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首届“中国公共考古——仰韶论坛”
首届“中国公共考古——仰韶论坛”
首届中国公众考古论坛举行
发布时间:2013-10-24    文章出处:人民日报    作者:    点击率:


  考古其实与每一个人都有关联


  了解我们曾经的生活、我们与自然的关系,让更多人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中


  考古等同于挖宝吗?考古和我们的关系是什么?10月20日—2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局、三门峡市政府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公众考古•仰韶论坛,在河南省三门峡市举行。来自一线的考古专家、高校的学者以及考古爱好者,就公众考古的现状和发展进行了交流。


  “考古学和考古学者还缺乏和公众的沟通”


  《盗墓笔记》等小说的畅销、鉴宝热的兴起,一再将考古引入大众的视野。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副所长陈星灿说,随着民众知识水平的普遍提高、网络交流平台的飞速发展,考古发展面临新的契机。“中国公众对考古发现的兴趣日益增长,各种形式的公共考古活动方兴未艾”。


  公众考古学,在最近几年引领了考古学发展的潮流。公众考古,简单地说,就是研究考古和公众的关系。首届中国公众考古论坛•仰韶论坛的召开,就是希望促进公众考古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公共考古在我国还不能算一个成熟的学科,考古学和考古学者还缺乏和公众的沟通。”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说,考古学不是象牙塔,要让公众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但现实的情况是,很多人将考古等同于挖宝、鉴宝。首都师范大学考古系副教授王涛通过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很多考古专业学生对考古的需求也是出于鉴定的目的。


  “考古不是挖宝、鉴宝。”上海博物馆教育部主任郭青生说,考古的目的在于研究我们从何而来,我们曾经的生活、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每一个考古发现都有独到的意义。考古学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联。


  考古专家特别指出,公众考古是让公众认识考古、认识文化遗产,认识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公众考古是要普及考古知识,推动公众更多了解考古,动员他们更多地参与到文化遗产的管理和保护中。”


  “公众离主动参与还有距离”


  公众考古在中国由来已久,考古已成为一种公众参与越来越多的活动乃至一种生活方式。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高蒙河说,中国公众考古大致经历受众型、关注型、参与型三个发展阶段:受众型阶段以专家自发性为主,单向普及传播,公众参观、接受为辅,如定陵、马王堆汉墓、秦陵兵马俑考古;关注型阶段以专家话语权为主,开始自觉讨论公众考古必要性,公众和媒体关注并举,如老山汉墓、南海一号考古;参与型阶段,专家角色转变,不再是考古资源唯一和当然的权威解释者,公众和社会媒体获得发言权,其对于文化遗产的看法和价值观大行其道,如曹操高陵考古。我国考古工作的内涵也经历了发展的过程。


  在此次论坛中,曹操墓仍被不断提及。曹操墓,也成为中国公众考古的重要里程碑事件。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唐际根说,对于曹操墓的种种争议,考古学界需要反思,社会和公众也需要反思。“专家会讲神话也要会讲人话,有义务和责任通过考古传播真相,担当起和公众、和政府进行沟通的角色。当然,围绕曹操墓的质疑与反质疑,很重要的原因还有公众知识的盲点,质疑者要做足功课。”


  显然,要让考古真正走进公众,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者莫妮卡介绍美国公众考古经验时说道,公众考古也是一种教育形式,它可以通过考古来开展公众教育。“在美国,公众考古有着丰富多彩的形式,如出版《国家地理》等刊物;开展社区考古,考古学家和社区交流考古发现和意义;组织公众演讲和公众参与活动,让公众参与体验考古遗址;组织田野学校等。”


  “公众考古强调双向互动,我们现在还处在被动接受考古的阶段,离主动参与还有很大的距离。”王涛说。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首届“中国公共考古——仰韶论坛”

首届中国公众考古论坛举行

发布时间: 2013-10-24


  考古其实与每一个人都有关联


  了解我们曾经的生活、我们与自然的关系,让更多人参与到文化遗产保护中


  考古等同于挖宝吗?考古和我们的关系是什么?10月20日—2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局、三门峡市政府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公众考古•仰韶论坛,在河南省三门峡市举行。来自一线的考古专家、高校的学者以及考古爱好者,就公众考古的现状和发展进行了交流。


  “考古学和考古学者还缺乏和公众的沟通”


  《盗墓笔记》等小说的畅销、鉴宝热的兴起,一再将考古引入大众的视野。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副所长陈星灿说,随着民众知识水平的普遍提高、网络交流平台的飞速发展,考古发展面临新的契机。“中国公众对考古发现的兴趣日益增长,各种形式的公共考古活动方兴未艾”。


  公众考古学,在最近几年引领了考古学发展的潮流。公众考古,简单地说,就是研究考古和公众的关系。首届中国公众考古论坛•仰韶论坛的召开,就是希望促进公众考古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公共考古在我国还不能算一个成熟的学科,考古学和考古学者还缺乏和公众的沟通。”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说,考古学不是象牙塔,要让公众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但现实的情况是,很多人将考古等同于挖宝、鉴宝。首都师范大学考古系副教授王涛通过学生的问卷调查发现,很多考古专业学生对考古的需求也是出于鉴定的目的。


  “考古不是挖宝、鉴宝。”上海博物馆教育部主任郭青生说,考古的目的在于研究我们从何而来,我们曾经的生活、我们与自然的关系,每一个考古发现都有独到的意义。考古学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联。


  考古专家特别指出,公众考古是让公众认识考古、认识文化遗产,认识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公众考古是要普及考古知识,推动公众更多了解考古,动员他们更多地参与到文化遗产的管理和保护中。”


  “公众离主动参与还有距离”


  公众考古在中国由来已久,考古已成为一种公众参与越来越多的活动乃至一种生活方式。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高蒙河说,中国公众考古大致经历受众型、关注型、参与型三个发展阶段:受众型阶段以专家自发性为主,单向普及传播,公众参观、接受为辅,如定陵、马王堆汉墓、秦陵兵马俑考古;关注型阶段以专家话语权为主,开始自觉讨论公众考古必要性,公众和媒体关注并举,如老山汉墓、南海一号考古;参与型阶段,专家角色转变,不再是考古资源唯一和当然的权威解释者,公众和社会媒体获得发言权,其对于文化遗产的看法和价值观大行其道,如曹操高陵考古。我国考古工作的内涵也经历了发展的过程。


  在此次论坛中,曹操墓仍被不断提及。曹操墓,也成为中国公众考古的重要里程碑事件。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唐际根说,对于曹操墓的种种争议,考古学界需要反思,社会和公众也需要反思。“专家会讲神话也要会讲人话,有义务和责任通过考古传播真相,担当起和公众、和政府进行沟通的角色。当然,围绕曹操墓的质疑与反质疑,很重要的原因还有公众知识的盲点,质疑者要做足功课。”


  显然,要让考古真正走进公众,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者莫妮卡介绍美国公众考古经验时说道,公众考古也是一种教育形式,它可以通过考古来开展公众教育。“在美国,公众考古有着丰富多彩的形式,如出版《国家地理》等刊物;开展社区考古,考古学家和社区交流考古发现和意义;组织公众演讲和公众参与活动,让公众参与体验考古遗址;组织田野学校等。”


  “公众考古强调双向互动,我们现在还处在被动接受考古的阶段,离主动参与还有很大的距离。”王涛说。


 

作者:

文章出处: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