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考古论坛--201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考古论坛--201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江苏盱眙县大云山西汉江都王陵
发布时间:2012-01-10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杂志社    点击率:
 
 
    大云山江都王陵位于江苏省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大云山山顶,海拔73.6米,西距盱眙县城30公里,南距汉代东阳城遗址1公里,西南与青墩山、小云山汉代贵族墓地相邻。
 
 
    2009年初,大云山发生了严重盗墓事件。2009年2月至3月,由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对现场进行考古调查与勘探,发现大云山山顶存在大型汉墓区。由于现场不断受开山采石破坏,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09年9月至2011年12月,南京博物院对大云山汉墓区进行了全面勘探与抢救性发掘,揭示出了一处完整的西汉江都王陵园,出土了大量铜器、金银器、玉器等精美文物,其中许多文物均为首次发现。通过两年多的考古钻探和发掘,我们发现尽管受近年来开山采石的破坏,但陵园总体布局仍然十分清晰。陵园平面近似正方形,边长约500米。四面均筑有陵墙,除东墙中段保存尚好外,其余三面陵墙大多仅剩夯土墙基。
 
 
    陵园内共发现主墓3座(M1、M2、M8)、陪葬墓13座、陪葬坑9座。其中,主墓分布于陵园内南部,陪葬墓分布于陵园北部,车马陪葬坑位于陵园南部,兵器陪葬坑位于陵园北侧,紧靠陵墙。整体布局和形制规整,排列有序。
 
 
 
    一号墓(M1) 位于陵园东南部,发掘前地表留有大型封土堆,墓葬平面呈“中”字形,开口长度为140米。墓室结构为黄肠题凑,包括外回廊、题凑、前室、内回廊、后室等部分。尽管受到早期盗墓影响,但墓室内还是出土了陶器、铜器、金银器、玉器、漆木器等大量精美文物1万余件(套)。发掘表明,外回廊结构保存最完整,回廊内随葬品几乎未受盗扰影响。前室与内回廊内被盗严重,但仍出土了一大批精美文物。其中,鎏金铜象、鎏金铜犀牛与象奴、犀奴均为首次发现,对研究中外物质交流具有重要意义。
 
 
    二号墓(M2) 平面呈“中”字形,与M1东西并列,两墓封于同一个封土包内。墓室由一棺一椁和头厢、足厢构成。头厢主要陪葬漆笥、漆盒等漆器,足厢以随葬车马器为主。尽管受到现代盗扰,仍出土陶器、漆器、铜器、金银器、玉器等各类文物200余件(套)。玉棺是二号墓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尽管墓室中心部分曾遭到盗扰破坏,但玉棺主体结构清 晰,是迄今为止发现最为完整的玉棺。
 
 
 
 
    八号墓(M8) 位于M1以西140米处,平面呈“中”字形,规模与M1相同。发掘表明,M8早期即遭受了严重盗扰,整个墓室在盗掘结束后还遭受了彻底的火烧。
 
 
    通过对墓葬中随葬器物的清理,我们发现多件带有文字的器物,如“江都食长”封泥、“江都宦者沐盘十七年受邸”银盘、“廿一年南工官造容三升”漆器、“廿二年南工官”漆器、“廿七年二月南工官”明器耳杯等。《汉书·景十三王传》载“(刘非)二十七年薨,子建嗣”、“(刘建)六年国除,地入于汉,为广陵郡”。上述带纪年文字的器物当为刘非在位时所做,一号墓的墓主人当为江都易王刘非,因而大云山汉墓陵园为刘非的陵园。这一结论改变了过去对西汉荆国、吴国、江都国、广陵国诸侯王葬地的认识,以往曾认为庙山墓地为江都王墓地。另一方面,大云山墓地的发现为重新认识东阳城遗址提供了契机。目前的发现表明东阳城除小城外还存在着范围更广的大城,如此,陵园与东阳城的关系值得进一步探讨,东阳城的性质也需要重新评价。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论坛--2011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江苏盱眙县大云山西汉江都王陵

发布时间: 2012-01-10

 
 
    大云山江都王陵位于江苏省盱眙县马坝镇云山村大云山山顶,海拔73.6米,西距盱眙县城30公里,南距汉代东阳城遗址1公里,西南与青墩山、小云山汉代贵族墓地相邻。
 
 
    2009年初,大云山发生了严重盗墓事件。2009年2月至3月,由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对现场进行考古调查与勘探,发现大云山山顶存在大型汉墓区。由于现场不断受开山采石破坏,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09年9月至2011年12月,南京博物院对大云山汉墓区进行了全面勘探与抢救性发掘,揭示出了一处完整的西汉江都王陵园,出土了大量铜器、金银器、玉器等精美文物,其中许多文物均为首次发现。通过两年多的考古钻探和发掘,我们发现尽管受近年来开山采石的破坏,但陵园总体布局仍然十分清晰。陵园平面近似正方形,边长约500米。四面均筑有陵墙,除东墙中段保存尚好外,其余三面陵墙大多仅剩夯土墙基。
 
 
    陵园内共发现主墓3座(M1、M2、M8)、陪葬墓13座、陪葬坑9座。其中,主墓分布于陵园内南部,陪葬墓分布于陵园北部,车马陪葬坑位于陵园南部,兵器陪葬坑位于陵园北侧,紧靠陵墙。整体布局和形制规整,排列有序。
 
 
 
    一号墓(M1) 位于陵园东南部,发掘前地表留有大型封土堆,墓葬平面呈“中”字形,开口长度为140米。墓室结构为黄肠题凑,包括外回廊、题凑、前室、内回廊、后室等部分。尽管受到早期盗墓影响,但墓室内还是出土了陶器、铜器、金银器、玉器、漆木器等大量精美文物1万余件(套)。发掘表明,外回廊结构保存最完整,回廊内随葬品几乎未受盗扰影响。前室与内回廊内被盗严重,但仍出土了一大批精美文物。其中,鎏金铜象、鎏金铜犀牛与象奴、犀奴均为首次发现,对研究中外物质交流具有重要意义。
 
 
    二号墓(M2) 平面呈“中”字形,与M1东西并列,两墓封于同一个封土包内。墓室由一棺一椁和头厢、足厢构成。头厢主要陪葬漆笥、漆盒等漆器,足厢以随葬车马器为主。尽管受到现代盗扰,仍出土陶器、漆器、铜器、金银器、玉器等各类文物200余件(套)。玉棺是二号墓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尽管墓室中心部分曾遭到盗扰破坏,但玉棺主体结构清 晰,是迄今为止发现最为完整的玉棺。
 
 
 
 
    八号墓(M8) 位于M1以西140米处,平面呈“中”字形,规模与M1相同。发掘表明,M8早期即遭受了严重盗扰,整个墓室在盗掘结束后还遭受了彻底的火烧。
 
 
    通过对墓葬中随葬器物的清理,我们发现多件带有文字的器物,如“江都食长”封泥、“江都宦者沐盘十七年受邸”银盘、“廿一年南工官造容三升”漆器、“廿二年南工官”漆器、“廿七年二月南工官”明器耳杯等。《汉书·景十三王传》载“(刘非)二十七年薨,子建嗣”、“(刘建)六年国除,地入于汉,为广陵郡”。上述带纪年文字的器物当为刘非在位时所做,一号墓的墓主人当为江都易王刘非,因而大云山汉墓陵园为刘非的陵园。这一结论改变了过去对西汉荆国、吴国、江都国、广陵国诸侯王葬地的认识,以往曾认为庙山墓地为江都王墓地。另一方面,大云山墓地的发现为重新认识东阳城遗址提供了契机。目前的发现表明东阳城除小城外还存在着范围更广的大城,如此,陵园与东阳城的关系值得进一步探讨,东阳城的性质也需要重新评价。                             
 

作者:杂志社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