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人物学者风采
学者风采
全国政协委员袁靖:积极发挥科技考古的关键作用
发布时间:2013-03-14    文章出处:中国社科网    作者:    点击率: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2月2日由新华社公布,中国社科院25名专家学者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其中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负责人袁靖研究员。

 

      近年来,科技考古在众多考古遗址的发掘及其研究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就科技考古这一话题,3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袁靖。

 

  在新的平台上担当更大责任

 

  记 者:袁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的采访!首先祝贺您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能否谈一谈您现在的感受?

  袁 靖:我现在的感受就是到了一个新的平台上,而不是到了一个新的舞台上。我们说学术研究像一个大舞台,你可以把你自己的研究才能全面发挥出来,把研究成果充分展现出来,引起世界学术界目光的关注。但是,我认为政协是一个平台,而不是一个舞台。我们政协有三个主要职能,即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我们政协委员需要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这三个方面去统筹考虑国家、社会和民生的诸多问题。总之,在政协这个新的平台上,我需要有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履行好政协委员的职责。

 

  我国科技考古水平不断提升

 

  记 者:您作为考古学界的科技考古专家,并且长期担任中国社科院考古科技实验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能否谈一下“科技考古”这个词的概念以及我国的科技考古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袁 靖:所谓科技考古,就是依据考古学的研究思路,借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对考古遗址进行勘探,对遗址所在的区域进行调查和采样,对多种遗迹和遗物进行鉴定、测试和分析,对各类与考古研究相关的资料进行定量统计,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认识遗址或遗迹的空间信息、遗存的绝对年代、自然环境特征、人类自身与体质相关的特征等,拓宽考古学研究的视角与领域,提升考古学研究的效率、深度和精度,获取更丰富的古代信息等。

  我国科技考古的水平正在不断提升。我们现在可以很客观地说,在东亚地区中国的科技考古水平是最高的。

  这里以我们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为例,我们已经推出了包括多本专著在内的许多科研成果,比如,《科技考古(第一辑)》全面展示了我们在科技考古各个领域取得的优秀成就,11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11位考古学家专门为其撰文;《科技考古(第二辑)》是我国第一本探讨中原地区技术、经济状况与文明起源互动关系的文集,它填补了国内多年来研究史前时期技术与经济方面的空白。而《科技考古(第三辑)》是我国第一本对黄河及长江流域地区的技术与经济状况与文明起源互动关系进行比较研究的文集,它以大量事实进一步强调了中原地区技术与经济发展状况对中华文明产生和形成的重要作用。《考古与地理信息系统》是我国第一本将GIS的各种分析运用到聚落考古研究之中的创新之作。《科技考古文集》是我国第一本比较全面地论述中国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多个重要方面,另外还有涉及环境考古、科技考古的多个研究领域的论文集。2012年7月出版的《科技考古的方法与应用》是国内第一部全面介绍科技考古各种方法和研究实例的工具书,它已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列为“十二五”重点图书之一,出版后不到3个月即告售罄。

 

  科技考古用故事“讲述”历史

 

  记 者:您刚才所介绍的考古地理信息系统、年代测定、化学分析等科技考古的方法,在考古发掘的过程及其随后的研究当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们尤其关系到考古学研究的广度与深度。

  袁 靖:是的,原先已有的考古基础给我们现在的科技考古留下了很大的施展空间和舞台。比如,以前的原始社会考古围绕的是挖掘出来的古代遗址的房址、墓葬和器物等开展研究,我把这样的发掘和研究成果概括为“形状”,这些形状能够帮助我们对历史有一个初步的认识。比如我们通过发掘和整理,看到五千年以前在内蒙古和陕西的房子是什么样的,通过比较研究,就能得出结论,陕西有陕西的特征,内蒙古有内蒙古的特征。如果在河北北部地区又发掘和研究了一个遗址,发现它跟内蒙古的特征很接近、跟陕西的相差很大,那我们就能划出一个文化圈来,并且可以给这个文化圈命名,比如内蒙古地区文化圈、陕西地区文化圈等。

  但是,这仅仅是一个时空框架,我们还需要阐述这些文化圈的具体内涵,而此时,科技考古在这方面就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首先,科技考古可以做到保证考古遗址年代的精确性。以前推断年代只是一个估计,现在我们可以用碳14的方法准确地测定年代,因为生物体内都有碳14元素,这种元素是放射性的,它不断地吸收、不断地放射,只要是一个活体就会保持一个常量,死亡之后就不吸收、只放射了,我们可以根据测试的碳14数据来计算它放射了多少时间,就能推测它是什么年代的东西,距今多少年。

  其次,科技考古用丰富的信息“讲述”历史故事。比如,仅从骨骼上是看不出一个墓葬的墓主人和殉葬人的相关特征的,但我们可以用科技考古的方法分析他们生前吃了什么东西,因为摄入的食物也是判定身份的一种手段。通过对食物遗留物测试数据的分析,我们就可以描述出墓主人和殉葬人日常的饮食状况、生活水平,从一个特定的角度为认识他们身份地位的差异提供科学的依据。

 

  积极发挥科技考古的作用

 

  记 者:如何进一步发挥科技考古的作用呢?

  袁 靖:总体来讲,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首先,要使科技考古全面、系统地参与到考古学中去。现在要强调的是科技考古全面、系统地参与到每项考古调查、发掘中去,即在考古调查和发掘以前,科技考古的研究人员要共同参与设计和规划。在考古发掘过程中要有计划地采集碳十四系列样品,保证碳14年代测定的科学性,要对古代遗址形成及废弃过程中的自然环境状况进行研究,认识当时人的各种行为的自然环境背景。

  其次,要注重加强学科之间的相互沟通。考古学家和自然科学家分别属于不同的学科,这些不同的学科都有各自的研究目的和方法。因此,要把科技考古研究推向前进,考古学家和自然科学家都有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考古学家要认真了解自然科学家探讨物质世界的各种方法和原理,而自然科学家则要注重认识考古学家是如何去解释古代社会和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充分利用多种仪器设备的性能,开发各种考古资料的价值。今后,有条件的大学还要加强对本科生的教学工作,开设科技考古的课程,系统地培养复合型人才。

  再次,以区系类型观点为指导开展研究。区系类型的观点可以帮助我们把对特定遗址的某个科技考古研究领域的看法放到考古学文化层面上去认识,如果属于同一个文化的其他多个遗址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研究,那么我们就需要把新认识与从其他多个遗址里已经得出的认识进行比较,把握他们的同一性和差异性,以求更加客观、更加全面地提出自己的认识。从考古学文化层面上提出的科技考古的研究结果,必须建立在对一定数量的遗址进行全面、扎实的基础性研究工作上;从全国的范围内、在大跨度的时间框架里提出科技考古某个领域的研究结果,同样要建立在对多个文化内的同类遗存进行全面、扎实的基础性研究工作上。

  最后,推动考古学研究方法的创新。我们通过借鉴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地球科学和数学的研究方法,逐步形成了考古勘探、年代测定、环境考古学、人骨研究、动物考古学等诸多研究领域,并获得了一系列有学术价值的成果。这些成果再一次证明了科技考古的应用价值,强调了考古学的科学性,增强了考古学的科技含量,我们要以地层学、类型学和年代学的形成及发展过程为鉴,努力做好科技考古研究,有意识地完善研究方法,积极推进考古学方法多样化的创新过程。

  记 者:好的,再次感谢您!

 

 

袁 靖:考古一要请进来二要走出去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除了城镇化建设、社会就业、反腐败、行政机构改革等经济政治领域广受关注外,也有许多代表、委员将目光放在了文化建设上。3月9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袁靖在对记者谈到文化建设时表示,做好考古工作,一要请进来,二要走出去,要坚持二者的结合。

  袁靖介绍,我国考古工作,尤其是科技考古成果显著,不仅在遥感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冶金考古等考古手段有突破创新,而且还推出了一批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专业著作,例如,具有代表性的我国第一本从实用的角度出发全面论述科技考古的著作——《科技考古的方法与应用》等。

  但是,我国在考古方面与国外相比还存在着哪些差距?袁靖说,“在研究成果的深度和广度方面,与西方数代研究人员近百年的积累相比,我国还有较大的差距。”

 

  “请进来”要“请进”世界考古一流水平机构

  如何提升我国的考古水平呢?袁靖认为,应该实行“请进来”的策略,即要注重加强与世界一流考古机构的联系,将其能力引进并化为己用。

  袁靖建议,每一个考古领域都应尽可能多地跟国际上一流的机构建立联系,比如,英国剑桥大学的考古、美国哈佛大学的考古做得很好,我们就都跟他们建立联系;总之,就是要跟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建立联系,将他们最新的科研成果、先进的考古经验请进到我国。

  袁靖认为在实际操作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加具体。例如,可以直接将国际上的一些著名考古学家请到我国的学术课堂上,让我国的考古工作者直接感触世界的先进水平。在这方面,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它在对动物遗骸进行鉴定时直接将哈佛大学的动物考古专家请进了实验室,并请其进行了多场专题报告。

 

  “走出去”要“走向”世界考古潜力地区

  袁靖强调,只谈“请进来”并不利于我国考古工作的长远发展,还应当坚持“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并且要走向世界上那些具有很大考古潜力的地区。袁靖认为,中亚拥有很大的考古潜力,可以将其作为我国考古“走出去”的对象。

  为什么是中亚呢?袁靖认为:“中亚对我国而言是个极具战略意义的地区,尤其是对于打破某些国家推行的地缘政治包围意义重大。”这是首先从政治上要考虑的。

  在文化上,我国正在实施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其中一个重要的收获是发现在中华文明的早期发展过程中吸收了优秀的外来文化因素,“距今五千年左右,在我们的西北地区就已经发现了一些西亚古代文化的因素,比如冶金术、黄牛、绵羊和小麦等。”袁靖说,“而中亚就是从西亚到东亚的必经之路,在这个地区开展考古研究,对于认识古代的文化传播意义重大。”

  另外,袁靖认为,选择中亚地区的另一个优势在于,目前它的考古领域尚处于待开发的状态,潜力非常巨大。因此,袁靖建议,在中亚地区做好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工作,应该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明确的战略目标和行动计划。

  那么如何推动并做好我国在中亚地区的考古工作呢?袁靖认为可以从以下四点做起:

  第一,从国家战略层面给予重视,充分调动我国的考古力量。由国家有关部门出面,与中亚各国协商工作的开展;同时,在国内组织相关研究机构和大专院校的专业人员联合组队。

  第二,积极引入科技考古,注重保护文化遗产。鉴于前苏联和目前欧美国家在中亚所进行的考古或缺乏科技考古的介入,导致获取信息有限;或重于资料的获取,缺乏保护文化遗产意识。我国今后对中亚的考古应注重科技考古的介入,并注重保护文化遗产。

  第三,加强学术交流,合作培养人才。通过举办各类国际学术会议,交流中亚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研究领域的资料和信息,逐步形成定期的资料信息交流制度及学者之间的互信关系。通过在全国范围内选拔优秀人才赴中亚、俄罗斯留学和接收中亚各国留学生的方式,培养中亚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研究的专门人才,以保证中亚地区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研究工作后继有人。

  第四,建立中亚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工作基地。考虑在毗邻中亚的新疆建立中亚地区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工作基地,为我国在中亚地区的长期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研究工作奠定物质基础。(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马君豪)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学者风采

全国政协委员袁靖:积极发挥科技考古的关键作用

发布时间: 2013-03-14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2月2日由新华社公布,中国社科院25名专家学者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其中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负责人袁靖研究员。

 

      近年来,科技考古在众多考古遗址的发掘及其研究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就科技考古这一话题,3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袁靖。

 

  在新的平台上担当更大责任

 

  记 者:袁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的采访!首先祝贺您当选为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能否谈一谈您现在的感受?

  袁 靖:我现在的感受就是到了一个新的平台上,而不是到了一个新的舞台上。我们说学术研究像一个大舞台,你可以把你自己的研究才能全面发挥出来,把研究成果充分展现出来,引起世界学术界目光的关注。但是,我认为政协是一个平台,而不是一个舞台。我们政协有三个主要职能,即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我们政协委员需要从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和参政议政这三个方面去统筹考虑国家、社会和民生的诸多问题。总之,在政协这个新的平台上,我需要有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履行好政协委员的职责。

 

  我国科技考古水平不断提升

 

  记 者:您作为考古学界的科技考古专家,并且长期担任中国社科院考古科技实验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能否谈一下“科技考古”这个词的概念以及我国的科技考古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袁 靖:所谓科技考古,就是依据考古学的研究思路,借用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方法与技术,对考古遗址进行勘探,对遗址所在的区域进行调查和采样,对多种遗迹和遗物进行鉴定、测试和分析,对各类与考古研究相关的资料进行定量统计,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认识遗址或遗迹的空间信息、遗存的绝对年代、自然环境特征、人类自身与体质相关的特征等,拓宽考古学研究的视角与领域,提升考古学研究的效率、深度和精度,获取更丰富的古代信息等。

  我国科技考古的水平正在不断提升。我们现在可以很客观地说,在东亚地区中国的科技考古水平是最高的。

  这里以我们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为例,我们已经推出了包括多本专著在内的许多科研成果,比如,《科技考古(第一辑)》全面展示了我们在科技考古各个领域取得的优秀成就,11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和11位考古学家专门为其撰文;《科技考古(第二辑)》是我国第一本探讨中原地区技术、经济状况与文明起源互动关系的文集,它填补了国内多年来研究史前时期技术与经济方面的空白。而《科技考古(第三辑)》是我国第一本对黄河及长江流域地区的技术与经济状况与文明起源互动关系进行比较研究的文集,它以大量事实进一步强调了中原地区技术与经济发展状况对中华文明产生和形成的重要作用。《考古与地理信息系统》是我国第一本将GIS的各种分析运用到聚落考古研究之中的创新之作。《科技考古文集》是我国第一本比较全面地论述中国动物考古学研究的多个重要方面,另外还有涉及环境考古、科技考古的多个研究领域的论文集。2012年7月出版的《科技考古的方法与应用》是国内第一部全面介绍科技考古各种方法和研究实例的工具书,它已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列为“十二五”重点图书之一,出版后不到3个月即告售罄。

 

  科技考古用故事“讲述”历史

 

  记 者:您刚才所介绍的考古地理信息系统、年代测定、化学分析等科技考古的方法,在考古发掘的过程及其随后的研究当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它们尤其关系到考古学研究的广度与深度。

  袁 靖:是的,原先已有的考古基础给我们现在的科技考古留下了很大的施展空间和舞台。比如,以前的原始社会考古围绕的是挖掘出来的古代遗址的房址、墓葬和器物等开展研究,我把这样的发掘和研究成果概括为“形状”,这些形状能够帮助我们对历史有一个初步的认识。比如我们通过发掘和整理,看到五千年以前在内蒙古和陕西的房子是什么样的,通过比较研究,就能得出结论,陕西有陕西的特征,内蒙古有内蒙古的特征。如果在河北北部地区又发掘和研究了一个遗址,发现它跟内蒙古的特征很接近、跟陕西的相差很大,那我们就能划出一个文化圈来,并且可以给这个文化圈命名,比如内蒙古地区文化圈、陕西地区文化圈等。

  但是,这仅仅是一个时空框架,我们还需要阐述这些文化圈的具体内涵,而此时,科技考古在这方面就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首先,科技考古可以做到保证考古遗址年代的精确性。以前推断年代只是一个估计,现在我们可以用碳14的方法准确地测定年代,因为生物体内都有碳14元素,这种元素是放射性的,它不断地吸收、不断地放射,只要是一个活体就会保持一个常量,死亡之后就不吸收、只放射了,我们可以根据测试的碳14数据来计算它放射了多少时间,就能推测它是什么年代的东西,距今多少年。

  其次,科技考古用丰富的信息“讲述”历史故事。比如,仅从骨骼上是看不出一个墓葬的墓主人和殉葬人的相关特征的,但我们可以用科技考古的方法分析他们生前吃了什么东西,因为摄入的食物也是判定身份的一种手段。通过对食物遗留物测试数据的分析,我们就可以描述出墓主人和殉葬人日常的饮食状况、生活水平,从一个特定的角度为认识他们身份地位的差异提供科学的依据。

 

  积极发挥科技考古的作用

 

  记 者:如何进一步发挥科技考古的作用呢?

  袁 靖:总体来讲,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首先,要使科技考古全面、系统地参与到考古学中去。现在要强调的是科技考古全面、系统地参与到每项考古调查、发掘中去,即在考古调查和发掘以前,科技考古的研究人员要共同参与设计和规划。在考古发掘过程中要有计划地采集碳十四系列样品,保证碳14年代测定的科学性,要对古代遗址形成及废弃过程中的自然环境状况进行研究,认识当时人的各种行为的自然环境背景。

  其次,要注重加强学科之间的相互沟通。考古学家和自然科学家分别属于不同的学科,这些不同的学科都有各自的研究目的和方法。因此,要把科技考古研究推向前进,考古学家和自然科学家都有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考古学家要认真了解自然科学家探讨物质世界的各种方法和原理,而自然科学家则要注重认识考古学家是如何去解释古代社会和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充分利用多种仪器设备的性能,开发各种考古资料的价值。今后,有条件的大学还要加强对本科生的教学工作,开设科技考古的课程,系统地培养复合型人才。

  再次,以区系类型观点为指导开展研究。区系类型的观点可以帮助我们把对特定遗址的某个科技考古研究领域的看法放到考古学文化层面上去认识,如果属于同一个文化的其他多个遗址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研究,那么我们就需要把新认识与从其他多个遗址里已经得出的认识进行比较,把握他们的同一性和差异性,以求更加客观、更加全面地提出自己的认识。从考古学文化层面上提出的科技考古的研究结果,必须建立在对一定数量的遗址进行全面、扎实的基础性研究工作上;从全国的范围内、在大跨度的时间框架里提出科技考古某个领域的研究结果,同样要建立在对多个文化内的同类遗存进行全面、扎实的基础性研究工作上。

  最后,推动考古学研究方法的创新。我们通过借鉴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地球科学和数学的研究方法,逐步形成了考古勘探、年代测定、环境考古学、人骨研究、动物考古学等诸多研究领域,并获得了一系列有学术价值的成果。这些成果再一次证明了科技考古的应用价值,强调了考古学的科学性,增强了考古学的科技含量,我们要以地层学、类型学和年代学的形成及发展过程为鉴,努力做好科技考古研究,有意识地完善研究方法,积极推进考古学方法多样化的创新过程。

  记 者:好的,再次感谢您!

 

 

袁 靖:考古一要请进来二要走出去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除了城镇化建设、社会就业、反腐败、行政机构改革等经济政治领域广受关注外,也有许多代表、委员将目光放在了文化建设上。3月9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全国政协委员袁靖在对记者谈到文化建设时表示,做好考古工作,一要请进来,二要走出去,要坚持二者的结合。

  袁靖介绍,我国考古工作,尤其是科技考古成果显著,不仅在遥感考古、动物考古、植物考古、冶金考古等考古手段有突破创新,而且还推出了一批具有较高学术价值的专业著作,例如,具有代表性的我国第一本从实用的角度出发全面论述科技考古的著作——《科技考古的方法与应用》等。

  但是,我国在考古方面与国外相比还存在着哪些差距?袁靖说,“在研究成果的深度和广度方面,与西方数代研究人员近百年的积累相比,我国还有较大的差距。”

 

  “请进来”要“请进”世界考古一流水平机构

  如何提升我国的考古水平呢?袁靖认为,应该实行“请进来”的策略,即要注重加强与世界一流考古机构的联系,将其能力引进并化为己用。

  袁靖建议,每一个考古领域都应尽可能多地跟国际上一流的机构建立联系,比如,英国剑桥大学的考古、美国哈佛大学的考古做得很好,我们就都跟他们建立联系;总之,就是要跟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建立联系,将他们最新的科研成果、先进的考古经验请进到我国。

  袁靖认为在实际操作方面还可以做得更加具体。例如,可以直接将国际上的一些著名考古学家请到我国的学术课堂上,让我国的考古工作者直接感触世界的先进水平。在这方面,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它在对动物遗骸进行鉴定时直接将哈佛大学的动物考古专家请进了实验室,并请其进行了多场专题报告。

 

  “走出去”要“走向”世界考古潜力地区

  袁靖强调,只谈“请进来”并不利于我国考古工作的长远发展,还应当坚持“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并且要走向世界上那些具有很大考古潜力的地区。袁靖认为,中亚拥有很大的考古潜力,可以将其作为我国考古“走出去”的对象。

  为什么是中亚呢?袁靖认为:“中亚对我国而言是个极具战略意义的地区,尤其是对于打破某些国家推行的地缘政治包围意义重大。”这是首先从政治上要考虑的。

  在文化上,我国正在实施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其中一个重要的收获是发现在中华文明的早期发展过程中吸收了优秀的外来文化因素,“距今五千年左右,在我们的西北地区就已经发现了一些西亚古代文化的因素,比如冶金术、黄牛、绵羊和小麦等。”袁靖说,“而中亚就是从西亚到东亚的必经之路,在这个地区开展考古研究,对于认识古代的文化传播意义重大。”

  另外,袁靖认为,选择中亚地区的另一个优势在于,目前它的考古领域尚处于待开发的状态,潜力非常巨大。因此,袁靖建议,在中亚地区做好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工作,应该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明确的战略目标和行动计划。

  那么如何推动并做好我国在中亚地区的考古工作呢?袁靖认为可以从以下四点做起:

  第一,从国家战略层面给予重视,充分调动我国的考古力量。由国家有关部门出面,与中亚各国协商工作的开展;同时,在国内组织相关研究机构和大专院校的专业人员联合组队。

  第二,积极引入科技考古,注重保护文化遗产。鉴于前苏联和目前欧美国家在中亚所进行的考古或缺乏科技考古的介入,导致获取信息有限;或重于资料的获取,缺乏保护文化遗产意识。我国今后对中亚的考古应注重科技考古的介入,并注重保护文化遗产。

  第三,加强学术交流,合作培养人才。通过举办各类国际学术会议,交流中亚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研究领域的资料和信息,逐步形成定期的资料信息交流制度及学者之间的互信关系。通过在全国范围内选拔优秀人才赴中亚、俄罗斯留学和接收中亚各国留学生的方式,培养中亚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研究的专门人才,以保证中亚地区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研究工作后继有人。

  第四,建立中亚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工作基地。考虑在毗邻中亚的新疆建立中亚地区文化遗产保护与考古工作基地,为我国在中亚地区的长期文化遗产保护和考古研究工作奠定物质基础。(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马君豪)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