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考古论坛--2009年考古新发现
考古论坛--2009年考古新发现
陕西蓝田县五里头北宋吕氏家族墓地
发布时间:2010-07-14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杂志社    点击率:
 
 
    2006年3月~2009年12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对蓝田县五里头村北宋吕氏家族墓地进行了调查、测绘、勘探及发掘。共清理墓葬29座(成人墓葬20座、婴幼儿墓葬9座)和东、西、北三侧围沟各一处,调查勘探家庙遗址一座。出土遗物700余件组,砖、石墓志铭24合。
    墓地东、西、北部均有围沟环绕,形成长321、宽273米南部敞开的南北向长方形墓园。墓葬群位于墓园正中偏北,墓地中轴延长线正南500米处为吕氏家庙“吕氏庄阁云寺”故址。墓葬排列脉络清晰,中轴线上自南向北纵向贯鱼式为长子长孙系列,横向则按辈份分排布置。墓地使用时间为宋神宗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至徽宗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共计埋葬五代吕氏族人。
 
 
 
    墓葬皆为竖井墓道、土洞墓室,坐北朝南,深7.5~15.5米。形制有单室、前后双室、并列双室、单前室双后室、主室带侧室五种,顶部近平或略拱。其中有3座墓葬主室上部纵向叠置1~2个空墓穴,应属防盗掘设施。葬具及人骨已朽,死者基本为仰身直肢敛于棺椁中。
    随葬器物置于椁外四周、棺椁间及棺椁顶上,种类有瓷、陶、石、铁、铜、锡、银、金、漆及珠贝类。其中瓷器数量多、品相好,以耀窑产品为主,兼有景德镇湖田窑、定窑、建窑产品。石器以当地骊山石打造,色泽青灰、做工精细,极具地域特点。主要器形为茶具、香具。各类石、陶砚台是随葬遗物的又一特色,其中安徽歙县的长眉子砚、山西新绛澄泥鱼肚白砚均属文房用具之精品。
 
 
 
    通过对吕氏家族墓地的发掘,较完整地揭示了北宋吕氏家族墓地全貌,为研究北宋家族墓地的构成提供了宝贵资料。出土的众多墓志铭文确定了大部分墓葬主人的名讳身份,以此为依据,可排列出家族成员墓穴的分布次序,这对研究北宋家族墓葬礼制提供了重要线索。出土墓志内容丰富,为研究北宋官制、科考制度以及河南汲郡吕氏家族起源、分支、迁徙和定居陕西蓝田后的家族发展谱系、延续脉络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吕大临墓葬虽早年被盗,墓志遗失,但有证据显示其墓葬位置亦可基本确定,这对研究中国考古学史亦具有重要意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论坛--2009年考古新发现

陕西蓝田县五里头北宋吕氏家族墓地

发布时间: 2010-07-14

 
 
    2006年3月~2009年12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所对蓝田县五里头村北宋吕氏家族墓地进行了调查、测绘、勘探及发掘。共清理墓葬29座(成人墓葬20座、婴幼儿墓葬9座)和东、西、北三侧围沟各一处,调查勘探家庙遗址一座。出土遗物700余件组,砖、石墓志铭24合。
    墓地东、西、北部均有围沟环绕,形成长321、宽273米南部敞开的南北向长方形墓园。墓葬群位于墓园正中偏北,墓地中轴延长线正南500米处为吕氏家庙“吕氏庄阁云寺”故址。墓葬排列脉络清晰,中轴线上自南向北纵向贯鱼式为长子长孙系列,横向则按辈份分排布置。墓地使用时间为宋神宗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至徽宗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共计埋葬五代吕氏族人。
 
 
 
    墓葬皆为竖井墓道、土洞墓室,坐北朝南,深7.5~15.5米。形制有单室、前后双室、并列双室、单前室双后室、主室带侧室五种,顶部近平或略拱。其中有3座墓葬主室上部纵向叠置1~2个空墓穴,应属防盗掘设施。葬具及人骨已朽,死者基本为仰身直肢敛于棺椁中。
    随葬器物置于椁外四周、棺椁间及棺椁顶上,种类有瓷、陶、石、铁、铜、锡、银、金、漆及珠贝类。其中瓷器数量多、品相好,以耀窑产品为主,兼有景德镇湖田窑、定窑、建窑产品。石器以当地骊山石打造,色泽青灰、做工精细,极具地域特点。主要器形为茶具、香具。各类石、陶砚台是随葬遗物的又一特色,其中安徽歙县的长眉子砚、山西新绛澄泥鱼肚白砚均属文房用具之精品。
 
 
 
    通过对吕氏家族墓地的发掘,较完整地揭示了北宋吕氏家族墓地全貌,为研究北宋家族墓地的构成提供了宝贵资料。出土的众多墓志铭文确定了大部分墓葬主人的名讳身份,以此为依据,可排列出家族成员墓穴的分布次序,这对研究北宋家族墓葬礼制提供了重要线索。出土墓志内容丰富,为研究北宋官制、科考制度以及河南汲郡吕氏家族起源、分支、迁徙和定居陕西蓝田后的家族发展谱系、延续脉络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吕大临墓葬虽早年被盗,墓志遗失,但有证据显示其墓葬位置亦可基本确定,这对研究中国考古学史亦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杂志社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