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新论科技考古
科技考古
论中国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方式的差异
发布时间:2010-12-0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袁靖    点击率:

    有关中国史前经济形态的探讨一直是我们历史研究中的薄弱环节。古人在描述理想的农业经济时总是提到“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可见获取肉食资源是当时经济形态的重要内容之一。我们在研究中发现,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方式存在明显的差异,这里做一个概括性的比较。
    黄河流域史前的居民在距今10000年左右完全通过狩猎、捕捞活动获取肉食资源。黄河中上游地区到距今8000年前已经出现两种新的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一种是以狩猎活动为主,饲养家猪活动为辅,一种是以饲养家猪活动为主,而以狩猎活动为辅,但家猪的比例一般在哺乳动物中占据60%左右。从距今6000多年以来,在全部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饲养家猪活动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直至占据80%以上。这种以饲养家养动物为主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一直持续到新石器时代的结束,只是在一些地区,家养动物的种类和比例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黄河下游地区的居民在距今7000多年前主要通过渔猎活动获取肉食资源,饲养家猪活动占据次要地位。到距今6000年前开始变为主要通过饲养家猪的活动来获取肉食资源,并且在以后的整个史前时期一直保持这样的习惯。但这里必须要强调的是,在黄河下游地区饲养家猪的活动在获取肉食资源的全部活动中所占的比例往往为50-60%左右,最终也没有像黄河中上游地区那样达到绝对多数。
    我们认为黄河中上游地区和黄河下游地区距今6000年以来的古代居民在主要通过饲养家猪的方式获取肉食资源上是一致的,但是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黄河中上游地区的古代居民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靠饲养家猪获取肉食资源,而相比之下,黄河下游地区的古代居民在依靠饲养家猪获取肉食资源的程度上则偏低一些。
    长江中上游地区自距今10000年开始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同样是完全依靠狩猎和捕鱼捞贝。到距今7000年左右出现饲养家猪,从那时开始一直到距今4000年左右的史前时期结束之际,各个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中包含大量的鱼骨,注重捕鱼是这个地区史前时期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一个显著特征。这里列举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实例,在距今约5500-5100年的大溪遗址发现墓葬69座,其中在一些墓葬里随葬有鱼。比如在153号墓的女性死者的双臂下各放一条大鱼,鱼长半米左右,几乎与死者的手臂一样长。这种以鱼作为随葬品的现象与这个地区注重捕鱼的行为具有明显的一致性,这在中国其它地区是十分罕见的。长江中上游地区的考古遗址中出土的动物遗存中除了鱼骨之外,野生动物的种类也很多,其中尤以鹿科动物的数量最多。可见当时的狩猎活动也比较兴盛,狩猎对象主要以鹿科动物为主。这里特别要强调的是饲养家猪在这个地区史前时期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仅仅占据极其次要的地位。
    长江下游地区的一些史前时期的遗址里也发现一定数量的鱼骨,这些遗址的鱼骨证明捕鱼在这个地区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也占有一定的地位。这个地区自距今8200年前就开始出现家猪,但是从距今8200年前到距今5000年左右的各个遗址里出土家猪的数量始终很少,出土的动物骨骼中以鹿科动物为主的野生动物一直占据优势。但是在距今5000年至距今4000年的良渚文化时期,家猪骨骼在出土的动物骨骼中突然占据多数,显示出家猪饲养在这个时期成为获取肉食资源的主要活动。不过在良渚文化之后的马桥文化的遗址里,我们发现有回复到原来那种渔猎为主获取肉食资源的状态。如果把良渚文化时期出现的现象作为特例对待,长江下游地区在史前时期大致保持着以渔猎活动为主获取肉食资源的习惯。
    我们认为长江中上游地区和长江下游地区在主要通过渔猎活动来获取肉食资源、饲养家猪的比例很小这两点上,具有较大的一致性,但是长江中上游一些地区的史前居民注重捕捞体型较大的鱼,这在长江下游地区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是少见的。而长江下游地区在特定时间段里饲养家猪的比例突然增加的现象也是值得关注的。
    我们把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时期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进行比较,可以确定黄河流域的居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主要通过饲养家猪的方式获取肉食资源的特征和长江流域的居民主要通过渔猎活动获取肉食资源这样的特征形成鲜明的对照。
    中国史前时期这两大流域古代居民获取肉食资源方式的明显差异至少一直延续到先秦时期。在先秦时期的文献《周礼•职方氏》里把天下分为九州,在讲述各州的物产时提到,“东南曰扬州,……其畜易鸟兽,其谷易稻。正南曰荆州,……其畜易鸟兽,其谷易稻。河南曰豫州,……其畜易六扰,其谷易五种。正东曰青州,……其畜易鸡狗,其谷易稻麦。河东曰兖州,……其畜易六扰,其谷易四种。正西曰雍州,……其畜易牛马,其谷易黍稷。东北曰幽州,……其畜易四扰,其谷易三种。河内曰冀州,……其畜易牛羊,其谷易黍稷。正北曰并州,……其畜易五扰,其谷易五种”。这段文献里提到的“六扰”是指马、牛、羊、猪、狗、鸡等六种家养动物,而“五种”是指黍、稷、菽、麦、稻等五种农作物。我们看到各个州都有与农业活动相关的记载。但是就获取肉食资源而言,位于黄河流域乃至更北面的各个州主要依赖家畜,多的有六种,最少的也有两种。唯独位于长江流域的扬州和荆州则仅有鸟兽。当然,《周礼•职方氏》的记载是否完全属实还未成定论,但是至少我们可以推测当时长江流域即便有家畜,其数量可能也相当有限,这大概是没有问题的。《周礼•职方氏》对各个地区有家畜和没有家畜的记载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我们对史前时期各个地区考古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研究结果是可信的。
    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是反映古代经济形态特征的一个重要方面。自史前时期开始,包括家畜饲养在内的农业经济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就呈现出不同的状况,这种相隔距离不远的流域与流域之间的获取食物资源方式的差异构成了中国史前经济发展的独特现象,这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差异显示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北方经济要强于南方的事实。应该说,夏商周这三代王朝都建国于黄河流域的中游地区,和这个地区包括繁荣的家畜饲养业在内的农业经济的发达存在必然的关系。长江流域在长时间里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一直以渔猎为主,其农业也是单一的种植稻谷,这种简单的经济形态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个地区复杂社会的形成起到了滞后的作用。从新石器时代以来的历史看,黄河流域的农业经济要比长江流域的农业经济发达,这两大流域在经济上的差异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一直到西晋永嘉之乱以后,才开始出现真正的改变。


 原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通讯》第20期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科技考古

论中国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方式的差异

发布时间: 2010-12-01

    有关中国史前经济形态的探讨一直是我们历史研究中的薄弱环节。古人在描述理想的农业经济时总是提到“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可见获取肉食资源是当时经济形态的重要内容之一。我们在研究中发现,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方式存在明显的差异,这里做一个概括性的比较。
    黄河流域史前的居民在距今10000年左右完全通过狩猎、捕捞活动获取肉食资源。黄河中上游地区到距今8000年前已经出现两种新的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一种是以狩猎活动为主,饲养家猪活动为辅,一种是以饲养家猪活动为主,而以狩猎活动为辅,但家猪的比例一般在哺乳动物中占据60%左右。从距今6000多年以来,在全部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饲养家猪活动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直至占据80%以上。这种以饲养家养动物为主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一直持续到新石器时代的结束,只是在一些地区,家养动物的种类和比例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黄河下游地区的居民在距今7000多年前主要通过渔猎活动获取肉食资源,饲养家猪活动占据次要地位。到距今6000年前开始变为主要通过饲养家猪的活动来获取肉食资源,并且在以后的整个史前时期一直保持这样的习惯。但这里必须要强调的是,在黄河下游地区饲养家猪的活动在获取肉食资源的全部活动中所占的比例往往为50-60%左右,最终也没有像黄河中上游地区那样达到绝对多数。
    我们认为黄河中上游地区和黄河下游地区距今6000年以来的古代居民在主要通过饲养家猪的方式获取肉食资源上是一致的,但是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黄河中上游地区的古代居民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靠饲养家猪获取肉食资源,而相比之下,黄河下游地区的古代居民在依靠饲养家猪获取肉食资源的程度上则偏低一些。
    长江中上游地区自距今10000年开始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同样是完全依靠狩猎和捕鱼捞贝。到距今7000年左右出现饲养家猪,从那时开始一直到距今4000年左右的史前时期结束之际,各个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中包含大量的鱼骨,注重捕鱼是这个地区史前时期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一个显著特征。这里列举一个十分有意思的实例,在距今约5500-5100年的大溪遗址发现墓葬69座,其中在一些墓葬里随葬有鱼。比如在153号墓的女性死者的双臂下各放一条大鱼,鱼长半米左右,几乎与死者的手臂一样长。这种以鱼作为随葬品的现象与这个地区注重捕鱼的行为具有明显的一致性,这在中国其它地区是十分罕见的。长江中上游地区的考古遗址中出土的动物遗存中除了鱼骨之外,野生动物的种类也很多,其中尤以鹿科动物的数量最多。可见当时的狩猎活动也比较兴盛,狩猎对象主要以鹿科动物为主。这里特别要强调的是饲养家猪在这个地区史前时期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仅仅占据极其次要的地位。
    长江下游地区的一些史前时期的遗址里也发现一定数量的鱼骨,这些遗址的鱼骨证明捕鱼在这个地区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也占有一定的地位。这个地区自距今8200年前就开始出现家猪,但是从距今8200年前到距今5000年左右的各个遗址里出土家猪的数量始终很少,出土的动物骨骼中以鹿科动物为主的野生动物一直占据优势。但是在距今5000年至距今4000年的良渚文化时期,家猪骨骼在出土的动物骨骼中突然占据多数,显示出家猪饲养在这个时期成为获取肉食资源的主要活动。不过在良渚文化之后的马桥文化的遗址里,我们发现有回复到原来那种渔猎为主获取肉食资源的状态。如果把良渚文化时期出现的现象作为特例对待,长江下游地区在史前时期大致保持着以渔猎活动为主获取肉食资源的习惯。
    我们认为长江中上游地区和长江下游地区在主要通过渔猎活动来获取肉食资源、饲养家猪的比例很小这两点上,具有较大的一致性,但是长江中上游一些地区的史前居民注重捕捞体型较大的鱼,这在长江下游地区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中是少见的。而长江下游地区在特定时间段里饲养家猪的比例突然增加的现象也是值得关注的。
    我们把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时期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进行比较,可以确定黄河流域的居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主要通过饲养家猪的方式获取肉食资源的特征和长江流域的居民主要通过渔猎活动获取肉食资源这样的特征形成鲜明的对照。
    中国史前时期这两大流域古代居民获取肉食资源方式的明显差异至少一直延续到先秦时期。在先秦时期的文献《周礼•职方氏》里把天下分为九州,在讲述各州的物产时提到,“东南曰扬州,……其畜易鸟兽,其谷易稻。正南曰荆州,……其畜易鸟兽,其谷易稻。河南曰豫州,……其畜易六扰,其谷易五种。正东曰青州,……其畜易鸡狗,其谷易稻麦。河东曰兖州,……其畜易六扰,其谷易四种。正西曰雍州,……其畜易牛马,其谷易黍稷。东北曰幽州,……其畜易四扰,其谷易三种。河内曰冀州,……其畜易牛羊,其谷易黍稷。正北曰并州,……其畜易五扰,其谷易五种”。这段文献里提到的“六扰”是指马、牛、羊、猪、狗、鸡等六种家养动物,而“五种”是指黍、稷、菽、麦、稻等五种农作物。我们看到各个州都有与农业活动相关的记载。但是就获取肉食资源而言,位于黄河流域乃至更北面的各个州主要依赖家畜,多的有六种,最少的也有两种。唯独位于长江流域的扬州和荆州则仅有鸟兽。当然,《周礼•职方氏》的记载是否完全属实还未成定论,但是至少我们可以推测当时长江流域即便有家畜,其数量可能也相当有限,这大概是没有问题的。《周礼•职方氏》对各个地区有家畜和没有家畜的记载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我们对史前时期各个地区考古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研究结果是可信的。
    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是反映古代经济形态特征的一个重要方面。自史前时期开始,包括家畜饲养在内的农业经济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就呈现出不同的状况,这种相隔距离不远的流域与流域之间的获取食物资源方式的差异构成了中国史前经济发展的独特现象,这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史前居民获取肉食资源的差异显示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北方经济要强于南方的事实。应该说,夏商周这三代王朝都建国于黄河流域的中游地区,和这个地区包括繁荣的家畜饲养业在内的农业经济的发达存在必然的关系。长江流域在长时间里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一直以渔猎为主,其农业也是单一的种植稻谷,这种简单的经济形态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对这个地区复杂社会的形成起到了滞后的作用。从新石器时代以来的历史看,黄河流域的农业经济要比长江流域的农业经济发达,这两大流域在经济上的差异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一直到西晋永嘉之乱以后,才开始出现真正的改变。


 原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文明研究中心通讯》第20期

作者:袁靖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