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印度南部历史早期手工业暨贸易中心库都马纳遗址的考古发掘(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
发布时间:2013-10-25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库都马纳位于印度泰米尔纳德邦埃罗德区的本地治里,西距埃罗德西南40公里,距离著名的纺织中心切尼马莱15公里。遗址坐落在高韦里河支流诺亚尔河的北岸。现在的库都马纳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当地农业主要是旱作农业,依赖于季风降雨和水井灌溉。为了弥补农业收入的不足,当地有饲养牛羊的传统。据桑格姆文学《十大歌集》(Pdirruppattu)(公元前1千纪末期至公元1千纪)的记载,库都马纳是一个贸易暨工业中心。这一地区曾处于古代贸易路线上,位于西部的木次日海港(现在的帕特南)以东,连接古代蕉赖的首都卡鲁尔。


    早在1961年,库都马纳的遗物就引起了斯里尼瓦沙•迪斯肯的注意。1980年,泰米尔纳德州考古部在此进行了试掘,纳伽斯瓦米简要公布了试掘结果。数次参观该遗址之后,前泰米尔大学金石学教授普拉瓦•拉贾首次意识到了库都马纳在考古学上的重要意义。

 


    库都马纳遗址于1985、1986、1989、1990、1997、2012和2013年间,共进行了七个季度的发掘。该遗址包含15公顷的居住区和40公顷的墓地区,其中发现了63条壕沟和16座墓葬。这些发现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南亚早期历史时期文化转型的认识。


    学者曾普遍认为,印度南部地区于公元前3世纪左右进入了历史阶段,这是因为孔雀王朝(定都于今比哈尔邦恒河畔的华氏城)阿育王时期的铭文里面提到了南印度的政治实体。由于这些文字发现于卡纳塔克邦和安得拉邦交界处,故而一说文字在阿育王时期文字被引入了南印度。这说明在阿育王统治时期文字也被引入到印度南部。阿育王碑文以婆罗米文写成,这是古印度最早的文字体系之一。


    然而,近年来库都马纳的发掘证实以上观点是错误的。通过加速器质谱仪分析,从不同地层深度(15厘米、60厘米、65厘米、80厘米和120厘米)获取的测年样本的年代(均未校准)分别是公元前200年、公元前275年、公元前300年、公元前330年和公元前408年。在地层中出土了600余件泰米尔婆罗米铭文陶片,一些陶文与北方的名字有关联。还发现了一对与印度北部和中部早期历史时期第一阶段有关的北方磨光黑陶文化陶片。此外还发现了北方磨光黑陶文化银币。有明确证据显示,公元前5世纪时,库都马纳已经与恒河平原中部建立起了良好的贸易和文化往来。此外,上文提及的进行年代测定的地层之下还有65厘米厚的包含带铭文陶片的文化层,所以早期历史时期的开端可能更早。

 


    此外,该遗址中还发现了一片完整的宝石工业区。在居住区的中部出土大量不同生产阶段的石珠、芯片、原材料和带凹槽的石板。其原料有蓝宝石、绿柱石、玛瑙、红玉髓、紫水晶、青金石(可能来自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碧玉、石榴石和皂石等。还发现了用于冶炼钢、铁及铜等金属的坩埚,以及纺织生产和贝制品工业的证据。各项证据显示,库都马纳曾是印度南部历史时期十分繁荣的贸易和工业中心。

 


    库都马纳的发现与研究说明,印度南部早期历史时期要早于先前观点几百年之久,该地区历史时期的开端与孔雀王朝帝国和阿育王没有任何关系。

 

(作者:K. Rajan 拉詹  Pondicherry University 印度本地治里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印度南部历史早期手工业暨贸易中心库都马纳遗址的考古发掘(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

发布时间: 2013-10-25

    库都马纳位于印度泰米尔纳德邦埃罗德区的本地治里,西距埃罗德西南40公里,距离著名的纺织中心切尼马莱15公里。遗址坐落在高韦里河支流诺亚尔河的北岸。现在的库都马纳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当地农业主要是旱作农业,依赖于季风降雨和水井灌溉。为了弥补农业收入的不足,当地有饲养牛羊的传统。据桑格姆文学《十大歌集》(Pdirruppattu)(公元前1千纪末期至公元1千纪)的记载,库都马纳是一个贸易暨工业中心。这一地区曾处于古代贸易路线上,位于西部的木次日海港(现在的帕特南)以东,连接古代蕉赖的首都卡鲁尔。


    早在1961年,库都马纳的遗物就引起了斯里尼瓦沙•迪斯肯的注意。1980年,泰米尔纳德州考古部在此进行了试掘,纳伽斯瓦米简要公布了试掘结果。数次参观该遗址之后,前泰米尔大学金石学教授普拉瓦•拉贾首次意识到了库都马纳在考古学上的重要意义。

 


    库都马纳遗址于1985、1986、1989、1990、1997、2012和2013年间,共进行了七个季度的发掘。该遗址包含15公顷的居住区和40公顷的墓地区,其中发现了63条壕沟和16座墓葬。这些发现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南亚早期历史时期文化转型的认识。


    学者曾普遍认为,印度南部地区于公元前3世纪左右进入了历史阶段,这是因为孔雀王朝(定都于今比哈尔邦恒河畔的华氏城)阿育王时期的铭文里面提到了南印度的政治实体。由于这些文字发现于卡纳塔克邦和安得拉邦交界处,故而一说文字在阿育王时期文字被引入了南印度。这说明在阿育王统治时期文字也被引入到印度南部。阿育王碑文以婆罗米文写成,这是古印度最早的文字体系之一。


    然而,近年来库都马纳的发掘证实以上观点是错误的。通过加速器质谱仪分析,从不同地层深度(15厘米、60厘米、65厘米、80厘米和120厘米)获取的测年样本的年代(均未校准)分别是公元前200年、公元前275年、公元前300年、公元前330年和公元前408年。在地层中出土了600余件泰米尔婆罗米铭文陶片,一些陶文与北方的名字有关联。还发现了一对与印度北部和中部早期历史时期第一阶段有关的北方磨光黑陶文化陶片。此外还发现了北方磨光黑陶文化银币。有明确证据显示,公元前5世纪时,库都马纳已经与恒河平原中部建立起了良好的贸易和文化往来。此外,上文提及的进行年代测定的地层之下还有65厘米厚的包含带铭文陶片的文化层,所以早期历史时期的开端可能更早。

 


    此外,该遗址中还发现了一片完整的宝石工业区。在居住区的中部出土大量不同生产阶段的石珠、芯片、原材料和带凹槽的石板。其原料有蓝宝石、绿柱石、玛瑙、红玉髓、紫水晶、青金石(可能来自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碧玉、石榴石和皂石等。还发现了用于冶炼钢、铁及铜等金属的坩埚,以及纺织生产和贝制品工业的证据。各项证据显示,库都马纳曾是印度南部历史时期十分繁荣的贸易和工业中心。

 


    库都马纳的发现与研究说明,印度南部早期历史时期要早于先前观点几百年之久,该地区历史时期的开端与孔雀王朝帝国和阿育王没有任何关系。

 

(作者:K. Rajan 拉詹  Pondicherry University 印度本地治里大学)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