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专题陶寺观象台遗址研究
陶寺观象台遗址研究
从大汶口符号文字和陶寺观象台探寻中国天文学起源的传说时代
发布时间:2011-01-16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摘要:中国古文献记载的最早的定季节的方法是观测正午日影和黄昏中星。陶寺观象台展示了观测日出方位定季节的古老传统的遗迹。从认知科学史的角度看,观测日出入方位确定季节一定早于观测正午日影和昏旦中星,只是这一段历史已经延伸到文献记载和中华文明的记忆范围之外。大汶口文化出土有由太阳、云气和山峰组成的象形文字,考古学上认为大汶口文化为太昊和少昊族文化。太昊和少昊属于古史的传说时代,在天文学发展史上,可能正是观测日出入方位定季节的时代。越是在早期天文学与文明的其他方面结合越紧密,大汶口文化出土的符号文字当是既代表日出形象又指“昊”字。从古文献中还能找到这一时期宇宙观的若干遗迹。
关键词:大汶口符号  陶寺观象台  天文学起源  太昊  少昊
 
 
1    汶口刻画符号文字
    在大汶口文化中,发现了多种刻画符号,因为这些符号可能与文字的起源有关,所以引起学界高度关注。其中最先出于山东莒县陵阳河和大朱家村的约5000 年前的一种刻画符号文字(封二)受到了最多的重视。这个符号基本有两种写法(图1)
     第一种(图1a)较第二种(图1b)下面多出一个山形图案。这个符号后来也出土于山东诸城前寨遗址和安徽蒙城尉迟寺遗址,湖北石家河文化的肖家屋脊遗址也有类似符号出土。该符号有时以略加变形的形态出现。
    多数研究者认为这一刻画符号是早期文字,此问题目前尚无定论,但该符号多刻画在大型陶器上,有的涂成朱红色,无疑具有某种特定的含义。
较早对这个符号提出解释的于省吾认为:“这个字上部的、象日形,中间的 、象云 气形,下部的象山有五峰形。……山上的云气承托着初出山的太阳,其为早晨旦明的景象,宛然如绘”,“这是原始的旦字”。 邵望平基本同意“旦”字说,认为下面不带“山” 的是“旦”字,下面带“山”的或许是从旦的另一个字。
    唐兰认为这是“炅”字,“两个较繁,上面刻画着太阳,太阳下面画出了火,下面是山, 而另一个字却只在日下画出火形,把山形省略,因此,跟后来的‘炅’字完全一样。” 唐兰 又认为“炅”字即“热”字,它是“代表一种语义的意符文字”。李学勤基本认同唐兰的观点,认为表示“日”的圆圈下面的符号为“火”。
    ……
 
 
(作者:徐凤先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 原文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杂志》第31卷  第4期)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陶寺观象台遗址研究

从大汶口符号文字和陶寺观象台探寻中国天文学起源的传说时代

发布时间: 2011-01-16

 
摘要:中国古文献记载的最早的定季节的方法是观测正午日影和黄昏中星。陶寺观象台展示了观测日出方位定季节的古老传统的遗迹。从认知科学史的角度看,观测日出入方位确定季节一定早于观测正午日影和昏旦中星,只是这一段历史已经延伸到文献记载和中华文明的记忆范围之外。大汶口文化出土有由太阳、云气和山峰组成的象形文字,考古学上认为大汶口文化为太昊和少昊族文化。太昊和少昊属于古史的传说时代,在天文学发展史上,可能正是观测日出入方位定季节的时代。越是在早期天文学与文明的其他方面结合越紧密,大汶口文化出土的符号文字当是既代表日出形象又指“昊”字。从古文献中还能找到这一时期宇宙观的若干遗迹。
关键词:大汶口符号  陶寺观象台  天文学起源  太昊  少昊
 
 
1    汶口刻画符号文字
    在大汶口文化中,发现了多种刻画符号,因为这些符号可能与文字的起源有关,所以引起学界高度关注。其中最先出于山东莒县陵阳河和大朱家村的约5000 年前的一种刻画符号文字(封二)受到了最多的重视。这个符号基本有两种写法(图1)
     第一种(图1a)较第二种(图1b)下面多出一个山形图案。这个符号后来也出土于山东诸城前寨遗址和安徽蒙城尉迟寺遗址,湖北石家河文化的肖家屋脊遗址也有类似符号出土。该符号有时以略加变形的形态出现。
    多数研究者认为这一刻画符号是早期文字,此问题目前尚无定论,但该符号多刻画在大型陶器上,有的涂成朱红色,无疑具有某种特定的含义。
较早对这个符号提出解释的于省吾认为:“这个字上部的、象日形,中间的 、象云 气形,下部的象山有五峰形。……山上的云气承托着初出山的太阳,其为早晨旦明的景象,宛然如绘”,“这是原始的旦字”。 邵望平基本同意“旦”字说,认为下面不带“山” 的是“旦”字,下面带“山”的或许是从旦的另一个字。
    唐兰认为这是“炅”字,“两个较繁,上面刻画着太阳,太阳下面画出了火,下面是山, 而另一个字却只在日下画出火形,把山形省略,因此,跟后来的‘炅’字完全一样。” 唐兰 又认为“炅”字即“热”字,它是“代表一种语义的意符文字”。李学勤基本认同唐兰的观点,认为表示“日”的圆圈下面的符号为“火”。
    ……
 
    全文阅读
 
(作者:徐凤先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 原文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杂志》第31卷  第4期)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