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资料数字图书馆最近期刊《考古学报》
《考古学报》
2006年4期内容提要
发布时间:2006-11-1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蛋形瓮研究

井中伟

(吉林大学 边疆考古研究中心,长春 130012

根据考古类型学方法,蛋形瓮可分为圜底和平底两大类。其中后者数量较少,而前者发现数量较多,且根据整体造型的不同又可分为十二型。蛋形瓮产生于龙山时代晚期(约2300B.C.),直到春秋早期(约600B.C.)才逐渐消失,共历经四个发展演变阶段:龙山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夏代中期至商代早期、商代晚期至西周初年、西周早期至春秋早期。

在分期的基础上,可将蛋形瓮的分布范围划分为五大区,即内蒙古中南部、晋陕间黄河两岸、晋中南、豫北冀南和关中地区。通过比较内蒙古中南部、陕北与晋中地区龙山时代早中期的陶瓮,我们认为蛋形瓮很可能起源于晋中地区,该地区的圜底篮纹瓮是其祖型。从发展、动态的角度,我们推测早晚期蛋形瓮的传布过程可能暗示着古代人群的流动。

蛋形瓮主要有三种用途:盛贮器、瓮棺葬具和墓葬随葬品。它们伴随着分布过程而发生变化,并最终走向消亡。同时,本文还探讨了不同地区蛋形瓮消亡的原因。

 

试论先秦两汉丧葬礼俗的演变

高崇文

(北京大学 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北京 100871

 

先秦的丧葬制度发展到秦汉时期发生了大的变化,传统的丧葬制度及习俗逐渐为新形成的制度及习俗所代替。

先秦对死者装敛的主要仪节是,先进行沐浴、饭含之仪,再设掩、目及握等,然后进行小敛、大敛之礼仪。小敛是给死者穿数套衣服后,进行小敛绞,即绞衾之制;大敛即进行大敛绞后,奉尸入棺。这些装敛礼俗,在两周时期的墓葬中均有反映。至汉代,先秦的装敛礼俗在有些地区还继续流行,如吴姓长沙王国仍然流行绞衾葬制。但一些诸侯王、列侯等高级贵族则用玉衣作为殓服。对死者的装敛是用绞衾还是用玉衣,反映了汉代丧葬礼俗及仪节发生了较大变化。

周代的埋葬之礼主要体现在棺椁使用制度上,其仪节主要有殡棺之仪、视椁之仪、迁柩朝祖之仪、饰棺载柩之仪、执披引柩赴圹之仪、引绋悬棺下葬之仪等。至汉代,除了继续承袭许多先秦的棺椁埋葬礼俗外,在某些方面也有较大变化,这主要是由埋葬形式的变化所引起的。如“凿山为藏”的崖洞墓、砌为券顶的砖室墓、用石垒砌的石室墓以及“黄肠题凑”墓等,都是通过墓道、甬道、墓门将棺横向进入棺室的。这一埋葬形式的变化,彻底改变了先秦时期的棺椁制度及埋葬礼俗。

商周时期,注重庙祭,人死后,对其灵魂的祭祀就转移至宗庙。从西周末年开始,维护周天子统治秩序的宗法制度和礼乐制度遭到了破坏,庙祭也开始松弛,一些贵族不到受宗法控制的宗庙中去祭祀,而是到自己的祖坟上去祭祖。于是,用以表示尊贵、地位和权力的坟丘也随之出现了。战国时期,各国国君陵墓的出现,陵园的修筑,为秦汉时期陵寝制度的形成奠定了基础。秦汉时期,逐渐将庙祭与墓祭给协调统一起来,从而正式形成了西汉时期的陵园、陵寝和陵庙制度。

 

江苏无锡锡山彭祖墩遗址发掘报告

 

南京博物院 无锡市博物馆 锡山区文物光里管理委员会

 

20002002年对彭祖墩遗址进行了三次发掘,该遗址为马家浜文化和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存。该遗址发现马家浜时期房址1座,灰坑12座,墓葬33马家浜遗存分为三期:第一期组合为釜、盆以及筒形器,未发现豆;第二期组合为釜、盆、豆等,新出现了豆、有把罐等;第三期组合为鼎、盆、豆、罐、圈足盆,圈足盘等因素的出现说明了崧泽文化的因素已经开始萌芽。其中第二期时代约为距今63006100年。发现商周时期灰坑37座,商周时期器类组合为釜、甗、鼎、罐、盆、豆等,器表多有纹饰,包括几何印纹、绳纹等,以釜为主要炊器的器类组合应是马桥文化的发展,属于继马桥之后太湖地区的商末周初文化。该遗址的发掘为太湖地区马家浜时期的文化分布特点和过渡地带的文化多样性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遗址反映出商周时期本地区的文化面貌与宁镇地区有一定差别,为太湖地区这一时期以后的工作提供了启示。

 

重庆三峡库区唐代佛教石刻造像调查报告

王玉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重庆博物馆  重庆市,630013

    重庆三峡库区包括巫山、奉节、云阳、万州、忠县、石柱、丰都、涪陵等10余个县市地区。经考古调查发现,三峡库区唐代佛教石刻造像非常稀有,仅发现四处造像地点,即忠县忠州镇临江岩、忠县石宝区石佛岩、云阳县双江镇下岩寺、云安镇大佛头唐代摩崖龛像。三峡库区唐代摩崖龛像主要是中唐至晚唐的作品,经过排比可分为三个组别,第1组,中唐早段,即上限为肃宗朝,下限到顺宗朝。第2组,中唐晚段,即上限在宪宗朝,下限至僖宗朝。第3组,晚唐至唐末。造像组合一般是一铺五身、一铺七身和一铺三身,少数双身并列像。造像题材主要有西方三圣、释迦、多宝佛、弥勒佛(包括弥勒佛与宝冠佛并尊像)、观音等内容。整体看来,与四川各地的造像形式和内容大致相同,只是年代较晚。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学报》

2006年4期内容提要

发布时间: 2006-11-17

 蛋形瓮研究

井中伟

(吉林大学 边疆考古研究中心,长春 130012

根据考古类型学方法,蛋形瓮可分为圜底和平底两大类。其中后者数量较少,而前者发现数量较多,且根据整体造型的不同又可分为十二型。蛋形瓮产生于龙山时代晚期(约2300B.C.),直到春秋早期(约600B.C.)才逐渐消失,共历经四个发展演变阶段:龙山时代晚期至夏代早期、夏代中期至商代早期、商代晚期至西周初年、西周早期至春秋早期。

在分期的基础上,可将蛋形瓮的分布范围划分为五大区,即内蒙古中南部、晋陕间黄河两岸、晋中南、豫北冀南和关中地区。通过比较内蒙古中南部、陕北与晋中地区龙山时代早中期的陶瓮,我们认为蛋形瓮很可能起源于晋中地区,该地区的圜底篮纹瓮是其祖型。从发展、动态的角度,我们推测早晚期蛋形瓮的传布过程可能暗示着古代人群的流动。

蛋形瓮主要有三种用途:盛贮器、瓮棺葬具和墓葬随葬品。它们伴随着分布过程而发生变化,并最终走向消亡。同时,本文还探讨了不同地区蛋形瓮消亡的原因。

 

试论先秦两汉丧葬礼俗的演变

高崇文

(北京大学 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北京 100871

 

先秦的丧葬制度发展到秦汉时期发生了大的变化,传统的丧葬制度及习俗逐渐为新形成的制度及习俗所代替。

先秦对死者装敛的主要仪节是,先进行沐浴、饭含之仪,再设掩、目及握等,然后进行小敛、大敛之礼仪。小敛是给死者穿数套衣服后,进行小敛绞,即绞衾之制;大敛即进行大敛绞后,奉尸入棺。这些装敛礼俗,在两周时期的墓葬中均有反映。至汉代,先秦的装敛礼俗在有些地区还继续流行,如吴姓长沙王国仍然流行绞衾葬制。但一些诸侯王、列侯等高级贵族则用玉衣作为殓服。对死者的装敛是用绞衾还是用玉衣,反映了汉代丧葬礼俗及仪节发生了较大变化。

周代的埋葬之礼主要体现在棺椁使用制度上,其仪节主要有殡棺之仪、视椁之仪、迁柩朝祖之仪、饰棺载柩之仪、执披引柩赴圹之仪、引绋悬棺下葬之仪等。至汉代,除了继续承袭许多先秦的棺椁埋葬礼俗外,在某些方面也有较大变化,这主要是由埋葬形式的变化所引起的。如“凿山为藏”的崖洞墓、砌为券顶的砖室墓、用石垒砌的石室墓以及“黄肠题凑”墓等,都是通过墓道、甬道、墓门将棺横向进入棺室的。这一埋葬形式的变化,彻底改变了先秦时期的棺椁制度及埋葬礼俗。

商周时期,注重庙祭,人死后,对其灵魂的祭祀就转移至宗庙。从西周末年开始,维护周天子统治秩序的宗法制度和礼乐制度遭到了破坏,庙祭也开始松弛,一些贵族不到受宗法控制的宗庙中去祭祀,而是到自己的祖坟上去祭祖。于是,用以表示尊贵、地位和权力的坟丘也随之出现了。战国时期,各国国君陵墓的出现,陵园的修筑,为秦汉时期陵寝制度的形成奠定了基础。秦汉时期,逐渐将庙祭与墓祭给协调统一起来,从而正式形成了西汉时期的陵园、陵寝和陵庙制度。

 

江苏无锡锡山彭祖墩遗址发掘报告

 

南京博物院 无锡市博物馆 锡山区文物光里管理委员会

 

20002002年对彭祖墩遗址进行了三次发掘,该遗址为马家浜文化和商周时期的文化遗存。该遗址发现马家浜时期房址1座,灰坑12座,墓葬33马家浜遗存分为三期:第一期组合为釜、盆以及筒形器,未发现豆;第二期组合为釜、盆、豆等,新出现了豆、有把罐等;第三期组合为鼎、盆、豆、罐、圈足盆,圈足盘等因素的出现说明了崧泽文化的因素已经开始萌芽。其中第二期时代约为距今63006100年。发现商周时期灰坑37座,商周时期器类组合为釜、甗、鼎、罐、盆、豆等,器表多有纹饰,包括几何印纹、绳纹等,以釜为主要炊器的器类组合应是马桥文化的发展,属于继马桥之后太湖地区的商末周初文化。该遗址的发掘为太湖地区马家浜时期的文化分布特点和过渡地带的文化多样性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遗址反映出商周时期本地区的文化面貌与宁镇地区有一定差别,为太湖地区这一时期以后的工作提供了启示。

 

重庆三峡库区唐代佛教石刻造像调查报告

王玉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重庆博物馆  重庆市,630013

    重庆三峡库区包括巫山、奉节、云阳、万州、忠县、石柱、丰都、涪陵等10余个县市地区。经考古调查发现,三峡库区唐代佛教石刻造像非常稀有,仅发现四处造像地点,即忠县忠州镇临江岩、忠县石宝区石佛岩、云阳县双江镇下岩寺、云安镇大佛头唐代摩崖龛像。三峡库区唐代摩崖龛像主要是中唐至晚唐的作品,经过排比可分为三个组别,第1组,中唐早段,即上限为肃宗朝,下限到顺宗朝。第2组,中唐晚段,即上限在宪宗朝,下限至僖宗朝。第3组,晚唐至唐末。造像组合一般是一铺五身、一铺七身和一铺三身,少数双身并列像。造像题材主要有西方三圣、释迦、多宝佛、弥勒佛(包括弥勒佛与宝冠佛并尊像)、观音等内容。整体看来,与四川各地的造像形式和内容大致相同,只是年代较晚。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