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3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河南洛阳新安汉函谷关遗址
发布时间:2014-04-1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新安县文物管理局
 
发掘领队:严辉
 
  汉函谷关遗址位于洛阳市新安县,自西汉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杨仆建关,至今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汉函谷关素有“中原锁钥,两京咽喉”之称,西汉时期是屏障关中地区最重要的一道门户,东汉迁都洛阳之后,又为八关之首,是洛阳盆地周边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到隋唐时期,汉函谷关都是一处重要的军事关隘。同时,它又是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是西行的第一关,不仅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也见证了丝路贸易的繁荣兴盛。2012年,遗址被列为“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项目遗产点,开展跨国申遗工作。为搞清楚遗址的布局和文化内涵,洛阳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和发掘。
 

遗址全景
 
  考古工作自2012年6月份开始,2013年10月田野工作结束,勘探总面积约13.9万平方米,发掘面积共3325平方米,取得了重大收获,共发现夯土墙17条、古道路2条、夯土台2座、活动面9处。遗址总体布局基本清楚。此次发掘的主要遗迹有城墙、道路和建筑遗址等。
 
  城墙
 
  对关城的东墙和南墙进行了局部揭露。关城东墙气势宏伟,墙体宽度达22米。北部用夯土修筑,南部靠近皂涧河的位置用石头砌筑。夯筑部分由台基和墙体组成,台基东西宽32米,高2.8米,东西两侧以阶梯式逐渐向上递收,顶部为平台。墙体位于台基之上。城墙南侧部分用青质砂岩垒砌,两壁陡直,底部无台基。东墙附近还发现了护堤、排水渠及马道等遗迹。关城南墙临河而建,平面略呈弧形,勘探发现长度约150米,宽度8-18米。经过解剖,南墙为夹心墙,墙体南北两端各有宽约1米的夯土墙,夯土质量好,两道夯土墙中间部分夯土质量较差,底部用碎石片铺垫。

关城东墙马道及排水渠(由西向东)
  古道路
 
  共2条,均为东西向。一条位于遗址中部,勘探发现长度约370米。通过路土解剖,发现路土厚度达2.3米,可分为12期,从西汉建关时一直沿用到现代。这条千年古道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组成部分。另一条古道位于遗址南部,勘探发现长度约360米,宽度10-15.7米,时代为东周到西汉初期,是建关前古道,建关后被关城东墙阻断而废弃。
 
  建筑遗址
 
  发掘面积900平方米。共发现二期建筑,均为东汉时期。第一期建筑发现有通道、活动面、排水渠等遗迹。通道垂直交叉,用含有大量红砂岩颗粒的红褐色土夯打而成,局部保存铺地砖和包边砖,宽1.9米。踩踏面共发现8处,多被扰乱呈不规则形,有四处踩踏面被通道分割成排列规则的活动空间,保存较完整的活动面近方形,长8.2米。南侧有一条石砌水渠,应为建筑遗址的排水设施。第二期建筑保存较差,仅发现四处夯土基槽和零星分布的柱础石,墙体部分被破坏。
 

建筑遗址通道及活动面(由东向西)
 
  出土遗物
 
  以陶制建筑材料为主,包括瓦当、筒瓦、板瓦、空心砖、方砖、条砖及建筑构件。其中以板瓦居多,筒瓦次之。出土陶器、瓷器、铁器、铜器等共250余件,钱币108枚。
 

“关”字款铭文砖
 
  通过目前的考古工作,遗址布局基本明晰:它是一处东西狭长的小型城邑,卡在峡谷之中,东墙与南北山上的夯土长墙相连接,达到军事防御和控制交通的目的。遗址南部、皂涧河北岸是主要的生活区。中部有一条狭长的东西向通道,也是唯一的通关道路。根据出土遗物和对遗迹的解剖,可以确定城墙、建筑和古道均为汉代修建。
 
  秦汉时期是关隘体系全面发展的时期,但是关隘遗址的考古资料非常匮乏。汉函谷关作为汉代最为重要的一处内关,其考古发现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此次发现,为关隘制度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为函谷关遗址的保护提供了重要依据,同时也为丝绸之路的申遗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办公室供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河南洛阳新安汉函谷关遗址

发布时间: 2014-04-11

发掘单位: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新安县文物管理局
 
发掘领队:严辉
 
  汉函谷关遗址位于洛阳市新安县,自西汉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杨仆建关,至今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汉函谷关素有“中原锁钥,两京咽喉”之称,西汉时期是屏障关中地区最重要的一道门户,东汉迁都洛阳之后,又为八关之首,是洛阳盆地周边防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到隋唐时期,汉函谷关都是一处重要的军事关隘。同时,它又是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是西行的第一关,不仅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也见证了丝路贸易的繁荣兴盛。2012年,遗址被列为“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项目遗产点,开展跨国申遗工作。为搞清楚遗址的布局和文化内涵,洛阳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和发掘。
 

遗址全景
 
  考古工作自2012年6月份开始,2013年10月田野工作结束,勘探总面积约13.9万平方米,发掘面积共3325平方米,取得了重大收获,共发现夯土墙17条、古道路2条、夯土台2座、活动面9处。遗址总体布局基本清楚。此次发掘的主要遗迹有城墙、道路和建筑遗址等。
 
  城墙
 
  对关城的东墙和南墙进行了局部揭露。关城东墙气势宏伟,墙体宽度达22米。北部用夯土修筑,南部靠近皂涧河的位置用石头砌筑。夯筑部分由台基和墙体组成,台基东西宽32米,高2.8米,东西两侧以阶梯式逐渐向上递收,顶部为平台。墙体位于台基之上。城墙南侧部分用青质砂岩垒砌,两壁陡直,底部无台基。东墙附近还发现了护堤、排水渠及马道等遗迹。关城南墙临河而建,平面略呈弧形,勘探发现长度约150米,宽度8-18米。经过解剖,南墙为夹心墙,墙体南北两端各有宽约1米的夯土墙,夯土质量好,两道夯土墙中间部分夯土质量较差,底部用碎石片铺垫。

关城东墙马道及排水渠(由西向东)
  古道路
 
  共2条,均为东西向。一条位于遗址中部,勘探发现长度约370米。通过路土解剖,发现路土厚度达2.3米,可分为12期,从西汉建关时一直沿用到现代。这条千年古道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组成部分。另一条古道位于遗址南部,勘探发现长度约360米,宽度10-15.7米,时代为东周到西汉初期,是建关前古道,建关后被关城东墙阻断而废弃。
 
  建筑遗址
 
  发掘面积900平方米。共发现二期建筑,均为东汉时期。第一期建筑发现有通道、活动面、排水渠等遗迹。通道垂直交叉,用含有大量红砂岩颗粒的红褐色土夯打而成,局部保存铺地砖和包边砖,宽1.9米。踩踏面共发现8处,多被扰乱呈不规则形,有四处踩踏面被通道分割成排列规则的活动空间,保存较完整的活动面近方形,长8.2米。南侧有一条石砌水渠,应为建筑遗址的排水设施。第二期建筑保存较差,仅发现四处夯土基槽和零星分布的柱础石,墙体部分被破坏。
 

建筑遗址通道及活动面(由东向西)
 
  出土遗物
 
  以陶制建筑材料为主,包括瓦当、筒瓦、板瓦、空心砖、方砖、条砖及建筑构件。其中以板瓦居多,筒瓦次之。出土陶器、瓷器、铁器、铜器等共250余件,钱币108枚。
 

“关”字款铭文砖
 
  通过目前的考古工作,遗址布局基本明晰:它是一处东西狭长的小型城邑,卡在峡谷之中,东墙与南北山上的夯土长墙相连接,达到军事防御和控制交通的目的。遗址南部、皂涧河北岸是主要的生活区。中部有一条狭长的东西向通道,也是唯一的通关道路。根据出土遗物和对遗迹的解剖,可以确定城墙、建筑和古道均为汉代修建。
 
  秦汉时期是关隘体系全面发展的时期,但是关隘遗址的考古资料非常匮乏。汉函谷关作为汉代最为重要的一处内关,其考古发现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此次发现,为关隘制度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为函谷关遗址的保护提供了重要依据,同时也为丝绸之路的申遗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办公室供稿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