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南高加索库拉河流域新石器时代人地关系研究(世界重大考古研究成果)
发布时间:2013-10-25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古代库拉”项目旨在调查大约公元前6 千纪到公元前3千纪,南高加索地区从定居生活开始到青铜时代的人与环境之间的互动。在这个时期,南高加索地区见证了公元前6 千纪一个富裕的新石器时代的开始,在公元前第4 千纪出现了带封土的精英墓葬,并贯穿整个第3 千纪。“古代库拉”项目在一个历史的和对比的视野中,整合了田野发掘和具备多学科高端考古科技手段的景观考古学的基本资料,目标是了解人类和环境相关因素的影响。该项目基于库拉河中游沿线的三个遗址—格鲁吉亚东部的阿瑞克洛遗址、阿塞拜疆共和国西部的蒙特斯遗址和南部的卡米尔遗址。三个遗址都显示出公元前第6 千纪的聚落状况,随后的几个时期在蒙特斯遗址以及在阿瑞克洛遗址和卡米尔周围发现的遗址上得到证实。本报告将集中在公元前6 千纪“古代库拉”项目中的证据比较。接下来通过简要介绍卡米尔遗址近来的发现,即位于项目东南区域笔者领导的研究,进一步了解古代库拉。

 


     沿着库拉河从西到东,遗址周围的古环境逐渐从密集覆盖落叶混交林变成开放的灌丛植被和草原景观。野生动物群也反映了这种转变,从西部以马鹿为主到东部以瞪羚为主。东端的蒙特斯遗址进一步证明了水生资源的广泛使用,包括可能在库拉河中捕到的里海鲟鱼。三个遗址的种植经济主要依靠大麦,其次是小麦、小扁豆。亚麻可能被用于榨油和纺织。动物经济建立在驯化的基础上,主要是绵羊和山羊,牛和猪较少,而狩猎似乎不太重要。在蒙特斯遗址,证实存在专门季节性捕猎的行为。三个遗址充分利用了它们邻近地区的天然矿产资源。陶器生产需要的粘土,磨制石器工业用的各种原料均是从当地获取。小高加索获得黑曜石资源的距离和便捷程度,体现在近99% 的黑曜石打制石器出现在西部遗址,相反,东部的遗址仅有约50%。

 


     尽管享有同一个环境和以一系列类似的动植物驯化作为生存基础,三个遗址在比较中表现出巨大差异。西部的遗址由一组复合的不断翻新的圆形房屋组成,这呈现了长时段的信息;东部遗址展现出长方形或特殊的建筑,似乎已经转换成规则的场所。从三个重点遗址密集调查的资料对比,获得了一副围绕蒙特斯遗址密集分布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图,与此相对,阿瑞克洛作为一个大型的长期居住区只有少数遗址,而且周围几乎没有短期的遗址。西部的陶器生产,使用掺和矿物的粘土制作单色陶器,而东部的遗址生产用有机物做孱合料的彩陶。打制石器工业和磨制石器工业之间,骨器工业和首饰生产之间均存在很大的差异,反映了不同领域之间的互动:在安纳托利亚东部,其西部的遗址,位于邻近小高加索地区的火山黑曜石源,似乎一直在和更远的西南地区交流,而东部遗址显示伊朗高原和里海沿岸南部存在联系。

 


     米尔平原蒙特斯遗址东部的遗址群中,正在对两个突出的遗址进行仔细调查:在蒙特斯遗址,揭露出一个圆形泥砖建筑及相邻的建筑。这个“平台”可能是代表特殊目的的建筑,与非日常的社会活动有关,如礼仪聚会。在邻近的遗址MPS4,发现了三条水沟组成的圆形石结构系统。这两个南高加索地区发现的遗迹是迄今独一无二的,表述了一个在改变可见景观方面的重要群体活动。


     通过整合三个区域的微观历史来考察南部高加索史前聚落的历史,“古代库拉”项目已经开启了研究文化选择和本地区环境变化推动新石器化过程的全新视角。我们希望进一步扩大这些研究,在不久的将来,将集中探讨这三个区域之间流动和交流方面的问题。

 

(作者:芭芭拉•海尔文 德国考古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南高加索库拉河流域新石器时代人地关系研究(世界重大考古研究成果)

发布时间: 2013-10-25

     “古代库拉”项目旨在调查大约公元前6 千纪到公元前3千纪,南高加索地区从定居生活开始到青铜时代的人与环境之间的互动。在这个时期,南高加索地区见证了公元前6 千纪一个富裕的新石器时代的开始,在公元前第4 千纪出现了带封土的精英墓葬,并贯穿整个第3 千纪。“古代库拉”项目在一个历史的和对比的视野中,整合了田野发掘和具备多学科高端考古科技手段的景观考古学的基本资料,目标是了解人类和环境相关因素的影响。该项目基于库拉河中游沿线的三个遗址—格鲁吉亚东部的阿瑞克洛遗址、阿塞拜疆共和国西部的蒙特斯遗址和南部的卡米尔遗址。三个遗址都显示出公元前第6 千纪的聚落状况,随后的几个时期在蒙特斯遗址以及在阿瑞克洛遗址和卡米尔周围发现的遗址上得到证实。本报告将集中在公元前6 千纪“古代库拉”项目中的证据比较。接下来通过简要介绍卡米尔遗址近来的发现,即位于项目东南区域笔者领导的研究,进一步了解古代库拉。

 


     沿着库拉河从西到东,遗址周围的古环境逐渐从密集覆盖落叶混交林变成开放的灌丛植被和草原景观。野生动物群也反映了这种转变,从西部以马鹿为主到东部以瞪羚为主。东端的蒙特斯遗址进一步证明了水生资源的广泛使用,包括可能在库拉河中捕到的里海鲟鱼。三个遗址的种植经济主要依靠大麦,其次是小麦、小扁豆。亚麻可能被用于榨油和纺织。动物经济建立在驯化的基础上,主要是绵羊和山羊,牛和猪较少,而狩猎似乎不太重要。在蒙特斯遗址,证实存在专门季节性捕猎的行为。三个遗址充分利用了它们邻近地区的天然矿产资源。陶器生产需要的粘土,磨制石器工业用的各种原料均是从当地获取。小高加索获得黑曜石资源的距离和便捷程度,体现在近99% 的黑曜石打制石器出现在西部遗址,相反,东部的遗址仅有约50%。

 


     尽管享有同一个环境和以一系列类似的动植物驯化作为生存基础,三个遗址在比较中表现出巨大差异。西部的遗址由一组复合的不断翻新的圆形房屋组成,这呈现了长时段的信息;东部遗址展现出长方形或特殊的建筑,似乎已经转换成规则的场所。从三个重点遗址密集调查的资料对比,获得了一副围绕蒙特斯遗址密集分布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图,与此相对,阿瑞克洛作为一个大型的长期居住区只有少数遗址,而且周围几乎没有短期的遗址。西部的陶器生产,使用掺和矿物的粘土制作单色陶器,而东部的遗址生产用有机物做孱合料的彩陶。打制石器工业和磨制石器工业之间,骨器工业和首饰生产之间均存在很大的差异,反映了不同领域之间的互动:在安纳托利亚东部,其西部的遗址,位于邻近小高加索地区的火山黑曜石源,似乎一直在和更远的西南地区交流,而东部遗址显示伊朗高原和里海沿岸南部存在联系。

 


     米尔平原蒙特斯遗址东部的遗址群中,正在对两个突出的遗址进行仔细调查:在蒙特斯遗址,揭露出一个圆形泥砖建筑及相邻的建筑。这个“平台”可能是代表特殊目的的建筑,与非日常的社会活动有关,如礼仪聚会。在邻近的遗址MPS4,发现了三条水沟组成的圆形石结构系统。这两个南高加索地区发现的遗迹是迄今独一无二的,表述了一个在改变可见景观方面的重要群体活动。


     通过整合三个区域的微观历史来考察南部高加索史前聚落的历史,“古代库拉”项目已经开启了研究文化选择和本地区环境变化推动新石器化过程的全新视角。我们希望进一步扩大这些研究,在不久的将来,将集中探讨这三个区域之间流动和交流方面的问题。

 

(作者:芭芭拉•海尔文 德国考古研究院)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