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新论新方法、新思路
新方法、新思路
试析铜鍑器耳突起装饰的象征意义
发布时间:2010-06-2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郭物    点击率:
关键词:青铜鍑   犄角崇拜   萨满   食草动物犄角   欧亚草原
KEY WORDS:Bronze fu cauldron Hornsworship Shamanism  Horns of herbivores Eurasian Steppe
ABSTRACT: This paper campares the ring-headed knifes and animal-headed dagger from Yinxu, North China and South Siberia during the Shang-Zhou periods to the similar deer ormale sheep /goat-headed chisels from Lorestā n in Iran . Such decorations and nipple ornaments on the ears of fucauldrons might be an embodiment that the northern ethnic groups used to pragmatically or abstractly representmale herbivore. This kind of embodiment reflected a kind of horn or male herbivore wor-ship. Horns of these animals might be the symbol of eternal life-tree . Horn decorati ons that existed among past oral culture would have been a tool by which Shaman used to negotiate with supernatural powers in Shamanism rituals . These decorations also might have to do with quji‘bringing fortune’and pixie‘avoiding evil spirit’ .
  
 
    当中国北方草原地带的历史跨入公元前第一个千年后,由于种种的原因,发生于新石器中晚期的农业扩散对北方地带的深远影响渐渐终结。主要由于气候变化的原因,此前已渐变为畜牧-农耕经济的北方民族,不同的地域以大致相当的速率向游牧社会转变[1]。在这个以农牧交错地带为舞台的社会巨变中,有一种适应这一变化的器物产生并广泛流传,它就是西周中期起源于中国北方农牧交错地带的青铜鍑。作为长期在欧亚大陆游牧民族中广泛流传的一种大型金属容器,它对于研究欧亚大陆北方地带的很多问题都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一器物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关心欧亚草原文化的学者们的注意,有学者甚至把它与兵器、马具,动物纹一起列为草原文化的主要特征[2]。
    青铜鍑随时代和地域的不同形态变化很大,但主要的特征却很稳定。即各种式样和安装方式的器耳 +各式的腹体 (一般有筒腹和球腹 ) +足 (有圈足、镂空圈足和三足) ,有一部分晚期青铜鍑没有足。在这三个组成部分中,最能引起大家注意的是不同式样的器耳,它应当反映了使用者的某种思想意识。有一些学者对这一问题作过研究,但由于所分析材料的时代和地域的局限性,尚未揭示出其最初的含义,还需进一步深入研究。
    青铜鍑除了环耳外,在直立环耳顶部装饰一个突或三个突的现象在欧亚大陆十分普遍。如中国北方和新疆的一突环耳青铜鍑,南西伯利亚一突和三突环耳的青铜鍑,黑海、里海北岸和高加索地区的一突和三突环耳青铜鍑[3]。环耳突起有渐渐被强化、增大和分化变形的趋势,这一传统发展到公元 4 - 5世纪的匈人青铜鍑上时,耳突被加多,加大,呈伞形或者蘑菇形[4]。内蒙古和林格尔北魏墓中也发现了发达的三突耳铜鍑[5]。可以看出,欧亚大陆不同的游牧民族在青铜鍑相同部位装饰上表现出的相似性,显示这是一种文化的传统,其做法暗示着他们有一个相似的思维方式 (图一 )。
    在考古发现的一些陶鍑形器上,也可以发现耳部带突的例子,应当是受青铜鍑的影响。这类发现主要集中在新疆,比如哈密焉不拉克墓地出土的一件带流单耳小杯耳上有一突[6];乌拉泊水库墓地亦发现一件[7];鄯善洋海古墓群发现的两件圈足彩陶罐的斜肩耳顶部有一突起[8];北疆吉木萨尔大龙口 M5出土一件,双耳平底,球形腹,耳部有一个乳突[10];甚至在川西也有这种影响的痕迹,那里的一些双耳陶器上还保持这一做法[11]。……
 
 
 
原文发表在《考古与文物》2010年第2期
 
 
(责任编辑:孙丹)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新方法、新思路

试析铜鍑器耳突起装饰的象征意义

发布时间: 2010-06-21

关键词:青铜鍑   犄角崇拜   萨满   食草动物犄角   欧亚草原
KEY WORDS:Bronze fu cauldron Hornsworship Shamanism  Horns of herbivores Eurasian Steppe
ABSTRACT: This paper campares the ring-headed knifes and animal-headed dagger from Yinxu, North China and South Siberia during the Shang-Zhou periods to the similar deer ormale sheep /goat-headed chisels from Lorestā n in Iran . Such decorations and nipple ornaments on the ears of fucauldrons might be an embodiment that the northern ethnic groups used to pragmatically or abstractly representmale herbivore. This kind of embodiment reflected a kind of horn or male herbivore wor-ship. Horns of these animals might be the symbol of eternal life-tree . Horn decorati ons that existed among past oral culture would have been a tool by which Shaman used to negotiate with supernatural powers in Shamanism rituals . These decorations also might have to do with quji‘bringing fortune’and pixie‘avoiding evil spirit’ .
  
 
    当中国北方草原地带的历史跨入公元前第一个千年后,由于种种的原因,发生于新石器中晚期的农业扩散对北方地带的深远影响渐渐终结。主要由于气候变化的原因,此前已渐变为畜牧-农耕经济的北方民族,不同的地域以大致相当的速率向游牧社会转变[1]。在这个以农牧交错地带为舞台的社会巨变中,有一种适应这一变化的器物产生并广泛流传,它就是西周中期起源于中国北方农牧交错地带的青铜鍑。作为长期在欧亚大陆游牧民族中广泛流传的一种大型金属容器,它对于研究欧亚大陆北方地带的很多问题都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一器物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关心欧亚草原文化的学者们的注意,有学者甚至把它与兵器、马具,动物纹一起列为草原文化的主要特征[2]。
    青铜鍑随时代和地域的不同形态变化很大,但主要的特征却很稳定。即各种式样和安装方式的器耳 +各式的腹体 (一般有筒腹和球腹 ) +足 (有圈足、镂空圈足和三足) ,有一部分晚期青铜鍑没有足。在这三个组成部分中,最能引起大家注意的是不同式样的器耳,它应当反映了使用者的某种思想意识。有一些学者对这一问题作过研究,但由于所分析材料的时代和地域的局限性,尚未揭示出其最初的含义,还需进一步深入研究。
    青铜鍑除了环耳外,在直立环耳顶部装饰一个突或三个突的现象在欧亚大陆十分普遍。如中国北方和新疆的一突环耳青铜鍑,南西伯利亚一突和三突环耳的青铜鍑,黑海、里海北岸和高加索地区的一突和三突环耳青铜鍑[3]。环耳突起有渐渐被强化、增大和分化变形的趋势,这一传统发展到公元 4 - 5世纪的匈人青铜鍑上时,耳突被加多,加大,呈伞形或者蘑菇形[4]。内蒙古和林格尔北魏墓中也发现了发达的三突耳铜鍑[5]。可以看出,欧亚大陆不同的游牧民族在青铜鍑相同部位装饰上表现出的相似性,显示这是一种文化的传统,其做法暗示着他们有一个相似的思维方式 (图一 )。
    在考古发现的一些陶鍑形器上,也可以发现耳部带突的例子,应当是受青铜鍑的影响。这类发现主要集中在新疆,比如哈密焉不拉克墓地出土的一件带流单耳小杯耳上有一突[6];乌拉泊水库墓地亦发现一件[7];鄯善洋海古墓群发现的两件圈足彩陶罐的斜肩耳顶部有一突起[8];北疆吉木萨尔大龙口 M5出土一件,双耳平底,球形腹,耳部有一个乳突[10];甚至在川西也有这种影响的痕迹,那里的一些双耳陶器上还保持这一做法[11]。……
 
 
全文阅读下载
 
原文发表在《考古与文物》2010年第2期
 
 
(责任编辑:孙丹)
 
 

作者:郭物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