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专题喇家遗址专题喇家遗址多学科研究
喇家遗址多学科研究
把多学科研究整合为人地关系的考古学研究——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座谈会综述
发布时间:2011-03-1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叶茂林    点击率:

    青海民和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座谈会,2004年4月16日在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召开。座谈会由考古所第一研究室和考古科技中心合办,特别邀请在京的有关地质地貌环境和地震方面的专家参加。北京大学环境学院的杨景春、夏正楷、莫多闻、周力平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地理与遥感科学学院的李容全教授,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袁宝印研究员和杨晓燕博士,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郑剑东研究员等多位自然科学学者,还有考古所的仇士华、谢端琚、任式楠、陆巍研究员等老专家,与考古所的中青年学者一起座谈,交流讨论喇家遗址考古发现与环境考古的成果,对进一步工作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喇家遗址1999年开始试掘,已经连续进行了多年的发掘工作。喇家遗址的考古发掘是近年来黄河上游地区史前考古的新亮点,一系列新的发现,突破了对齐家文化的原有认识。尤其是从2000年起,在喇家遗址同时还发现史前灾难的遗迹现象,把史前考古与环境灾变事件联系起来,开启了环境考古新的切入点。考古所的科技中心和北京大学环境学院的研究人员,分别在喇家遗址上与考古发掘者合作开展多学科交叉的古环境研究,突出了以地学方法和手段的环境考古工作。环境考古与考古发掘同步,连续3年不断跟踪进行考察和采样,为探索喇家遗址古灾难原因,寻找灾害事件的科学证据,取得显著成果,初步确认了喇家遗址的地震和洪水灾害。考古学证据与自然环境证据相结合,互为印证,在地层关系、遗迹现象、埋藏学、年代学及其地学现象和环境背景方面都明显吻合,较好地解答了考古奇异现象以及遗址与环境变化的关系等问题。为进一步探讨史前人地关系,尤其是发生灾变的极端关系,提供了一个重要考古实例。
    目前喇家遗址考古发现和环境考古研究还是初步的阶段性成果,却已经受到广泛关注和重视。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专家学者们对这项环境考古工作应该有更多的发言权,这个会议主旨就是为了听取多方专家们的意见和建议,使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工作更上一层楼。通过介绍、交流和讨论,深化了认识,促进了思考,对开展实际工作有许多新的启发。与会的各方面专家,基本上都肯定了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工作和成绩,对有关问题也提出了一些不尽相同的看法和有益思索。
    关于地震灾害,专家们认为可能性非常大,已经找到的很多现象和证据,都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但是还须依照地震三要素(地震时间、震中地点、震级烈度),来逐项进行更深入地探寻,作出更精确的结论,这样就有可能把我国的历史地震记录提早到齐家文化时期。只有这样才能说地震学的论证可靠。而且,还应该在考古发掘同时有古地震专家现场考察,把工作做得更到位。专家提出,最好能够保留下来有关的遗迹和灾难堆积地层,不要都发掘掉了,这些是灾难现象最直接的宝贵证据。
    关于洪水灾害,专家们认为发现的洪水沉积物地层证据毫无疑问。然而是气候变化引起的洪水,还是地震造成堵坝引起的次生灾害的洪水,还有待于进一步地更深入工作,有待在官亭盆地内,甚至更大区域作大范围大比例尺的地貌填图来说明。也需要相关环境气候资料的证据和相关环境考古研究的进一步开展提出论据。
    关于灾害时间,在短时间里相继出现的地震与洪水反映出群发性灾害,地震与洪水有明确的地层关系表明发生的时间先后,随后的洪水多发期有连续沉积的洪积地层现象为依据。但这些都还只是相对时间概念。而有关绝对时间的确定,则有待于年代学的高精度研究,需要从考古层位学和碳十四、热释光等多种测试方法的年代数据的综合研究取得共识,有专家认为,可以用断代工程的采集系列样品的方法测年,从而能够获得较为精确的系列年代数据。对于多达十几个旋回的连续洪水沉积地层所显示的洪水多发期,除了可以通过其上下的考古遗址来卡住相对年代,也还是可以进行测年研究的。这些对于喇家遗址史前灾害研究将有直接的帮助。
    关于考古遗存与灾害的关系,考古堆积有明确的地层依据反映出灾难与遗址的关系,同时通过环境考古的结论也更充分地说明,并且可以清楚地作出埋藏学解释。但仍有对喇家遗址考古发现的灾难现象是否灾害所致提出疑问,甚至认为房址里的人骨是屈肢葬。发掘者认为,只要客观地观察考古发掘现场和不同堆积物的地层关系,就不难判断考古发现的灾难事实,也就不难了解这种相互关系。发掘者对灾难现象的认定过程并不是轻易的,考古队曾经还有过多次争论,慎重地进行各种推断。作为考古人员,首先考虑到的当然是人为原因,在排除了各种人为因素,在人为因素不能解释考古现象时,才寻求从自然因素上找原因。环境考古研究的结果与考古发掘的地层关系和各种现象反映的证据相吻合,因而得到发掘者的认同,形成共识。现有的认识还并不能说无懈可击,但是灾难现象得到了地层学的支持。考古学必须尊重地层。
    关于下一步工作,有专家认为,可以发掘其它遗址来验证喇家遗址古灾难的研究结论。对盆地内更多遗址进行发掘和详细调查,是官亭盆地古遗址群考古课题的任务,有待下一步工作。专家指出,除了再继续对遗址地震、洪水和灾害年代作深入探索,还应该把相关其它环境考古项目同时开展起来,各方面都跟上,可提供更加充分的环境考古信息。还有专家提出,有必要对不同土壤进行对比研究,对遗址土壤和自然土壤进行对比研究。有关土壤学的研究工作已在酝酿之中。另外,对官亭盆地和喇家遗址的地貌填图,包括考古遗迹的填图,还显得不够详尽和细化,有待重新考察和填补。喇家遗址的考古研究,也要不断发展,思考新的侧重点,对已有的许多新发现和带来的新问题,还应该要搞得更加清楚一些。
    关于多学科结合,不同学科有各自的性质特点,需要磨合,相互理解沟通。喇家遗址环境考古是多学科合作比较成功的例子,它定位好,意义大,成果新。考古学的发展,多学科结合是一个方向。多学科结合还需要整合,把多学科的研究整合落实到人地关系的考古学研究上。有专家建议,要善待喇家遗址这样特殊的考古发现,它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单一学科的学术意义,必须多学科合作,全方位、全面深入下去,争取申请国家重大课题研究基金,以考古学为主,多学科结合再做更深更细的考察研究和综合研究,让喇家遗址古灾难的探索,产生出更为巨大的成果。

 

(原载《中国文物报》2004年7月16日第7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喇家遗址多学科研究

把多学科研究整合为人地关系的考古学研究——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座谈会综述

发布时间: 2011-03-11

    青海民和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座谈会,2004年4月16日在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召开。座谈会由考古所第一研究室和考古科技中心合办,特别邀请在京的有关地质地貌环境和地震方面的专家参加。北京大学环境学院的杨景春、夏正楷、莫多闻、周力平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地理与遥感科学学院的李容全教授,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袁宝印研究员和杨晓燕博士,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的郑剑东研究员等多位自然科学学者,还有考古所的仇士华、谢端琚、任式楠、陆巍研究员等老专家,与考古所的中青年学者一起座谈,交流讨论喇家遗址考古发现与环境考古的成果,对进一步工作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喇家遗址1999年开始试掘,已经连续进行了多年的发掘工作。喇家遗址的考古发掘是近年来黄河上游地区史前考古的新亮点,一系列新的发现,突破了对齐家文化的原有认识。尤其是从2000年起,在喇家遗址同时还发现史前灾难的遗迹现象,把史前考古与环境灾变事件联系起来,开启了环境考古新的切入点。考古所的科技中心和北京大学环境学院的研究人员,分别在喇家遗址上与考古发掘者合作开展多学科交叉的古环境研究,突出了以地学方法和手段的环境考古工作。环境考古与考古发掘同步,连续3年不断跟踪进行考察和采样,为探索喇家遗址古灾难原因,寻找灾害事件的科学证据,取得显著成果,初步确认了喇家遗址的地震和洪水灾害。考古学证据与自然环境证据相结合,互为印证,在地层关系、遗迹现象、埋藏学、年代学及其地学现象和环境背景方面都明显吻合,较好地解答了考古奇异现象以及遗址与环境变化的关系等问题。为进一步探讨史前人地关系,尤其是发生灾变的极端关系,提供了一个重要考古实例。
    目前喇家遗址考古发现和环境考古研究还是初步的阶段性成果,却已经受到广泛关注和重视。自然科学相关学科的专家学者们对这项环境考古工作应该有更多的发言权,这个会议主旨就是为了听取多方专家们的意见和建议,使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工作更上一层楼。通过介绍、交流和讨论,深化了认识,促进了思考,对开展实际工作有许多新的启发。与会的各方面专家,基本上都肯定了喇家遗址环境考古工作和成绩,对有关问题也提出了一些不尽相同的看法和有益思索。
    关于地震灾害,专家们认为可能性非常大,已经找到的很多现象和证据,都具有很强的说服力。但是还须依照地震三要素(地震时间、震中地点、震级烈度),来逐项进行更深入地探寻,作出更精确的结论,这样就有可能把我国的历史地震记录提早到齐家文化时期。只有这样才能说地震学的论证可靠。而且,还应该在考古发掘同时有古地震专家现场考察,把工作做得更到位。专家提出,最好能够保留下来有关的遗迹和灾难堆积地层,不要都发掘掉了,这些是灾难现象最直接的宝贵证据。
    关于洪水灾害,专家们认为发现的洪水沉积物地层证据毫无疑问。然而是气候变化引起的洪水,还是地震造成堵坝引起的次生灾害的洪水,还有待于进一步地更深入工作,有待在官亭盆地内,甚至更大区域作大范围大比例尺的地貌填图来说明。也需要相关环境气候资料的证据和相关环境考古研究的进一步开展提出论据。
    关于灾害时间,在短时间里相继出现的地震与洪水反映出群发性灾害,地震与洪水有明确的地层关系表明发生的时间先后,随后的洪水多发期有连续沉积的洪积地层现象为依据。但这些都还只是相对时间概念。而有关绝对时间的确定,则有待于年代学的高精度研究,需要从考古层位学和碳十四、热释光等多种测试方法的年代数据的综合研究取得共识,有专家认为,可以用断代工程的采集系列样品的方法测年,从而能够获得较为精确的系列年代数据。对于多达十几个旋回的连续洪水沉积地层所显示的洪水多发期,除了可以通过其上下的考古遗址来卡住相对年代,也还是可以进行测年研究的。这些对于喇家遗址史前灾害研究将有直接的帮助。
    关于考古遗存与灾害的关系,考古堆积有明确的地层依据反映出灾难与遗址的关系,同时通过环境考古的结论也更充分地说明,并且可以清楚地作出埋藏学解释。但仍有对喇家遗址考古发现的灾难现象是否灾害所致提出疑问,甚至认为房址里的人骨是屈肢葬。发掘者认为,只要客观地观察考古发掘现场和不同堆积物的地层关系,就不难判断考古发现的灾难事实,也就不难了解这种相互关系。发掘者对灾难现象的认定过程并不是轻易的,考古队曾经还有过多次争论,慎重地进行各种推断。作为考古人员,首先考虑到的当然是人为原因,在排除了各种人为因素,在人为因素不能解释考古现象时,才寻求从自然因素上找原因。环境考古研究的结果与考古发掘的地层关系和各种现象反映的证据相吻合,因而得到发掘者的认同,形成共识。现有的认识还并不能说无懈可击,但是灾难现象得到了地层学的支持。考古学必须尊重地层。
    关于下一步工作,有专家认为,可以发掘其它遗址来验证喇家遗址古灾难的研究结论。对盆地内更多遗址进行发掘和详细调查,是官亭盆地古遗址群考古课题的任务,有待下一步工作。专家指出,除了再继续对遗址地震、洪水和灾害年代作深入探索,还应该把相关其它环境考古项目同时开展起来,各方面都跟上,可提供更加充分的环境考古信息。还有专家提出,有必要对不同土壤进行对比研究,对遗址土壤和自然土壤进行对比研究。有关土壤学的研究工作已在酝酿之中。另外,对官亭盆地和喇家遗址的地貌填图,包括考古遗迹的填图,还显得不够详尽和细化,有待重新考察和填补。喇家遗址的考古研究,也要不断发展,思考新的侧重点,对已有的许多新发现和带来的新问题,还应该要搞得更加清楚一些。
    关于多学科结合,不同学科有各自的性质特点,需要磨合,相互理解沟通。喇家遗址环境考古是多学科合作比较成功的例子,它定位好,意义大,成果新。考古学的发展,多学科结合是一个方向。多学科结合还需要整合,把多学科的研究整合落实到人地关系的考古学研究上。有专家建议,要善待喇家遗址这样特殊的考古发现,它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单一学科的学术意义,必须多学科合作,全方位、全面深入下去,争取申请国家重大课题研究基金,以考古学为主,多学科结合再做更深更细的考察研究和综合研究,让喇家遗址古灾难的探索,产生出更为巨大的成果。

 

(原载《中国文物报》2004年7月16日第7版)


 

作者:叶茂林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