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乌拉尔最古老的冶金祭祀场所(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
发布时间:2013-10-25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峡亚坦卡礼仪性遗址,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对欧亚大陆北部从石器时代过渡到青铜时代和冶金中心形成的认识。


    公元前2000~3000年间,中亚地区以所谓的赛伊马-图宾诺现象为主要文化特征。这一时期突然出现了高度发达的锡合金冶金术以及“blind sleeve”技术。赛伊马-图宾诺风格的青铜器出现于礼仪性的遗址,或偶然发现于中国北部到波罗的海北方森林草原和针叶林地带中,但缺少可靠的文化背景。因此,很难理解这一欧亚现象。另外,虽然中乌拉尔地区铜矿资源丰富,赛伊马-图宾诺风格的青铜器在该地区却十分罕见。


    2006~2007年间,Y.Serikov教授在叶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附近的Shaitanskoye湖边偶然发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遗迹现象,出土大量金属制品及不少当地青铜时代陶器。О.Korochkova 与 V. Stefanov 在 2008至2013年间对其进行了发掘,与茹斯托夫卡(Rostovka)、赛伊马(Seima)、图宾诺(Turbino)等著名的赛伊马-图宾诺礼仪性遗址相比较,该遗址是一座具有独特的礼仪性特征。

 


    该地点磁异常非常明显,达到+3°/+49°,在其表面上有没有明显的结构。在已发掘950平方米的范围内,发现了220件青铜器、石镞和陶器。其中大部分集中分布。这些遗物或成双地被置于边缘,或一个套一个的垂直叠压,其中的一些保留有丝织品或桦树皮遗存。


    遗址地表发现了230余件造型特殊的玉髓和燧石箭头。其中有些已残损。其原材料和技术并非当地石器工业的典型特征。我们在遗址外围发掘了一些墓葬,其中有火烧痕迹,包括数具碳化的男性遗骸,年龄大约在35~50岁之间。其中有一人随葬一件柄部经过装饰的匕首。该墓附近还发现了单独的祭祀遗迹。一个浅坑,底部有两个手镯,边缘有4个套在一起的容器。 

 


    尽管与其它著名的赛伊马 -图宾诺风格器物相似,乌拉尔遗址有其显著的独创性。金属器物组合除了典型的赛伊马-图宾诺风格器物外,还有一些独特的乌拉尔器物以及先前未知的器物类型。大多数的器物由含锡3 ~ 8%的合金制成。杂质(锌,铅,砷等)的含量与成分不稳定。另有一些纯铜铸造的特殊器形。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公元前十八、十九世纪,在借鉴草原地区生产中心成就的基础上,赛伊马-图宾诺冶金者在乌拉尔地区冶金业的独立和金属加工中心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由于与了解氧化铜(孔雀石、赤铜矿、蓝铜矿等)产地的赛伊马-图宾诺人的亲密合作,形成了乌拉尔中心。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与邻近的草原地区的交流。不排除以交换贵重物品和姻亲的方式进行。


    矿石开采和金属生产在哪里进行?有很多证据认为是在邻近的地区,特别是在距离峡亚坦卡遗址10~50公里的当地聚落中发现了金属生产的迹象(坩埚、范)。该问题将在未来的研究中解答。


    这可能是最难回答的问题。事实是在乌拉尔,这类金属品主要集中在礼仪和墓葬中,聚落中很少见。据信,大部分完美的武器是打算作为礼物奉献给造物主的。这样的仪式对应的是,其出现在人类文化的第一刻,在神圣的领域让渡金属的一种普遍作法。


    峡亚坦卡遗址的调查和发现,使得赛伊马-图宾诺冶金术在欧亚大陆北部的命运突出起来,显示出将冶金术引入狩猎者、渔民和采集社会的模式。该遗址也被视为欧洲大陆先进的冶金技术分布网络的链接点。

 

(作者:Olga Korochkova 奥尔加•克罗特科娃  The Ural Federal University 俄罗斯乌拉尔联邦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乌拉尔最古老的冶金祭祀场所(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

发布时间: 2013-10-25

    峡亚坦卡礼仪性遗址,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对欧亚大陆北部从石器时代过渡到青铜时代和冶金中心形成的认识。


    公元前2000~3000年间,中亚地区以所谓的赛伊马-图宾诺现象为主要文化特征。这一时期突然出现了高度发达的锡合金冶金术以及“blind sleeve”技术。赛伊马-图宾诺风格的青铜器出现于礼仪性的遗址,或偶然发现于中国北部到波罗的海北方森林草原和针叶林地带中,但缺少可靠的文化背景。因此,很难理解这一欧亚现象。另外,虽然中乌拉尔地区铜矿资源丰富,赛伊马-图宾诺风格的青铜器在该地区却十分罕见。


    2006~2007年间,Y.Serikov教授在叶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附近的Shaitanskoye湖边偶然发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遗迹现象,出土大量金属制品及不少当地青铜时代陶器。О.Korochkova 与 V. Stefanov 在 2008至2013年间对其进行了发掘,与茹斯托夫卡(Rostovka)、赛伊马(Seima)、图宾诺(Turbino)等著名的赛伊马-图宾诺礼仪性遗址相比较,该遗址是一座具有独特的礼仪性特征。

 


    该地点磁异常非常明显,达到+3°/+49°,在其表面上有没有明显的结构。在已发掘950平方米的范围内,发现了220件青铜器、石镞和陶器。其中大部分集中分布。这些遗物或成双地被置于边缘,或一个套一个的垂直叠压,其中的一些保留有丝织品或桦树皮遗存。


    遗址地表发现了230余件造型特殊的玉髓和燧石箭头。其中有些已残损。其原材料和技术并非当地石器工业的典型特征。我们在遗址外围发掘了一些墓葬,其中有火烧痕迹,包括数具碳化的男性遗骸,年龄大约在35~50岁之间。其中有一人随葬一件柄部经过装饰的匕首。该墓附近还发现了单独的祭祀遗迹。一个浅坑,底部有两个手镯,边缘有4个套在一起的容器。 

 


    尽管与其它著名的赛伊马 -图宾诺风格器物相似,乌拉尔遗址有其显著的独创性。金属器物组合除了典型的赛伊马-图宾诺风格器物外,还有一些独特的乌拉尔器物以及先前未知的器物类型。大多数的器物由含锡3 ~ 8%的合金制成。杂质(锌,铅,砷等)的含量与成分不稳定。另有一些纯铜铸造的特殊器形。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公元前十八、十九世纪,在借鉴草原地区生产中心成就的基础上,赛伊马-图宾诺冶金者在乌拉尔地区冶金业的独立和金属加工中心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由于与了解氧化铜(孔雀石、赤铜矿、蓝铜矿等)产地的赛伊马-图宾诺人的亲密合作,形成了乌拉尔中心。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与邻近的草原地区的交流。不排除以交换贵重物品和姻亲的方式进行。


    矿石开采和金属生产在哪里进行?有很多证据认为是在邻近的地区,特别是在距离峡亚坦卡遗址10~50公里的当地聚落中发现了金属生产的迹象(坩埚、范)。该问题将在未来的研究中解答。


    这可能是最难回答的问题。事实是在乌拉尔,这类金属品主要集中在礼仪和墓葬中,聚落中很少见。据信,大部分完美的武器是打算作为礼物奉献给造物主的。这样的仪式对应的是,其出现在人类文化的第一刻,在神圣的领域让渡金属的一种普遍作法。


    峡亚坦卡遗址的调查和发现,使得赛伊马-图宾诺冶金术在欧亚大陆北部的命运突出起来,显示出将冶金术引入狩猎者、渔民和采集社会的模式。该遗址也被视为欧洲大陆先进的冶金技术分布网络的链接点。

 

(作者:Olga Korochkova 奥尔加•克罗特科娃  The Ural Federal University 俄罗斯乌拉尔联邦大学)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