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考古论坛--2012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考古论坛--2012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史前最大城址”等6大发现入选
发布时间:2013-01-10    文章出处:人民日报    作者:杨雪梅    点击率:

 

 
    图片从上至下依次为: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Ⅱ区墓地全景、阿敦乔鲁墓地北区墓葬、石峁遗址外瓮城北端东侧出土玉铲、邺城遗址北齐白石透雕龙树背屏式造像、纪王崮春秋墓出土玉人、海龙囤遗址海龙山寺碑。  中国社会科学院供图


  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


  填补淮河中下游考古空白


  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江苏泗洪县梅花镇大新庄西南约500米处的重岗山北缘坡地之上,遗址总面积17.5万平方米,经过测年,确认其为一处距今8000年前后的史前环壕聚落。据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林留根介绍,几次发掘共清理墓葬92座,灰坑26座,房址5座,出土陶器、石器、玉器、骨器400多件。顺山集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淮河中下游史前聚落考古和考古文化的空白。


  点评:距今8000年左右是中国历史的一个重要时期,之前在东北的兴隆洼和长江中下游的贾湖也都发现了大型聚落遗址,但在淮河流域是第一次。这个聚落有房址,有规划整齐的墓葬区,有丰富的水稻遗迹,说明这个时期已经有初步的农业生态。而且顺山集遗址的遗存表现出多种文化因素,比如这里的陶釜与山东半岛的后李文化有一定的联系。这是江苏境内已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或者可以为长江中下游的马家浜文化找到源头。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陈星灿)


  石峁遗址


  史前最大城址再现


  石峁遗址位于陕西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洞川沟附近山梁上,地处黄河支流秃尾河及其支流洞川沟交汇处。石峁遗址目前总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是已知的中国史前时期最大城址。专家初步认定石峁城址最早修建于龙山中期或略晚,兴盛于龙山晚期,夏时期毁弃。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助理、神木石峁遗址考古队领队孙周勇介绍,这座4000多年前的史前最大城址,由“皇城台”、内城、外城组成,体量巨大、结构复杂、构筑技术先进,其东门遗址是我国迄今考古发掘的最早石城门。


  点评:石峁遗址在上个世纪因为出土的一批玉器尤其是数量众多的玉牙璋,曾引起考古界的广泛关注。如今挖掘的规模宏大的石砌城墙与以往发现的大量玉器,显示出该遗址在北方文化圈中的核心地位,它的发现为研究中国文明起源形成的多元性和发展过程提供了全新的研究资料,也有助于我们重新审视齐家文化、龙山文化、二里头文化。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朱延平)


  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


  天山深处的“石头迷宫”


  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城西约41公里处的阿拉套山南麓浅山地带,是近年来在新疆发现的重要的青铜时代遗存。


  据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丛德新介绍,2012年6月—9月,考古人员发掘了三座相互连属的大房址和9座石板墓葬。通过对相关遗物进行测年显示,遗址与墓地的年代为公元前19世纪至公元前17世纪,属于青铜时代早期。以当时的人力、畜力,如何将不规则的巨石破解成片状,又如何搬运就位至今仍然是个谜。


  点评:该遗址是新疆地区早期青铜时代文化中比较大、完整的遗址,是研究新疆西北地区青铜文化与中亚文化联系的重要遗址。通过发掘,考古人员首次在新疆确认了相互关联的早期青铜时代的遗址和墓地,今后的考古研究可以将该遗址放到环巴尔喀什湖的大背景下。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李水城)


  纪王崮春秋墓


  山东商周考古重要发现


  纪王崮春秋墓位于山东沂水县城西北40公里处,被称为“沂蒙七十二崮之首”。据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郝导华介绍,2012年春节前夕,在崮顶施工时意外发现了部分青铜器残片,确定为一座古墓葬,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墓葬形制较为特殊,墓室与车马坑共凿建于一个岩坑之中。墓葬虽然破坏较为严重,但主墓室保存完好。车马坑发现8匹马4辆车,还有青铜礼器,它的规模、形制无疑是高等级的。


  墓葬内出土了大量的青铜礼器、乐器、兵器等重要文物,对研究该地区历史和春秋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工艺技术、墓葬制度等具重要价值。


  点评:纪王崮墓葬是山东近几年来商周考古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尤其是墓室与车马坑共处一个岩穴,车马坑东侧的柱台上还有几排柱洞,都非常少见,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埋藏类型,为以后的考古学研究提供了线索。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刘绪)


  邺城遗址东魏北齐佛寺遗迹和佛教造像埋藏坑


  佛教考古最重要收获之一


  邺城遗址位于河北临漳县西南约20公里处,是三国曹魏至北朝末期6个王朝的国都。


  据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邺城考古队队长朱岩石介绍,在这里发现的东魏北齐佛寺遗迹,是初唐皇家佛寺布局的源头之一。而抢救发掘的佛教造像埋藏坑,出土佛教造像2895件(块),有题记的超过200件,绝大多数是汉白玉造像。据初步判断,这批佛教造像时代主要是东魏北齐时期。


  点评:邺城遗址的考古发现,是中国佛教考古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如此规模宏大(长400米)、地理位置重要(邺城御道附近)的多院式佛教寺院,无疑具备了皇家寺院的气派。据说当时的统治者将国库收入的1/3用于建设佛寺。佛教造像埋藏坑是新中国发现数量最多的一次。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李裕群)


  海龙囤遗址


  研究土司制度的完整遗址


  海龙囤遗址位于贵州遵义老城北约30里的龙岩山东麓、湘江上游。据现有文献,海龙囤始建于1257年,由南宋朝廷与播州的土司杨氏共同营建,后来毁于1600年对抗明朝廷的战争。据贵州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飞介绍,如今周长约6公里的环囤城墙尚存,囤内面积达1.59平方公里,“老王宫”和“新王宫”是囤内两组最大的建筑群,面积均在2万平方米左右,大体为“横三纵三”的布局,是集军事屯堡、衙署与“行宫”为一体的“土司”遗存。


  点评:这是特殊历史时期、特殊地区的建筑遗存,是又一处研究土司制度的完整遗址。可以说海龙囤遗址完整地见证了我国历史上少数民族地区政策由唐宋时期的羁縻之制到元明时期土司制度再到明清时期“改土归流”的变迁,应按大遗址保护的原则进行下一步的考古与规划。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白云翔)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论坛--2012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史前最大城址”等6大发现入选

发布时间: 2013-01-10

 

 
    图片从上至下依次为: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Ⅱ区墓地全景、阿敦乔鲁墓地北区墓葬、石峁遗址外瓮城北端东侧出土玉铲、邺城遗址北齐白石透雕龙树背屏式造像、纪王崮春秋墓出土玉人、海龙囤遗址海龙山寺碑。  中国社会科学院供图


  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


  填补淮河中下游考古空白


  顺山集新石器时代遗址位于江苏泗洪县梅花镇大新庄西南约500米处的重岗山北缘坡地之上,遗址总面积17.5万平方米,经过测年,确认其为一处距今8000年前后的史前环壕聚落。据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林留根介绍,几次发掘共清理墓葬92座,灰坑26座,房址5座,出土陶器、石器、玉器、骨器400多件。顺山集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淮河中下游史前聚落考古和考古文化的空白。


  点评:距今8000年左右是中国历史的一个重要时期,之前在东北的兴隆洼和长江中下游的贾湖也都发现了大型聚落遗址,但在淮河流域是第一次。这个聚落有房址,有规划整齐的墓葬区,有丰富的水稻遗迹,说明这个时期已经有初步的农业生态。而且顺山集遗址的遗存表现出多种文化因素,比如这里的陶釜与山东半岛的后李文化有一定的联系。这是江苏境内已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或者可以为长江中下游的马家浜文化找到源头。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陈星灿)


  石峁遗址


  史前最大城址再现


  石峁遗址位于陕西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洞川沟附近山梁上,地处黄河支流秃尾河及其支流洞川沟交汇处。石峁遗址目前总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是已知的中国史前时期最大城址。专家初步认定石峁城址最早修建于龙山中期或略晚,兴盛于龙山晚期,夏时期毁弃。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助理、神木石峁遗址考古队领队孙周勇介绍,这座4000多年前的史前最大城址,由“皇城台”、内城、外城组成,体量巨大、结构复杂、构筑技术先进,其东门遗址是我国迄今考古发掘的最早石城门。


  点评:石峁遗址在上个世纪因为出土的一批玉器尤其是数量众多的玉牙璋,曾引起考古界的广泛关注。如今挖掘的规模宏大的石砌城墙与以往发现的大量玉器,显示出该遗址在北方文化圈中的核心地位,它的发现为研究中国文明起源形成的多元性和发展过程提供了全新的研究资料,也有助于我们重新审视齐家文化、龙山文化、二里头文化。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朱延平)


  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


  天山深处的“石头迷宫”


  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温泉县城西约41公里处的阿拉套山南麓浅山地带,是近年来在新疆发现的重要的青铜时代遗存。


  据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丛德新介绍,2012年6月—9月,考古人员发掘了三座相互连属的大房址和9座石板墓葬。通过对相关遗物进行测年显示,遗址与墓地的年代为公元前19世纪至公元前17世纪,属于青铜时代早期。以当时的人力、畜力,如何将不规则的巨石破解成片状,又如何搬运就位至今仍然是个谜。


  点评:该遗址是新疆地区早期青铜时代文化中比较大、完整的遗址,是研究新疆西北地区青铜文化与中亚文化联系的重要遗址。通过发掘,考古人员首次在新疆确认了相互关联的早期青铜时代的遗址和墓地,今后的考古研究可以将该遗址放到环巴尔喀什湖的大背景下。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李水城)


  纪王崮春秋墓


  山东商周考古重要发现


  纪王崮春秋墓位于山东沂水县城西北40公里处,被称为“沂蒙七十二崮之首”。据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郝导华介绍,2012年春节前夕,在崮顶施工时意外发现了部分青铜器残片,确定为一座古墓葬,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墓葬形制较为特殊,墓室与车马坑共凿建于一个岩坑之中。墓葬虽然破坏较为严重,但主墓室保存完好。车马坑发现8匹马4辆车,还有青铜礼器,它的规模、形制无疑是高等级的。


  墓葬内出土了大量的青铜礼器、乐器、兵器等重要文物,对研究该地区历史和春秋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工艺技术、墓葬制度等具重要价值。


  点评:纪王崮墓葬是山东近几年来商周考古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尤其是墓室与车马坑共处一个岩穴,车马坑东侧的柱台上还有几排柱洞,都非常少见,可以说是一种全新的埋藏类型,为以后的考古学研究提供了线索。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  刘绪)


  邺城遗址东魏北齐佛寺遗迹和佛教造像埋藏坑


  佛教考古最重要收获之一


  邺城遗址位于河北临漳县西南约20公里处,是三国曹魏至北朝末期6个王朝的国都。


  据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邺城考古队队长朱岩石介绍,在这里发现的东魏北齐佛寺遗迹,是初唐皇家佛寺布局的源头之一。而抢救发掘的佛教造像埋藏坑,出土佛教造像2895件(块),有题记的超过200件,绝大多数是汉白玉造像。据初步判断,这批佛教造像时代主要是东魏北齐时期。


  点评:邺城遗址的考古发现,是中国佛教考古最重要的收获之一。如此规模宏大(长400米)、地理位置重要(邺城御道附近)的多院式佛教寺院,无疑具备了皇家寺院的气派。据说当时的统治者将国库收入的1/3用于建设佛寺。佛教造像埋藏坑是新中国发现数量最多的一次。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李裕群)


  海龙囤遗址


  研究土司制度的完整遗址


  海龙囤遗址位于贵州遵义老城北约30里的龙岩山东麓、湘江上游。据现有文献,海龙囤始建于1257年,由南宋朝廷与播州的土司杨氏共同营建,后来毁于1600年对抗明朝廷的战争。据贵州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飞介绍,如今周长约6公里的环囤城墙尚存,囤内面积达1.59平方公里,“老王宫”和“新王宫”是囤内两组最大的建筑群,面积均在2万平方米左右,大体为“横三纵三”的布局,是集军事屯堡、衙署与“行宫”为一体的“土司”遗存。


  点评:这是特殊历史时期、特殊地区的建筑遗存,是又一处研究土司制度的完整遗址。可以说海龙囤遗址完整地见证了我国历史上少数民族地区政策由唐宋时期的羁縻之制到元明时期土司制度再到明清时期“改土归流”的变迁,应按大遗址保护的原则进行下一步的考古与规划。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  白云翔)

作者:杨雪梅

文章出处: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