室底面较入口处低约0.2米。窑室入口西侧及与过洞相接处的底面散置大量匣钵及少量陶片、瓷片,匣钵多残破,窑室近中部平置一块石磨盘,窑室东南角、中部及北部底面分布有不规则的烧结面,窑室东壁近底部南北并排分布三个椭圆形壁龛,壁龛直径0.5-0.9米,壁龛内散置少量窑柱、砖块、瓷片。

  西窑洞残长7.3米,宽3.25米,残高1.75米,南有拱形门洞,已坍塌。在窑室西部紧贴窑壁处有一用土坯砖垒的灶址,火膛呈圆形,火口在北,烟道朝南;灶址东部为一层直径约0.8米、厚约5厘米的瓷泥,瓷泥底部及其南、北部窑室底面分布有三块不规则的烧结面。

  洞式过道连接东、西窑洞,东西长3.7米,南北宽3.4米,过洞两壁底部留有高0.5米,宽0.4米的生土台。过道西南部紧邻壁面处发现两个东西并列的圆形坑,坑内出土少量砖块、匣钵、黑釉缸残片,判断其可能为放置沾浆缸的地方。

  结合作坊底面的遗存分布情况判断,东窑洞的前半部应为捣碾瓷土、装匣钵的场所;西窑洞前半部为制坯、上化妆土或施釉的场所,而两孔窑洞后半部分底面分布的大面积烧结面,可能为晾坯或窑工居住的场所。

  在二号作坊址南部发现的四号作坊址,也为一处窑洞式作坊,作坊底面分区域整齐摆放着大型、小型的筒式匣钵和支钉钵,应为一处存放匣钵的场所,从部分匣钵表面的火烧痕看,应为重复使用。

  发现的四座瓷窑炉中Y1为北宋烧造细白瓷的窑炉,Y2、Y3和Y4分别为金代烧造黑釉瓷、细白瓷和粗白瓷的窑炉,除Y1保存较好外,其余均残存窑床及地下部分。从窑炉火膛内残存的炉渣、未烧尽的炭块看,均以煤为燃料。

  Y1平面呈马蹄形,坐南朝北,沿坡势掏挖而成,由西北向东南倾斜。窑由燃烧室、落灰坑、挡火墙、窑床、烟室五部分组成。

  燃烧室呈扇形,宽0.7-2.2米,长1.2米。南部残存铺石平面,表面烧结,落灰坑呈长条状,残深约0.5米。燃烧室东、西壁面用石块垒砌,东壁垒石已坍塌。窑床位于燃烧室北部,之间有一道石垒的挡火墙,残高约0.7米,表面烧结,粘连一起。窑床宽2.4-2.6米,长1.28米。窑室东、西、北壁均用石块垒砌,底面为生土面,已烧结,窑床底部有一层厚约15厘米的炉灰层,炉灰层中包含大量垫圈、垫片、三叉形支架等支烧具和少量细白瓷残片,窑床后部残存两排叠摞的匣钵。烟室位于窑床北部,直接凿于生土之上,壁、底均为生土面,壁面、底面满布明显的工具凿痕,表面粗糙,呈红褐色,已硬结。烟室东西并排各一个,长方形,长1.7米,宽1米,烟室的面积约占窑炉总面积的一半,如此巨大的烟室与该窑烧造细白瓷所需的较高炉温有关。烟室内堆积包含大量匣钵、烧土块,极少的细白瓷残片和陶片。

  三座金代瓷窑炉的结构均由操作间、通风口、火膛、窑床及烟室五部分组成。操作间为方形或长方形,位于火膛正前方或侧面,与火膛见留有石砌的拱形通风口或掏灰孔;火膛为半月形,侧壁用石块和耐火砖垒砌,无单独的落灰坑,底面向操作间一侧倾斜;窑床分横宽及纵长两类,底面烧结,在Y3窑床表面残存一层厚约5厘米的石英砂;均为方形双烟室,面积较小,仅残存底面。

  在一号作坊址北部发现一处废弃的水井,深8.7米,井内堆积可分四层,其中第②、④层为倾倒的窑炉废渣及残次品,出土数以万计的细白瓷片和匣钵、垫环、垫饼等窑具,可复原瓷器500余件。

  固镇瓷窑址生产的瓷器品类有粗白瓷、细白瓷、黑酱釉瓷和低温三彩釉陶,以白瓷为大宗。装饰手法有剔花填黑彩、白地黑画花、珍珠地划花和印花,题材以诗词、花草为主。其中最能代表该窑烧造水平及产品特色的莫过于北宋的精细白瓷和金代的装饰瓷枕。出土的北宋精细白瓷,胎白而细腻坚致,造型素雅,个别饰花口造型,可媲美定窑白瓷;金代的装饰瓷枕分高温和低温两类,造型以八角形和豆圆形多见,装饰技法以剔花填黑和珍珠地划花为主,剔花填黑技法先于枕面及枕墙施一层白色化妆土,以剔刻、勾划的方法剔出花纹,再用黑彩填充剔地部分,最后罩一层透明釉,白如凝脂,黑似刷漆。珍珠地划花枕以枕面留白及壶门开光为特色,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乾隆御题款瓷枕即为该窑产品。低温瓷枕仅发现一类六角形的,枕面饰剔花填黑纹样,枕墙模印锦纹,黄、白、绿、赭搭配得当,色彩运用娴熟,纹样生动活泼。

  另外,印花工艺主要装饰于金代细白瓷上,均饰于碗、盏、盘的内壁,出土有四件印花模具,此类细白瓷在胎釉方面要略逊于北宋的精细白瓷,与观台仿定器相近;画花装饰可分白地黑、褐画花和黑地白画花,多饰于盆、碗、盘的内壁和罐、盖的器表,其中出土的一件白绘花研钵,造型精美,纹样流畅飘逸,极富艺术感。

  窑址内出土的窑具有匣钵、窑柱、三叉支钉、垫环、垫饼、支顶钵、测温锥等,装烧方式以匣钵装烧为主,分正烧和覆烧两类,叠烧方式包括三叉支钉叠烧、涩圈叠烧和泥钉叠烧。

  宋金固镇瓷窑址的空前繁荣与其优越的地利条件是分不开的。窑场北部的吕梁山沿线有丰富的煤炭和瓷土资源,为瓷窑的烧造提供了充足的燃料和原料;窑址临古河道分布,一方面为制瓷提供充备的水源条件,另一方面便于瓷土原料及产品的水路运输;窑址距禹门口和蒲津渡两大黄河渡口较近,为其产品的外销提供了便利的水路通道。

  固镇瓷窑址发现的四组制瓷作坊及瓷窑炉,填补了山西地区无相关制瓷遗迹的空白,对研究宋金时期河津窑的制瓷流程、装烧工艺提供了重要的新材料。出土的金代装饰瓷枕,在造型和装饰上均独具特色,在国内、日本、美国等地的公私藏品中均发现有该窑瓷枕产品,为国内外同类瓷枕藏品及出土品找到了烧造窑场。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3.山西河津固镇宋金瓷窑址

发布时间: 2017-03-24

  发掘单位: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河津市文物局
 
  河津古瓷窑址分布于河津市北部的吕梁山南麓,地处汾河与黄河汇流的三角地带。2016年3月至9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北午芹、古垛、固镇和老窑头四处瓷窑址进行区域性考古调查,摸清了四处瓷窑址的分布范围及保存现状。其中的北午芹、古垛、固镇三处宋金瓷窑址沿清涧、遮马峪两条古河道沿岸分布,呈东北—西南一线排列,分布相对密集,共同构成宋金河津窑的核心窑场区。

  此次发掘的固镇瓷窑址位于河津市樊村镇固镇村,地处吕梁山南麓、清涧沿岸,地势北高南低,分北涧疙瘩、上八亩、下八亩三个地点进行发掘,发掘面积1039平方米,清理制瓷作坊4座,瓷窑炉4座,水井1处,灰坑35个,出土完整及可复原瓷器1326件,数以万计的瓷片、窑具,以及一定数量的陶片、铁器、骨器、铜钱等遗物。

  制瓷作坊及瓷窑炉的发现为本次发掘最重要的收获。遗址内的地层堆积相对简单,多数遗迹直接开口于表层下。每处制瓷作坊对应一、两座窑炉,规模较小,是典型的小手工业作坊。制瓷作坊多为窑洞式,有半地穴的,也有地面的。作坊底面遗存保存相对较好,有淘洗池、灶址、陶缸、石杵、石臼、石磨盘、匣钵等遗迹、遗物,较完整地反映了该窑的整个制瓷流程。

  其中以二号作坊址的保存最为完好,为半地穴窑洞式作坊,分东、西两孔窑洞,中间以洞式过道相通。东窑洞残长10.4米,宽3.25米,残高1.8米,窑顶已全部坍塌,保留部分西壁。南有斜坡门道,长5.7米,宽0.8-1.2米,有十一级石砌踏步,石阶尽头、洞口西侧有一圆形石砌火坑,锅底状,坑内填土为黑灰色,包含大量炭屑、草木灰。窑室入口处平置两块大石板作踏步,窑室底面较入口处低约0.2米。窑室入口西侧及与过洞相接处的底面散置大量匣钵及少量陶片、瓷片,匣钵多残破,窑室近中部平置一块石磨盘,窑室东南角、中部及北部底面分布有不规则的烧结面,窑室东壁近底部南北并排分布三个椭圆形壁龛,壁龛直径0.5-0.9米,壁龛内散置少量窑柱、砖块、瓷片。

  西窑洞残长7.3米,宽3.25米,残高1.75米,南有拱形门洞,已坍塌。在窑室西部紧贴窑壁处有一用土坯砖垒的灶址,火膛呈圆形,火口在北,烟道朝南;灶址东部为一层直径约0.8米、厚约5厘米的瓷泥,瓷泥底部及其南、北部窑室底面分布有三块不规则的烧结面。

  洞式过道连接东、西窑洞,东西长3.7米,南北宽3.4米,过洞两壁底部留有高0.5米,宽0.4米的生土台。过道西南部紧邻壁面处发现两个东西并列的圆形坑,坑内出土少量砖块、匣钵、黑釉缸残片,判断其可能为放置沾浆缸的地方。

  结合作坊底面的遗存分布情况判断,东窑洞的前半部应为捣碾瓷土、装匣钵的场所;西窑洞前半部为制坯、上化妆土或施釉的场所,而两孔窑洞后半部分底面分布的大面积烧结面,可能为晾坯或窑工居住的场所。

  在二号作坊址南部发现的四号作坊址,也为一处窑洞式作坊,作坊底面分区域整齐摆放着大型、小型的筒式匣钵和支钉钵,应为一处存放匣钵的场所,从部分匣钵表面的火烧痕看,应为重复使用。

  发现的四座瓷窑炉中Y1为北宋烧造细白瓷的窑炉,Y2、Y3和Y4分别为金代烧造黑釉瓷、细白瓷和粗白瓷的窑炉,除Y1保存较好外,其余均残存窑床及地下部分。从窑炉火膛内残存的炉渣、未烧尽的炭块看,均以煤为燃料。

  Y1平面呈马蹄形,坐南朝北,沿坡势掏挖而成,由西北向东南倾斜。窑由燃烧室、落灰坑、挡火墙、窑床、烟室五部分组成。

  燃烧室呈扇形,宽0.7-2.2米,长1.2米。南部残存铺石平面,表面烧结,落灰坑呈长条状,残深约0.5米。燃烧室东、西壁面用石块垒砌,东壁垒石已坍塌。窑床位于燃烧室北部,之间有一道石垒的挡火墙,残高约0.7米,表面烧结,粘连一起。窑床宽2.4-2.6米,长1.28米。窑室东、西、北壁均用石块垒砌,底面为生土面,已烧结,窑床底部有一层厚约15厘米的炉灰层,炉灰层中包含大量垫圈、垫片、三叉形支架等支烧具和少量细白瓷残片,窑床后部残存两排叠摞的匣钵。烟室位于窑床北部,直接凿于生土之上,壁、底均为生土面,壁面、底面满布明显的工具凿痕,表面粗糙,呈红褐色,已硬结。烟室东西并排各一个,长方形,长1.7米,宽1米,烟室的面积约占窑炉总面积的一半,如此巨大的烟室与该窑烧造细白瓷所需的较高炉温有关。烟室内堆积包含大量匣钵、烧土块,极少的细白瓷残片和陶片。

  三座金代瓷窑炉的结构均由操作间、通风口、火膛、窑床及烟室五部分组成。操作间为方形或长方形,位于火膛正前方或侧面,与火膛见留有石砌的拱形通风口或掏灰孔;火膛为半月形,侧壁用石块和耐火砖垒砌,无单独的落灰坑,底面向操作间一侧倾斜;窑床分横宽及纵长两类,底面烧结,在Y3窑床表面残存一层厚约5厘米的石英砂;均为方形双烟室,面积较小,仅残存底面。

  在一号作坊址北部发现一处废弃的水井,深8.7米,井内堆积可分四层,其中第②、④层为倾倒的窑炉废渣及残次品,出土数以万计的细白瓷片和匣钵、垫环、垫饼等窑具,可复原瓷器500余件。

  固镇瓷窑址生产的瓷器品类有粗白瓷、细白瓷、黑酱釉瓷和低温三彩釉陶,以白瓷为大宗。装饰手法有剔花填黑彩、白地黑画花、珍珠地划花和印花,题材以诗词、花草为主。其中最能代表该窑烧造水平及产品特色的莫过于北宋的精细白瓷和金代的装饰瓷枕。出土的北宋精细白瓷,胎白而细腻坚致,造型素雅,个别饰花口造型,可媲美定窑白瓷;金代的装饰瓷枕分高温和低温两类,造型以八角形和豆圆形多见,装饰技法以剔花填黑和珍珠地划花为主,剔花填黑技法先于枕面及枕墙施一层白色化妆土,以剔刻、勾划的方法剔出花纹,再用黑彩填充剔地部分,最后罩一层透明釉,白如凝脂,黑似刷漆。珍珠地划花枕以枕面留白及壶门开光为特色,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乾隆御题款瓷枕即为该窑产品。低温瓷枕仅发现一类六角形的,枕面饰剔花填黑纹样,枕墙模印锦纹,黄、白、绿、赭搭配得当,色彩运用娴熟,纹样生动活泼。

  另外,印花工艺主要装饰于金代细白瓷上,均饰于碗、盏、盘的内壁,出土有四件印花模具,此类细白瓷在胎釉方面要略逊于北宋的精细白瓷,与观台仿定器相近;画花装饰可分白地黑、褐画花和黑地白画花,多饰于盆、碗、盘的内壁和罐、盖的器表,其中出土的一件白绘花研钵,造型精美,纹样流畅飘逸,极富艺术感。

  窑址内出土的窑具有匣钵、窑柱、三叉支钉、垫环、垫饼、支顶钵、测温锥等,装烧方式以匣钵装烧为主,分正烧和覆烧两类,叠烧方式包括三叉支钉叠烧、涩圈叠烧和泥钉叠烧。

  宋金固镇瓷窑址的空前繁荣与其优越的地利条件是分不开的。窑场北部的吕梁山沿线有丰富的煤炭和瓷土资源,为瓷窑的烧造提供了充足的燃料和原料;窑址临古河道分布,一方面为制瓷提供充备的水源条件,另一方面便于瓷土原料及产品的水路运输;窑址距禹门口和蒲津渡两大黄河渡口较近,为其产品的外销提供了便利的水路通道。

  固镇瓷窑址发现的四组制瓷作坊及瓷窑炉,填补了山西地区无相关制瓷遗迹的空白,对研究宋金时期河津窑的制瓷流程、装烧工艺提供了重要的新材料。出土的金代装饰瓷枕,在造型和装饰上均独具特色,在国内、日本、美国等地的公私藏品中均发现有该窑瓷枕产品,为国内外同类瓷枕藏品及出土品找到了烧造窑场。
(责编:李来玉)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