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考古学论坛——2016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考古学论坛——2016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乌兹别克斯坦明铁佩古城遗址——2016国外考古新发现
发布时间:2017-01-1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2012~2015年,按照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中国社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组成专门考古队,与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专业人员联合对明铁佩遗址进行了4次考古发掘,获得了一批重要的考古资料。在前四年考古工作基础上,2016年秋季的第五次发掘,继续以进一步探究和明确城址布局为中心,重点对内城南部的作坊区、“西门”进行发掘,并对可能的外郭城进行勘探。通过发掘,首次发现了明铁佩遗址外郭城城墙,获得了对该城址空间范围的全新认识;同时在对内城南部手工业作坊区的发掘中,首次廓清了作坊建筑特点、文化内涵;此外,内城西门遗址的发掘、外城东城墙附近墓葬的发现与发掘等,都取得了重大突破。


2016年度明铁佩遗址卫星影像(上为北)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发掘区高空影像(上为北)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区(东南→西北)

  首次通过考古勘探与发掘,发现明铁佩古城外郭城。考古队在东、南、西、北城墙各勘探出一部分城墙,并试掘了外城东城墙。外城东城墙保存较好,墙体残存宽约11米,城墙两侧有伴生的文化层堆积,外城四面城墙大体可以复原围合。明铁佩古城外城的发现和确认,使得明铁佩古城的面积从500米×800米扩大到约2100米×1300米,一跃为公元前后费尔干纳盆地内面积最大的古代城址。这一发现,以确凿的考古资料明确了明铁佩古城外郭城的存在和范围,对于进一步明确明铁佩古城的性质,以及其在费尔干纳盆地乃至整个中亚地区古代城市化进程中的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区(西→东)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区房屋建筑F5(南→北)


  在内城南城墙内,发现并发掘了一处手工业作坊区遗迹。在此次发掘的400平方米范围内,清理出土坯房址5间以上,房内有火灶、大陶瓮、堆石等遗迹以及磨石、兽骨残骸等遗物。初步推测这是一处可能与皮革加工有关的、功能完备的作坊遗址。在费尔干纳盆地内也曾发现过类似的大瓮遗迹,此次发掘共清理出了14个大瓮,数量超过了先前发现的总和。通过此次发掘,不仅明确了大瓮与其周边的火灶、堆石、废弃坑等相关遗迹的共生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发掘表明这些遗迹分处5间房址内,明确了作坊遗址的建筑分布与状况,使得对于这一作坊遗址的建筑布局有了较为明晰的认识,极大地扩展了对这一作坊遗址以及明铁佩古城的文化内涵的认识。


明铁佩遗址出土部分遗物

  发现并发掘了明铁佩古城内城西城门遗迹。西城门是明铁佩城址目前所知的唯一一座城门。西城门规模宏大,门址两侧有高大的塔楼形马面设施,显示了该城址具备有高水平的防御系统,也表明该城址在本地区的古代城址和古文化中具有较高的地位。


明铁佩遗址作坊区清理出的陶瓮解剖(南→北)


明铁佩遗址西门马面建筑(西南→东北)


2016年明铁佩遗址外城东墙探沟内墓葬M2

  在外城东墙附近发现了一处墓葬区,并清理了其中一座完整的墓葬。该墓葬人骨保存完整,随葬品有陶器4件、铜戒指1件、玻璃珠7件。该墓葬打破外城城墙,系在外城墙堆积上营建而成,为进一步确定城墙废弃年代下限提供了重要实例,也为进一步探究费尔干纳盆地内的葬制、葬俗和古代文化的面貌和内涵提供了重要材料。


2016年明铁佩遗址西门发掘区(北→南)
 
  2016年度秋季的重要考古发现表明,明铁佩古城作为公元前后费尔干纳盆地内的面积最大的城址,在乌兹别克斯坦古代城址中也属于最大级别的古代城址。它不仅有功能完善的城墙、城门、马面和两重城垣等城防设施,城内外有规模宏大的大型建筑和道路系统,也有建筑格局清晰、功能完备的手工业作坊,而在城外发现的墓葬区则进一步扩大了古城的文化内涵。这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使得国际考古学界重新认识中亚地区的明铁佩遗址,对于重新定位明铁佩古城在费尔干纳盆地和古代中亚历史上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中亚考古队 文章由考古杂志社提供)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学论坛——2016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乌兹别克斯坦明铁佩古城遗址——2016国外考古新发现

发布时间: 2017-01-11

  2012~2015年,按照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中国社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组成专门考古队,与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专业人员联合对明铁佩遗址进行了4次考古发掘,获得了一批重要的考古资料。在前四年考古工作基础上,2016年秋季的第五次发掘,继续以进一步探究和明确城址布局为中心,重点对内城南部的作坊区、“西门”进行发掘,并对可能的外郭城进行勘探。通过发掘,首次发现了明铁佩遗址外郭城城墙,获得了对该城址空间范围的全新认识;同时在对内城南部手工业作坊区的发掘中,首次廓清了作坊建筑特点、文化内涵;此外,内城西门遗址的发掘、外城东城墙附近墓葬的发现与发掘等,都取得了重大突破。


2016年度明铁佩遗址卫星影像(上为北)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发掘区高空影像(上为北)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区(东南→西北)

  首次通过考古勘探与发掘,发现明铁佩古城外郭城。考古队在东、南、西、北城墙各勘探出一部分城墙,并试掘了外城东城墙。外城东城墙保存较好,墙体残存宽约11米,城墙两侧有伴生的文化层堆积,外城四面城墙大体可以复原围合。明铁佩古城外城的发现和确认,使得明铁佩古城的面积从500米×800米扩大到约2100米×1300米,一跃为公元前后费尔干纳盆地内面积最大的古代城址。这一发现,以确凿的考古资料明确了明铁佩古城外郭城的存在和范围,对于进一步明确明铁佩古城的性质,以及其在费尔干纳盆地乃至整个中亚地区古代城市化进程中的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区(西→东)


2016年明铁佩遗址作坊区房屋建筑F5(南→北)


  在内城南城墙内,发现并发掘了一处手工业作坊区遗迹。在此次发掘的400平方米范围内,清理出土坯房址5间以上,房内有火灶、大陶瓮、堆石等遗迹以及磨石、兽骨残骸等遗物。初步推测这是一处可能与皮革加工有关的、功能完备的作坊遗址。在费尔干纳盆地内也曾发现过类似的大瓮遗迹,此次发掘共清理出了14个大瓮,数量超过了先前发现的总和。通过此次发掘,不仅明确了大瓮与其周边的火灶、堆石、废弃坑等相关遗迹的共生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发掘表明这些遗迹分处5间房址内,明确了作坊遗址的建筑分布与状况,使得对于这一作坊遗址的建筑布局有了较为明晰的认识,极大地扩展了对这一作坊遗址以及明铁佩古城的文化内涵的认识。


明铁佩遗址出土部分遗物

  发现并发掘了明铁佩古城内城西城门遗迹。西城门是明铁佩城址目前所知的唯一一座城门。西城门规模宏大,门址两侧有高大的塔楼形马面设施,显示了该城址具备有高水平的防御系统,也表明该城址在本地区的古代城址和古文化中具有较高的地位。


明铁佩遗址作坊区清理出的陶瓮解剖(南→北)


明铁佩遗址西门马面建筑(西南→东北)


2016年明铁佩遗址外城东墙探沟内墓葬M2

  在外城东墙附近发现了一处墓葬区,并清理了其中一座完整的墓葬。该墓葬人骨保存完整,随葬品有陶器4件、铜戒指1件、玻璃珠7件。该墓葬打破外城城墙,系在外城墙堆积上营建而成,为进一步确定城墙废弃年代下限提供了重要实例,也为进一步探究费尔干纳盆地内的葬制、葬俗和古代文化的面貌和内涵提供了重要材料。


2016年明铁佩遗址西门发掘区(北→南)
 
  2016年度秋季的重要考古发现表明,明铁佩古城作为公元前后费尔干纳盆地内的面积最大的城址,在乌兹别克斯坦古代城址中也属于最大级别的古代城址。它不仅有功能完善的城墙、城门、马面和两重城垣等城防设施,城内外有规模宏大的大型建筑和道路系统,也有建筑格局清晰、功能完备的手工业作坊,而在城外发现的墓葬区则进一步扩大了古城的文化内涵。这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使得国际考古学界重新认识中亚地区的明铁佩遗址,对于重新定位明铁佩古城在费尔干纳盆地和古代中亚历史上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中亚考古队 文章由考古杂志社提供)


责编:韩翰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