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度中国边疆考古论坛
2013年度中国边疆考古论坛
三海子墓葬及鹿石遗址群考古新发现
发布时间:2013-12-24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郭物    点击率:
  2013年6月2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区文物局和青河县文物局组成的考古队首次对新疆青河县东北部查干郭勒乡三海子墓葬及鹿石遗址群开展考古工作。遗址群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新疆三海子花海子3号遗址发掘全景图



遗址发掘后东南向西北鸟瞰
 
  今年发掘了花海子湖边高地3号遗址四分之一的面积。经发掘,石圈直径约77.8米,中间石堆直径约33.8米的,残留东南和西北向石构辐条。为三海子地区第二大遗存。石围外分布有49个小型的石构祭祀圈,零星石块有77块。石堆平面为水滴形,填入深约0.8-1.3米的浅坑中。遗址多处发现圭形盾牌石,已发现81件,8块有图案。
 
  遗址现存两通鹿石,湖中打捞出一通头冠状的鹿石。根据鹿石的风格和图案分析,3号遗址的时代范围可能为公元前8-前6世纪。



打捞鹿石



盾牌石出土情况
 
  盾牌石纹样和蒙古、俄罗斯很多鹿石上所刻的盾牌非常相似。这次发现的最大一块盾牌石,上面的圆圈纹偏于一侧,这块盾牌石出土位置刚好是西北向辐条的根部,这一辐条正好对着日落的方向,推测盾牌石上的圆圈纹,可能也是太阳的象征,体现这些人群对太阳及其时辰的崇拜。盾牌石上的人字纹一般为7条或者9条,这些数字传统上也是具有天及宇宙的观念。带刻纹的盾牌石是世上首次发现,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证明这种石板无论是有纹饰,还是简单的圭形石板,都可能是古代这个地区通用的一种石质祭器,是模拟盾牌的一种法器,可能还具有崇拜天象的功能,7重或者9重天及宇宙的观念可能蕴含其间,主要用于级别较高的祭祀遗址。
 


3号遗址出土盾牌石



盾牌石



盾牌石
 
  据古地质环境考察、物探以及初步的发掘迹象,三海子地区带鹿石的石构遗址可能是早期游牧社会的祭祀遗址,这个地区是早期游牧社会统治集团夏季祭祀的礼仪中心,是今天了解早期游牧王国萨满为主的精神世界、天文以及统治意识的重要资料。对于研究畜牧经济向游牧经济的转变、礼仪在社会复杂化过程中的作用具有重要的价值。总之,三海子墓葬及鹿石遗址群在整个欧亚草原具有独一无二的价值,在此开展的考古工作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度中国边疆考古论坛

三海子墓葬及鹿石遗址群考古新发现

发布时间: 2013-12-24

  2013年6月2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阿勒泰地区文物局和青河县文物局组成的考古队首次对新疆青河县东北部查干郭勒乡三海子墓葬及鹿石遗址群开展考古工作。遗址群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新疆三海子花海子3号遗址发掘全景图



遗址发掘后东南向西北鸟瞰
 
  今年发掘了花海子湖边高地3号遗址四分之一的面积。经发掘,石圈直径约77.8米,中间石堆直径约33.8米的,残留东南和西北向石构辐条。为三海子地区第二大遗存。石围外分布有49个小型的石构祭祀圈,零星石块有77块。石堆平面为水滴形,填入深约0.8-1.3米的浅坑中。遗址多处发现圭形盾牌石,已发现81件,8块有图案。
 
  遗址现存两通鹿石,湖中打捞出一通头冠状的鹿石。根据鹿石的风格和图案分析,3号遗址的时代范围可能为公元前8-前6世纪。



打捞鹿石



盾牌石出土情况
 
  盾牌石纹样和蒙古、俄罗斯很多鹿石上所刻的盾牌非常相似。这次发现的最大一块盾牌石,上面的圆圈纹偏于一侧,这块盾牌石出土位置刚好是西北向辐条的根部,这一辐条正好对着日落的方向,推测盾牌石上的圆圈纹,可能也是太阳的象征,体现这些人群对太阳及其时辰的崇拜。盾牌石上的人字纹一般为7条或者9条,这些数字传统上也是具有天及宇宙的观念。带刻纹的盾牌石是世上首次发现,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证明这种石板无论是有纹饰,还是简单的圭形石板,都可能是古代这个地区通用的一种石质祭器,是模拟盾牌的一种法器,可能还具有崇拜天象的功能,7重或者9重天及宇宙的观念可能蕴含其间,主要用于级别较高的祭祀遗址。
 


3号遗址出土盾牌石



盾牌石



盾牌石
 
  据古地质环境考察、物探以及初步的发掘迹象,三海子地区带鹿石的石构遗址可能是早期游牧社会的祭祀遗址,这个地区是早期游牧社会统治集团夏季祭祀的礼仪中心,是今天了解早期游牧王国萨满为主的精神世界、天文以及统治意识的重要资料。对于研究畜牧经济向游牧经济的转变、礼仪在社会复杂化过程中的作用具有重要的价值。总之,三海子墓葬及鹿石遗址群在整个欧亚草原具有独一无二的价值,在此开展的考古工作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
 
 

作者:郭物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