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专题喇家遗址专题喇家遗址考古工作
喇家遗址考古工作
青海喇家村齐家文化遗址最新揭示--史前灾难现场慑人心魄 黄河慈母佑子情动天地
发布时间:2011-02-09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青海省官亭古遗址群的综合考古研究进入第二个年头,在民和博物馆的配合下,2000年初夏刚刚开始不久的田野考古发掘又获重要成果。在黄河岸边的喇家村齐家文化遗址发掘揭示出前所未见史前灾难遗迹,一些房址内发现了不幸死者遗骸,有一座房址内三五成群地聚聚着多达14位死者,母亲佑子的情景给发掘者带来强烈的心灵震撼。如此众多死者的死亡原因目前还不十分清楚,一个新的远古之谜等待破解。
    遗址位于民和南部黄河北岸二级阶地前端的喇家村,这是一座有400口人的土族村子,他们房子厚重的庄廓就沉沉地叠压在古老的遗址上。遗址因早年出土齐家文化大型玉璧和玉刀而被发现。
    据初步钻探和发掘得知,遗址是掘有宽大环壕的大型聚落,面积在20万平方米以上。聚落内有分布密集的半地穴白灰面房址,这次刚刚清理出的两座房址内部发现有可能是意外死亡的死者遗骸,其中4号房址内有人骨多达14具。这是一座典型的齐家文化白灰面半地穴式建筑,面积约14平方米左右,平面为方形,门朝北开,中心有圆形灶址。14具人骨一组组地呈不规则姿态分布在居住面上,他们有的匍匐在地,有的侧卧一旁,有的相拥而死,有的倒地而亡。中心灶址处一成年人两手举过头顶,双腿为弓步,死亡时身体还未完全着地。西南部有5人集中死在一处,他们多为年少的孩童,其中有一年长者似用双手护卫着身下的4人,5人或坐或倚或侧或仆,头颅聚拢在一起,这虽是封存了4000年的一幕悲剧,仍令人惨不忍睹。让人顿生怜悯之心的是处在东墙壁下的两人,其中长者倚墙跪坐地上,右手撑地,左手将一婴儿搂抱在怀中,脸颊紧贴在婴儿头顶上。婴儿双手紧搂着长者的腰部,让人能想象出他极度的痛苦与恐惧。在相距不过2米的3号房址中,也发现了一对可能在同一时间因同样原因死去的两人,他们死时的位置也是在房址的东墙边,长者双膝着地跪在地上,臀部落座在脚跟上,用双手搂抱着一幼儿,幼儿依偎长者怀中,双手也紧搂着长者的腰部。长者脸面向上,颌部前伸,像是在祈求苍天赐孩子一条生路。这两位怀抱孩子的长者现经初步鉴定为女性。
    两座房址内部都放置着10多件日常所用的陶器,还有中型的玉璧等礼器及石器和骨器等。4号房址门道口不远的室外还发现有一块猪下颌骨。
    这次在房址中发现的这些死者,死时状态各异,年龄不同,以未成年者居多。类似的遗迹过去在考古发掘中还不曾见到,这不像是通常发现的史前居室葬。众多人同时死于一室的死因目前还不十分清楚,部分发掘者在现场推测可能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灾难所造成,最有可能是一次特大洪水的侵袭夺去了这许多无辜的生命。喇家村的这次发掘,发现了很难见到的史前时期的一次大灾难的现场,也让我们看到了4000多年前黄河慈母以身佑子的深情,此情此景,感天动地,慑人心魄。
    这些死者生命的突然丧失,当然也不排除有宗教及其他等等原因,喇家村遗址的发掘正在继续,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相关迹象发现,有望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找到解开这一幕史前悲剧谜底的钥匙。
(国道、晓燕、林海、克洲、茂林、仁湘)

(原载《中国文物报》2000年7月5日第1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喇家遗址考古工作

青海喇家村齐家文化遗址最新揭示--史前灾难现场慑人心魄 黄河慈母佑子情动天地

发布时间: 2011-02-09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青海省官亭古遗址群的综合考古研究进入第二个年头,在民和博物馆的配合下,2000年初夏刚刚开始不久的田野考古发掘又获重要成果。在黄河岸边的喇家村齐家文化遗址发掘揭示出前所未见史前灾难遗迹,一些房址内发现了不幸死者遗骸,有一座房址内三五成群地聚聚着多达14位死者,母亲佑子的情景给发掘者带来强烈的心灵震撼。如此众多死者的死亡原因目前还不十分清楚,一个新的远古之谜等待破解。
    遗址位于民和南部黄河北岸二级阶地前端的喇家村,这是一座有400口人的土族村子,他们房子厚重的庄廓就沉沉地叠压在古老的遗址上。遗址因早年出土齐家文化大型玉璧和玉刀而被发现。
    据初步钻探和发掘得知,遗址是掘有宽大环壕的大型聚落,面积在20万平方米以上。聚落内有分布密集的半地穴白灰面房址,这次刚刚清理出的两座房址内部发现有可能是意外死亡的死者遗骸,其中4号房址内有人骨多达14具。这是一座典型的齐家文化白灰面半地穴式建筑,面积约14平方米左右,平面为方形,门朝北开,中心有圆形灶址。14具人骨一组组地呈不规则姿态分布在居住面上,他们有的匍匐在地,有的侧卧一旁,有的相拥而死,有的倒地而亡。中心灶址处一成年人两手举过头顶,双腿为弓步,死亡时身体还未完全着地。西南部有5人集中死在一处,他们多为年少的孩童,其中有一年长者似用双手护卫着身下的4人,5人或坐或倚或侧或仆,头颅聚拢在一起,这虽是封存了4000年的一幕悲剧,仍令人惨不忍睹。让人顿生怜悯之心的是处在东墙壁下的两人,其中长者倚墙跪坐地上,右手撑地,左手将一婴儿搂抱在怀中,脸颊紧贴在婴儿头顶上。婴儿双手紧搂着长者的腰部,让人能想象出他极度的痛苦与恐惧。在相距不过2米的3号房址中,也发现了一对可能在同一时间因同样原因死去的两人,他们死时的位置也是在房址的东墙边,长者双膝着地跪在地上,臀部落座在脚跟上,用双手搂抱着一幼儿,幼儿依偎长者怀中,双手也紧搂着长者的腰部。长者脸面向上,颌部前伸,像是在祈求苍天赐孩子一条生路。这两位怀抱孩子的长者现经初步鉴定为女性。
    两座房址内部都放置着10多件日常所用的陶器,还有中型的玉璧等礼器及石器和骨器等。4号房址门道口不远的室外还发现有一块猪下颌骨。
    这次在房址中发现的这些死者,死时状态各异,年龄不同,以未成年者居多。类似的遗迹过去在考古发掘中还不曾见到,这不像是通常发现的史前居室葬。众多人同时死于一室的死因目前还不十分清楚,部分发掘者在现场推测可能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灾难所造成,最有可能是一次特大洪水的侵袭夺去了这许多无辜的生命。喇家村的这次发掘,发现了很难见到的史前时期的一次大灾难的现场,也让我们看到了4000多年前黄河慈母以身佑子的深情,此情此景,感天动地,慑人心魄。
    这些死者生命的突然丧失,当然也不排除有宗教及其他等等原因,喇家村遗址的发掘正在继续,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相关迹象发现,有望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找到解开这一幕史前悲剧谜底的钥匙。
(国道、晓燕、林海、克洲、茂林、仁湘)

(原载《中国文物报》2000年7月5日第1版)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