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专题说陶话彩
说陶话彩
亦圆亦方
发布时间:2008-12-30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王仁湘    点击率:

说陶话彩(5) 

    ——彩陶多变的器物沿面装饰

    庙底沟人的彩陶风景,集中展示在一件件陶器的上腹位置,以二方连续式图案为主的纹饰,为我们传递出一个缤纷的古老世界。不过我们还注意到,庙底沟人也比较重视器物的沿面装饰,当然这个传统是承自半坡文化,也有一些发展变化。彩绘将正圆的器物沿面作了分割组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幅变化多姿的图景。
    庙底沟文化的彩陶盆一般都有一个宽平的沿面,在器物上腹绘彩后,如果沿面不加装饰,会觉得很不协调。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沿面平涂上黑彩,与纹饰的黑彩呼应起来。有些在上腹并未绘彩的陶盆,有时也要在沿面和沿口位置涂上黑彩,这便是常说的宽带纹。之所以重视沿面绘彩,还因为器物在史前往往是陈放在地面上,使用者不论是坐是立,最先看到的是器物的口沿部位。从这个角度看,彩陶盆的沿面装饰对于使用者来说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们会选择一些纹饰进行描绘。
    彩陶沿面上的图案,几乎全为二方连续式结构,而且是圆环式二方连续结构,同器腹的二方连续图案一样,也是首尾相连,无始无终。由于陶器沿面上的空间有限,多数沿面装饰采用的图案元素都很简洁,一般也是对称格局。也有极少数的沿面装饰并不强调对称,还有个别装饰稍显繁缛。
    同器腹的彩绘一样,彩陶沿面上的二方连续也采用等分方式布局。陶工将沿面划作若干等分,每一等分绘上相同的纹饰元素,构成环形二方连续图案。彩陶器沿面等分有二分三分式,多见四分式和五分式,也有七分式。少数为六分式和八分式,可以看作是三分式和四分式扩展变化的结果(图5-1)。庙底沟文化彩陶中也见到少量不规则构图的沿面装饰,没有明显的等分对称布局。

    彩陶器原本圆圆的口沿,在装饰了连续纹样之后,完全改变了它原来的视觉效果。俯视这些沿面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器物的圆口有了许多变化,有时会觉得它更圆了,有时又觉得它并不是圆形。五分式结构纹饰呈现出来的是五星形,这一件彩陶盆捧在手中,当然会让人感受到更多的信息。那些四分式沿面构图会使口沿产生变圆为方的效果,这种巧妙的寓方于圆的艺术表现手法,也会引起我们更多的思考。
    彩陶沿面图案采用的构图元素,多数都与器物腹部出现的元素雷同,这是一种简单的借用。当然具体而言,也许会有反向借用的情形,有的元素也可能最先是出现在沿面装饰上,这一点在此不拟讨论。我们见到沿面上常常出现的“西阴纹”、连弧纹和双瓣花瓣纹等等,都是器腹上见惯了的元素(图5-2)。当然同一类图案元素,在器腹上和在沿面上绘制出来给人的感觉多少会有些不同,都是二方连续,一个是环带式,一个是圆环式,而沿面上的圆环式二方连续绘制的难度显然要大一些。

    一般在陶器沿面进行绘彩,使用的元素构图都比较简洁,偶尔也能见到一些繁缛的构图。如湖北枣阳雕龙碑的一件彩陶盆,宽沿浅腹平底,反扣起来如盔形一般,器形有些特殊。不高的器腹绘二方连续花蕾形图案,平缓的宽沿上则绘有繁复的连续图案,图案作五分式结构,构成一个醒目的五星形状。这五星象用一条绸带围成,中面还缀着星星点点,美不胜收(图5-3)。

    由彩陶图案看,连续是一种没有开始、没有终结、没有边缘的非常严谨的秩序排列。不论是四方连续还是二方连续,图案的意义都是一种无始无终,无限反复,是连续中的递进与回旋。由这一点看,彩陶图案显然并不只是一种器物装饰,它是史前人思想的记录,寓示了史前人思考过的哲理。二方连续图案的表现方式,起于半坡文化的鱼纹。二条或三条鱼形图案,还有三角形图案,都是构成二方连续图案的单元。是庙底沟人将二方连续构图技巧提升到成熟,最终将它作为装饰纹样的一个重要艺术原则确定下来,成为延续至今的一个重要艺术传统。
    连续图案实际是纹饰元素的重复与反复,由这个意义上说,二方连续也许称作二方重复更为确切。在艺术家的眼里,不论多么杂乱的图像,只要一经重复,就可以获得严格整齐的秩序,多次反复之后,那更是秩序井然了。二方连续式图案就有这样的性质,不过在彩陶上用于重复的那些元素还不至于是杂乱无章的,它是有选择的,是经过认真提炼的一些图形。尤其是在沿面上装饰的图案,选择更是细致,显示出一种简洁明快的风格。
    我们在附图中列举了一些例证,它们都属于庙底沟文化。其实在半坡文化中,已经形成了陶器沿面彩绘的艺术传统,两者有明显的传承关系。无论是半坡还是庙底沟文化,陶器上那宽平的口沿除了实用的功能外,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也许就是为绘彩而制作的。过去我们在研究中,对彩陶的这个部位关注不太够,应当有更深入地研究来揭示艺术背景之所在。
    亦圆亦方,彩陶的沿面装饰又为我们的探索打开了一扇窗。史前陶工在彩陶装饰上的这种追求也许不纯是由艺术的灵感生发出来的,我们现在还无法揣度这其中的奥秘。圆中的四方五星、六合八角,会引发我们许多的思索。大圆之中,包容着多变的方形,如果与后世天圆地方的宇宙观放在一个层面上作一丝联想,也许不会是风马牛之谈。还能如何看待这方圆的变幻之理呢,在这样的艺术表现中,我们能感受到那种深刻的哲理,也寻到了哲理生成的沃壤。
    也许有人会说,史前的野蛮会造就出这样的奇观奥理来吗?那是当然,回答是肯定的,只不过那当口已经不属于“野蛮”,那方圆景象中闪烁的一定是文明的光芒。

(责任编辑:高丹)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说陶话彩

亦圆亦方

发布时间: 2008-12-30

说陶话彩(5) 

    ——彩陶多变的器物沿面装饰

    庙底沟人的彩陶风景,集中展示在一件件陶器的上腹位置,以二方连续式图案为主的纹饰,为我们传递出一个缤纷的古老世界。不过我们还注意到,庙底沟人也比较重视器物的沿面装饰,当然这个传统是承自半坡文化,也有一些发展变化。彩绘将正圆的器物沿面作了分割组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幅变化多姿的图景。
    庙底沟文化的彩陶盆一般都有一个宽平的沿面,在器物上腹绘彩后,如果沿面不加装饰,会觉得很不协调。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沿面平涂上黑彩,与纹饰的黑彩呼应起来。有些在上腹并未绘彩的陶盆,有时也要在沿面和沿口位置涂上黑彩,这便是常说的宽带纹。之所以重视沿面绘彩,还因为器物在史前往往是陈放在地面上,使用者不论是坐是立,最先看到的是器物的口沿部位。从这个角度看,彩陶盆的沿面装饰对于使用者来说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们会选择一些纹饰进行描绘。
    彩陶沿面上的图案,几乎全为二方连续式结构,而且是圆环式二方连续结构,同器腹的二方连续图案一样,也是首尾相连,无始无终。由于陶器沿面上的空间有限,多数沿面装饰采用的图案元素都很简洁,一般也是对称格局。也有极少数的沿面装饰并不强调对称,还有个别装饰稍显繁缛。
    同器腹的彩绘一样,彩陶沿面上的二方连续也采用等分方式布局。陶工将沿面划作若干等分,每一等分绘上相同的纹饰元素,构成环形二方连续图案。彩陶器沿面等分有二分三分式,多见四分式和五分式,也有七分式。少数为六分式和八分式,可以看作是三分式和四分式扩展变化的结果(图5-1)。庙底沟文化彩陶中也见到少量不规则构图的沿面装饰,没有明显的等分对称布局。

    彩陶器原本圆圆的口沿,在装饰了连续纹样之后,完全改变了它原来的视觉效果。俯视这些沿面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器物的圆口有了许多变化,有时会觉得它更圆了,有时又觉得它并不是圆形。五分式结构纹饰呈现出来的是五星形,这一件彩陶盆捧在手中,当然会让人感受到更多的信息。那些四分式沿面构图会使口沿产生变圆为方的效果,这种巧妙的寓方于圆的艺术表现手法,也会引起我们更多的思考。
    彩陶沿面图案采用的构图元素,多数都与器物腹部出现的元素雷同,这是一种简单的借用。当然具体而言,也许会有反向借用的情形,有的元素也可能最先是出现在沿面装饰上,这一点在此不拟讨论。我们见到沿面上常常出现的“西阴纹”、连弧纹和双瓣花瓣纹等等,都是器腹上见惯了的元素(图5-2)。当然同一类图案元素,在器腹上和在沿面上绘制出来给人的感觉多少会有些不同,都是二方连续,一个是环带式,一个是圆环式,而沿面上的圆环式二方连续绘制的难度显然要大一些。

    一般在陶器沿面进行绘彩,使用的元素构图都比较简洁,偶尔也能见到一些繁缛的构图。如湖北枣阳雕龙碑的一件彩陶盆,宽沿浅腹平底,反扣起来如盔形一般,器形有些特殊。不高的器腹绘二方连续花蕾形图案,平缓的宽沿上则绘有繁复的连续图案,图案作五分式结构,构成一个醒目的五星形状。这五星象用一条绸带围成,中面还缀着星星点点,美不胜收(图5-3)。

    由彩陶图案看,连续是一种没有开始、没有终结、没有边缘的非常严谨的秩序排列。不论是四方连续还是二方连续,图案的意义都是一种无始无终,无限反复,是连续中的递进与回旋。由这一点看,彩陶图案显然并不只是一种器物装饰,它是史前人思想的记录,寓示了史前人思考过的哲理。二方连续图案的表现方式,起于半坡文化的鱼纹。二条或三条鱼形图案,还有三角形图案,都是构成二方连续图案的单元。是庙底沟人将二方连续构图技巧提升到成熟,最终将它作为装饰纹样的一个重要艺术原则确定下来,成为延续至今的一个重要艺术传统。
    连续图案实际是纹饰元素的重复与反复,由这个意义上说,二方连续也许称作二方重复更为确切。在艺术家的眼里,不论多么杂乱的图像,只要一经重复,就可以获得严格整齐的秩序,多次反复之后,那更是秩序井然了。二方连续式图案就有这样的性质,不过在彩陶上用于重复的那些元素还不至于是杂乱无章的,它是有选择的,是经过认真提炼的一些图形。尤其是在沿面上装饰的图案,选择更是细致,显示出一种简洁明快的风格。
    我们在附图中列举了一些例证,它们都属于庙底沟文化。其实在半坡文化中,已经形成了陶器沿面彩绘的艺术传统,两者有明显的传承关系。无论是半坡还是庙底沟文化,陶器上那宽平的口沿除了实用的功能外,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也许就是为绘彩而制作的。过去我们在研究中,对彩陶的这个部位关注不太够,应当有更深入地研究来揭示艺术背景之所在。
    亦圆亦方,彩陶的沿面装饰又为我们的探索打开了一扇窗。史前陶工在彩陶装饰上的这种追求也许不纯是由艺术的灵感生发出来的,我们现在还无法揣度这其中的奥秘。圆中的四方五星、六合八角,会引发我们许多的思索。大圆之中,包容着多变的方形,如果与后世天圆地方的宇宙观放在一个层面上作一丝联想,也许不会是风马牛之谈。还能如何看待这方圆的变幻之理呢,在这样的艺术表现中,我们能感受到那种深刻的哲理,也寻到了哲理生成的沃壤。
    也许有人会说,史前的野蛮会造就出这样的奇观奥理来吗?那是当然,回答是肯定的,只不过那当口已经不属于“野蛮”,那方圆景象中闪烁的一定是文明的光芒。

(责任编辑:高丹)

作者:王仁湘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