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土耳其东南哥贝克力石阵:巨石神庙和新石器革命(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
发布时间:2013-10-25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哥贝克力石阵位于土耳其东南部桑尼乌法镇附近的山脊上,由此处可以俯瞰周围的平原,从远处也可以清晰地看见石阵。哥贝克力石阵所在的地区,就是北美索不达米亚,包括今天的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北部地区。在公元前第十和第九千年,与哥贝克力石阵同时期,在这一地区,见证了人类从狩猎采集生业过渡到生产粮食作物的早期农村社群。


    在美索不达米亚,人类生业形态的转变在最后一次冰期结束后立即开始,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地区的要早得多。全球各地从晚冰期到全新世早期的过渡期,最大的特点就是基本环境的变化。整体而言,第一阶段的气候比较温暖(约公元前12,700-10,700),之后是一个干冷期,也就是新仙女木期(约在公元前10,700-9,600);而全新世早期则是比较稳定的间冰期环境。

 


    几代考古学家试着回答一些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人们放弃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去种植植物和饲养家畜?已知的气候变化和早期农村社群的崛起,之间是否有关联?换句话说,新石器革命为什么发生?我们还必须问,为什么正是在这里,即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两河流域,产生了这样的变化?而不是在其他地方,例如在欧洲的多瑙河地区或北非的尼罗河流域?最后,为什么这个转变不是发生于更早,在全新世之前,例如:在冰河时代的猎人时期?


    引人注目的哥贝克力石阵的发现,让我们从一个完全不同的新视角来审视上述问题,可以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改变了以往的认识。哥贝克力石阵的独特性是其突出的建筑物和多样组合的艺术题材,从小件的石俑,例如人和动物的雕塑和雕像,到大型装饰的巨石。哥贝克力石阵不是一个普通住居型遗址;它是由数个巨石祭坛组合而成,每个环状祭坛由每根重达数吨的T形直立石柱环绕起来,每根石柱之间有墙体,这样,围墙区隔开祭坛内部和外部的空间。

 


    在祭坛的中心,一般有两个巨大的独立的支柱。T形的含义可以认为是拟人化的表现,一些石柱上刻有手臂和手掌的浅浮雕。这无疑是代表着人类形貌。T形交叉支柱的轴是人体的头部。性别分化刻意做得不明显。自然主义的动物和人类的雕塑和浮雕在遗址也出现几件。这有可能是驱邪作用,放置在墙壁上或柱子上,同时,这样的作品也说明艺术家们创造这类工艺的能力较高。


    我们虽然还无法十分确定类人形支柱的定位,我们希望通过持续研究这个新的和以前意想不到的石器时代的肖像世界,能够取得最终成果。也许他们代表神话中的祖先或恶魔,甚至是在人类历史上以不朽方式描绘的最早神祇。在发现哥贝克力石阵之前,一般相信,在新石器时代开始的早期,社会人群组织成小群体,以狩猎采集为主要生业。掌握农耕的人群,才有能力发展复杂的宗教习俗。当我们检视在哥贝克力石阵发现的新资料,毫无疑问地,当时建设和维护这样一个遗址需要大量时间、精力、工艺和人力,它反映的是一个复杂、分层的社会组织,并涉及大批人口的劳动分工。人群集会欢宴大概是数百人聚集起来的直接原因。从这个角度来看,公元前第10和第9千年出现的粮食生产可能代表了一系列生存模式的创新和调整的成果,以满足和确保这些大型定居社群的能量需求。植物和动物的驯化过程中的一个主要推动力,可能是来自于这些人民的精神理念,而精神理念则要通过物质世界来体现,其中建造巨型建筑是非常重要的方式。

 


    哥贝克力石阵的发掘是德国考古研究所的一个研究项目,由德国研究基金会支持。本研究的生物考古项目是和慕尼黑大学的约里斯•彼得斯和他的团队合作开展的。还有一项和本研究相关的课题,为“我们的土地-我们在世界的位置”,是我们与特雷弗•沃特金斯合作的,该项目得到与约翰•邓普顿基金会赞助。我们非常感谢在安卡拉的土耳其国家文物署批准我们在哥贝克力石阵这样重要的遗址开展发掘研究。感谢欧洲共同体,全球文化遗产基金会,卡普兰基金,Koç基金会和Freddy S.p.A.的慷慨资助工地罩棚,以保护出土的建筑物。

 

(作者:克劳斯•施密特  德国考古研究院 )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土耳其东南哥贝克力石阵:巨石神庙和新石器革命(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

发布时间: 2013-10-25

    哥贝克力石阵位于土耳其东南部桑尼乌法镇附近的山脊上,由此处可以俯瞰周围的平原,从远处也可以清晰地看见石阵。哥贝克力石阵所在的地区,就是北美索不达米亚,包括今天的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北部地区。在公元前第十和第九千年,与哥贝克力石阵同时期,在这一地区,见证了人类从狩猎采集生业过渡到生产粮食作物的早期农村社群。


    在美索不达米亚,人类生业形态的转变在最后一次冰期结束后立即开始,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地区的要早得多。全球各地从晚冰期到全新世早期的过渡期,最大的特点就是基本环境的变化。整体而言,第一阶段的气候比较温暖(约公元前12,700-10,700),之后是一个干冷期,也就是新仙女木期(约在公元前10,700-9,600);而全新世早期则是比较稳定的间冰期环境。

 


    几代考古学家试着回答一些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人们放弃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去种植植物和饲养家畜?已知的气候变化和早期农村社群的崛起,之间是否有关联?换句话说,新石器革命为什么发生?我们还必须问,为什么正是在这里,即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两河流域,产生了这样的变化?而不是在其他地方,例如在欧洲的多瑙河地区或北非的尼罗河流域?最后,为什么这个转变不是发生于更早,在全新世之前,例如:在冰河时代的猎人时期?


    引人注目的哥贝克力石阵的发现,让我们从一个完全不同的新视角来审视上述问题,可以说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改变了以往的认识。哥贝克力石阵的独特性是其突出的建筑物和多样组合的艺术题材,从小件的石俑,例如人和动物的雕塑和雕像,到大型装饰的巨石。哥贝克力石阵不是一个普通住居型遗址;它是由数个巨石祭坛组合而成,每个环状祭坛由每根重达数吨的T形直立石柱环绕起来,每根石柱之间有墙体,这样,围墙区隔开祭坛内部和外部的空间。

 


    在祭坛的中心,一般有两个巨大的独立的支柱。T形的含义可以认为是拟人化的表现,一些石柱上刻有手臂和手掌的浅浮雕。这无疑是代表着人类形貌。T形交叉支柱的轴是人体的头部。性别分化刻意做得不明显。自然主义的动物和人类的雕塑和浮雕在遗址也出现几件。这有可能是驱邪作用,放置在墙壁上或柱子上,同时,这样的作品也说明艺术家们创造这类工艺的能力较高。


    我们虽然还无法十分确定类人形支柱的定位,我们希望通过持续研究这个新的和以前意想不到的石器时代的肖像世界,能够取得最终成果。也许他们代表神话中的祖先或恶魔,甚至是在人类历史上以不朽方式描绘的最早神祇。在发现哥贝克力石阵之前,一般相信,在新石器时代开始的早期,社会人群组织成小群体,以狩猎采集为主要生业。掌握农耕的人群,才有能力发展复杂的宗教习俗。当我们检视在哥贝克力石阵发现的新资料,毫无疑问地,当时建设和维护这样一个遗址需要大量时间、精力、工艺和人力,它反映的是一个复杂、分层的社会组织,并涉及大批人口的劳动分工。人群集会欢宴大概是数百人聚集起来的直接原因。从这个角度来看,公元前第10和第9千年出现的粮食生产可能代表了一系列生存模式的创新和调整的成果,以满足和确保这些大型定居社群的能量需求。植物和动物的驯化过程中的一个主要推动力,可能是来自于这些人民的精神理念,而精神理念则要通过物质世界来体现,其中建造巨型建筑是非常重要的方式。

 


    哥贝克力石阵的发掘是德国考古研究所的一个研究项目,由德国研究基金会支持。本研究的生物考古项目是和慕尼黑大学的约里斯•彼得斯和他的团队合作开展的。还有一项和本研究相关的课题,为“我们的土地-我们在世界的位置”,是我们与特雷弗•沃特金斯合作的,该项目得到与约翰•邓普顿基金会赞助。我们非常感谢在安卡拉的土耳其国家文物署批准我们在哥贝克力石阵这样重要的遗址开展发掘研究。感谢欧洲共同体,全球文化遗产基金会,卡普兰基金,Koç基金会和Freddy S.p.A.的慷慨资助工地罩棚,以保护出土的建筑物。

 

(作者:克劳斯•施密特  德国考古研究院 )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