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专题喇家遗址专题喇家遗址考古工作
喇家遗址考古工作
以科学的发展观重视和加强喇家遗址保护
发布时间:2011-03-1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喇家遗址十分难得地保留下史前多重灾难遗迹,具有独一无二的考古价值,是不可多得的文物资源。2001年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重点大遗址保护项目,我们应该以科学的发展观来认识喇家遗址的保护与利用。
    1、喇家遗址保护面临的主要矛盾
    喇家遗址位于黄河边,吕家沟把遗址分为两大块。环境考古证明,冲沟的形成年代晚于喇家遗址,其冲刷无疑对遗址造成了很大破坏。黄土阶地的水土流失也是遗址自然侵蚀破坏的重要因素。
    长期以来,村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对遗址形成了严重损毁,而且也是今后遗址保护面临的最大威胁。分布在下喇家自然村的大部分遗址,是遗址的密集区和中心区,属于重点保护范围,而村子就建在遗址之上,占据了遗址的主要位置。目前,遗址保护与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建设之间的矛盾,构成了遗址保护的主要矛盾。
    另外,青海是西部贫困地区,保护经费存在相当大困难。
    2、制定遗址保护法规,纳入地方发展规划
    喇家遗址的考古发掘为认识和保护遗址提供了许多依据。在此基础上制定遗址保护法规和保护管理条例,是将遗址保护纳入法律保障的举措。只有依法开展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才能处理好遗址保护与生产生活的矛盾,协调社会发展与文化遗产的关系,保护才可能良性循环。
    遗址保护关系到全局和局部利益,关系到长远和眼前利益,关系到国家、地方和群众利益,是关系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要制定有前瞻性的遗址保护规划,纳入当地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之中。各级政府应该可以采取诸如调整产业结构和土地用途,以及土地置换等措施,还可以利用古遗址保护为地方和群众带来好处的办法,强化保护意识,实行有效管理。
    3、喇家遗址保护要与科学研究和科学管理协调开展
    文化遗产保护要讲科学发展观,要讲实效,要讲可持续发展。喇家遗址发现的一些重要遗迹虽然进行了现场保护,但经费所限,保护措施简陋,自然风化明显。土遗址保护本身就是世界性难题,有待多学科交叉的攻关。遗址保护还是一个系统工程,它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涉及社会各方综合因素,包括遗址环境。保护的科学管理及效果与方法,也非常重要。
    大遗址保护,考古发掘和研究是基础,是认识古遗址文化内涵的基本方法。发掘与保护是有机的,喇家遗址发掘揭开了尘封数千年的遗存,提高了其重要性的认识。今后的保护工作,也有赖于考古发掘研究提供更新的资料。考古发掘也一直积极配合遗址保护规划。
    4、保护与利用相结合,发挥独特优势,创造社会效益
    喇家遗址展现的是一幅先民生活的场景,是人类遭遇灾难时的惨状和人性真情的显露,有很强的震撼力。从发现开始就受到广泛关注,至今慕名而来的人们不计其数,简单的保护棚已无法适应。这要求我们改变思维,把考古成果及时展示给公众。合理利用,符合可持续发展战略。我们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正视保护与利用之间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寻求之间的平衡点,探索更有效的保护办法。遗址展示是一种宣传教育,客观上有利于保护。
    文物保护不仅是各级政府的事,更需要全社会参与,要让群众充分认识保护文物有益。喇家遗址可以发挥它的社会效益,使人们在亲临现场的参观中得到唯物史观和爱国主义教育,获得科学知识,唤起文物保护意识,从而调动全社会保护文物的自觉性和积极性。同时让村民引以为荣、引以为幸,更加理解和遵守遗址保护的法规,更主动配合保护喇家遗址。
    总之,我们要在“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指导下,积极努力,真正实现保护和利用的良性循环,使喇家遗址保护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作者:曹萍,青海省文化厅厅长)

(文章原载《中国文物报》2005年1月7日第7版《喇家遗址保护与研究专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喇家遗址考古工作

以科学的发展观重视和加强喇家遗址保护

发布时间: 2011-03-11

    喇家遗址十分难得地保留下史前多重灾难遗迹,具有独一无二的考古价值,是不可多得的文物资源。2001年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重点大遗址保护项目,我们应该以科学的发展观来认识喇家遗址的保护与利用。
    1、喇家遗址保护面临的主要矛盾
    喇家遗址位于黄河边,吕家沟把遗址分为两大块。环境考古证明,冲沟的形成年代晚于喇家遗址,其冲刷无疑对遗址造成了很大破坏。黄土阶地的水土流失也是遗址自然侵蚀破坏的重要因素。
    长期以来,村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对遗址形成了严重损毁,而且也是今后遗址保护面临的最大威胁。分布在下喇家自然村的大部分遗址,是遗址的密集区和中心区,属于重点保护范围,而村子就建在遗址之上,占据了遗址的主要位置。目前,遗址保护与村民生产生活及乡村建设之间的矛盾,构成了遗址保护的主要矛盾。
    另外,青海是西部贫困地区,保护经费存在相当大困难。
    2、制定遗址保护法规,纳入地方发展规划
    喇家遗址的考古发掘为认识和保护遗址提供了许多依据。在此基础上制定遗址保护法规和保护管理条例,是将遗址保护纳入法律保障的举措。只有依法开展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才能处理好遗址保护与生产生活的矛盾,协调社会发展与文化遗产的关系,保护才可能良性循环。
    遗址保护关系到全局和局部利益,关系到长远和眼前利益,关系到国家、地方和群众利益,是关系可持续发展的大问题。要制定有前瞻性的遗址保护规划,纳入当地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之中。各级政府应该可以采取诸如调整产业结构和土地用途,以及土地置换等措施,还可以利用古遗址保护为地方和群众带来好处的办法,强化保护意识,实行有效管理。
    3、喇家遗址保护要与科学研究和科学管理协调开展
    文化遗产保护要讲科学发展观,要讲实效,要讲可持续发展。喇家遗址发现的一些重要遗迹虽然进行了现场保护,但经费所限,保护措施简陋,自然风化明显。土遗址保护本身就是世界性难题,有待多学科交叉的攻关。遗址保护还是一个系统工程,它不仅是技术问题,还涉及社会各方综合因素,包括遗址环境。保护的科学管理及效果与方法,也非常重要。
    大遗址保护,考古发掘和研究是基础,是认识古遗址文化内涵的基本方法。发掘与保护是有机的,喇家遗址发掘揭开了尘封数千年的遗存,提高了其重要性的认识。今后的保护工作,也有赖于考古发掘研究提供更新的资料。考古发掘也一直积极配合遗址保护规划。
    4、保护与利用相结合,发挥独特优势,创造社会效益
    喇家遗址展现的是一幅先民生活的场景,是人类遭遇灾难时的惨状和人性真情的显露,有很强的震撼力。从发现开始就受到广泛关注,至今慕名而来的人们不计其数,简单的保护棚已无法适应。这要求我们改变思维,把考古成果及时展示给公众。合理利用,符合可持续发展战略。我们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正视保护与利用之间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寻求之间的平衡点,探索更有效的保护办法。遗址展示是一种宣传教育,客观上有利于保护。
    文物保护不仅是各级政府的事,更需要全社会参与,要让群众充分认识保护文物有益。喇家遗址可以发挥它的社会效益,使人们在亲临现场的参观中得到唯物史观和爱国主义教育,获得科学知识,唤起文物保护意识,从而调动全社会保护文物的自觉性和积极性。同时让村民引以为荣、引以为幸,更加理解和遵守遗址保护的法规,更主动配合保护喇家遗址。
    总之,我们要在“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指导下,积极努力,真正实现保护和利用的良性循环,使喇家遗址保护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作者:曹萍,青海省文化厅厅长)

(文章原载《中国文物报》2005年1月7日第7版《喇家遗址保护与研究专题》)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