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资料数字图书馆最近新书
最近新书
《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
发布时间:2005-06-1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白云翔著《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2005年4月由文物出版社出版。

内容简介:冶铁术的发明和铁器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进步,开创了人类历史上一个全新的时代——铁器时代。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和使用铁器的国家之一,并且对整个东亚铁器时代的到来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本书根据大量考古发现,对先秦两汉时期的铁器进行系统的考古类型学研究和年代学研究的同时,结合文献记载并吸收冶金史学的研究成果,深入考察了中国冶铁的起源、战国秦汉时期中原系统铁器的扩展过程和以此为基础,对先秦两汉时期铁器工业发展的特点及其历史动因、铁器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及其作用,以及科学技术与生产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等理论问题进行了探讨。本书是我国第一部系统研究先秦两汉铁器的学术专著,可供考古学、历史学、科技史研究者及相关专业师生阅读、参考。

        《序》(刘庆柱):

      考古学是以古代物质遗存研究历史的科学。就考古学而言,在所有古代物质遗存中,没有什么比石器、铜器和铁器更重要的了。考古学时间框架的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足以说明以“石”、“铜”和“铁”为材料的“器”之重要。在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中,自古至今与人类社会历史关系最为紧密的,自然应属于铁器时代了。铁器时代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从公元前10世纪一直延续到今天,由于铁在地壳资源中的分布,铁的本质(一个过渡族金属元素)和冶炼金属过程的热力学条件等优越性,铁及其合金作为人类文明的基础将继续下去”(《材料科学技术百科全书·上卷》第100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在人类历史发展长河中,铁是起着最为重要的划时代作用的材料,它是古代世界任何其他金属或非金属材料不能与之相比的。在西方世界“从铁矿熔炼开始,并因文字底发明与它的应用于文献记录而转入文明时代”(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第25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在东方,在中国,铁器的出现与发展,迎来了辉煌的春秋战国时代,铸就了伟大的秦汉帝国,形成了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中国独特的、惟一的、世界最早的生铁与绳梯炼钢技术奠定了中国古代文明以致于现代文明的基础”(柯俊:《现代科技和科技史研究》,《考古文物与现代科技——现代科技考古研讨会论文汇编》第4页,人民出版社,2001年)。古代铁器之于人类历史的重要性,决定了它在学术研究中的重要地位。

      在中国学术界,关于古代铁器的研究,是与西方考古学传入中国密切相关的。20世纪中叶以前,古代铁器研究多为田野考古发现铁器资料的积累。20世纪50~60年代,随着田野考古工作的大规模开展,古代铁器的出土数量之多、覆盖地域之广、跨越时代之长都是前所未有的,古代冶铁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一些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科技史学家开始了关于古代铁器的学术研究。20世纪70年代至今,古代铁器的的研究,从深度、广度等方面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展,作为中国古代铁器研究的重要领域——先秦两汉铁器研究尤为突出,这主要反映在大量古代冶铁遗址的发现和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数量众多的古代铁器的出土与资料的整理、发表,现代科学技术在古代铁器考古研究中的广泛应用等。但是,相对古代铁器在人类历史上的重要作用,目前的古代铁器考古研究还有一定差距,如对古代冶铁遗址的考古工作有待加强,古代铁器的考古研究有待细化,古代铁器及冶铁遗址的众多考古资料有待全面的、系统的、深入的、科学的整理与研究,古代铁器涉及的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关系中诸理论问题研究有待加强和深化等。

      白云翔同志的《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正是基于上述学术背景而撰写的。先秦两汉铁器考古学研究是中国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的核心内容,《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涉及了中国冶铁的起源及初期发展、战国时代和秦汉时代铁器的发现及类型学研究和铁器的应用与发展、先秦两汉铁器与当时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关系等重要问题。应该说上述诸问题都是中国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中的重大问题、学术焦点或热点问题,有的还是多年来存在的学术研究的薄弱方面。

     《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是近年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中的一部力作。选题的重要性,决定了它的学术意义之重大。学术体系的时空完整性、系统性,是本书的一个特点。从时间上,作者对古代铁器的渊源和流变进行了认真研究;从空间上,作者对内地到周边地区的古代铁器进行了全面考察。开展上述研究工作的科学基础,是作者对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类型学研究,这一研究填补了全面、系统研究先秦两汉铁器考古类型学的空白,这是本书的又一特点。本书关于先秦两汉铁器所涉及的铁器生产管理、铁器流通、铁器与历史发展等诸多问题,作者均进行了深入研究,提出了不少很有意义的学术观点。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当前马克思主义创新工程中,作者力图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结合中国古代历史的实际,强调铁器与社会变革的关系问题,实际上已属于科学技术与生产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生产变革与社会变革等重大理论问题。作者在本书中关于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的这些理论问题探索与创新,是值得我们认真提倡的。

     《先秦两汉考古学研究》是白云翔同志的博士学位论文。作者能够完成这样一部著作,是有一定原因的。概括地说有三点:第一,白云翔同志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已发表了多篇关于古代生产工具方面的考古学研究文章,从石器到铜、铁器生产工具均有涉及,以后又关注着周边地区和国外的相关铁器考古学研究,这些奠定了作者进行先秦两汉铁器考古学研究的学术基础;第二,本人所从事的先秦考古和秦汉考古专业领域与先秦两汉铁器有着密切关系;第三,宝贵的田野考古经历与考古期刊的编辑、主持工作,使作者能够深入理解、科学使用田野考古资料,全面、系统驾驭考古资料。还要指出的是,白云翔同志在撰写《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期间,他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考古杂志社社长承担着繁重的业务管理和学术研究任务。在这样的条件下,他的《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这一科研成果显得更是来之不易了。我想,一个人如果没有忘我的工作精神,没有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没有对科学研究的矢志不移的追求,是不可能取得如此重要的学术成果的。

      考古学是一门“遗憾”的科学,由于考古资料的不完整性、考古工作的阶段性、考古新资料的不断问世,以田野考古为基础的考古学研究也将不断的深入和发展。我想古代铁器的考古学研究,也将是这样的。对于《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中的一些尚未解决的学术问题,有的需要待以时日,发现新资料,解决老问题,提出新看法。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考古学界应该倍加重视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促进这一考古学领域科学研究的深入发展。我盼望今后能够有更多、更好的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论著问世。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最近新书

《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

发布时间: 2005-06-17

白云翔著《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2005年4月由文物出版社出版。

内容简介:冶铁术的发明和铁器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进步,开创了人类历史上一个全新的时代——铁器时代。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和使用铁器的国家之一,并且对整个东亚铁器时代的到来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本书根据大量考古发现,对先秦两汉时期的铁器进行系统的考古类型学研究和年代学研究的同时,结合文献记载并吸收冶金史学的研究成果,深入考察了中国冶铁的起源、战国秦汉时期中原系统铁器的扩展过程和以此为基础,对先秦两汉时期铁器工业发展的特点及其历史动因、铁器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及其作用,以及科学技术与生产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等理论问题进行了探讨。本书是我国第一部系统研究先秦两汉铁器的学术专著,可供考古学、历史学、科技史研究者及相关专业师生阅读、参考。

        《序》(刘庆柱):

      考古学是以古代物质遗存研究历史的科学。就考古学而言,在所有古代物质遗存中,没有什么比石器、铜器和铁器更重要的了。考古学时间框架的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足以说明以“石”、“铜”和“铁”为材料的“器”之重要。在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中,自古至今与人类社会历史关系最为紧密的,自然应属于铁器时代了。铁器时代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从公元前10世纪一直延续到今天,由于铁在地壳资源中的分布,铁的本质(一个过渡族金属元素)和冶炼金属过程的热力学条件等优越性,铁及其合金作为人类文明的基础将继续下去”(《材料科学技术百科全书·上卷》第100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在人类历史发展长河中,铁是起着最为重要的划时代作用的材料,它是古代世界任何其他金属或非金属材料不能与之相比的。在西方世界“从铁矿熔炼开始,并因文字底发明与它的应用于文献记录而转入文明时代”(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第25页,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在东方,在中国,铁器的出现与发展,迎来了辉煌的春秋战国时代,铸就了伟大的秦汉帝国,形成了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中国独特的、惟一的、世界最早的生铁与绳梯炼钢技术奠定了中国古代文明以致于现代文明的基础”(柯俊:《现代科技和科技史研究》,《考古文物与现代科技——现代科技考古研讨会论文汇编》第4页,人民出版社,2001年)。古代铁器之于人类历史的重要性,决定了它在学术研究中的重要地位。

      在中国学术界,关于古代铁器的研究,是与西方考古学传入中国密切相关的。20世纪中叶以前,古代铁器研究多为田野考古发现铁器资料的积累。20世纪50~60年代,随着田野考古工作的大规模开展,古代铁器的出土数量之多、覆盖地域之广、跨越时代之长都是前所未有的,古代冶铁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一些考古学家、历史学家、科技史学家开始了关于古代铁器的学术研究。20世纪70年代至今,古代铁器的的研究,从深度、广度等方面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展,作为中国古代铁器研究的重要领域——先秦两汉铁器研究尤为突出,这主要反映在大量古代冶铁遗址的发现和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数量众多的古代铁器的出土与资料的整理、发表,现代科学技术在古代铁器考古研究中的广泛应用等。但是,相对古代铁器在人类历史上的重要作用,目前的古代铁器考古研究还有一定差距,如对古代冶铁遗址的考古工作有待加强,古代铁器的考古研究有待细化,古代铁器及冶铁遗址的众多考古资料有待全面的、系统的、深入的、科学的整理与研究,古代铁器涉及的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关系中诸理论问题研究有待加强和深化等。

      白云翔同志的《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正是基于上述学术背景而撰写的。先秦两汉铁器考古学研究是中国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的核心内容,《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涉及了中国冶铁的起源及初期发展、战国时代和秦汉时代铁器的发现及类型学研究和铁器的应用与发展、先秦两汉铁器与当时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关系等重要问题。应该说上述诸问题都是中国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中的重大问题、学术焦点或热点问题,有的还是多年来存在的学术研究的薄弱方面。

     《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是近年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中的一部力作。选题的重要性,决定了它的学术意义之重大。学术体系的时空完整性、系统性,是本书的一个特点。从时间上,作者对古代铁器的渊源和流变进行了认真研究;从空间上,作者对内地到周边地区的古代铁器进行了全面考察。开展上述研究工作的科学基础,是作者对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类型学研究,这一研究填补了全面、系统研究先秦两汉铁器考古类型学的空白,这是本书的又一特点。本书关于先秦两汉铁器所涉及的铁器生产管理、铁器流通、铁器与历史发展等诸多问题,作者均进行了深入研究,提出了不少很有意义的学术观点。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当前马克思主义创新工程中,作者力图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结合中国古代历史的实际,强调铁器与社会变革的关系问题,实际上已属于科学技术与生产力、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生产变革与社会变革等重大理论问题。作者在本书中关于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的这些理论问题探索与创新,是值得我们认真提倡的。

     《先秦两汉考古学研究》是白云翔同志的博士学位论文。作者能够完成这样一部著作,是有一定原因的。概括地说有三点:第一,白云翔同志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已发表了多篇关于古代生产工具方面的考古学研究文章,从石器到铜、铁器生产工具均有涉及,以后又关注着周边地区和国外的相关铁器考古学研究,这些奠定了作者进行先秦两汉铁器考古学研究的学术基础;第二,本人所从事的先秦考古和秦汉考古专业领域与先秦两汉铁器有着密切关系;第三,宝贵的田野考古经历与考古期刊的编辑、主持工作,使作者能够深入理解、科学使用田野考古资料,全面、系统驾驭考古资料。还要指出的是,白云翔同志在撰写《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期间,他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考古杂志社社长承担着繁重的业务管理和学术研究任务。在这样的条件下,他的《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这一科研成果显得更是来之不易了。我想,一个人如果没有忘我的工作精神,没有强烈的事业心、责任感,没有对科学研究的矢志不移的追求,是不可能取得如此重要的学术成果的。

      考古学是一门“遗憾”的科学,由于考古资料的不完整性、考古工作的阶段性、考古新资料的不断问世,以田野考古为基础的考古学研究也将不断的深入和发展。我想古代铁器的考古学研究,也将是这样的。对于《先秦两汉铁器的考古学研究》中的一些尚未解决的学术问题,有的需要待以时日,发现新资料,解决老问题,提出新看法。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考古学界应该倍加重视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促进这一考古学领域科学研究的深入发展。我盼望今后能够有更多、更好的古代铁器考古学研究论著问世。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