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新论科技考古
科技考古
商文化墓葬中随葬的狗牲初步研究
发布时间:2011-01-02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李志鹏    点击率:

    墓葬中随葬狗牲是商文化一种较为常见的葬俗,尤以晚商时期最为流行。但这种葬俗的起源与发展过程,少见学界的讨论。商文化墓葬中的狗牲也罕有动物考古学的专门研究,因此其中蕴含的诸多考古信息,也往往遗失。本文尝试对考古文献中商代墓葬中的狗牲进行历时性的梳理,并对狗牲与墓葬等级的关系进行了探讨。由于笔者近年来整理殷墟出土的动物遗存的的契机,对其中孝民屯遗址出土墓葬的狗牲进行了动物考古学分析,因此对墓葬狗牲死亡年龄结构等得以有一定的了解,在此一并予以讨论,敬请学界同人批评指正。
    一 商文化墓葬中随葬狗牲习俗的起源与发展

    新石器时代,以犬为牲、以犬随葬的习俗主要见于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分布的海岱地区 ,中原地区虽然从新石器时代中期开始以狗为牲的现象一直有零星发现,如河南陕县庙底沟遗址属于仰韶文化中期的 灰坑H22埋葬1猪3狗,汝州中山寨遗址属于仰韶文化晚期的灰坑H56分三层埋葬2猪2狗1人,河南灵宝涧口遗址庙底沟二期文化灰坑H7埋葬1猪1狗,山西夏县东下冯遗址龙山文化灰坑H231埋葬2羊2狗1猪,但在新石器时代时期一直未见墓葬中随葬狗牲这一现象。
    到了青铜时代早期,二里头文化的遗址出土了500多座墓葬,但无一墓发现有随葬狗牲的现象,而且随葬动物的现象也罕见。到了二里岗文化下层时期,在郑州商城铭功路西侧发现有15座小型墓,无一随葬动物,其他区域同一时期的33座墓,无论随葬青铜器的中型墓或无铜器的小型墓,都无随葬动物现象。但到了二里岗文化上层一期阶段,铭功路西侧的墓葬发现15座,其中5座随葬铜器与玉器的墓葬有腰坑,4座腰坑中随葬狗骨架,仅1座有腰坑无狗。其他无铜器的墓葬中,除一座墓为瓮棺葬无随葬品但却有腰坑并埋一狗外,均无腰坑和殉狗。在郑州商城其他区域随葬青铜器为主的墓葬16座,11座有腰坑,其中8座腰坑内殉狗,而未随葬铜器而以陶器为主的墓葬22座,其中4座有腰坑,1座随葬狗,随葬狗的墓葬出有玉器,随葬陶器也相对较为丰富,至于无随葬品的墓葬无一例有腰坑或随葬动物。说明这一时期是中原地区墓葬随葬狗牲的开始阶段,而且狗牲在墓葬中的使用与墓葬等级有密切的联系,一般随葬青铜器的墓葬中多随葬殉狗,陶器墓与无随葬品的墓葬基本不见殉狗,即使偶有发现,也是这一类墓葬等级较高者或拥有一定财富者。二里岗上层时期是商文化与东方地区联系更为密切的时期,许多学者对此有过探讨,商文化墓葬随葬狗牲的习俗可能与海岱文化的影响加剧有关,但由于海岱地区在岳石文化阶段墓葬发现的阙如,目前尚难以断定这种影响。二里头文化和商文化以犬为牲的现象一直存在,到了二里岗文化上层更加盛行,所以目前也不能排除以犬殉葬是商人本身在其社会发展过程中而兴起的一种文化习俗的可能。因此,商文化墓葬中殉狗的习俗的真正来源,还需要等待未来新考古资料的发现和学界的进一步探讨。
    到了二里岗文化上层二期阶段,郑州商城发现2座铜器墓均无腰坑和殉狗,1座仅随葬陶器的墓葬也无腰坑和殉狗,这可能与这一阶段发现的墓葬较少有关系。这一时期在河北藁城台西墓地发现112座墓葬,墓底有腰坑的墓34座,约占发掘墓葬总数的三分之一,说明这一时期墓葬随葬狗牲的习俗实际已经十分流行,而且该遗址这一时期除在腰坑里埋狗以外,在墓葬的二层台和填土里也埋狗 ,这是迄今为止所知的商代墓葬中在墓葬的二层台和填土里埋狗的最早的实例 。之后这种习俗逐渐遍布商文化和商文化影响区。


……

 

全文阅读下载

 

原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通讯》第20期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科技考古

商文化墓葬中随葬的狗牲初步研究

发布时间: 2011-01-02

    墓葬中随葬狗牲是商文化一种较为常见的葬俗,尤以晚商时期最为流行。但这种葬俗的起源与发展过程,少见学界的讨论。商文化墓葬中的狗牲也罕有动物考古学的专门研究,因此其中蕴含的诸多考古信息,也往往遗失。本文尝试对考古文献中商代墓葬中的狗牲进行历时性的梳理,并对狗牲与墓葬等级的关系进行了探讨。由于笔者近年来整理殷墟出土的动物遗存的的契机,对其中孝民屯遗址出土墓葬的狗牲进行了动物考古学分析,因此对墓葬狗牲死亡年龄结构等得以有一定的了解,在此一并予以讨论,敬请学界同人批评指正。
    一 商文化墓葬中随葬狗牲习俗的起源与发展

    新石器时代,以犬为牲、以犬随葬的习俗主要见于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分布的海岱地区 ,中原地区虽然从新石器时代中期开始以狗为牲的现象一直有零星发现,如河南陕县庙底沟遗址属于仰韶文化中期的 灰坑H22埋葬1猪3狗,汝州中山寨遗址属于仰韶文化晚期的灰坑H56分三层埋葬2猪2狗1人,河南灵宝涧口遗址庙底沟二期文化灰坑H7埋葬1猪1狗,山西夏县东下冯遗址龙山文化灰坑H231埋葬2羊2狗1猪,但在新石器时代时期一直未见墓葬中随葬狗牲这一现象。
    到了青铜时代早期,二里头文化的遗址出土了500多座墓葬,但无一墓发现有随葬狗牲的现象,而且随葬动物的现象也罕见。到了二里岗文化下层时期,在郑州商城铭功路西侧发现有15座小型墓,无一随葬动物,其他区域同一时期的33座墓,无论随葬青铜器的中型墓或无铜器的小型墓,都无随葬动物现象。但到了二里岗文化上层一期阶段,铭功路西侧的墓葬发现15座,其中5座随葬铜器与玉器的墓葬有腰坑,4座腰坑中随葬狗骨架,仅1座有腰坑无狗。其他无铜器的墓葬中,除一座墓为瓮棺葬无随葬品但却有腰坑并埋一狗外,均无腰坑和殉狗。在郑州商城其他区域随葬青铜器为主的墓葬16座,11座有腰坑,其中8座腰坑内殉狗,而未随葬铜器而以陶器为主的墓葬22座,其中4座有腰坑,1座随葬狗,随葬狗的墓葬出有玉器,随葬陶器也相对较为丰富,至于无随葬品的墓葬无一例有腰坑或随葬动物。说明这一时期是中原地区墓葬随葬狗牲的开始阶段,而且狗牲在墓葬中的使用与墓葬等级有密切的联系,一般随葬青铜器的墓葬中多随葬殉狗,陶器墓与无随葬品的墓葬基本不见殉狗,即使偶有发现,也是这一类墓葬等级较高者或拥有一定财富者。二里岗上层时期是商文化与东方地区联系更为密切的时期,许多学者对此有过探讨,商文化墓葬随葬狗牲的习俗可能与海岱文化的影响加剧有关,但由于海岱地区在岳石文化阶段墓葬发现的阙如,目前尚难以断定这种影响。二里头文化和商文化以犬为牲的现象一直存在,到了二里岗文化上层更加盛行,所以目前也不能排除以犬殉葬是商人本身在其社会发展过程中而兴起的一种文化习俗的可能。因此,商文化墓葬中殉狗的习俗的真正来源,还需要等待未来新考古资料的发现和学界的进一步探讨。
    到了二里岗文化上层二期阶段,郑州商城发现2座铜器墓均无腰坑和殉狗,1座仅随葬陶器的墓葬也无腰坑和殉狗,这可能与这一阶段发现的墓葬较少有关系。这一时期在河北藁城台西墓地发现112座墓葬,墓底有腰坑的墓34座,约占发掘墓葬总数的三分之一,说明这一时期墓葬随葬狗牲的习俗实际已经十分流行,而且该遗址这一时期除在腰坑里埋狗以外,在墓葬的二层台和填土里也埋狗 ,这是迄今为止所知的商代墓葬中在墓葬的二层台和填土里埋狗的最早的实例 。之后这种习俗逐渐遍布商文化和商文化影响区。


……

 

全文阅读下载

 

原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通讯》第20期

作者:李志鹏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