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水洞沟旧石器遗址公众考古实践记
发布时间:2014-10-30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赵宇超    点击率:
  2014年6月9日至7月14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与宁夏考古研究所合作对宁夏灵武水洞沟旧石器遗址2号地点进行了新的考古发掘。
  
  近年来,在多家科研院所与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水洞沟遗址的研究与保护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昔日荒凉的小景区业已跃升为中国旧石器考古的又一处圣地,成为吸引着大批中外游客前来探幽访古的4A级景区。如何处理与游客以及景区工作人员在内的普通群众之间的关系,成为我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考古工地的“警戒线”
  
  起初我们对于游客采取一种“拒之千里”的态度,游客往往正要沿着小道上来就被我们义正词严的制止了。但人的好奇心是非常强大的,越是制止,游客越想要一睹考古工地的真容。于是强行突破者有之,取道后山迂回而至者有之,反而更加危险。更多的游客则对我们的阻挠深感不解,认为考古学家在摆臭架子,是在故弄玄虚。搞得发掘队员们疲于应对,又深感无奈。
  
  为了破除这一困局,我们决定将考古现场变为实时实地展示旧石器考古发掘方法与古人类知识介绍的科普课堂。我们对通往工地的小径进行了加宽,并修整成台阶状以便于游客拾阶而上。在保证游客人身安全与不破坏考古现场的前提下,公众不仅可以参观拍照,还可以向工作中的考古队员们提问。游客有幸目睹真实的考古发掘现场,没有了电视上过渡渲染的珍宝秘境,带给他们震撼的唯有烈日炎炎下考古工作者们躬耕于田野,知行合一的科研精神。游客的提问,有些略显浅薄,有些则是天马行空,但我们仍耐心的给予解答,并乐于与大家进行探讨。尊重公众的话语权,构建一个平等的交流平台也正契合了公众考古的本质。
  
  这种开放的态度帮助考古队成功地实现了与游客的良性互动,一些热情的游客甚至邀请我们在下工后一起聚餐畅谈,似乎这短暂的逗留并不能满足他们的求知欲。其实,公众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已不是什么新鲜之言,但在大多数时候,公众却只是被动的执行者。公众作为文化遗产的主人是没有理由不主动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损害的。然而,在不了解遗产情况和价值的前提下,这种主动性是难以调动的。考古学家对文化遗产的责任不仅是发现、研究然后交于博物馆束之于高阁,更担负着向公众传播、解释这些遗产价值的责任。一条细线挡不住被破坏的脚步,挡住的却是公众对于考古与身边文化遗产的热情。考古工作者倘若能破除心中那道“警戒线”,相信考古与公众之间的桥梁也必将更加通畅。
  
  考古学家的“公开课”
  
  对于水洞沟遗址而言,考古工作者短暂的发掘时间注定我们的身份只能是过客,而长期影响着遗址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是景区的工作人员。但他们大多对于景区的了解仅仅止于一本简单的讲解词,死记硬背然后再复述给游客。由于缺乏基本的知识积累,他们经常会被游客问得哑口无言。因此本次发掘的领队高星与王惠民研究员专门在发掘的间隙,组织了一场名为“面对渴求知识的观众可能需要回答的N个问题”的讲座培训。

高星研究员与王慧民研究员为水洞沟景区工作人员开展讲座培训
  
  高星研究员就水洞沟旧石器遗址数次发掘所获得的研究成果进行了简单的梳理。在这一过程中,对一些经常提到的考古与其他专业术语进行了重点介绍。比如,游客经常会问,水洞沟各个旧石器地点的年代是如何确定的。导游只记得讲解词上那几个数字,却不知道这些年代数据从何而来。高星研究员向他们介绍了碳十四与光释光的测年原理,同时解释了剖面上看到的方形小洞是为了采集遗址土样进行年代、环境测试而遗留下的痕迹,并非供人攀爬的脚窝。
  
  任何一门学科都希望在创造自身学术价值的同时具备一定的社会价值。这堂公开课的本质是为公众考古服务的,因为景区的导游就是我们的传话筒。张忠培先生曾说过:“中国的公众考古应着眼于提高基础之上的普及,而非普及基础之上的提高。”短暂的讲座不可能涵盖乃至预测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我们所希望的是这堂讲座能够激发青年工作者们的求知欲,在工作之余提升自身的文化修养,创造出科学的、丰富多彩的、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讲解词,成为基层公众考古的得力干将。
  
  山里娃的“考古梦”
  
  发掘过半,考古工地迎来了一批特殊的访客——宁夏西吉县贫困山区的学生。这些孩子与平日里我们遇到的来旅游的城里娃差别显著。城里娃身着名牌户外服装,戴着酷酷的墨镜,打着花哨的遮阳伞,主动地向我们提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散布地面的石制品,伫立一侧的全站仪,埋头工作的科学家, 眼前的一切对于来自闭塞地区的孩子们而言无异于走入了一处大观园。他们兴奋地围在发掘区周围仔细地观察着考古工作者们的一举一动,但却只是低声与身边同学交流着什么,羞涩于向考古队员们询问。这也使我们再次感受到面对知识积累参差不齐的公众,在追求更高一级的“公众考古”即搭建与公众的平等对话平台之前,广大文博工作人员仍需扎实推进基础工作,进一步加大考古与文化遗产知识在城市与乡村的普及力度。

西吉县山区孩子们参观发掘现场
  
  考古现场的互动结束之后,高星与孩子们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回忆起自己的成长经历,作为同样是农村里走出来的科学家,他鼓励孩子们应当志存高远,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命运,感受科学的魅力进而在探索科学的道路上寻找乐趣。
  
  至此,2014年度水洞沟旧石器公众考古活动取得的实际效果已经远远超出了向公众普及知识的初衷。本次公众考古实践散发出了满满的“正能量”,这一能量正源自于考古本身所具备的科学魅力与人文关怀的潜质。而通过“回归社会、播撒希望”的实践理念,我们成功地将这一潜质发挥出来:既理性的引导公众从科学的角度来对待和理解考古工作,而不再是夺宝骑兵一般的肆意炒作;又有效地推动了水洞沟景区人文精神软实力的改善,从而利于其可持续的发展,实现了旅游开发与研究保护的互助共赢;更巧妙的是将考古现场、考古学家的成长历程变为激励莘莘学子克除万难一往无前的励志模板。
  
  也许那些与我们仅一面之缘的孩子们在结束一天的活动之后,会真切地感受到科学与人文离他们并不遥远,足下的看似贫瘠的家乡实为一方历史的厚土,在人类的历史上也曾留下灿烂的一笔。我们相信有朝一日他们必将续写前辈的辉煌,说不定一颗考古学家的种子已经悄悄萌芽。
  
  (作者单位: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7版)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水洞沟旧石器遗址公众考古实践记

发布时间: 2014-10-30

  2014年6月9日至7月14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与宁夏考古研究所合作对宁夏灵武水洞沟旧石器遗址2号地点进行了新的考古发掘。
  
  近年来,在多家科研院所与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下,水洞沟遗址的研究与保护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昔日荒凉的小景区业已跃升为中国旧石器考古的又一处圣地,成为吸引着大批中外游客前来探幽访古的4A级景区。如何处理与游客以及景区工作人员在内的普通群众之间的关系,成为我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考古工地的“警戒线”
  
  起初我们对于游客采取一种“拒之千里”的态度,游客往往正要沿着小道上来就被我们义正词严的制止了。但人的好奇心是非常强大的,越是制止,游客越想要一睹考古工地的真容。于是强行突破者有之,取道后山迂回而至者有之,反而更加危险。更多的游客则对我们的阻挠深感不解,认为考古学家在摆臭架子,是在故弄玄虚。搞得发掘队员们疲于应对,又深感无奈。
  
  为了破除这一困局,我们决定将考古现场变为实时实地展示旧石器考古发掘方法与古人类知识介绍的科普课堂。我们对通往工地的小径进行了加宽,并修整成台阶状以便于游客拾阶而上。在保证游客人身安全与不破坏考古现场的前提下,公众不仅可以参观拍照,还可以向工作中的考古队员们提问。游客有幸目睹真实的考古发掘现场,没有了电视上过渡渲染的珍宝秘境,带给他们震撼的唯有烈日炎炎下考古工作者们躬耕于田野,知行合一的科研精神。游客的提问,有些略显浅薄,有些则是天马行空,但我们仍耐心的给予解答,并乐于与大家进行探讨。尊重公众的话语权,构建一个平等的交流平台也正契合了公众考古的本质。
  
  这种开放的态度帮助考古队成功地实现了与游客的良性互动,一些热情的游客甚至邀请我们在下工后一起聚餐畅谈,似乎这短暂的逗留并不能满足他们的求知欲。其实,公众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已不是什么新鲜之言,但在大多数时候,公众却只是被动的执行者。公众作为文化遗产的主人是没有理由不主动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损害的。然而,在不了解遗产情况和价值的前提下,这种主动性是难以调动的。考古学家对文化遗产的责任不仅是发现、研究然后交于博物馆束之于高阁,更担负着向公众传播、解释这些遗产价值的责任。一条细线挡不住被破坏的脚步,挡住的却是公众对于考古与身边文化遗产的热情。考古工作者倘若能破除心中那道“警戒线”,相信考古与公众之间的桥梁也必将更加通畅。
  
  考古学家的“公开课”
  
  对于水洞沟遗址而言,考古工作者短暂的发掘时间注定我们的身份只能是过客,而长期影响着遗址保护与可持续发展的是景区的工作人员。但他们大多对于景区的了解仅仅止于一本简单的讲解词,死记硬背然后再复述给游客。由于缺乏基本的知识积累,他们经常会被游客问得哑口无言。因此本次发掘的领队高星与王惠民研究员专门在发掘的间隙,组织了一场名为“面对渴求知识的观众可能需要回答的N个问题”的讲座培训。

高星研究员与王慧民研究员为水洞沟景区工作人员开展讲座培训
  
  高星研究员就水洞沟旧石器遗址数次发掘所获得的研究成果进行了简单的梳理。在这一过程中,对一些经常提到的考古与其他专业术语进行了重点介绍。比如,游客经常会问,水洞沟各个旧石器地点的年代是如何确定的。导游只记得讲解词上那几个数字,却不知道这些年代数据从何而来。高星研究员向他们介绍了碳十四与光释光的测年原理,同时解释了剖面上看到的方形小洞是为了采集遗址土样进行年代、环境测试而遗留下的痕迹,并非供人攀爬的脚窝。
  
  任何一门学科都希望在创造自身学术价值的同时具备一定的社会价值。这堂公开课的本质是为公众考古服务的,因为景区的导游就是我们的传话筒。张忠培先生曾说过:“中国的公众考古应着眼于提高基础之上的普及,而非普及基础之上的提高。”短暂的讲座不可能涵盖乃至预测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我们所希望的是这堂讲座能够激发青年工作者们的求知欲,在工作之余提升自身的文化修养,创造出科学的、丰富多彩的、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讲解词,成为基层公众考古的得力干将。
  
  山里娃的“考古梦”
  
  发掘过半,考古工地迎来了一批特殊的访客——宁夏西吉县贫困山区的学生。这些孩子与平日里我们遇到的来旅游的城里娃差别显著。城里娃身着名牌户外服装,戴着酷酷的墨镜,打着花哨的遮阳伞,主动地向我们提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散布地面的石制品,伫立一侧的全站仪,埋头工作的科学家, 眼前的一切对于来自闭塞地区的孩子们而言无异于走入了一处大观园。他们兴奋地围在发掘区周围仔细地观察着考古工作者们的一举一动,但却只是低声与身边同学交流着什么,羞涩于向考古队员们询问。这也使我们再次感受到面对知识积累参差不齐的公众,在追求更高一级的“公众考古”即搭建与公众的平等对话平台之前,广大文博工作人员仍需扎实推进基础工作,进一步加大考古与文化遗产知识在城市与乡村的普及力度。

西吉县山区孩子们参观发掘现场
  
  考古现场的互动结束之后,高星与孩子们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回忆起自己的成长经历,作为同样是农村里走出来的科学家,他鼓励孩子们应当志存高远,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命运,感受科学的魅力进而在探索科学的道路上寻找乐趣。
  
  至此,2014年度水洞沟旧石器公众考古活动取得的实际效果已经远远超出了向公众普及知识的初衷。本次公众考古实践散发出了满满的“正能量”,这一能量正源自于考古本身所具备的科学魅力与人文关怀的潜质。而通过“回归社会、播撒希望”的实践理念,我们成功地将这一潜质发挥出来:既理性的引导公众从科学的角度来对待和理解考古工作,而不再是夺宝骑兵一般的肆意炒作;又有效地推动了水洞沟景区人文精神软实力的改善,从而利于其可持续的发展,实现了旅游开发与研究保护的互助共赢;更巧妙的是将考古现场、考古学家的成长历程变为激励莘莘学子克除万难一往无前的励志模板。
  
  也许那些与我们仅一面之缘的孩子们在结束一天的活动之后,会真切地感受到科学与人文离他们并不遥远,足下的看似贫瘠的家乡实为一方历史的厚土,在人类的历史上也曾留下灿烂的一笔。我们相信有朝一日他们必将续写前辈的辉煌,说不定一颗考古学家的种子已经悄悄萌芽。
  
  (作者单位: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7版)


 

作者:赵宇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