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穿黄工程巧遇夏商聚落
发布时间:2014-11-05    文章出处:大河报    作者:    点击率:
“南水河南考古发现”:穿黄工程巧遇夏商聚落
薛村遗址出土夏代晚期兽面纹  
 
  站在邙山之上,往北望,浑浊黄河横亘眼前,浩荡东流;转身往南看,清澈丹江水自南向北,直奔脚下。
 
  长江水与黄河的中原相会,选址在荥阳市王村镇薛村之北。
 
  巨大的倒“U”沟槽,嵌在邙山南麓,似乎是北上水渠的尽头,但其实丹江水另辟蹊径,潜入地下,在地下30米深处,与万古黄河形成立体交叉,潜流穿越邙山、黄河,前往华北平原。
 
  南水北调干渠过黄河的方式,让人联想到古代的济水。济水穿越黄河,是中国古代最富争议的地理现象之一。古济水发源自河南,东流山东,注入渤海,河南济源,山东济南、济宁、济阳,皆因这条河得名。但济水发源于黄河之北,主要河道却在黄河之南,也就是说它穿越了黄河。一条河如何穿越另一条河?有人认为是潜流地下过了黄河,有人认为济水清黄河浊,因此能从黄河中流过来。现代学者认为,黄河在温县接纳济水,而后下游对岸溢出一条支津,古人把黄河的这条支津,误认为是完成了穿越的济水。
 
  现代技术的进步,使得长江之水真的可以“潜流”过黄河。黄河岸边的邙山南麓,成为建造穿黄隧道入口的最佳位置,而这个地方,3600年前就曾是古人的家园。
 
  商都近畿小村庄
 
  一枚做工精细、手感滑润的玉质小铲子,只有大拇指肚大,3毫米厚,这是考古队员在薛村遗址发现的。他们用小铁铲、竹签将一遗址内的土一点点抠下来,然后用筛子过,筛出了这个3600年前某人的心爱之物。
 
  南水北调河南文物工作规范而细致,薛村遗址的发掘就很有代表性。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楚小龙负责的这处工地,因用心和细致,捕捉到了更多的来自远古的信息。
 
  薛村遗址发现于1987年。那年秋季,该村一个初中生在北地玩耍时,拾到一件磨制的小石斧,形状与历史课本上的都很相似,出于强烈的好奇心,他将小石斧邮寄给河南省博物馆。省博物馆随即让荥阳市文物管理所调查,发现薛村北地既有古遗迹,也有大量古墓葬。
 
  随着南水北调工作启动,恰好位于穿黄工程处的这个文物点,被确定为抢救性发掘保护对象。自2005年4月起,考古队对该遗址进行了为期近两年的发掘,发现该地曾发生巨大场景转换,夏商时期为一聚落,汉代及以后成为墓地。
 
  该遗址存在年代为夏朝后期到商朝前期,约三四百年时间。郑州商城被认为是商汤所建都城,那么距离郑州约40公里的薛村遗址,就是王都近畿的小村庄。
 
  因曾耕种千年,尤其是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坡地改梯田的影响,遗址遭受很大的破坏。尽管如此,遗迹仍十分丰富,发现灰坑620个、陶窑14座、水井17座、房基6座。出土遗物主要是骨锥、骨簪、骨铲等骨器,牛、猪肩胛骨做的卜骨,石刀、石斧、石铲等石质的生产工具,以及大量陶器残片。
 
  经过对陶片的整理拼对,已复原夏代晚期和商代早期陶器400多件。有深腹罐、圆腹罐、鬲、捏口罐、豆、杯、刻槽盆、大口尊、深腹盆、瓮、缸等。
 
  该遗址发现较多外来文化:明显属于下七垣文化的长颈鬲、长颈深腹罐;非中原文化的乳状袋足鬲等。这些来自3000多年前的信息表明,在夏商之交,“郑州地区经历过复杂的文化演变过程,经历过不同地域间的交流、融合。”楚小龙说。
 
  薛村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商代前期,这里曾发生过7级左右的地震。
 
  大地震后先民重建家园
 
  在薛村遗址发掘中,一些奇怪的地层现象逐渐引起楚小龙等人的重视。现代地面两三米下,时常发现地裂缝,长短宽窄不等,追踪下去,发现两道地堑,还有被水平错断的灰坑、水井等文化遗迹。
 
  这是一次古代地震吗?发生在什么年代?多大震级?为了弄清楚这些问题,楚小龙与北京大学夏正楷教授合作,在发掘区进行古地震的专项调查。
 
  在两万平方米的发掘区,发现两个并列的东西向小型地堑,宽20多米,延伸500多米。地堑边缘,发现4个大型地裂缝,宽二三十厘米,最大宽度可达1米。而地堑内部,有众多小型地裂缝。
 
  根据测得的地表破裂数据,采取适当的震级计算公式,学者们计算出薛村古地震的震级大致在6.8-7.1级之间。古地震的年代确定,是一个相对棘手的难题。但由于薛村地震遗迹与人类生活遗址共存,为史前地震年代的确定,提供了可靠的考古学和年代学证据。遗址区大量的灰坑帮了忙,它们与地裂缝之间存在两种不同的关系:一种是地裂缝贯穿灰坑,表明这种灰坑形成于地震前;还有一种是灰坑覆盖在地裂缝上,裂缝没有贯穿灰坑,说明应形成于地震后。
 
  证明灰坑的年代,正是楚小龙们的拿手好戏:那些被断裂打破的灰坑,属于二里岗文化下层晚期,而后者都属于二里岗文化上层。而灰坑中取样所做碳十四测定,与考古结论基本一致,因此这次古代地震的年代被确定为商代前期,公元前1500——前1260年之间。
 
  那些覆盖在地裂缝上的灰坑表明,地震之后,商代先民们并没有放弃,他们返回故土,在地震的废墟上重建了家园。

  (策划文体新闻中心执行首席 记者 姚伟 实习生 陈京 文图 学术顾问 张志清 研究员)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穿黄工程巧遇夏商聚落

发布时间: 2014-11-05

“南水河南考古发现”:穿黄工程巧遇夏商聚落
薛村遗址出土夏代晚期兽面纹  
 
  站在邙山之上,往北望,浑浊黄河横亘眼前,浩荡东流;转身往南看,清澈丹江水自南向北,直奔脚下。
 
  长江水与黄河的中原相会,选址在荥阳市王村镇薛村之北。
 
  巨大的倒“U”沟槽,嵌在邙山南麓,似乎是北上水渠的尽头,但其实丹江水另辟蹊径,潜入地下,在地下30米深处,与万古黄河形成立体交叉,潜流穿越邙山、黄河,前往华北平原。
 
  南水北调干渠过黄河的方式,让人联想到古代的济水。济水穿越黄河,是中国古代最富争议的地理现象之一。古济水发源自河南,东流山东,注入渤海,河南济源,山东济南、济宁、济阳,皆因这条河得名。但济水发源于黄河之北,主要河道却在黄河之南,也就是说它穿越了黄河。一条河如何穿越另一条河?有人认为是潜流地下过了黄河,有人认为济水清黄河浊,因此能从黄河中流过来。现代学者认为,黄河在温县接纳济水,而后下游对岸溢出一条支津,古人把黄河的这条支津,误认为是完成了穿越的济水。
 
  现代技术的进步,使得长江之水真的可以“潜流”过黄河。黄河岸边的邙山南麓,成为建造穿黄隧道入口的最佳位置,而这个地方,3600年前就曾是古人的家园。
 
  商都近畿小村庄
 
  一枚做工精细、手感滑润的玉质小铲子,只有大拇指肚大,3毫米厚,这是考古队员在薛村遗址发现的。他们用小铁铲、竹签将一遗址内的土一点点抠下来,然后用筛子过,筛出了这个3600年前某人的心爱之物。
 
  南水北调河南文物工作规范而细致,薛村遗址的发掘就很有代表性。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楚小龙负责的这处工地,因用心和细致,捕捉到了更多的来自远古的信息。
 
  薛村遗址发现于1987年。那年秋季,该村一个初中生在北地玩耍时,拾到一件磨制的小石斧,形状与历史课本上的都很相似,出于强烈的好奇心,他将小石斧邮寄给河南省博物馆。省博物馆随即让荥阳市文物管理所调查,发现薛村北地既有古遗迹,也有大量古墓葬。
 
  随着南水北调工作启动,恰好位于穿黄工程处的这个文物点,被确定为抢救性发掘保护对象。自2005年4月起,考古队对该遗址进行了为期近两年的发掘,发现该地曾发生巨大场景转换,夏商时期为一聚落,汉代及以后成为墓地。
 
  该遗址存在年代为夏朝后期到商朝前期,约三四百年时间。郑州商城被认为是商汤所建都城,那么距离郑州约40公里的薛村遗址,就是王都近畿的小村庄。
 
  因曾耕种千年,尤其是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坡地改梯田的影响,遗址遭受很大的破坏。尽管如此,遗迹仍十分丰富,发现灰坑620个、陶窑14座、水井17座、房基6座。出土遗物主要是骨锥、骨簪、骨铲等骨器,牛、猪肩胛骨做的卜骨,石刀、石斧、石铲等石质的生产工具,以及大量陶器残片。
 
  经过对陶片的整理拼对,已复原夏代晚期和商代早期陶器400多件。有深腹罐、圆腹罐、鬲、捏口罐、豆、杯、刻槽盆、大口尊、深腹盆、瓮、缸等。
 
  该遗址发现较多外来文化:明显属于下七垣文化的长颈鬲、长颈深腹罐;非中原文化的乳状袋足鬲等。这些来自3000多年前的信息表明,在夏商之交,“郑州地区经历过复杂的文化演变过程,经历过不同地域间的交流、融合。”楚小龙说。
 
  薛村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商代前期,这里曾发生过7级左右的地震。
 
  大地震后先民重建家园
 
  在薛村遗址发掘中,一些奇怪的地层现象逐渐引起楚小龙等人的重视。现代地面两三米下,时常发现地裂缝,长短宽窄不等,追踪下去,发现两道地堑,还有被水平错断的灰坑、水井等文化遗迹。
 
  这是一次古代地震吗?发生在什么年代?多大震级?为了弄清楚这些问题,楚小龙与北京大学夏正楷教授合作,在发掘区进行古地震的专项调查。
 
  在两万平方米的发掘区,发现两个并列的东西向小型地堑,宽20多米,延伸500多米。地堑边缘,发现4个大型地裂缝,宽二三十厘米,最大宽度可达1米。而地堑内部,有众多小型地裂缝。
 
  根据测得的地表破裂数据,采取适当的震级计算公式,学者们计算出薛村古地震的震级大致在6.8-7.1级之间。古地震的年代确定,是一个相对棘手的难题。但由于薛村地震遗迹与人类生活遗址共存,为史前地震年代的确定,提供了可靠的考古学和年代学证据。遗址区大量的灰坑帮了忙,它们与地裂缝之间存在两种不同的关系:一种是地裂缝贯穿灰坑,表明这种灰坑形成于地震前;还有一种是灰坑覆盖在地裂缝上,裂缝没有贯穿灰坑,说明应形成于地震后。
 
  证明灰坑的年代,正是楚小龙们的拿手好戏:那些被断裂打破的灰坑,属于二里岗文化下层晚期,而后者都属于二里岗文化上层。而灰坑中取样所做碳十四测定,与考古结论基本一致,因此这次古代地震的年代被确定为商代前期,公元前1500——前1260年之间。
 
  那些覆盖在地裂缝上的灰坑表明,地震之后,商代先民们并没有放弃,他们返回故土,在地震的废墟上重建了家园。

  (策划文体新闻中心执行首席 记者 姚伟 实习生 陈京 文图 学术顾问 张志清 研究员)



 
 
 
 
 

作者:

文章出处:大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