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5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田野考古成果系列报道
2015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田野考古成果系列报道
四川成都平原东北青白江区域考古调查—2015年社科院考古所田野考古成果(六)
发布时间:2016-01-10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叶茂林    点击率:
  2015年11月考古所四川队进行了创新工程课题“成都平原北东区域史前考古调查”的启动和考古调查工作。参加人员有:课题主持人、考古所四川队叶茂林,课题组成员、成都市考古所杨占峰,课题组成员、成都市青白江区文管所兰玉龙,参加课题组考古调查实习的西南民大研究生李慕晓,以及青白江区文管所驾驶员张光磊等5人。
 
  考古队在成都市青白江区范围进行了约10多天的相关工作,包括搜集相关资料,各项准备工作与联系接洽,阴雨天气也影响了一些田野工作的时间。在田野调查中,主要考察了青白江区范围的地形地貌与河流地貌及已有工作情况,也考察了金堂县平原地区的地形地貌和河流走向,及三江合流汇成沱江的地理形势,重点调查了多处已知的早期遗址地点,查看了经发掘获得的相关资料及博物馆收藏与陈列标本,掌握了青白江区域的史前至商周时期的各类型的早期文化遗存线索和文化面貌与堆积情况,及其埋藏和分布的规律性。调查中还有新发现的收获,对于2016年开展下一步工作有了一个较好的开端。

把新发现标注在地图上


便携式磁化率仪测试记录地层土


查看采集的陶片  
    
  调查的遗址地点包括:青白江成都国际铁路港成都铁路口岸地点的祥福镇新华村遗址(现为泰瑞达物流公司仓库区工地)、祥福镇万年村遗址(现为成都二建公司砂石料厂工地,该地点曾出土巨型乌木,是成都平原乌木与古遗址相互关系的又一个新例证)、弥牟镇三星村遗址(今攀枝花钢铁集团成都钢铁公司钒钛板材厂工地)、大同镇黄金村遗址(今米高化肥公司工地)等,实地考察和调查采集,表明上述遗址多为三星堆文化。
    
  其中在三星村遗址已知范围外(南侧),新发现了一片遗址范围,之后连续进行了采集和钻探,确认了遗址文化堆积与已发掘地点为同一遗址,估计原先认为数千至一万平方米的范围,应该可以更加扩大到数万平方米,甚至可能达到十万平方米。


查看分析发掘地点的地层堆积和埋藏特征


调查中询问当地村民与老人攀谈 


多听取地方文物干部的经验之谈
 
  在黄金村遗址(米高公司工地),进行了不同地层的土样采样。在各遗址,都采集了较多陶片。对已有勘探发掘的遗址,还观察了所获的陶片等遗物。
 
  从现有的成果来看,已在调查中有了三星村遗址的新发现和发掘选点的初步选定。
    
  三星村遗址是成都市已有的配合基建发现和发掘的遗址,2003年配合攀成钢公司基建工地,在勘探中发现;2004年进行第一次考古发掘;2010年前后,又配合成绵乐高速铁路建设,再次发掘了遗址东侧部分,取得很好的成果,发现了一片史前时期墓地。出土资料包括玉石制品和骨器等特殊装饰品或礼器等较重要的资料。但是此前已知的范围,却并不包括这次新发现的南侧区域。因此我们选择在基建范围之外,这次新发现的遗址南侧地点这片范围,考虑可以做进一步的科学发掘,作为下一步发掘选点。


调查不放过平原上每一个动土的地方


三星村遗址考古调查采集
    
  三星村遗址包括宝墩文化和三星堆文化两个时期的文化遗存,而且发现了墓地。从已有发现和出土资料看,这是在三星堆遗址周边附近区域的一处极重要的古遗址,北距三星堆遗址约10多公里。估计新发现的遗址范围的面积,至少在上万平方米至三万平方米。整个遗址的其中约大半范围,已经受其基建范围的严重影响了,只有这次新发现的范围仍然在基建工地之外。连续进行了两天的调查中,第二次调查还做了钻探,并使用磁化率仪现场测试地层堆积。初步的工作大致确定了遗址新扩大的范围,据说此地块已经为地方政府征用,因而也就更面临着有可能扩大基建工程占用的问题。
 
  发掘工作意向已经初步与地方相关方面进行了一些沟通和初步探讨,并作了一定设想。我们打算2016年继续开展考古调查的同时,申报考古发掘的项目,争取把此项考古发掘,列入到2016年的考古工作中。
 
  通过调查和实地观察,对青白江区范围内的史前和早期蜀文化遗存的已知分布情况,有了初步了解和逐步较清晰的认识,同时也认识到了其中可能还存在的一些问题。这为进一步考古调查及下一步发掘工作打下了基础。
 
  青白江区域已知的约6—7处早期遗址分布看,相对较密集,相互间,距离近的仅3公里,远的约10公里左右。而其中,距离广汉三星堆遗址最近的青白江的遗址仅10余公里,如新河村遗址和宏锋村遗址。而最远的万年村遗址也在不到20公里范围内。


三星村遗址出土石器标本


三星村遗址出土陶器标本
 
  三星村遗址与三星堆遗址相距约14公里,三星村遗址与新河村遗址约6公里,三星村遗址与新都正因村遗址相距10公里左右,与万年村遗址相距5公里,万年村遗址与新华村遗址相距约4至5公里,新华村遗址与黄金村遗址约3公里。黄金村遗址与大夫村遗址可能是同一个遗址,也或可能是两个相邻的遗址,如果是两个遗址,相距就只有100—200米。大夫村遗址与新河村遗址约5公里。新华村遗址与金堂县金海岸遗址相距12公里左右,金海岸遗址与新河村遗址相距远一些,约16公里。


完成了黄金村遗址的地层采样


观察黄金村遗址出土陶片
 
  相信这中间或可能还会有遗址分布,有待进一步调查发现。目前看来,现有青白江区域的古遗址已经形成了一个位于三星堆遗址以南,最邻近的聚落群布局。继续深入考古调查,将有望解开三星堆遗址聚落群分布结构上的一些谜团。初步调查和分析足以说明,成都平原北东区域考古调查课题具有创新性和拓展性的学术意义。


  参加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成都市青白江区文管所 西南民族大学 
  领队:叶茂林
  参加人员:叶茂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四川工作队)
       杨占峰(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兰玉龙 张光磊(成都市青白江区文管所)
       李慕晓(西南民族大学研究生)
  执笔:叶茂林
 


考古所科研处与中国考古网联合策划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5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田野考古成果系列报道

四川成都平原东北青白江区域考古调查—2015年社科院考古所田野考古成果(六)

发布时间: 2016-01-10

  2015年11月考古所四川队进行了创新工程课题“成都平原北东区域史前考古调查”的启动和考古调查工作。参加人员有:课题主持人、考古所四川队叶茂林,课题组成员、成都市考古所杨占峰,课题组成员、成都市青白江区文管所兰玉龙,参加课题组考古调查实习的西南民大研究生李慕晓,以及青白江区文管所驾驶员张光磊等5人。
 
  考古队在成都市青白江区范围进行了约10多天的相关工作,包括搜集相关资料,各项准备工作与联系接洽,阴雨天气也影响了一些田野工作的时间。在田野调查中,主要考察了青白江区范围的地形地貌与河流地貌及已有工作情况,也考察了金堂县平原地区的地形地貌和河流走向,及三江合流汇成沱江的地理形势,重点调查了多处已知的早期遗址地点,查看了经发掘获得的相关资料及博物馆收藏与陈列标本,掌握了青白江区域的史前至商周时期的各类型的早期文化遗存线索和文化面貌与堆积情况,及其埋藏和分布的规律性。调查中还有新发现的收获,对于2016年开展下一步工作有了一个较好的开端。

把新发现标注在地图上


便携式磁化率仪测试记录地层土


查看采集的陶片  
    
  调查的遗址地点包括:青白江成都国际铁路港成都铁路口岸地点的祥福镇新华村遗址(现为泰瑞达物流公司仓库区工地)、祥福镇万年村遗址(现为成都二建公司砂石料厂工地,该地点曾出土巨型乌木,是成都平原乌木与古遗址相互关系的又一个新例证)、弥牟镇三星村遗址(今攀枝花钢铁集团成都钢铁公司钒钛板材厂工地)、大同镇黄金村遗址(今米高化肥公司工地)等,实地考察和调查采集,表明上述遗址多为三星堆文化。
    
  其中在三星村遗址已知范围外(南侧),新发现了一片遗址范围,之后连续进行了采集和钻探,确认了遗址文化堆积与已发掘地点为同一遗址,估计原先认为数千至一万平方米的范围,应该可以更加扩大到数万平方米,甚至可能达到十万平方米。


查看分析发掘地点的地层堆积和埋藏特征


调查中询问当地村民与老人攀谈 


多听取地方文物干部的经验之谈
 
  在黄金村遗址(米高公司工地),进行了不同地层的土样采样。在各遗址,都采集了较多陶片。对已有勘探发掘的遗址,还观察了所获的陶片等遗物。
 
  从现有的成果来看,已在调查中有了三星村遗址的新发现和发掘选点的初步选定。
    
  三星村遗址是成都市已有的配合基建发现和发掘的遗址,2003年配合攀成钢公司基建工地,在勘探中发现;2004年进行第一次考古发掘;2010年前后,又配合成绵乐高速铁路建设,再次发掘了遗址东侧部分,取得很好的成果,发现了一片史前时期墓地。出土资料包括玉石制品和骨器等特殊装饰品或礼器等较重要的资料。但是此前已知的范围,却并不包括这次新发现的南侧区域。因此我们选择在基建范围之外,这次新发现的遗址南侧地点这片范围,考虑可以做进一步的科学发掘,作为下一步发掘选点。


调查不放过平原上每一个动土的地方


三星村遗址考古调查采集
    
  三星村遗址包括宝墩文化和三星堆文化两个时期的文化遗存,而且发现了墓地。从已有发现和出土资料看,这是在三星堆遗址周边附近区域的一处极重要的古遗址,北距三星堆遗址约10多公里。估计新发现的遗址范围的面积,至少在上万平方米至三万平方米。整个遗址的其中约大半范围,已经受其基建范围的严重影响了,只有这次新发现的范围仍然在基建工地之外。连续进行了两天的调查中,第二次调查还做了钻探,并使用磁化率仪现场测试地层堆积。初步的工作大致确定了遗址新扩大的范围,据说此地块已经为地方政府征用,因而也就更面临着有可能扩大基建工程占用的问题。
 
  发掘工作意向已经初步与地方相关方面进行了一些沟通和初步探讨,并作了一定设想。我们打算2016年继续开展考古调查的同时,申报考古发掘的项目,争取把此项考古发掘,列入到2016年的考古工作中。
 
  通过调查和实地观察,对青白江区范围内的史前和早期蜀文化遗存的已知分布情况,有了初步了解和逐步较清晰的认识,同时也认识到了其中可能还存在的一些问题。这为进一步考古调查及下一步发掘工作打下了基础。
 
  青白江区域已知的约6—7处早期遗址分布看,相对较密集,相互间,距离近的仅3公里,远的约10公里左右。而其中,距离广汉三星堆遗址最近的青白江的遗址仅10余公里,如新河村遗址和宏锋村遗址。而最远的万年村遗址也在不到20公里范围内。


三星村遗址出土石器标本


三星村遗址出土陶器标本
 
  三星村遗址与三星堆遗址相距约14公里,三星村遗址与新河村遗址约6公里,三星村遗址与新都正因村遗址相距10公里左右,与万年村遗址相距5公里,万年村遗址与新华村遗址相距约4至5公里,新华村遗址与黄金村遗址约3公里。黄金村遗址与大夫村遗址可能是同一个遗址,也或可能是两个相邻的遗址,如果是两个遗址,相距就只有100—200米。大夫村遗址与新河村遗址约5公里。新华村遗址与金堂县金海岸遗址相距12公里左右,金海岸遗址与新河村遗址相距远一些,约16公里。


完成了黄金村遗址的地层采样


观察黄金村遗址出土陶片
 
  相信这中间或可能还会有遗址分布,有待进一步调查发现。目前看来,现有青白江区域的古遗址已经形成了一个位于三星堆遗址以南,最邻近的聚落群布局。继续深入考古调查,将有望解开三星堆遗址聚落群分布结构上的一些谜团。初步调查和分析足以说明,成都平原北东区域考古调查课题具有创新性和拓展性的学术意义。


  参加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成都市青白江区文管所 西南民族大学 
  领队:叶茂林
  参加人员:叶茂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四川工作队)
       杨占峰(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兰玉龙 张光磊(成都市青白江区文管所)
       李慕晓(西南民族大学研究生)
  执笔:叶茂林
 


考古所科研处与中国考古网联合策划
  
 

作者:叶茂林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