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活动资讯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中国西南考古发现新古老人类
发布时间:2013-08-2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    点击率:

 
 

图为专家展示的马鹿洞和隆林人骨复原图。中新社发 孙自法 摄


  澳大利亚和中国考古学家合作开展的研究发现,中国西南地区直到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仍然有多种古老型人群幸存下来,云南马鹿洞(距今14500—13500年)和广西隆林洞穴(距今11500年)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在解剖学特征上与现代人明显不同。


  由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承担、中国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与研究的“中国西南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古老型人类的发现”项目,在“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上获评为世界重大考古研究成果之一。该项目研究者24日在论坛上发表学术演讲说,马鹿洞和隆林人类化石上显示的罕见镶嵌特征在全球范围内独有,可能代表世界范围内从未出现过的至少一种(可能更多)新的古老型人群。


  据介绍,马鹿洞遗址的考古记录保存有旧石器晚期的典型特点,所有古老型人类化石均显示被烧灼、修饰(切割)或赭石染色,这表明旧石器时代末期的人类与幸存的古老型智人以一种复杂的方式相互作用,并可能用他们的遗存做某种仪式。在全球范围内,马鹿洞遗址可能是人类进化中多种人群共存的唯一例子。


  分支系统学分析表明,马鹿洞人远在现代人出现之前的中更新世就已分出,东亚似乎被起源于100多万年前的代表一个独特进化分支幸存下来的古老型人群居住过,这对解释东亚地区更新世居民的多样性和演化,检验全球或区域性人类进化的假设具有重要意义。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戴•科乐认为,14000—11000年前,一个或多个古老型智人人种幸存并与现代人共存,“可能经历杂交,但不可能求证”。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人类研究部主任吉学平研究员表示,中国西南可能是包括更新世人类在内的物种避难所,这方面“还有许多未解之谜”。


  50多年以来,亚洲在人类进化研究领域被国际上认为处于封闭状态,被欧洲和非洲古人类学研究的主战场边缘化,但绝大多数中国研究者认为东亚不仅是人类进化的主要中心,也是现代人起源地之一。“中国西南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古老型人类的发现”的项目研究称,过去10年来,亚洲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反响,“这一地区很显然是不同类型的古老型智人的故乡”。晚更新世时期,亚洲比非洲和欧洲的人类有更大的多样性。(中新社 孙自法)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2013年“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专题报道

中国西南考古发现新古老人类

发布时间: 2013-08-27

 
 

图为专家展示的马鹿洞和隆林人骨复原图。中新社发 孙自法 摄


  澳大利亚和中国考古学家合作开展的研究发现,中国西南地区直到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仍然有多种古老型人群幸存下来,云南马鹿洞(距今14500—13500年)和广西隆林洞穴(距今11500年)遗址发现的人类化石,在解剖学特征上与现代人明显不同。


  由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承担、中国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与研究的“中国西南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古老型人类的发现”项目,在“世界考古•上海论坛”上获评为世界重大考古研究成果之一。该项目研究者24日在论坛上发表学术演讲说,马鹿洞和隆林人类化石上显示的罕见镶嵌特征在全球范围内独有,可能代表世界范围内从未出现过的至少一种(可能更多)新的古老型人群。


  据介绍,马鹿洞遗址的考古记录保存有旧石器晚期的典型特点,所有古老型人类化石均显示被烧灼、修饰(切割)或赭石染色,这表明旧石器时代末期的人类与幸存的古老型智人以一种复杂的方式相互作用,并可能用他们的遗存做某种仪式。在全球范围内,马鹿洞遗址可能是人类进化中多种人群共存的唯一例子。


  分支系统学分析表明,马鹿洞人远在现代人出现之前的中更新世就已分出,东亚似乎被起源于100多万年前的代表一个独特进化分支幸存下来的古老型人群居住过,这对解释东亚地区更新世居民的多样性和演化,检验全球或区域性人类进化的假设具有重要意义。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戴•科乐认为,14000—11000年前,一个或多个古老型智人人种幸存并与现代人共存,“可能经历杂交,但不可能求证”。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人类研究部主任吉学平研究员表示,中国西南可能是包括更新世人类在内的物种避难所,这方面“还有许多未解之谜”。


  50多年以来,亚洲在人类进化研究领域被国际上认为处于封闭状态,被欧洲和非洲古人类学研究的主战场边缘化,但绝大多数中国研究者认为东亚不仅是人类进化的主要中心,也是现代人起源地之一。“中国西南晚更新世全新世过渡时期古老型人类的发现”的项目研究称,过去10年来,亚洲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在国际上引起很大反响,“这一地区很显然是不同类型的古老型智人的故乡”。晚更新世时期,亚洲比非洲和欧洲的人类有更大的多样性。(中新社 孙自法)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