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资料数字图书馆最近期刊《考古学报》
《考古学报》
《考古学报》2015年第4期目录及摘要
发布时间:2015-11-12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中国古代都城门道研究………………………………………………………………徐龙国(425)
铜뺈研究…………………………………………………………………………………毕经纬(451)
楚系青铜器的分期与年代…………………………………………………袁艳玲  张闻捷(475)
辽宁辽阳苗圃汉魏石室墓2008年发掘报告………………………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505)
新疆库车友谊路魏晋十六国墓葬2010年发掘报告…………………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537)

中国古代都城门道研究
徐龙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10)

 
  本文重点探讨了从三代至隋唐时期中国都城城门门道形制的发展演变过程,全文共分四个部分。一,全面梳理三代至隋唐时期都城城门考古发现情况,阐述了城门门道从一门一道至一门多道的发展历程;二,考察了一门多道城门出现的原因,以及一门多道出现以后,对都城设计理念的影响;三,探讨了一门多道城门的政治礼仪功能。四,结语。结语包括以下几个部分:(一)中国古代都城城门门道,以西汉都城为界,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段以一门一道为主,后段一门多道(主要是一门三道)占居绝对优势;(二)城门中一门三道与宫殿台阶无关,三代并未形成严格的三阶制度,文献中关于三阶制度的记述,可能是汉代儒生对古文献进行条理化、系统化梳理的结果;(三)一门多道城门形制的出现与“面三门”的城门设计,为古代都城中轴线布局及“建中立极”宫殿设计理念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铜뺈研究
毕经纬
(陕西师范大学中国青铜文化研究中心,西安  710062)

 
  铜(钅和)产生于两周之际的东夷文化区,在春秋早、中期之际传至中原地区,并迅速流行,至战国晚期消亡。其发现数量仅次于同时期的鼎、壶等少数几类铜器,是东周时期中原地区最为重要的铜容器之一。铜(钅和)在山东地区最为流行,延续的时间最长,其次是河南、山西两地,河北、北京、湖北三地有少量发现,陕西、甘肃、江苏、湖南等地仅有零星出土。依据足部形态,铜(钅和)的形制主要可分为三类,据出土数量依次为平底无足(钅和)、圈足(钅和)与兽足(钅和)。从对当时的铜容器组合及相关器物形制的分析来看,铜(钅和)的功用为饮酒器。其使用人群十分广泛,各等级铜容器墓中都可见其身影。铜(钅和)在族属上的区分度除在山东地区稍高外,其余地区皆不明显。性别上,男性铜器墓随葬铜(钅和)的比例稍高于女性,但差别不大。值得注意的是,铜(钅和)自东而西传入中原之后,对北方地区的椭圆形鍑、椭圆形耳杯、椭圆形鼎、椭圆形圈足簋等椭形铜器的产生有重要影响。铜(钅和)的大量西传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夷器西渐”现象,这说明中原王朝文化与东夷文化的交流是双向的,其交流并不是单一的周式化,中原王朝文化也同时存在着“夷化”现象。在华夏文明孕育、成长的过程中,东夷文化所输送的营养可以说是源源不断的。

楚系青铜器的分期与年代
袁 艳 玲 
(重庆师范大学历史文博学院,重庆  400047)
张闻捷
(厦门大学历史系,厦门  361005)
 
今所见楚系青铜器数量之多、年代序列之完备,已位居东周列国之冠。对楚系青铜器年代系列的考订,是进一步研究楚文化的基础,亦可为东周列国青铜器的年代研究提供参考之标尺。本文对2013年以前发表的楚系青铜器材料进行了系统研究。结果表明,楚系青铜器自春秋中期开始形成比较完备的发展序列,其铜器风格一致延续到战国晚期。根据器物形制及组合的不同,楚系青铜器的发展可以分为七期。不同等级的墓葬,出土铜器群在器物的组合、形制和纹饰上存在差异。大夫以下级别墓葬出土的楚系青铜器,春秋时期流行乙类组合,战国时期流行丙类组合;大夫以上级别墓葬出土的铜器群,除了上述常见基本组合,往往还共出甲类束腰平底鼎、簋、方壶的组合。在不同时期,这些高级别墓葬出土的铜器群,组合也存在变化,春秋时期常见甲、乙类组合器物共出;战国时期则为甲、乙、丙三类组合器物共出,并不是像有些学者所认定的变化不大。在器物的形制和纹饰上,大夫以下级别墓葬出土的铜器群,往往变化比较明显,而大夫以上级别墓葬出土的青铜器,甲类组合器物往往保留传统因素较多。
 
辽宁辽阳苗圃汉魏石室墓2008年发掘报告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苗圃墓地位于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曙光镇南光委辽阳市农林科学研究院苗圃院内。墓地处于太子河西岸台地,位于辽阳市东南角。东向距离太子河河道约1.5公里,总占地面积约50万平方米。其周边地区以前也有汉魏时期墓葬出土,距离1996年发掘的辽阳香港花园魏晋壁画墓约50米,北向直线距离2004年发掘的辽阳南郊街东汉壁画墓约400米。据苗圃附近当地生活居民介绍,此地原来在平整苗圃用地时就有砖、石墓葬发现。2008年初,为配合辽阳市政府在辽阳市农林科学研究院(当地俗称苗圃)院内经济适用房建设工程,2008年5月~11月,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墓地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发掘石筑墓葬19座。墓葬类型多样,有单棺墓、单室墓、三室墓及多室墓。单棺墓形制简单,无墓道,且均为长方形;单室墓呈“刀”、“凸”字形,少数墓室有器物台;三室墓呈“Ⅲ”字形,三墓室并列,后室有器物台,且有方孔相通;多室墓呈“凸”、“工”、“土”、“T”字形,墓室结构复杂,石板或石条较规整,砌筑坚固。出土遗物数量较多,以陶器为主,有鼎、壶、罐、瓮、樽、奁、长颈瓶、盒、盆、盘、耳杯、执杯、器座、楼、灯、案、井、水斗、烤炉、博山炉、灶、釜、甑、棜、俎、櫆、勺、瓢、簋形器、虎子、蒸架、器盖等。另有少量银器、铜器、石器、骨器等,共计438件。

新疆库车友谊路魏晋十六国墓葬2010年发掘报告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2007年7—8月,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再次对库车县友谊路墓地的5座墓葬进行了清理,编号为M11-M15。墓葬均为斜坡墓道砖室墓,其中单室墓3座,双室墓2座。单室墓由墓道、墓门、照墙、封门、甬道、墓室与耳室组成;双室墓由墓道、墓门、照墙、封门、甬道、墓室、过洞、后室组成。流行多人多次葬,埋葬个体多在10个以上。随葬品多置于人骨附近或掩埋于填土中,共出土随葬器物350余件组。质地有陶、铁、铜、金、骨等,以陶器与铜器为大宗,陶器以单耳罐为主,另有双耳罐、瓮、双系罐、六系罐、弦纹罐等;铜器主要为钱币,另有铜簪、带扣等。墓葬年代与2007年首次发掘的10座墓葬基本一致,为西晋十六国时期的墓葬。墓葬的发现与发掘,加深了我们对于龟兹文明的认识,反映了汉文化对龟兹乃至整个西域的深刻影响,为研究历史时期新疆与中原地区文化交流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学报》

《考古学报》2015年第4期目录及摘要

发布时间: 2015-11-12

中国古代都城门道研究………………………………………………………………徐龙国(425)
铜뺈研究…………………………………………………………………………………毕经纬(451)
楚系青铜器的分期与年代…………………………………………………袁艳玲  张闻捷(475)
辽宁辽阳苗圃汉魏石室墓2008年发掘报告………………………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505)
新疆库车友谊路魏晋十六国墓葬2010年发掘报告…………………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537)

中国古代都城门道研究
徐龙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10)

 
  本文重点探讨了从三代至隋唐时期中国都城城门门道形制的发展演变过程,全文共分四个部分。一,全面梳理三代至隋唐时期都城城门考古发现情况,阐述了城门门道从一门一道至一门多道的发展历程;二,考察了一门多道城门出现的原因,以及一门多道出现以后,对都城设计理念的影响;三,探讨了一门多道城门的政治礼仪功能。四,结语。结语包括以下几个部分:(一)中国古代都城城门门道,以西汉都城为界,可以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段以一门一道为主,后段一门多道(主要是一门三道)占居绝对优势;(二)城门中一门三道与宫殿台阶无关,三代并未形成严格的三阶制度,文献中关于三阶制度的记述,可能是汉代儒生对古文献进行条理化、系统化梳理的结果;(三)一门多道城门形制的出现与“面三门”的城门设计,为古代都城中轴线布局及“建中立极”宫殿设计理念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铜뺈研究
毕经纬
(陕西师范大学中国青铜文化研究中心,西安  710062)

 
  铜(钅和)产生于两周之际的东夷文化区,在春秋早、中期之际传至中原地区,并迅速流行,至战国晚期消亡。其发现数量仅次于同时期的鼎、壶等少数几类铜器,是东周时期中原地区最为重要的铜容器之一。铜(钅和)在山东地区最为流行,延续的时间最长,其次是河南、山西两地,河北、北京、湖北三地有少量发现,陕西、甘肃、江苏、湖南等地仅有零星出土。依据足部形态,铜(钅和)的形制主要可分为三类,据出土数量依次为平底无足(钅和)、圈足(钅和)与兽足(钅和)。从对当时的铜容器组合及相关器物形制的分析来看,铜(钅和)的功用为饮酒器。其使用人群十分广泛,各等级铜容器墓中都可见其身影。铜(钅和)在族属上的区分度除在山东地区稍高外,其余地区皆不明显。性别上,男性铜器墓随葬铜(钅和)的比例稍高于女性,但差别不大。值得注意的是,铜(钅和)自东而西传入中原之后,对北方地区的椭圆形鍑、椭圆形耳杯、椭圆形鼎、椭圆形圈足簋等椭形铜器的产生有重要影响。铜(钅和)的大量西传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夷器西渐”现象,这说明中原王朝文化与东夷文化的交流是双向的,其交流并不是单一的周式化,中原王朝文化也同时存在着“夷化”现象。在华夏文明孕育、成长的过程中,东夷文化所输送的营养可以说是源源不断的。

楚系青铜器的分期与年代
袁 艳 玲 
(重庆师范大学历史文博学院,重庆  400047)
张闻捷
(厦门大学历史系,厦门  361005)
 
今所见楚系青铜器数量之多、年代序列之完备,已位居东周列国之冠。对楚系青铜器年代系列的考订,是进一步研究楚文化的基础,亦可为东周列国青铜器的年代研究提供参考之标尺。本文对2013年以前发表的楚系青铜器材料进行了系统研究。结果表明,楚系青铜器自春秋中期开始形成比较完备的发展序列,其铜器风格一致延续到战国晚期。根据器物形制及组合的不同,楚系青铜器的发展可以分为七期。不同等级的墓葬,出土铜器群在器物的组合、形制和纹饰上存在差异。大夫以下级别墓葬出土的楚系青铜器,春秋时期流行乙类组合,战国时期流行丙类组合;大夫以上级别墓葬出土的铜器群,除了上述常见基本组合,往往还共出甲类束腰平底鼎、簋、方壶的组合。在不同时期,这些高级别墓葬出土的铜器群,组合也存在变化,春秋时期常见甲、乙类组合器物共出;战国时期则为甲、乙、丙三类组合器物共出,并不是像有些学者所认定的变化不大。在器物的形制和纹饰上,大夫以下级别墓葬出土的铜器群,往往变化比较明显,而大夫以上级别墓葬出土的青铜器,甲类组合器物往往保留传统因素较多。
 
辽宁辽阳苗圃汉魏石室墓2008年发掘报告
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苗圃墓地位于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曙光镇南光委辽阳市农林科学研究院苗圃院内。墓地处于太子河西岸台地,位于辽阳市东南角。东向距离太子河河道约1.5公里,总占地面积约50万平方米。其周边地区以前也有汉魏时期墓葬出土,距离1996年发掘的辽阳香港花园魏晋壁画墓约50米,北向直线距离2004年发掘的辽阳南郊街东汉壁画墓约400米。据苗圃附近当地生活居民介绍,此地原来在平整苗圃用地时就有砖、石墓葬发现。2008年初,为配合辽阳市政府在辽阳市农林科学研究院(当地俗称苗圃)院内经济适用房建设工程,2008年5月~11月,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墓地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发掘石筑墓葬19座。墓葬类型多样,有单棺墓、单室墓、三室墓及多室墓。单棺墓形制简单,无墓道,且均为长方形;单室墓呈“刀”、“凸”字形,少数墓室有器物台;三室墓呈“Ⅲ”字形,三墓室并列,后室有器物台,且有方孔相通;多室墓呈“凸”、“工”、“土”、“T”字形,墓室结构复杂,石板或石条较规整,砌筑坚固。出土遗物数量较多,以陶器为主,有鼎、壶、罐、瓮、樽、奁、长颈瓶、盒、盆、盘、耳杯、执杯、器座、楼、灯、案、井、水斗、烤炉、博山炉、灶、釜、甑、棜、俎、櫆、勺、瓢、簋形器、虎子、蒸架、器盖等。另有少量银器、铜器、石器、骨器等,共计438件。

新疆库车友谊路魏晋十六国墓葬2010年发掘报告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2007年7—8月,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再次对库车县友谊路墓地的5座墓葬进行了清理,编号为M11-M15。墓葬均为斜坡墓道砖室墓,其中单室墓3座,双室墓2座。单室墓由墓道、墓门、照墙、封门、甬道、墓室与耳室组成;双室墓由墓道、墓门、照墙、封门、甬道、墓室、过洞、后室组成。流行多人多次葬,埋葬个体多在10个以上。随葬品多置于人骨附近或掩埋于填土中,共出土随葬器物350余件组。质地有陶、铁、铜、金、骨等,以陶器与铜器为大宗,陶器以单耳罐为主,另有双耳罐、瓮、双系罐、六系罐、弦纹罐等;铜器主要为钱币,另有铜簪、带扣等。墓葬年代与2007年首次发掘的10座墓葬基本一致,为西晋十六国时期的墓葬。墓葬的发现与发掘,加深了我们对于龟兹文明的认识,反映了汉文化对龟兹乃至整个西域的深刻影响,为研究历史时期新疆与中原地区文化交流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史料。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