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会议
学术会议
辨物识世——“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侧记
发布时间:2017-11-0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张小筑    点击率:
  在为期两天的“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中共有位80余位学者围绕“手工业考古理论与实践”、“手工业遗产保护与传承”、“手工业综合研究”、“手工业技术与经济”、“手工业考古发现与研究”等主题进行发言讨论,交流近年来手工业考古的新成果和收获。



会议现场

  见微知著—手工业考古重要性不言而喻

  手工业考古作为考古学的一个分支学科,是近年提出的一个新命题。可以说,近代考古学自诞生之日起就跟古代手工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对研究古代手工业来说,技术、产业、社会是最核心的,且这三者之间相辅相成互为依托。其中技术是核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它需借助产业的平台转化为社会生产力、从而应用到社会生产实践当中。但同时也不能忽视对产业布局和产业结构的研究”社科院考古所白云翔研究员强调。自20世纪90年代操作链理论被介绍到国内。从国内实践来看,操作链理论为研究古代技术系统提供了一把钥匙,在人类学、考古学研究中又均得到应用和发展。白云翔研究员表示,一定程度上操作链理论可能不适应于产业布局和结构的研究,他提出从产业链的角度出发。“产业链是各个产业部门之间基于一定的技术经济关联,并依据特定的逻辑关系和时空布局关系客观形成的链条式关联关系形态。”他期望能将产业经济学中的这一概念应用到手工业考古的研究中。

  考古发现的各种文化遗物,尽管更多的是出土于非手工业作坊遗存,例如墓葬、聚落、窖藏等,但它们大多均为手工业产品或者手工业的生产器具。几乎任何一个考古研究者都离不开对手工业产品的研究。可以说,把某件或某类遗物作为一种手工业产品,从手工业考古的视角对造型、制作技术、功能与应用及材料来源等进行观察和分析,对于任何一个考古研究者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本次论坛上,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方向明研究员以图像的格局和构成、主要构成元素的“范式”为标准像的认定标准,分析了良渚反山M12出土的琮王神像。通过对比分析可以看出至少有四人参与了琮上八幅神像的雕琢,某几幅甚至还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方向明认为,良渚琢玉高端手工业反映了社会组织的复杂性,存在着特有的“工匠群体”,而掌握传承琢玉技术的群体中既可能有王或王族也可能有工匠。

  通过对中原、西北、东北、长江中下游等中国四个地区早期青铜矿冶遗址的考察和研究,北京科技大学李延祥教授指出其四个地区在采矿技术和冶炼遗址分布上存在石器采矿、冶炼近水、河流充当交通要道等共性;但依据从矿山到最终的青铜冶金全流程,可划分为从高到低四个类型,李延祥教授表示不同等级的技术类型、冶炼遗址规模大小以及数量直接反映了对青铜生产的控制力度,这与各地区政权发达密切相关联。例如长江中下游地区早期、东北地区晚期出现数量众多的青铜冶炼遗址显示其青铜生产管理程度低,与之对应的政权发育水平差;而西北地区虽然在技术类型上处于低级,但遗址集中且规模巨大,可能对应着相对发达的政权。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李映福教授在报告中梳理了“南方丝绸之路”沿线金属矿产资源的文献记载和秦汉以前的金属产品与冶金遗址的空间分布。秦汉时期,随着以成都平原为中心基地的冶炼技术的扩散与产品的流通,形成了“生铁”与“块炼铁”冶铁技术、产品共存的格局。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李映福教授认为越嶲郡(西昌)是两大技术体系的重要分界点,以北的地区为“中原系”区域,以南则存在“非中原系”的冶金技术及产品,“非中原系”冶金遗存与产品主要发现于“西南夷”系统区域,其形成可能与汉代西南地区的政治格局有关。


分组讨论
 
  “作坊群”涌现—手工业遗存考古新发现层出不穷

  近些年反映古代手工业遗存的考古新发现层出不穷,在本次论坛的“手工业考古发现与研究”分组讨论中,社科院考古所赵海涛助理研究员、国家博物馆李刚博士、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陈树祥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钱益汇教授、社科院考古所徐良高研究员等学者分别对二里头都邑手工业生产遗存、闻喜千金耙夏商时期铜矿遗址、大冶铜绿山古铜矿遗址、临淄齐故城阚家寨冶铁遗存、丰镐手工业作坊遗址的考古新发现进行简要介绍。

  在古代各类冶金技术中,炼锌技术出现和成熟时期最晚。值得一提的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莫林恒副研究员以一段复原古代炼锌技术三维动画为引,详细阐述了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的发掘收获及手工业作坊的演变与发展。据介绍,当地采用“以矿就煤”的生产模式,通过考古发掘完整复原了冶炼场址的功能结构和布局,并对古代手工业场址的功能分区、工艺流程、生产规模、工人的生活以及生产力状况有了重要认识。这为了解古代冶炼流程、复原古代冶炼工艺提供了实证。“这种布局和流程的复原可以说是一种理想状态,这对理解早期矿冶遗址并开展相关工作有所启发和指导”徐良高研究员补充道。


闭幕式现场
 
  多学科多视野、新方法新技术助力手工业考古
 
  “最有成果的发现常常发生在两条不同思维路线的交叉点上。”考古学界意识到,想要复原古代人类的生活方式,探讨古代文明发展过程与各种社会现象,仅从一个视角或层面很难揭示其本质,更无法深刻地认识其全部规律。所以要尝试从多视角、多层面融合的角度去寻求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以此来形成更加完整、系统的认识。

  就手工业考古来说,只有借助现代科学技术方法和手段,才能对各种遗物的材质结构、化学成分、动植物遗存的种属鉴定进行深入的分析,从而为原材料及其来源、工艺技术、生产流程、产品特性等提供证据和信息,进而为产品流通和应用的研究等提供参考。论坛上,中科院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宋国定教授和赵静芳女士从不同角度对旧石器时代、新旧过渡时期以及新石器时代不同遗址中的石制品及其表面残留物进行分析,从而获取人类行为信息。他们表示,目前对石制品的研究多以传统类型学为主,但科技的介入可以更多、更全面地收集石制品所蕴含的信息。可以说,现代科学技术的应用对于工艺技术和生产流程的研究能够提供最直观、最直接的支持。在本次论坛的分组讨论中,手工业技术与经济石器组、玉器组等多项发言都涉及到了对物质显微结构分析的研究,通过这一分析方法揭示出古代手工业发展的面貌,描绘出古人对于手工业技术的探索,揭示出特定时期的社会活动,是从自然科学角度研究古代社会的示范。

  实验考古学是用实验的方法获得与考古遗存的类比资料,从而支撑考古学问题的研究。社科院考古所白云翔研究员曾表示“通过模拟实验研究,一方面有助于理解和认识手工业工具和设施的功能及其使用、工艺技术和生产流程及其作用、产品的性能等,进而复原当时人们的生产场景;另一方面,则是对研究的结论进行检验和修正。”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陈建立教授在发言中介绍了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单位组织的“古代冶金科研实践活动”。模拟期间学员们亲自动手制作炼炉、坩埚、陶范与鼓风设备,并利用这些器具完成了铜矿石冶炼,青铜器浇铸以及生铁制钢等试验,高度复原了早期炼铜技术。陈建立教授表示冶金实验考古的开展为理解古代冶金遗物背后的人、技术和社会提供了模拟情景和立体视角,也为手工业作坊类遗址的发掘和保护提供了重要参考。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朝洪教授在闭幕式上发言
 

中国科学院大学王昌燧教授闭幕式上发言

  中国科学院大学王昌燧教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朝洪教授在最后的学术总结中指出,本次“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参会人员多、年龄跨度大,许多学者均是相关领域的领军人物。论题涉及广泛,所讨论内容既有宏观的学科理论,又有对以往研究的反思和思考,更有最新考古成果的展示。希望借助这个重要的平台对今后的研究起到重要的指向作用,进一步推动手工业考古研究。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会议

辨物识世——“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侧记

发布时间: 2017-11-07

  在为期两天的“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中共有位80余位学者围绕“手工业考古理论与实践”、“手工业遗产保护与传承”、“手工业综合研究”、“手工业技术与经济”、“手工业考古发现与研究”等主题进行发言讨论,交流近年来手工业考古的新成果和收获。



会议现场

  见微知著—手工业考古重要性不言而喻

  手工业考古作为考古学的一个分支学科,是近年提出的一个新命题。可以说,近代考古学自诞生之日起就跟古代手工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对研究古代手工业来说,技术、产业、社会是最核心的,且这三者之间相辅相成互为依托。其中技术是核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它需借助产业的平台转化为社会生产力、从而应用到社会生产实践当中。但同时也不能忽视对产业布局和产业结构的研究”社科院考古所白云翔研究员强调。自20世纪90年代操作链理论被介绍到国内。从国内实践来看,操作链理论为研究古代技术系统提供了一把钥匙,在人类学、考古学研究中又均得到应用和发展。白云翔研究员表示,一定程度上操作链理论可能不适应于产业布局和结构的研究,他提出从产业链的角度出发。“产业链是各个产业部门之间基于一定的技术经济关联,并依据特定的逻辑关系和时空布局关系客观形成的链条式关联关系形态。”他期望能将产业经济学中的这一概念应用到手工业考古的研究中。

  考古发现的各种文化遗物,尽管更多的是出土于非手工业作坊遗存,例如墓葬、聚落、窖藏等,但它们大多均为手工业产品或者手工业的生产器具。几乎任何一个考古研究者都离不开对手工业产品的研究。可以说,把某件或某类遗物作为一种手工业产品,从手工业考古的视角对造型、制作技术、功能与应用及材料来源等进行观察和分析,对于任何一个考古研究者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本次论坛上,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方向明研究员以图像的格局和构成、主要构成元素的“范式”为标准像的认定标准,分析了良渚反山M12出土的琮王神像。通过对比分析可以看出至少有四人参与了琮上八幅神像的雕琢,某几幅甚至还带有明显的个人风格。方向明认为,良渚琢玉高端手工业反映了社会组织的复杂性,存在着特有的“工匠群体”,而掌握传承琢玉技术的群体中既可能有王或王族也可能有工匠。

  通过对中原、西北、东北、长江中下游等中国四个地区早期青铜矿冶遗址的考察和研究,北京科技大学李延祥教授指出其四个地区在采矿技术和冶炼遗址分布上存在石器采矿、冶炼近水、河流充当交通要道等共性;但依据从矿山到最终的青铜冶金全流程,可划分为从高到低四个类型,李延祥教授表示不同等级的技术类型、冶炼遗址规模大小以及数量直接反映了对青铜生产的控制力度,这与各地区政权发达密切相关联。例如长江中下游地区早期、东北地区晚期出现数量众多的青铜冶炼遗址显示其青铜生产管理程度低,与之对应的政权发育水平差;而西北地区虽然在技术类型上处于低级,但遗址集中且规模巨大,可能对应着相对发达的政权。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李映福教授在报告中梳理了“南方丝绸之路”沿线金属矿产资源的文献记载和秦汉以前的金属产品与冶金遗址的空间分布。秦汉时期,随着以成都平原为中心基地的冶炼技术的扩散与产品的流通,形成了“生铁”与“块炼铁”冶铁技术、产品共存的格局。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李映福教授认为越嶲郡(西昌)是两大技术体系的重要分界点,以北的地区为“中原系”区域,以南则存在“非中原系”的冶金技术及产品,“非中原系”冶金遗存与产品主要发现于“西南夷”系统区域,其形成可能与汉代西南地区的政治格局有关。


分组讨论
 
  “作坊群”涌现—手工业遗存考古新发现层出不穷

  近些年反映古代手工业遗存的考古新发现层出不穷,在本次论坛的“手工业考古发现与研究”分组讨论中,社科院考古所赵海涛助理研究员、国家博物馆李刚博士、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陈树祥研究员、首都师范大学钱益汇教授、社科院考古所徐良高研究员等学者分别对二里头都邑手工业生产遗存、闻喜千金耙夏商时期铜矿遗址、大冶铜绿山古铜矿遗址、临淄齐故城阚家寨冶铁遗存、丰镐手工业作坊遗址的考古新发现进行简要介绍。

  在古代各类冶金技术中,炼锌技术出现和成熟时期最晚。值得一提的是,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莫林恒副研究员以一段复原古代炼锌技术三维动画为引,详细阐述了湖南桂阳桐木岭矿冶遗址的发掘收获及手工业作坊的演变与发展。据介绍,当地采用“以矿就煤”的生产模式,通过考古发掘完整复原了冶炼场址的功能结构和布局,并对古代手工业场址的功能分区、工艺流程、生产规模、工人的生活以及生产力状况有了重要认识。这为了解古代冶炼流程、复原古代冶炼工艺提供了实证。“这种布局和流程的复原可以说是一种理想状态,这对理解早期矿冶遗址并开展相关工作有所启发和指导”徐良高研究员补充道。


闭幕式现场
 
  多学科多视野、新方法新技术助力手工业考古
 
  “最有成果的发现常常发生在两条不同思维路线的交叉点上。”考古学界意识到,想要复原古代人类的生活方式,探讨古代文明发展过程与各种社会现象,仅从一个视角或层面很难揭示其本质,更无法深刻地认识其全部规律。所以要尝试从多视角、多层面融合的角度去寻求解决问题的新方法,以此来形成更加完整、系统的认识。

  就手工业考古来说,只有借助现代科学技术方法和手段,才能对各种遗物的材质结构、化学成分、动植物遗存的种属鉴定进行深入的分析,从而为原材料及其来源、工艺技术、生产流程、产品特性等提供证据和信息,进而为产品流通和应用的研究等提供参考。论坛上,中科院大学考古学与人类学系宋国定教授和赵静芳女士从不同角度对旧石器时代、新旧过渡时期以及新石器时代不同遗址中的石制品及其表面残留物进行分析,从而获取人类行为信息。他们表示,目前对石制品的研究多以传统类型学为主,但科技的介入可以更多、更全面地收集石制品所蕴含的信息。可以说,现代科学技术的应用对于工艺技术和生产流程的研究能够提供最直观、最直接的支持。在本次论坛的分组讨论中,手工业技术与经济石器组、玉器组等多项发言都涉及到了对物质显微结构分析的研究,通过这一分析方法揭示出古代手工业发展的面貌,描绘出古人对于手工业技术的探索,揭示出特定时期的社会活动,是从自然科学角度研究古代社会的示范。

  实验考古学是用实验的方法获得与考古遗存的类比资料,从而支撑考古学问题的研究。社科院考古所白云翔研究员曾表示“通过模拟实验研究,一方面有助于理解和认识手工业工具和设施的功能及其使用、工艺技术和生产流程及其作用、产品的性能等,进而复原当时人们的生产场景;另一方面,则是对研究的结论进行检验和修正。”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陈建立教授在发言中介绍了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等单位组织的“古代冶金科研实践活动”。模拟期间学员们亲自动手制作炼炉、坩埚、陶范与鼓风设备,并利用这些器具完成了铜矿石冶炼,青铜器浇铸以及生铁制钢等试验,高度复原了早期炼铜技术。陈建立教授表示冶金实验考古的开展为理解古代冶金遗物背后的人、技术和社会提供了模拟情景和立体视角,也为手工业作坊类遗址的发掘和保护提供了重要参考。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朝洪教授在闭幕式上发言
 

中国科学院大学王昌燧教授闭幕式上发言

  中国科学院大学王昌燧教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朝洪教授在最后的学术总结中指出,本次“手工业考古•首师大论坛”参会人员多、年龄跨度大,许多学者均是相关领域的领军人物。论题涉及广泛,所讨论内容既有宏观的学科理论,又有对以往研究的反思和思考,更有最新考古成果的展示。希望借助这个重要的平台对今后的研究起到重要的指向作用,进一步推动手工业考古研究。


作者:张小筑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