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资料数字图书馆最近期刊《考古学报》
《考古学报》
2005年第2期目录及提要
发布时间:2005-04-12    文章出处:考古学报    作者:考古学报    点击率:

 

略论西南地区早期平底双耳罐的源流及其族属问题

谢崇安
(广西民族学院研究所,南宁,530006)

 上古中国西南部地区曾流行过一类大石墓和石棺葬文化,对其文化源流、分期断代、族属等问题,学术界历来存在较多分歧。本文则进一步从其主要文化特征--平底双耳罐陶器群分析入手,指出其典型器大体上是分布在岷江上游、川西、臧东、滇西北和川西南、滇池以西--洱海以东的地区。它们大部是出自大石墓和石棺墓,少数出自年代较晚的土坑墓、砖石墓和砖室墓。其在云南地区则是并存于土坑墓和石棺墓中。通过对各种器类作了类型、分期断代及其源流的综合研究后,可判定这些双耳罐陶器群是西北游牧民族不断南迁所带来的产物,其年代上限早至中原的夏商之际,后来随着民族融合及汉王朝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这些移民由畜牧为主逐渐向定居农业生活方式转变,西南地区的早期平底双耳罐才趋于绝迹,东汉时期则为其流行的年代下限。
这些双耳罐大致可区分五个主要类型,每型又可区分为若干亚型、若干式,都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时空演化关系。它们的祖型和相似的型、式,大都可以从西北地区的客省庄二期文化、齐家文化、四贝文化、卡约文化诸遗存中找到其文化渊源关系。
从西南地区早期平底双耳罐的文化源流及其所反映的族属关系,可以较清楚地观察到,从中国的青铜器时代开始,以致早期铁器时代,因文明的碰撞及其进程的加速,中国西部已掀起了民族史上又一此起彼伏的迁移大浪潮,西北氐羌系民族的不断南迁,实构成了古代中国西南民族及其文化的一个重要来源。

 


盘龙城商代宫殿基址讨论
杜金鹏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100710)

黄陂盘龙城遗址大型夯土建筑基址,属于商代早期宫殿基址。盘龙城一号宫殿有木骨墙围成的四个房间。其居中的二间均有南门、北门、而两端的两间则只有南门,是知一号宫殿在整个建筑群中居于核心位置。檐柱和木骨墙均为屋顶支撑体,屋顶可复原为四面坡式,可以是单檐,也可以是双檐。学者关于一号宫殿有挑檐柱的判断还不能确认。
二号宫殿是仅靠檐柱支撑屋顶,没有四围墙壁,也没有房间的敞厅。为其添加墙柱、复原多室的设想,缺乏考古实证。
现有迹象表明,二号宫殿主殿两侧有耳庑,联系偃师商城等宫殿资料,推测盘龙城一号、二号宫殿应有东、西廊庑,二号宫殿的南面还应有南庑和门垫。
盘龙城一号、二号和三号宫殿构成前、中、后三进院落,属朝寝建筑群。其中二号宫殿为举行重大典礼的外朝,一号宫殿是日常听证的内朝,三号宫殿是燕居的寝宫。三座建筑形成前朝后寝格局。二号宫殿东南方的夯土基址,应是另类性质的宫殿建筑,有可能是宗庙。
盘龙城现存城垣应为郭城,而其宫殿区位于郭城东北部,约占郭城四分之一。如果有宫城城垣,当在郭城北门以东、东门以北。


重庆巫山麦沱古墓群第二次发掘报告
重庆市文化局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巫山县文物管理所

 巫山麦沱墓群第一次发掘19座墓葬之后,基本认识了该墓地汉代时期的文化特征,并进一步建立起汉墓分期标准,本次发掘的13 座墓葬当中,除4座汉墓外, 还新发现了战国、南朝及宋等不同时期的墓葬,为进一步认识该墓地不同时期的文化面貌增添了新材料。
    本次发掘的主要收获有两点,一是发现了三座战国晚期墓葬,二是发现了一座保存完好、规格较高的东汉墓葬。该墓随葬器物百余件,既有反映墓主人财富的金、银、铜、漆器,又有精美的釉陶舞俑和造型各异、形体高大的镇墓俑、动物俑、人物俑等难得的艺术珍品。出土的陶楼房模型,制作精细、结构清楚,对于汉代的建筑研究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些发现为我们系统研究汉代社会生产工艺、文化艺术、建筑风格、宗教信仰及其丧葬习俗等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考古勘探与发掘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     阿房宫考古工作队

秦阿房宫遗址位于西安市以西13公里处的古河以西,渭河以南,与秦都咸阳隔河相对。2002年10-12月,考古队对阿房宫前殿遗址进行了35平方米的大面积勘探。试掘和发掘面积达3000平方米。基本搞清了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范围及其所属遗迹的分布,认证了前殿遗址夯土台基就是秦阿房宫前殿遗址之夯土台基。值得注意的是,秦阿房宫前殿遗址未发现任何被火烧过的痕迹,与考古工作者发现的被大火焚烧的秦都咸阳第一、第二和第三号宫殿遗迹形成了鲜明对比,从而证明了史传项羽焚烧秦阿房宫的说法并不正确。发掘中没有发现台基上有任何建筑遗迹,说明前殿当时并没有建成,也可助证秦阿房宫未遭焚烧的判断。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学报》

2005年第2期目录及提要

发布时间: 2005-04-12

 

略论西南地区早期平底双耳罐的源流及其族属问题

谢崇安
(广西民族学院研究所,南宁,530006)

 上古中国西南部地区曾流行过一类大石墓和石棺葬文化,对其文化源流、分期断代、族属等问题,学术界历来存在较多分歧。本文则进一步从其主要文化特征--平底双耳罐陶器群分析入手,指出其典型器大体上是分布在岷江上游、川西、臧东、滇西北和川西南、滇池以西--洱海以东的地区。它们大部是出自大石墓和石棺墓,少数出自年代较晚的土坑墓、砖石墓和砖室墓。其在云南地区则是并存于土坑墓和石棺墓中。通过对各种器类作了类型、分期断代及其源流的综合研究后,可判定这些双耳罐陶器群是西北游牧民族不断南迁所带来的产物,其年代上限早至中原的夏商之际,后来随着民族融合及汉王朝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这些移民由畜牧为主逐渐向定居农业生活方式转变,西南地区的早期平底双耳罐才趋于绝迹,东汉时期则为其流行的年代下限。
这些双耳罐大致可区分五个主要类型,每型又可区分为若干亚型、若干式,都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时空演化关系。它们的祖型和相似的型、式,大都可以从西北地区的客省庄二期文化、齐家文化、四贝文化、卡约文化诸遗存中找到其文化渊源关系。
从西南地区早期平底双耳罐的文化源流及其所反映的族属关系,可以较清楚地观察到,从中国的青铜器时代开始,以致早期铁器时代,因文明的碰撞及其进程的加速,中国西部已掀起了民族史上又一此起彼伏的迁移大浪潮,西北氐羌系民族的不断南迁,实构成了古代中国西南民族及其文化的一个重要来源。

 


盘龙城商代宫殿基址讨论
杜金鹏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100710)

黄陂盘龙城遗址大型夯土建筑基址,属于商代早期宫殿基址。盘龙城一号宫殿有木骨墙围成的四个房间。其居中的二间均有南门、北门、而两端的两间则只有南门,是知一号宫殿在整个建筑群中居于核心位置。檐柱和木骨墙均为屋顶支撑体,屋顶可复原为四面坡式,可以是单檐,也可以是双檐。学者关于一号宫殿有挑檐柱的判断还不能确认。
二号宫殿是仅靠檐柱支撑屋顶,没有四围墙壁,也没有房间的敞厅。为其添加墙柱、复原多室的设想,缺乏考古实证。
现有迹象表明,二号宫殿主殿两侧有耳庑,联系偃师商城等宫殿资料,推测盘龙城一号、二号宫殿应有东、西廊庑,二号宫殿的南面还应有南庑和门垫。
盘龙城一号、二号和三号宫殿构成前、中、后三进院落,属朝寝建筑群。其中二号宫殿为举行重大典礼的外朝,一号宫殿是日常听证的内朝,三号宫殿是燕居的寝宫。三座建筑形成前朝后寝格局。二号宫殿东南方的夯土基址,应是另类性质的宫殿建筑,有可能是宗庙。
盘龙城现存城垣应为郭城,而其宫殿区位于郭城东北部,约占郭城四分之一。如果有宫城城垣,当在郭城北门以东、东门以北。


重庆巫山麦沱古墓群第二次发掘报告
重庆市文化局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巫山县文物管理所

 巫山麦沱墓群第一次发掘19座墓葬之后,基本认识了该墓地汉代时期的文化特征,并进一步建立起汉墓分期标准,本次发掘的13 座墓葬当中,除4座汉墓外, 还新发现了战国、南朝及宋等不同时期的墓葬,为进一步认识该墓地不同时期的文化面貌增添了新材料。
    本次发掘的主要收获有两点,一是发现了三座战国晚期墓葬,二是发现了一座保存完好、规格较高的东汉墓葬。该墓随葬器物百余件,既有反映墓主人财富的金、银、铜、漆器,又有精美的釉陶舞俑和造型各异、形体高大的镇墓俑、动物俑、人物俑等难得的艺术珍品。出土的陶楼房模型,制作精细、结构清楚,对于汉代的建筑研究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这些发现为我们系统研究汉代社会生产工艺、文化艺术、建筑风格、宗教信仰及其丧葬习俗等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考古勘探与发掘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     阿房宫考古工作队

秦阿房宫遗址位于西安市以西13公里处的古河以西,渭河以南,与秦都咸阳隔河相对。2002年10-12月,考古队对阿房宫前殿遗址进行了35平方米的大面积勘探。试掘和发掘面积达3000平方米。基本搞清了阿房宫前殿遗址的范围及其所属遗迹的分布,认证了前殿遗址夯土台基就是秦阿房宫前殿遗址之夯土台基。值得注意的是,秦阿房宫前殿遗址未发现任何被火烧过的痕迹,与考古工作者发现的被大火焚烧的秦都咸阳第一、第二和第三号宫殿遗迹形成了鲜明对比,从而证明了史传项羽焚烧秦阿房宫的说法并不正确。发掘中没有发现台基上有任何建筑遗迹,说明前殿当时并没有建成,也可助证秦阿房宫未遭焚烧的判断。

作者:考古学报

文章出处:考古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