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第四届“中国公共考古-荆楚论坛”专题报道
第四届“中国公共考古-荆楚论坛”专题报道
李新伟:玛雅名城的中国龙
发布时间:2017-01-24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李新伟    点击率:
  玛雅文明在大家眼中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文明,复杂的历法、末日的预言、血腥的祭祀和战争,使它成为文艺作品十分钟意的题材,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玛雅文明所属的中美洲文明对于中国公众还有一个吸引人之处:就是它与中华文明有很多相同点。在20世纪30—60年代就有很多著名学者进行过讨论,包括奥尔梅克Olmec文明刻画符号与甲骨文的关系,中美洲世界的玉器崇拜与中国的玉文化的相似性等。在我们工作的科潘遗址中,发现了一件石雕,上面有同样怀抱玉兔的月亮女神,还有其他许多让大家产生联想的相似的文化因素。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在世界的诸多原生文明中,玛雅文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文明?与我们的中华文明可能会有怎样的联系 ?为什么中国考古学家要远渡重洋,到如此遥远的地方探索一个与我们的文明迥异的陌生文明?

  很多人模糊地认为中美洲的文明只有玛雅文明。其实,中美洲产生过许多文明。最早被称为“文明”的中美洲古文明是Olmec文明,以巨大人头像的雕刻而闻名。这些巨型头像的体积相当大,重达十几吨,可能是当时首领甚至国王的雕像。Olmec最初的中心在墨西哥湾南部的San Lorenzo,产生于公元前1500年前后,相当于中国的商代,在后期公元前1000年时,迁移到不远处的La Venta继续发展,出现了像城市一样具有相当规模并且有一定规划的大型聚落,有高达30多米的高大金字塔,有很多复杂的仪式活动。比如在一个非常有名的大型祭祀坑的一个层面上,有一千多件蛇纹石,摆放成马赛克式的面具。这说明当时已经出现了相当文明的政治体制。Olmec文明被称为中美洲的母文明,对后来中美洲的发展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中美洲文明曾两度神秘消失,公元前400年左右时,Olmec文明突然衰落,但影响波及周围地区,在稍晚阶段若干地区产生了若干不同文明,包括现在的墨西哥城附近著名的Teotihucan文明和中南部的瓦哈卡文明,还有今天我们要说的覆盖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的玛雅文明。


La Venta 著名的Mosaic Masks祭祀坑,填埋总重达1000吨的蛇纹石,其中一层由蛇纹石砖组成巨型马赛克面具

  最先继Olmec文明兴起的就是Teotihucan文明,著名的Teotihucan遗址面积有二十平方公里,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城市,最高大的建筑——太阳金字塔,边长216米,巍然耸立,标志一个新的中美洲文明的出现。在第二大建筑——月亮金字塔下发现了重要墓葬,有12具人骨,其中10具人骨的头被砍掉,里面随葬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有美洲豹、美洲狮、鹰、狼等。虽然目前在Teotihucan还没有发现王者墓葬,但这些现象都表明Teotihucan是在非常强大的统治者控制下的强大城市。羽蛇神金字塔是Teotihucan另一个重要建筑,近几年不断有重要发现,是这个遗址中最神秘的建筑。在金字塔下发现大量武士墓葬,随葬人的上颌骨做成的项链,显示了Teotihucan强大血腥的武力,金字塔下面有一条被评为世界十大考古发现的隧道,从金字塔前面广场中心向下发掘,深入到金字塔下最中心的位置,长达100多米,里面发现大量的遗物,各种各样的植物种子就发现15000多粒,还有大量宝石,甚至发现保存完好的人的皮肤、甲壳虫的翅膀等。对这些奇怪遗物的发掘和研究都在进行中。遗址中还发现了大型宫殿遗址,有精美的雕梁画栋,在壁画上我们可以看到Teotihucan武士,也许是国王的形象,他的左手执一把锋利的黑曜石尖刀,上面有滴着鲜血的人心,周边的足印仿佛象征着Teotihucan武士们前进的步伐。Teotihucan强大的武力对整个中美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玛雅社会的演进。


Teotihucan宫殿壁画中的武士手持刺穿鲜血淋漓的人心的黑曜石弯刀

  位于危地马拉的Tikal是玛雅著名城邦,Tikal遗址的雕刻中记录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变革。公元前378年,Teotihucan军队入侵Tikal,杀死国王,立自己的王子为王,建立了新的王国。因为玛雅有很精确的长历法,所以我们能够准确的知道重大事件的日期。从此,Tikal强大起来,成为玛雅地区具有霸主地位的一个城邦。几乎在这个事件的同时,在其他重要玛雅城邦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如著名的Palenque也出现了新的王朝,我们的科潘王国迎来了第一个国王。

  玛雅世界的地形大概分为低地和高地两部分,科潘遗址位于高地与低地交界的地方,在整个玛雅世界的东南角。这是在第12王墓中出土的第一王的陶制塑像,是焚香器的盖子。可以看到第一王 K'inichYax K'uk'Mo' 戴着Teotihucan武士风格的双环眼饰。根据摆放在科潘遗址第16号金字塔前的Q号祭台上的记载,公元421年,第一代王可能就是在Teotihucan太阳金字塔下的神庙里获得了权力,经过100多天的跋涉来到科潘,建立王朝,都城就是现在位于洪都拉斯科潘省科潘镇的科潘遗址。遗址的核心部分包括王室区和贵族居住区。在王室区有大型仪式广场,大球场、神庙及王宫区等。


科潘第一王 K'inichYax K'uk'Mo' 陶塑,带着Teotihuacan风格的双环眼饰


科潘遗址
 
  玛雅建筑的一个特点就是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因为,在玛雅人的观念中,万物都要经过死亡到重生的过程,所以,他们会把早期的建筑掩埋,在其基础上建立更大的台基,上面建立更大的建筑。考古学家们如果打通晚期建筑的外壳,就会在里面发现早期建筑,有些早期建筑上的雕刻保存得非常完好。在金字塔下还保存了一些重要墓葬,比如第一王王后的墓葬,因为她身上洒满了朱砂,所以被称为红色王后。在科潘第十二王时期,整个王朝获得巨大发展。第十二王在位近70年,是一位长寿且强大的国王,控制了周围重要的玉器原料产地,使科潘成为玛雅世界中经济发达的国家,它远离争斗中心,战争没有那么频繁,能够发展经济,被称为玛雅世界的雅典。在后来的第十三王时期科潘继续发展。第十三王喜爱雕刻自己的形象,在科潘出现了立体圆雕,这在玛雅世界中是水平最高的雕刻作品,但十三王后期科潘的属国基里瓜和另一个强大的城邦卡拉克木联合对科潘王国的控制进行反抗,在一次战争中将十三王杀死,整个科潘王朝开始衰落。后来经过第十四王短暂的修整后,在第十五王时期逐渐恢复,十五王建立了一个非常著名的金字塔——26号金字塔,台阶上刻满了文字,记述了从第一王到第十五王的辉煌历史,想通过这样方式来恢复国民信心,向整个玛雅世界重塑科潘的正统和强大。第十六王时期,科潘继续发展,他采取了一些重要改革措施,比如和贵族分享权力,通过宣扬科潘光辉历史让它继续强大,科潘在很大程度上恢复了繁华的景象。但是,科潘王朝同整个玛雅世界一样,都没有逃脱衰落的命运。在公元900年到1000年间,整个玛雅世界突然消亡,后来经历几百年的演变,这些遗址都被废弃掩埋在丛林中。直到16世纪被西班牙殖民者重新发现。19世纪以美国学者为代表的西方学者开始研究玛雅文明,让我们重新认识到这个文明。当时中国正处于近代史上最屈辱的时期,但一些西方强国已经开始了对包括玛雅文明在内的世界各国古老文明的研究。在100多年后,现在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代中国的学者树立了更强的自信心,有了更开阔的视野,让我们想对世界其他文明展开深入研究,并在世界文明的视角之下反思自己文明的特点。2014年,在长期主持科潘考古工作的哈佛大学费什教授邀请下,王巍所长、北京大学赵辉老师和我对科潘遗址进行了一次考察。在这次考察中了解了遗址的情况,还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学研究所在总统府签订了合作协议,总统作为见证人也参加了仪式,并在内阁会议上宣布与中国的考古合作。2015年,我们正式在科潘遗址开始工作。


满身珠玉的科潘第一王王后


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学研究所在总统府签订合作协议
 
  我们进行发掘的地方是贵族居址区的一处院落,大体呈方形,面积大概2000平方米,周围有建立在石头台基上的高大石头建筑。199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对它的东部进行过发掘,在东部的主要宫殿里发现了重要的石榻,上面雕刻有太阳神、金星神和怀抱玉兔的月亮神形象,还发现了偏殿正面墙上非常精美的石刻。这些发现表明这处贵族居址是一处等级很高的重要遗址。所以我们决定,对居址的其他部分进行全面发掘。我们当然不是为怀抱玉兔的月亮女神所吸引,而是希望通过全面的发掘了解科潘一个贵族家庭的演变,揭示它与整个科潘王朝兴衰演变的关系。


科潘遗址发掘的贵族居址区俯瞰图

  发掘是从砍伐树木开始的。目前已经对北侧的建筑进行了全面的揭露,发现一个方形台基,上面有三组建筑。中间核心建筑,有十三层台阶,通到顶部,但很可惜顶部的建筑已经完全倒塌并遭到后期破坏。台基上发现十三处交叉火炬雕刻。这样的图案在皇宫区第29号建筑也有发现,在非常英勇的第12王的图像上也可以看到。在刚才提到的第Q号祭坛记述王国起源的文字上,也可以看到类似的交叉火炬图案。科潘第一王在Teotihucan太阳金字塔前获得权力的神庙上,也有这个图案。所以这个图案与王室起源有关。十三在玛雅文明中是非常重要的数字,玛雅人认为天有十三层,可知我们发现的建筑是与王朝起源有密切联系的非常重要的建筑。


王宫区29号建筑外墙上的墨西哥纪年和交叉火炬雕刻

  考古发掘有时会遇到些“灵异”的事情。在2015年十月份的一天,我们工作人员在发掘过程中突然发现了一条赤练蛇。这种蛇在中美洲是一种最毒的蛇之一,一旦被咬,在当地的医疗条件下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工作人员赶快将蛇赶走。随后,在蛇出现的乱石堆中就发现了大量不同构件的雕刻,其中就包括被当地人称为中国龙的龙头雕像。此外还有玉米神的头部雕像,雕刻十分传神。还有类似鸟爪、龙爪、翅膀的部件。我们对部分雕像进行初步复原后,发现其中有一件为龙首鸟展翅飞翔的形象,翅膀像剖开的海螺一样……


发掘出土的“龙头”雕像


发掘出土的玉米神重生的雕刻

  这些雕刻的内涵是什么呢?这个雕刻在我们发现的建筑上一共有三组,均在正面墙的上部。在下部的门两侧还发现了玉米神的头像,我们可以看到在鼻子上有一个圆点,表示这一刹那玉米神的生命气息已经消失,进入死亡状态。其头部有一个抽象的蜈蚣形象,表明玉米神生命的气息已经飘走,沉入冥界。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龙首鸟和玉米神的雕刻都与重生有关系。在玛雅文化的彩绘陶器上也可以看到有类似的龙首鸟爪及展翅的形象。综合这些资料我们可以推测整个雕刻与玉米神的重生有关。

  玉米是中美洲人民的重要贡献,玉米是当地人最重要的食物,发掘期间厨师也给我们工作人员做玉米饼吃。玉米的顺利成长对于玛雅人是至关重要的。玛雅人认为玉米的收割、播种和再生产,相当于玉米神被砍头死掉、置于地下而后再获得重生的过程,所以玉米神的重生在玛雅宗教观念中是很重要的内容。玉米神的重生有一个复杂的过程,是一种与萨满神话或宗教有关的过程,玉米神死亡后被地下冥王焚烧成粉末,这些粉末被投入河里,很多的鱼吃了玉米神身体的粉末,相当于重新将玉米神的身体聚集起来,神鸟将这些鱼吃掉,玉米神将在神鸟的身体中得到聚合,形象就在神鸟的腹部呈现,神鸟会幻化成龙从地下水界飞出,玉米神在神龙鸟的身体中重生,从嘴里出来,完成重生的过程。


彩绘陶器上表现出的玉米神的重生过程

  这些重生的过程在王朝重要的祭祀活动中会通过萨满舞蹈的形式呈现出来,国王在主持祭祀时象征自己正在主导玉米神的重生,进而国王自己幻化成为玉米神的化身,能带来玉米的丰收、万物的生长。通过这样的解读,我们可以看到,与中国相似的所谓中国龙的形象在玛雅世界里存在不同的含义。

  在有了这些重要发现后,我们也更想知道在我们发掘的建筑下面是不是也有更早期的建筑,所以采取了玛雅考古中非常流行的打隧洞的形式,穿透了晚期建筑来探寻早期建筑的情况。这样,我们就发现了早期建筑的柱子和台基,知道了这个贵族院落至少有三个发展阶段。这种对于建筑过程的全面了解非常有利于我们对贵族家庭演变的把握,进而来探索整个王朝的演变和联系。


墓葬中彩绘陶器的出土情况

  过程中最大的惊喜是在挖掘隧道的过程中在中部建筑下发现了一个最早期的墓葬。通过对墓葬的清理发现随葬的彩绘陶器、玉器及二次葬现象等。在北部建筑西侧偏殿中还发现了另一座墓葬,有石砌墓壁,墓室用大型石条封闭,已经发现了6件彩绘陶器。这些重要资料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信息,让我们有了真正触摸到原来我们认为很遥远的玛雅文明的感觉。

  这样一个对于我们来说遥远的文明可能是在距今15000年前后,东北亚人群穿过白令海峡或沿陆路或沿海陆追逐猎物,定居美洲,然后逐渐发展演变形成的文明。张光直先生在这一前提下提出,中美洲人民和中国人民可能是同一祖先在不同时代不同地点的产物,他将这一大的文化共同体称为玛雅——中国的连续体。同一祖先的后裔们在不同地区有不同发展轨迹,中美洲人民开始培育玉米,并在以玉米为经济基础的前提下孕育出他们独特的文明形态,这样的形态使我们认识到人类可以有不同的发展方式,选择不同的道路来创造灿烂文明。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走出去了解其他文明的原因。

参加科潘遗址发掘的工作人员合影

  习近平主席在不同场合下提出文明要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但要实现这样的观点,要美人之美,首先要知道其他文明如何美,在谈其他文明如何美的时候不能仅限于引用西方学者的资料。进入近代以来,西方学者已经开始了对世界文明普遍的研究,他们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提出西方文明是最优秀的、是世界所有国家都应该信奉的高级文明,我们如果想树立新的文明观,强调各个文明都有自己的优秀之处,应该有不同的发展道路,那么我们也应该花同样的精力,用同样的视野,开展同样的研究。现在我们的研究只是披荆斩棘走出了第一步,但我想我们的第一步是非常踏实的走出去,不追求轰动一时的发现,从最基础的地方做起,培训当地的发掘人员,我们自己也开始学习西班牙语。我们要这样把工作继续一步一步做下去,这样我们总会有更重要的收获,也会帮助整个中国的学术界有更宽阔的视野来进行世界文明的对比研究。

  (本文是根据李新伟在“第四届中国公共考古—荆楚论坛”上的演讲录音整理而成,经演讲者审阅,图片来自演讲PPT)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第四届“中国公共考古-荆楚论坛”专题报道

李新伟:玛雅名城的中国龙

发布时间: 2017-01-24

  玛雅文明在大家眼中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文明,复杂的历法、末日的预言、血腥的祭祀和战争,使它成为文艺作品十分钟意的题材,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玛雅文明所属的中美洲文明对于中国公众还有一个吸引人之处:就是它与中华文明有很多相同点。在20世纪30—60年代就有很多著名学者进行过讨论,包括奥尔梅克Olmec文明刻画符号与甲骨文的关系,中美洲世界的玉器崇拜与中国的玉文化的相似性等。在我们工作的科潘遗址中,发现了一件石雕,上面有同样怀抱玉兔的月亮女神,还有其他许多让大家产生联想的相似的文化因素。今天,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在世界的诸多原生文明中,玛雅文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文明?与我们的中华文明可能会有怎样的联系 ?为什么中国考古学家要远渡重洋,到如此遥远的地方探索一个与我们的文明迥异的陌生文明?

  很多人模糊地认为中美洲的文明只有玛雅文明。其实,中美洲产生过许多文明。最早被称为“文明”的中美洲古文明是Olmec文明,以巨大人头像的雕刻而闻名。这些巨型头像的体积相当大,重达十几吨,可能是当时首领甚至国王的雕像。Olmec最初的中心在墨西哥湾南部的San Lorenzo,产生于公元前1500年前后,相当于中国的商代,在后期公元前1000年时,迁移到不远处的La Venta继续发展,出现了像城市一样具有相当规模并且有一定规划的大型聚落,有高达30多米的高大金字塔,有很多复杂的仪式活动。比如在一个非常有名的大型祭祀坑的一个层面上,有一千多件蛇纹石,摆放成马赛克式的面具。这说明当时已经出现了相当文明的政治体制。Olmec文明被称为中美洲的母文明,对后来中美洲的发展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中美洲文明曾两度神秘消失,公元前400年左右时,Olmec文明突然衰落,但影响波及周围地区,在稍晚阶段若干地区产生了若干不同文明,包括现在的墨西哥城附近著名的Teotihucan文明和中南部的瓦哈卡文明,还有今天我们要说的覆盖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的玛雅文明。


La Venta 著名的Mosaic Masks祭祀坑,填埋总重达1000吨的蛇纹石,其中一层由蛇纹石砖组成巨型马赛克面具

  最先继Olmec文明兴起的就是Teotihucan文明,著名的Teotihucan遗址面积有二十平方公里,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城市,最高大的建筑——太阳金字塔,边长216米,巍然耸立,标志一个新的中美洲文明的出现。在第二大建筑——月亮金字塔下发现了重要墓葬,有12具人骨,其中10具人骨的头被砍掉,里面随葬着各种各样的动物,有美洲豹、美洲狮、鹰、狼等。虽然目前在Teotihucan还没有发现王者墓葬,但这些现象都表明Teotihucan是在非常强大的统治者控制下的强大城市。羽蛇神金字塔是Teotihucan另一个重要建筑,近几年不断有重要发现,是这个遗址中最神秘的建筑。在金字塔下发现大量武士墓葬,随葬人的上颌骨做成的项链,显示了Teotihucan强大血腥的武力,金字塔下面有一条被评为世界十大考古发现的隧道,从金字塔前面广场中心向下发掘,深入到金字塔下最中心的位置,长达100多米,里面发现大量的遗物,各种各样的植物种子就发现15000多粒,还有大量宝石,甚至发现保存完好的人的皮肤、甲壳虫的翅膀等。对这些奇怪遗物的发掘和研究都在进行中。遗址中还发现了大型宫殿遗址,有精美的雕梁画栋,在壁画上我们可以看到Teotihucan武士,也许是国王的形象,他的左手执一把锋利的黑曜石尖刀,上面有滴着鲜血的人心,周边的足印仿佛象征着Teotihucan武士们前进的步伐。Teotihucan强大的武力对整个中美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玛雅社会的演进。


Teotihucan宫殿壁画中的武士手持刺穿鲜血淋漓的人心的黑曜石弯刀

  位于危地马拉的Tikal是玛雅著名城邦,Tikal遗址的雕刻中记录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变革。公元前378年,Teotihucan军队入侵Tikal,杀死国王,立自己的王子为王,建立了新的王国。因为玛雅有很精确的长历法,所以我们能够准确的知道重大事件的日期。从此,Tikal强大起来,成为玛雅地区具有霸主地位的一个城邦。几乎在这个事件的同时,在其他重要玛雅城邦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如著名的Palenque也出现了新的王朝,我们的科潘王国迎来了第一个国王。

  玛雅世界的地形大概分为低地和高地两部分,科潘遗址位于高地与低地交界的地方,在整个玛雅世界的东南角。这是在第12王墓中出土的第一王的陶制塑像,是焚香器的盖子。可以看到第一王 K'inichYax K'uk'Mo' 戴着Teotihucan武士风格的双环眼饰。根据摆放在科潘遗址第16号金字塔前的Q号祭台上的记载,公元421年,第一代王可能就是在Teotihucan太阳金字塔下的神庙里获得了权力,经过100多天的跋涉来到科潘,建立王朝,都城就是现在位于洪都拉斯科潘省科潘镇的科潘遗址。遗址的核心部分包括王室区和贵族居住区。在王室区有大型仪式广场,大球场、神庙及王宫区等。


科潘第一王 K'inichYax K'uk'Mo' 陶塑,带着Teotihuacan风格的双环眼饰


科潘遗址
 
  玛雅建筑的一个特点就是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因为,在玛雅人的观念中,万物都要经过死亡到重生的过程,所以,他们会把早期的建筑掩埋,在其基础上建立更大的台基,上面建立更大的建筑。考古学家们如果打通晚期建筑的外壳,就会在里面发现早期建筑,有些早期建筑上的雕刻保存得非常完好。在金字塔下还保存了一些重要墓葬,比如第一王王后的墓葬,因为她身上洒满了朱砂,所以被称为红色王后。在科潘第十二王时期,整个王朝获得巨大发展。第十二王在位近70年,是一位长寿且强大的国王,控制了周围重要的玉器原料产地,使科潘成为玛雅世界中经济发达的国家,它远离争斗中心,战争没有那么频繁,能够发展经济,被称为玛雅世界的雅典。在后来的第十三王时期科潘继续发展。第十三王喜爱雕刻自己的形象,在科潘出现了立体圆雕,这在玛雅世界中是水平最高的雕刻作品,但十三王后期科潘的属国基里瓜和另一个强大的城邦卡拉克木联合对科潘王国的控制进行反抗,在一次战争中将十三王杀死,整个科潘王朝开始衰落。后来经过第十四王短暂的修整后,在第十五王时期逐渐恢复,十五王建立了一个非常著名的金字塔——26号金字塔,台阶上刻满了文字,记述了从第一王到第十五王的辉煌历史,想通过这样方式来恢复国民信心,向整个玛雅世界重塑科潘的正统和强大。第十六王时期,科潘继续发展,他采取了一些重要改革措施,比如和贵族分享权力,通过宣扬科潘光辉历史让它继续强大,科潘在很大程度上恢复了繁华的景象。但是,科潘王朝同整个玛雅世界一样,都没有逃脱衰落的命运。在公元900年到1000年间,整个玛雅世界突然消亡,后来经历几百年的演变,这些遗址都被废弃掩埋在丛林中。直到16世纪被西班牙殖民者重新发现。19世纪以美国学者为代表的西方学者开始研究玛雅文明,让我们重新认识到这个文明。当时中国正处于近代史上最屈辱的时期,但一些西方强国已经开始了对包括玛雅文明在内的世界各国古老文明的研究。在100多年后,现在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代中国的学者树立了更强的自信心,有了更开阔的视野,让我们想对世界其他文明展开深入研究,并在世界文明的视角之下反思自己文明的特点。2014年,在长期主持科潘考古工作的哈佛大学费什教授邀请下,王巍所长、北京大学赵辉老师和我对科潘遗址进行了一次考察。在这次考察中了解了遗址的情况,还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学研究所在总统府签订了合作协议,总统作为见证人也参加了仪式,并在内阁会议上宣布与中国的考古合作。2015年,我们正式在科潘遗址开始工作。


满身珠玉的科潘第一王王后


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学研究所在总统府签订合作协议
 
  我们进行发掘的地方是贵族居址区的一处院落,大体呈方形,面积大概2000平方米,周围有建立在石头台基上的高大石头建筑。199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对它的东部进行过发掘,在东部的主要宫殿里发现了重要的石榻,上面雕刻有太阳神、金星神和怀抱玉兔的月亮神形象,还发现了偏殿正面墙上非常精美的石刻。这些发现表明这处贵族居址是一处等级很高的重要遗址。所以我们决定,对居址的其他部分进行全面发掘。我们当然不是为怀抱玉兔的月亮女神所吸引,而是希望通过全面的发掘了解科潘一个贵族家庭的演变,揭示它与整个科潘王朝兴衰演变的关系。


科潘遗址发掘的贵族居址区俯瞰图

  发掘是从砍伐树木开始的。目前已经对北侧的建筑进行了全面的揭露,发现一个方形台基,上面有三组建筑。中间核心建筑,有十三层台阶,通到顶部,但很可惜顶部的建筑已经完全倒塌并遭到后期破坏。台基上发现十三处交叉火炬雕刻。这样的图案在皇宫区第29号建筑也有发现,在非常英勇的第12王的图像上也可以看到。在刚才提到的第Q号祭坛记述王国起源的文字上,也可以看到类似的交叉火炬图案。科潘第一王在Teotihucan太阳金字塔前获得权力的神庙上,也有这个图案。所以这个图案与王室起源有关。十三在玛雅文明中是非常重要的数字,玛雅人认为天有十三层,可知我们发现的建筑是与王朝起源有密切联系的非常重要的建筑。


王宫区29号建筑外墙上的墨西哥纪年和交叉火炬雕刻

  考古发掘有时会遇到些“灵异”的事情。在2015年十月份的一天,我们工作人员在发掘过程中突然发现了一条赤练蛇。这种蛇在中美洲是一种最毒的蛇之一,一旦被咬,在当地的医疗条件下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工作人员赶快将蛇赶走。随后,在蛇出现的乱石堆中就发现了大量不同构件的雕刻,其中就包括被当地人称为中国龙的龙头雕像。此外还有玉米神的头部雕像,雕刻十分传神。还有类似鸟爪、龙爪、翅膀的部件。我们对部分雕像进行初步复原后,发现其中有一件为龙首鸟展翅飞翔的形象,翅膀像剖开的海螺一样……


发掘出土的“龙头”雕像


发掘出土的玉米神重生的雕刻

  这些雕刻的内涵是什么呢?这个雕刻在我们发现的建筑上一共有三组,均在正面墙的上部。在下部的门两侧还发现了玉米神的头像,我们可以看到在鼻子上有一个圆点,表示这一刹那玉米神的生命气息已经消失,进入死亡状态。其头部有一个抽象的蜈蚣形象,表明玉米神生命的气息已经飘走,沉入冥界。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龙首鸟和玉米神的雕刻都与重生有关系。在玛雅文化的彩绘陶器上也可以看到有类似的龙首鸟爪及展翅的形象。综合这些资料我们可以推测整个雕刻与玉米神的重生有关。

  玉米是中美洲人民的重要贡献,玉米是当地人最重要的食物,发掘期间厨师也给我们工作人员做玉米饼吃。玉米的顺利成长对于玛雅人是至关重要的。玛雅人认为玉米的收割、播种和再生产,相当于玉米神被砍头死掉、置于地下而后再获得重生的过程,所以玉米神的重生在玛雅宗教观念中是很重要的内容。玉米神的重生有一个复杂的过程,是一种与萨满神话或宗教有关的过程,玉米神死亡后被地下冥王焚烧成粉末,这些粉末被投入河里,很多的鱼吃了玉米神身体的粉末,相当于重新将玉米神的身体聚集起来,神鸟将这些鱼吃掉,玉米神将在神鸟的身体中得到聚合,形象就在神鸟的腹部呈现,神鸟会幻化成龙从地下水界飞出,玉米神在神龙鸟的身体中重生,从嘴里出来,完成重生的过程。


彩绘陶器上表现出的玉米神的重生过程

  这些重生的过程在王朝重要的祭祀活动中会通过萨满舞蹈的形式呈现出来,国王在主持祭祀时象征自己正在主导玉米神的重生,进而国王自己幻化成为玉米神的化身,能带来玉米的丰收、万物的生长。通过这样的解读,我们可以看到,与中国相似的所谓中国龙的形象在玛雅世界里存在不同的含义。

  在有了这些重要发现后,我们也更想知道在我们发掘的建筑下面是不是也有更早期的建筑,所以采取了玛雅考古中非常流行的打隧洞的形式,穿透了晚期建筑来探寻早期建筑的情况。这样,我们就发现了早期建筑的柱子和台基,知道了这个贵族院落至少有三个发展阶段。这种对于建筑过程的全面了解非常有利于我们对贵族家庭演变的把握,进而来探索整个王朝的演变和联系。


墓葬中彩绘陶器的出土情况

  过程中最大的惊喜是在挖掘隧道的过程中在中部建筑下发现了一个最早期的墓葬。通过对墓葬的清理发现随葬的彩绘陶器、玉器及二次葬现象等。在北部建筑西侧偏殿中还发现了另一座墓葬,有石砌墓壁,墓室用大型石条封闭,已经发现了6件彩绘陶器。这些重要资料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信息,让我们有了真正触摸到原来我们认为很遥远的玛雅文明的感觉。

  这样一个对于我们来说遥远的文明可能是在距今15000年前后,东北亚人群穿过白令海峡或沿陆路或沿海陆追逐猎物,定居美洲,然后逐渐发展演变形成的文明。张光直先生在这一前提下提出,中美洲人民和中国人民可能是同一祖先在不同时代不同地点的产物,他将这一大的文化共同体称为玛雅——中国的连续体。同一祖先的后裔们在不同地区有不同发展轨迹,中美洲人民开始培育玉米,并在以玉米为经济基础的前提下孕育出他们独特的文明形态,这样的形态使我们认识到人类可以有不同的发展方式,选择不同的道路来创造灿烂文明。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走出去了解其他文明的原因。

参加科潘遗址发掘的工作人员合影

  习近平主席在不同场合下提出文明要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但要实现这样的观点,要美人之美,首先要知道其他文明如何美,在谈其他文明如何美的时候不能仅限于引用西方学者的资料。进入近代以来,西方学者已经开始了对世界文明普遍的研究,他们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提出西方文明是最优秀的、是世界所有国家都应该信奉的高级文明,我们如果想树立新的文明观,强调各个文明都有自己的优秀之处,应该有不同的发展道路,那么我们也应该花同样的精力,用同样的视野,开展同样的研究。现在我们的研究只是披荆斩棘走出了第一步,但我想我们的第一步是非常踏实的走出去,不追求轰动一时的发现,从最基础的地方做起,培训当地的发掘人员,我们自己也开始学习西班牙语。我们要这样把工作继续一步一步做下去,这样我们总会有更重要的收获,也会帮助整个中国的学术界有更宽阔的视野来进行世界文明的对比研究。

  (本文是根据李新伟在“第四届中国公共考古—荆楚论坛”上的演讲录音整理而成,经演讲者审阅,图片来自演讲PPT)



责编:韩翰

作者:李新伟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