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人物学者风采
学者风采
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后的思考--袁靖委员专访
发布时间:2013-03-30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本站记者    点击率:

 

    两会结束后,中国考古网有幸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袁靖先生进行了专访。

 

    记者:袁老师,祝贺您当选第12届全国政协委员,您得知自己当选后,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袁靖:谢谢您的祝贺,当知道我成为第12届全国政协委员的时候,我感到很激动,同时也感到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考古研究所的刘庆柱学部委员和安家瑶研究员都同时连续担任过前几届的全国政协委员,这一届考古研究所则只有我一个人当全国政协委员,如何继承他们的好传统、好作风,如何继续在全国政协里发挥好一个出自考古学界的委员的作用,真的是责任重于泰山。我需要有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实实在在地履行好一个政协委员的职责。

 

    记者:您这次是首次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袁靖:因为是这届刚刚当选的新委员,在大会正式开始前三天我们就去报到了,全国政协对我们这些新委员进行了培训。通过学习,认识到全国政协不同于全国人大,全国人大是权力机构,要制定法律,决定政府。全国政协不是权力机构,全国政协的主要工作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通过学习,也比较全面地认识到一个政协委员的职责。

 

    通过参加这次全国政协会议,我最大的感受是自己到了一个新的平台,而不是到了一个新的舞台。我们说学术研究像一个大舞台,你可以把你自己的研究才能全面发挥出来,把研究成果充分展现出来,引起世界学术界目光的关注。但是,政协是一个平台,而不是一个舞台。政协有三个主要职能,即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我们政协委员需要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这三个方面去统筹考虑国家、社会和民生的诸多问题。总之,在全国政协这个新的平台上,我需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明确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努力加强学习,密切联系群众,积极建言献策,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一定要坚决拒绝冷漠和懈怠,拒绝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拒绝奢靡和一切利用影响来谋取私利的行为。

 

 

 

    记者:在政协的小组讨论中,你做了关于哪些方面的发言呢?


 

    袁靖:党的十八大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总体布局是做好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这五个方面的工作。此次全国政协会议就是在深入学习贯彻中共十八大精神、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努力奋斗的新形势下召开的。


    我所属的界别是社科界,我的思考主要是围绕自己比较熟悉的文化这个命题展开的。我觉得在落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总体布局的五个建设中,自己应该在文化建设这方面多多发挥作用。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来的文化是一脉相传的,优秀的传统文化凝聚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中国悠久历史的再现与世界上其他文明古国的历史研究不同,埃及、两河流域和印度的古代历史研究都是主要由西方学者帮助完成的。而中国的历史是由我们中国学者自己书写的,这个传统薪火相传,一直延续至今。中国的考古学多年来一直在为发掘、研究、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贡献力量。近年来通过“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指南针计划”等项目的实施,文理结合,开拓创新,用实实在在的新资料和新成果,续写中华民族的家谱,展示我们祖先的发明和创造,我们的多项研究成果填补了学术界长期存在的空白,我们有责任把自己的研究做到极致,有责任把古代的优秀文化传统和当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内涵有机地结合起来,有责任把中国的优秀文化介绍给世界,考古学者应该有自己的“中国梦”,应该在自己的研究中释放更多的正能量,用自己的专业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记者:我注意到你当选了全国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的委员,这个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呢?今后您准备如何利用学者和政协委员的双重身份,促进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呢?


    袁靖:我刚刚参加过第十二届全国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这个委员会有44名委员组成,阵容强大。委员会的主任是曾经担任过安徽省委书记和国家广电总局局长的王太华,委员会的多位副主任中有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及几位省和自治区的原政协主席。委员的代表性比较广泛,既包括与文史密切相关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国家文物局局长、故宫博物院院长、国家博物馆馆长,也包括对外友协的副会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等,我是以考古专家的身份参与其中的。
 

    文史与学习委员会的职责就是负责组织政协委员及其所联系的社会各界人士撰写“三亲”(亲历、亲见、亲闻)史料,推动近现代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等资料的征集、整理、研究、编辑及对台港澳和海外的史料交流工作,为广泛团结海内外各界爱国人士、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祖国统一服务;负责组织全国政协委员的政治学习及其他方面的学习;组织委员就文史和学习工作开展专题考察、调研,就文史和学习工作领域综合性、全局性、前瞻性重大问题进行研究,通过建议案、提案和其他形式向国家机关和其他有关组织提出建议和批评;积极加强与中央和国家机关、地方政协相关部门的工作联系,通过组织各种活动,积极为委员知情明政、履行职责创造条件。
 

    这个委员会初步拟定的今年的调研工作有五项,即丝绸之路文化线路保护与申遗专题调研、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题调研、工业遗产保护与合理利用专题调研、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跟踪调研、自主创新与企业文化学习考察。从这些调研的题目看,主要就是以文化遗产保护作为切入点。作为考古研究人员,同时又作为政协委员,我觉得自己在这些调研工作中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围绕如何做好考古工作、如何做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建言献策,既在学术上、业务上有自己的独到贡献,也能够很好地履行一名政协委员的职责。

 

 

    记者:在全国政协这个平台上,是否可以更好地实施您提出的“考古请进来和走出去”战略思想?您目前有这方面的计划吗?


 

    袁靖:我在担任科技考古中心主任时,曾经提出中心的每个实验室都要争取做到和世界上一流的同类实验室建立学术交流关系,争取合作开展研究,提高我们的研究水平;要争取在国外的一流期刊上发表研究文章,把我们的研究成果推向世界。


    我具体的研究领域是动物考古学,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做好“请进来和走出去”。我们动物考古实验室曾经邀请美国哈佛大学的动物考古学家专门来北京,给全国的动物考古研究人员做过系列讲座。我们和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英国阿伯丁大学、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等世界一流的科研和教学机构中从事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学者建立了合作研究的关系,请他们到中国来,围绕共同关心的课题开展研究,这对于提高我们的科研水平,把我们的研究成果介绍给国际学术界,无疑是大有帮助的。进入21世纪以来,我们每一二年都有英文文章在国际考古学界的一流杂志上发表,把中国动物考古学的研究成果介绍给国际学术界。可以说,现在中国的动物考古学研究已经、并将继续为世界的动物考古学研究中增加更多的中国元素和东方特色,为推动世界的动物考古学研究进一步走向深入贡献力量。


    中国考古走出去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除了研究成果走出去以外,还有一个走出去就是要走向世界上那些具有很大考古潜力的地区。


    我觉得中亚就是一个拥有很大考古潜力的地区,可以作为中国考古走出去的对象。中亚对我国而言是一个极具战略意义的地区,尤其是对于打破某些国家对中国的地缘政治包围意义重大,这是从政治上考虑的。从文化上考虑,我们正在实施“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其中一个重要的收获是发现在中华文明的早期发展过程中吸收了优秀的外来文化因素。比如距今五千年左右,在我们的西北地区就已经发现了冶金术、黄牛、绵羊和小麦等一些西亚古代文化的因素,而中亚地区就是从西亚到东亚的必经之路。所以搞清楚中亚地区古代文化的状况,对于全面地认识早于丝绸之路开拓以前的中西文化交流至关重要,这是一个国际学术界的空白点,中国学者应该有自己的担当。另外,选择中亚地区还有一个原因在于目前这个地区的考古领域尚处于待开发的状态,潜力非常巨大。因此,我认为组织中国学者走出去,在中亚地区做好考古工作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应该成为我国考古界明确的战略目标和行动计划。
 

    现在有全国政协这个平台,我可以围绕中国考古进入中亚这个问题撰写提案,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思考,以引起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和考虑。

 

    记者:非常感谢袁靖先生能在百忙之中接受中国考古网的专访,谢谢!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学者风采

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后的思考--袁靖委员专访

发布时间: 2013-03-30

 

    两会结束后,中国考古网有幸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袁靖先生进行了专访。

 

    记者:袁老师,祝贺您当选第12届全国政协委员,您得知自己当选后,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袁靖:谢谢您的祝贺,当知道我成为第12届全国政协委员的时候,我感到很激动,同时也感到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考古研究所的刘庆柱学部委员和安家瑶研究员都同时连续担任过前几届的全国政协委员,这一届考古研究所则只有我一个人当全国政协委员,如何继承他们的好传统、好作风,如何继续在全国政协里发挥好一个出自考古学界的委员的作用,真的是责任重于泰山。我需要有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实实在在地履行好一个政协委员的职责。

 

    记者:您这次是首次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袁靖:因为是这届刚刚当选的新委员,在大会正式开始前三天我们就去报到了,全国政协对我们这些新委员进行了培训。通过学习,认识到全国政协不同于全国人大,全国人大是权力机构,要制定法律,决定政府。全国政协不是权力机构,全国政协的主要工作是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通过学习,也比较全面地认识到一个政协委员的职责。

 

    通过参加这次全国政协会议,我最大的感受是自己到了一个新的平台,而不是到了一个新的舞台。我们说学术研究像一个大舞台,你可以把你自己的研究才能全面发挥出来,把研究成果充分展现出来,引起世界学术界目光的关注。但是,政协是一个平台,而不是一个舞台。政协有三个主要职能,即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我们政协委员需要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这三个方面去统筹考虑国家、社会和民生的诸多问题。总之,在全国政协这个新的平台上,我需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明确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努力加强学习,密切联系群众,积极建言献策,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一定要坚决拒绝冷漠和懈怠,拒绝浮躁和脱离国情的极端主张,拒绝奢靡和一切利用影响来谋取私利的行为。

 

 

 

    记者:在政协的小组讨论中,你做了关于哪些方面的发言呢?


 

    袁靖:党的十八大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总体布局是做好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这五个方面的工作。此次全国政协会议就是在深入学习贯彻中共十八大精神、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努力奋斗的新形势下召开的。


    我所属的界别是社科界,我的思考主要是围绕自己比较熟悉的文化这个命题展开的。我觉得在落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总体布局的五个建设中,自己应该在文化建设这方面多多发挥作用。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来的文化是一脉相传的,优秀的传统文化凝聚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中国悠久历史的再现与世界上其他文明古国的历史研究不同,埃及、两河流域和印度的古代历史研究都是主要由西方学者帮助完成的。而中国的历史是由我们中国学者自己书写的,这个传统薪火相传,一直延续至今。中国的考古学多年来一直在为发掘、研究、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贡献力量。近年来通过“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指南针计划”等项目的实施,文理结合,开拓创新,用实实在在的新资料和新成果,续写中华民族的家谱,展示我们祖先的发明和创造,我们的多项研究成果填补了学术界长期存在的空白,我们有责任把自己的研究做到极致,有责任把古代的优秀文化传统和当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内涵有机地结合起来,有责任把中国的优秀文化介绍给世界,考古学者应该有自己的“中国梦”,应该在自己的研究中释放更多的正能量,用自己的专业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记者:我注意到你当选了全国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的委员,这个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什么呢?今后您准备如何利用学者和政协委员的双重身份,促进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呢?


    袁靖:我刚刚参加过第十二届全国政协文史与学习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这个委员会有44名委员组成,阵容强大。委员会的主任是曾经担任过安徽省委书记和国家广电总局局长的王太华,委员会的多位副主任中有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及几位省和自治区的原政协主席。委员的代表性比较广泛,既包括与文史密切相关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国家文物局局长、故宫博物院院长、国家博物馆馆长,也包括对外友协的副会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科技委顾问等,我是以考古专家的身份参与其中的。
 

    文史与学习委员会的职责就是负责组织政协委员及其所联系的社会各界人士撰写“三亲”(亲历、亲见、亲闻)史料,推动近现代重大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等资料的征集、整理、研究、编辑及对台港澳和海外的史料交流工作,为广泛团结海内外各界爱国人士、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祖国统一服务;负责组织全国政协委员的政治学习及其他方面的学习;组织委员就文史和学习工作开展专题考察、调研,就文史和学习工作领域综合性、全局性、前瞻性重大问题进行研究,通过建议案、提案和其他形式向国家机关和其他有关组织提出建议和批评;积极加强与中央和国家机关、地方政协相关部门的工作联系,通过组织各种活动,积极为委员知情明政、履行职责创造条件。
 

    这个委员会初步拟定的今年的调研工作有五项,即丝绸之路文化线路保护与申遗专题调研、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题调研、工业遗产保护与合理利用专题调研、大运河保护与申遗跟踪调研、自主创新与企业文化学习考察。从这些调研的题目看,主要就是以文化遗产保护作为切入点。作为考古研究人员,同时又作为政协委员,我觉得自己在这些调研工作中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围绕如何做好考古工作、如何做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建言献策,既在学术上、业务上有自己的独到贡献,也能够很好地履行一名政协委员的职责。

 

 

    记者:在全国政协这个平台上,是否可以更好地实施您提出的“考古请进来和走出去”战略思想?您目前有这方面的计划吗?


 

    袁靖:我在担任科技考古中心主任时,曾经提出中心的每个实验室都要争取做到和世界上一流的同类实验室建立学术交流关系,争取合作开展研究,提高我们的研究水平;要争取在国外的一流期刊上发表研究文章,把我们的研究成果推向世界。


    我具体的研究领域是动物考古学,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做好“请进来和走出去”。我们动物考古实验室曾经邀请美国哈佛大学的动物考古学家专门来北京,给全国的动物考古研究人员做过系列讲座。我们和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英国阿伯丁大学、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等世界一流的科研和教学机构中从事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学者建立了合作研究的关系,请他们到中国来,围绕共同关心的课题开展研究,这对于提高我们的科研水平,把我们的研究成果介绍给国际学术界,无疑是大有帮助的。进入21世纪以来,我们每一二年都有英文文章在国际考古学界的一流杂志上发表,把中国动物考古学的研究成果介绍给国际学术界。可以说,现在中国的动物考古学研究已经、并将继续为世界的动物考古学研究中增加更多的中国元素和东方特色,为推动世界的动物考古学研究进一步走向深入贡献力量。


    中国考古走出去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除了研究成果走出去以外,还有一个走出去就是要走向世界上那些具有很大考古潜力的地区。


    我觉得中亚就是一个拥有很大考古潜力的地区,可以作为中国考古走出去的对象。中亚对我国而言是一个极具战略意义的地区,尤其是对于打破某些国家对中国的地缘政治包围意义重大,这是从政治上考虑的。从文化上考虑,我们正在实施“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其中一个重要的收获是发现在中华文明的早期发展过程中吸收了优秀的外来文化因素。比如距今五千年左右,在我们的西北地区就已经发现了冶金术、黄牛、绵羊和小麦等一些西亚古代文化的因素,而中亚地区就是从西亚到东亚的必经之路。所以搞清楚中亚地区古代文化的状况,对于全面地认识早于丝绸之路开拓以前的中西文化交流至关重要,这是一个国际学术界的空白点,中国学者应该有自己的担当。另外,选择中亚地区还有一个原因在于目前这个地区的考古领域尚处于待开发的状态,潜力非常巨大。因此,我认为组织中国学者走出去,在中亚地区做好考古工作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应该成为我国考古界明确的战略目标和行动计划。
 

    现在有全国政协这个平台,我可以围绕中国考古进入中亚这个问题撰写提案,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思考,以引起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注和考虑。

 

    记者:非常感谢袁靖先生能在百忙之中接受中国考古网的专访,谢谢!


 

 

作者:本站记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