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吴哥文明的起源(世界重大考古研究成果)
发布时间:2013-10-25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16 世纪晚期,葡萄牙传教士偶然在柬埔寨西北部发现了一座荒废已久的城市。他们向里斯本当局报告了这一发现,并对其起源做出一些推测。之后,位于法属印度支那的法国远东学院基金会组织了对吴哥遗迹的调查。由于对这一地区的史前社会知之甚少,他们认为其是由印度的文明植入到一个简单的新石器时代社会。


    1992 年,我们开始对泰国东北部蒙河上游地区的研究。蒙河流域曾经是吴哥王国的一部分,这里是建立第三王朝的国王—阇耶跋摩六世的起源地。在蒙河流域和邻近柬埔寨的地区密集分布有大量史前聚落,其中许多还有环形堤坝和壕沟。我们已经发掘了其中的5 个遗址,其中,延续时间最长的是班楠瓦特(Ban Non Wat),公元前17 世纪时,新石器时代种植水稻的农民建立了该聚落;其后经历了一期新石器时代、六期青铜时代(公元前1050 年~公元前420 年)和四期铁器时代,结束于公元600 年。农武洛遗址具有四期铁器时代。

 


    稻作农业是通往国家之路的必要基础。长江下游的水稻驯化在公元前第4 千纪到达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促使了对外人口压力的产生。在公元前2 千纪后期,第一批长江流域的水稻种植者抵达泰国东北部,带来了他们独特的丧葬活动、陶器风格、纺织技术、栽培稻、家猪和家犬等。班楠瓦特遗址有这一时期的墓葬。


    到公元前第11 世纪,冶铜技术传播到了蒙河流域,泰国中部的铜矿也开始在同一时期开始开采。早期青铜时代班楠瓦特王室墓葬中,不论是男、女还是未成年人均随葬无可比拟的财富,其中包括一系列新型陶容器、铜斧和装饰品、多种海贝首饰、大理石手镯和耳环。这时的精英阶层可能通过控制和利用贵重物品的价值、举行奢华的丧葬和宴飨仪式以迅速提高个人地位。

 


    这一文明在繁荣了约8 代之后便迅速陨落,秉承了其基本礼仪的青铜时代晚期墓葬便显得非常贫穷。在班楠瓦特的铁器时代遗迹中又有类似的丧葬传统,只是新出现了包括铁矛、工具、锄头和装饰品、以及玻璃、红玉髓和玛瑙装饰品在内的一系列新的祭品,这些遗物反映了东南亚与印度、中国之间海洋贸易网络的发展。


    农武洛遗址中可见同样的趋势。公元前100 年 ~ 公元200 年,死者随葬新型青铜饰品、玛瑙珠和整猪,墓穴中填充稻米。第三期(公元200 年~ 400 年)出现了一系列新的文化特征。墓穴中填满稻米,死者随葬有各种青铜器、金器、银器、玻璃器、红玉髓和玛瑙装饰品、蛋壳陶和铁刀。随葬品种有一件很重的嵌铁犁铧,其外形和班楠瓦特遗址出土的犁铧非常相似。在这一时期,由于储存和管理水源的需要,开始建筑环绕定居点的堤坝。也出现了固定的、有围堤的稻田。铁制武器激增,在一个年轻男性遗骸的脊椎中嵌有一个铁镞。此时,盐作为本地一种有价值的资源,正在进行大规模加工。湖相沉积显示这也是一个季风强度减弱和干旱加剧的时期。

 


    综合以上证据,这些变化促成了社会的重大变革。例如,与人工耕作相比,犁耕的使用使得生产力提高了十倍;权贵阶层控制了田地的所有权;水利工程设施的建造则需组织大规模的劳动力;频繁的冲突导致了强大领导人的产生。围绕遗址的壕沟和水池不仅提供了充足的水生食物,还能在雨水不足的时候用来灌溉农田。

 


    铁器时代的最后阶段为公元6 ~ 7 世纪。这一时期的考古学研究有了文字资料的支持,当地碑文、中国古代文献都是丰富的信息来源。当地碑文描述并证实了我们对铁器时代晚期的认识:水资源、制陶和纺织在内的地方手工业,都由首领控制;社会的劳动分工则是以水田工人为最底层、以国王为最顶层。铁器时代的环壕遗址被废弃后,之后的聚落就神庙中心,该神庙为砖结构,其设立是为了祭献当地和印度的众神。国王冠以显赫的梵文名字。许多城邦国家都被卷入地方战争。公元8 世纪末,国王阇耶跋摩二世击溃劲敌,在吴哥北部库伦山举行的一次庆典仪式上,他被奉为转轮王,即“宇宙之王”。如今,通过雷达勘测穿透丛林,我们终于再次发现了阇耶跋摩二世所建立的壮观新城,并将其标记在地图上。

 

 (作者:查尔斯•海曼新西兰奥塔哥大学  瑞琪尼•托斯瑞特 泰国国家美术署)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吴哥文明的起源(世界重大考古研究成果)

发布时间: 2013-10-25

    16 世纪晚期,葡萄牙传教士偶然在柬埔寨西北部发现了一座荒废已久的城市。他们向里斯本当局报告了这一发现,并对其起源做出一些推测。之后,位于法属印度支那的法国远东学院基金会组织了对吴哥遗迹的调查。由于对这一地区的史前社会知之甚少,他们认为其是由印度的文明植入到一个简单的新石器时代社会。


    1992 年,我们开始对泰国东北部蒙河上游地区的研究。蒙河流域曾经是吴哥王国的一部分,这里是建立第三王朝的国王—阇耶跋摩六世的起源地。在蒙河流域和邻近柬埔寨的地区密集分布有大量史前聚落,其中许多还有环形堤坝和壕沟。我们已经发掘了其中的5 个遗址,其中,延续时间最长的是班楠瓦特(Ban Non Wat),公元前17 世纪时,新石器时代种植水稻的农民建立了该聚落;其后经历了一期新石器时代、六期青铜时代(公元前1050 年~公元前420 年)和四期铁器时代,结束于公元600 年。农武洛遗址具有四期铁器时代。

 


    稻作农业是通往国家之路的必要基础。长江下游的水稻驯化在公元前第4 千纪到达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促使了对外人口压力的产生。在公元前2 千纪后期,第一批长江流域的水稻种植者抵达泰国东北部,带来了他们独特的丧葬活动、陶器风格、纺织技术、栽培稻、家猪和家犬等。班楠瓦特遗址有这一时期的墓葬。


    到公元前第11 世纪,冶铜技术传播到了蒙河流域,泰国中部的铜矿也开始在同一时期开始开采。早期青铜时代班楠瓦特王室墓葬中,不论是男、女还是未成年人均随葬无可比拟的财富,其中包括一系列新型陶容器、铜斧和装饰品、多种海贝首饰、大理石手镯和耳环。这时的精英阶层可能通过控制和利用贵重物品的价值、举行奢华的丧葬和宴飨仪式以迅速提高个人地位。

 


    这一文明在繁荣了约8 代之后便迅速陨落,秉承了其基本礼仪的青铜时代晚期墓葬便显得非常贫穷。在班楠瓦特的铁器时代遗迹中又有类似的丧葬传统,只是新出现了包括铁矛、工具、锄头和装饰品、以及玻璃、红玉髓和玛瑙装饰品在内的一系列新的祭品,这些遗物反映了东南亚与印度、中国之间海洋贸易网络的发展。


    农武洛遗址中可见同样的趋势。公元前100 年 ~ 公元200 年,死者随葬新型青铜饰品、玛瑙珠和整猪,墓穴中填充稻米。第三期(公元200 年~ 400 年)出现了一系列新的文化特征。墓穴中填满稻米,死者随葬有各种青铜器、金器、银器、玻璃器、红玉髓和玛瑙装饰品、蛋壳陶和铁刀。随葬品种有一件很重的嵌铁犁铧,其外形和班楠瓦特遗址出土的犁铧非常相似。在这一时期,由于储存和管理水源的需要,开始建筑环绕定居点的堤坝。也出现了固定的、有围堤的稻田。铁制武器激增,在一个年轻男性遗骸的脊椎中嵌有一个铁镞。此时,盐作为本地一种有价值的资源,正在进行大规模加工。湖相沉积显示这也是一个季风强度减弱和干旱加剧的时期。

 


    综合以上证据,这些变化促成了社会的重大变革。例如,与人工耕作相比,犁耕的使用使得生产力提高了十倍;权贵阶层控制了田地的所有权;水利工程设施的建造则需组织大规模的劳动力;频繁的冲突导致了强大领导人的产生。围绕遗址的壕沟和水池不仅提供了充足的水生食物,还能在雨水不足的时候用来灌溉农田。

 


    铁器时代的最后阶段为公元6 ~ 7 世纪。这一时期的考古学研究有了文字资料的支持,当地碑文、中国古代文献都是丰富的信息来源。当地碑文描述并证实了我们对铁器时代晚期的认识:水资源、制陶和纺织在内的地方手工业,都由首领控制;社会的劳动分工则是以水田工人为最底层、以国王为最顶层。铁器时代的环壕遗址被废弃后,之后的聚落就神庙中心,该神庙为砖结构,其设立是为了祭献当地和印度的众神。国王冠以显赫的梵文名字。许多城邦国家都被卷入地方战争。公元8 世纪末,国王阇耶跋摩二世击溃劲敌,在吴哥北部库伦山举行的一次庆典仪式上,他被奉为转轮王,即“宇宙之王”。如今,通过雷达勘测穿透丛林,我们终于再次发现了阇耶跋摩二世所建立的壮观新城,并将其标记在地图上。

 

 (作者:查尔斯•海曼新西兰奥塔哥大学  瑞琪尼•托斯瑞特 泰国国家美术署)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