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中外交流走出国门
走出国门
【原创】走出国门:社科院考古所启动玛雅文明科潘遗址的发掘工作
发布时间:2015-09-1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李新伟    点击率:
  科潘(繁荣期约为公元5至8世纪)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核心城邦之一。该遗址包括核心神庙宫殿区和贵族居住区两大部分,面积约2平方公里,保存有高大的金字塔式庙宇、墓葬、王宫和贵族居址等重要遗迹,出土有大量代表玛雅文明最高水平的雕刻、艺术品和文字,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的瞩目,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遗址地形图
 
  2014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一行对科潘遗址进行了考察,与洪都拉斯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并与哈佛大学合作,联合开展科潘遗址考古工作。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将科潘遗址考古和玛雅文明研究列入创新工程重大课题予以支持。2015年7月,考古工作正式展开,选定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目前发掘工作在顺利进行中。 

  8N-11贵族居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由一个封闭院落和周围附属建筑组成,其地位仅次于王宫。199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主持的考古队对居址东部进行了发掘,在东部建筑的中心主室内发现了雕刻有日、月和星宿神图案的石榻,表明居址主人可能是与天文观测有关的上层贵族,对深入了解科潘政治体制和权力运作方式具有重要意义。居址中出土的各类遗物对研究科潘遗址的发展演变也极具价值。这样一处具有很高学术价值且规模适合的居址非常适合初次涉足科潘考古的中国学者。

  7月中旬到8月中旬,考古队在清理了发掘区内密布的丛林树木,并完成整个遗址的测绘和三维模型制作之后,决定先对最高大的北侧建筑进行发掘,发掘面积约600平方米。

发掘前清理地表-砍树
 
  参考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发掘和科潘其他贵族居址的发掘,可知此类建筑均有一级或两级石砌台基,台基上为石砌建筑,主要建筑四面均有石雕装饰。台基建筑方法大致为1)平整地面,2)以外表规整的石块砌成一圈矮墙,3)在墙圈内填充卵石、可能是加工砌墙石产生的碎石块、沙土和黏土,其中杂有碎陶片,4)将台基顶修筑平整,抹厚石灰。建筑直接在台基顶面起建,其墙体有的为内外两层,外侧为规整的砌墙石,内侧为不甚规整的卵石;有的为三层:内、外均为规整的砌墙石,中间填卵石,碎石块等。台基和其顶部的建筑均已经倒塌,形成巨大的土丘。

  因此,发掘中的主要遗物为三类石块:雕刻残块、较规整的砌墙石和不规则的填充石。其中填充石又主要包括卵石和加工砌墙石时产生的废料。此外,台基和墙体的填充物中包括取自附近文化层的土壤,其中会包含破碎的陶器等遗物。一些房屋内会保存雕刻石榻、象形文字雕刻和陶器等其他遗物。

  发掘的主要目的是揭露出残存的台基和建筑未倒塌部分,并尽量将倒塌部分复原回原位,尤其是要复原雕刻的原貌和位置。为尽力达成此目的,参考哈佛大学以前的工作模式,考古队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包括以下要点:

  1)以全站仪布设2米x 2米的探方网,编号为其西南角的坐标。优先选择台基转角及台基顶部暴露出建筑墙体的部分发掘,根据发掘获得的线索,逐步扩展发掘面积。

测量
 
  2)每个探方的每一个层位发掘前,先绘制其表面石块分布图,并拍摄照片生成正摄影像。对每一个石块进行编号,并以全站仪测定每个石块的位置。

绘图
 
  3)对每块砌墙石和雕刻残块均以“小件”处理,进行编号和记录。

筛土
 
  4)对于填充卵石和石块在测量位置后可以取走,对于砌墙石和雕刻残块则尽量保留其原位,以便分析和复原。

  5)保留一南北向和一东西向的大剖面,以分析房屋倒塌和堆积形成过程。

遗址3D模型
 
  8月21日,发掘工作正式开始。截止目前,已经发掘探方53个,集中在建筑的西半部分,均揭露完第一层。由暴露的现象可初步推断,北侧建筑包括中殿,西殿和东殿。底部为一大型台基,东、西两殿建筑在此台基的两端。中部有第二层台基,中殿建立在此台基之上。在南侧正中位置的探方中,已经暴露出居中的主殿的两层台基上的台阶。偏西侧接近地面探方中也暴露出台阶,应是西殿的台阶。顶部正中探方暴露出墙体的局部,可能是主殿的墙体。

探方分布图


建筑南侧台阶


王宫区29号建筑雕刻
 
  在中部主殿与西侧建筑的交接处,发现雕刻残块6件,推测雕刻内容为新年符号、交叉火炬符号和人面符号的复合体。新年举火是玛雅城邦王族的重要仪式,此符号在王宫区的第29号建筑上也有发现,表明了8N-11与王室的密切联系。此外,在底层台基西北角的一块大型转角石上,出土长3、宽2厘米的翠绿小玉坠一件,推测此建筑与举行仪式活动有关。

雕刻残块


出土玉坠
 
  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继续开展,我们期待有更多重要发现。

  中国考古网也将对后续的工作进行跟踪报道。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走出国门

【原创】走出国门:社科院考古所启动玛雅文明科潘遗址的发掘工作

发布时间: 2015-09-17

  科潘(繁荣期约为公元5至8世纪)是玛雅文明最重要的核心城邦之一。该遗址包括核心神庙宫殿区和贵族居住区两大部分,面积约2平方公里,保存有高大的金字塔式庙宇、墓葬、王宫和贵族居址等重要遗迹,出土有大量代表玛雅文明最高水平的雕刻、艺术品和文字,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的瞩目,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遗址地形图
 
  2014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一行对科潘遗址进行了考察,与洪都拉斯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签订合作协议,并与哈佛大学合作,联合开展科潘遗址考古工作。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将科潘遗址考古和玛雅文明研究列入创新工程重大课题予以支持。2015年7月,考古工作正式展开,选定编号为8N-11的贵族居址进行发掘,目前发掘工作在顺利进行中。 

  8N-11贵族居址面积约4000平方米,由一个封闭院落和周围附属建筑组成,其地位仅次于王宫。199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主持的考古队对居址东部进行了发掘,在东部建筑的中心主室内发现了雕刻有日、月和星宿神图案的石榻,表明居址主人可能是与天文观测有关的上层贵族,对深入了解科潘政治体制和权力运作方式具有重要意义。居址中出土的各类遗物对研究科潘遗址的发展演变也极具价值。这样一处具有很高学术价值且规模适合的居址非常适合初次涉足科潘考古的中国学者。

  7月中旬到8月中旬,考古队在清理了发掘区内密布的丛林树木,并完成整个遗址的测绘和三维模型制作之后,决定先对最高大的北侧建筑进行发掘,发掘面积约600平方米。

发掘前清理地表-砍树
 
  参考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发掘和科潘其他贵族居址的发掘,可知此类建筑均有一级或两级石砌台基,台基上为石砌建筑,主要建筑四面均有石雕装饰。台基建筑方法大致为1)平整地面,2)以外表规整的石块砌成一圈矮墙,3)在墙圈内填充卵石、可能是加工砌墙石产生的碎石块、沙土和黏土,其中杂有碎陶片,4)将台基顶修筑平整,抹厚石灰。建筑直接在台基顶面起建,其墙体有的为内外两层,外侧为规整的砌墙石,内侧为不甚规整的卵石;有的为三层:内、外均为规整的砌墙石,中间填卵石,碎石块等。台基和其顶部的建筑均已经倒塌,形成巨大的土丘。

  因此,发掘中的主要遗物为三类石块:雕刻残块、较规整的砌墙石和不规则的填充石。其中填充石又主要包括卵石和加工砌墙石时产生的废料。此外,台基和墙体的填充物中包括取自附近文化层的土壤,其中会包含破碎的陶器等遗物。一些房屋内会保存雕刻石榻、象形文字雕刻和陶器等其他遗物。

  发掘的主要目的是揭露出残存的台基和建筑未倒塌部分,并尽量将倒塌部分复原回原位,尤其是要复原雕刻的原貌和位置。为尽力达成此目的,参考哈佛大学以前的工作模式,考古队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方案,包括以下要点:

  1)以全站仪布设2米x 2米的探方网,编号为其西南角的坐标。优先选择台基转角及台基顶部暴露出建筑墙体的部分发掘,根据发掘获得的线索,逐步扩展发掘面积。

测量
 
  2)每个探方的每一个层位发掘前,先绘制其表面石块分布图,并拍摄照片生成正摄影像。对每一个石块进行编号,并以全站仪测定每个石块的位置。

绘图
 
  3)对每块砌墙石和雕刻残块均以“小件”处理,进行编号和记录。

筛土
 
  4)对于填充卵石和石块在测量位置后可以取走,对于砌墙石和雕刻残块则尽量保留其原位,以便分析和复原。

  5)保留一南北向和一东西向的大剖面,以分析房屋倒塌和堆积形成过程。

遗址3D模型
 
  8月21日,发掘工作正式开始。截止目前,已经发掘探方53个,集中在建筑的西半部分,均揭露完第一层。由暴露的现象可初步推断,北侧建筑包括中殿,西殿和东殿。底部为一大型台基,东、西两殿建筑在此台基的两端。中部有第二层台基,中殿建立在此台基之上。在南侧正中位置的探方中,已经暴露出居中的主殿的两层台基上的台阶。偏西侧接近地面探方中也暴露出台阶,应是西殿的台阶。顶部正中探方暴露出墙体的局部,可能是主殿的墙体。

探方分布图


建筑南侧台阶


王宫区29号建筑雕刻
 
  在中部主殿与西侧建筑的交接处,发现雕刻残块6件,推测雕刻内容为新年符号、交叉火炬符号和人面符号的复合体。新年举火是玛雅城邦王族的重要仪式,此符号在王宫区的第29号建筑上也有发现,表明了8N-11与王室的密切联系。此外,在底层台基西北角的一块大型转角石上,出土长3、宽2厘米的翠绿小玉坠一件,推测此建筑与举行仪式活动有关。

雕刻残块


出土玉坠
 
  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继续开展,我们期待有更多重要发现。

  中国考古网也将对后续的工作进行跟踪报道。



作者:李新伟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