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考察海南陵水桥山遗址
发布时间:2015-08-31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傅宪国    点击率:
  2015年8月20日,顶着炎炎烈日,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司长关强、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柴晓明,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文物局局长苏启雅及海南省博物馆馆长(兼海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丘刚等领导考察了海南陵水桥山遗址,并观摩陵水桥山、莲子湾、岗山、走风以及三亚英墩等遗址出土的考古标本。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傅宪国汇报了2012年以来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博物馆联合在陵水、三亚、万宁东部沿海地区的考古工作成果。座谈会上,童明康副局长对海南的考古工作提出了指导性意见及要求。

社科院考古所傅宪国研究员介绍近年海南考古工作成果
 
  童明康副局长充分肯定了桥山等遗址考古工作的成绩。他指出,近几年海南考古有很多新的、重要的发现,很不容易,这需要考古工作者具有一定的学术功力,也需要一定的献身精神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另外,海南的考古工作得到了地方和村民的配合及大力支持,这也很不容易。

童明康一行观看成果展示
 
  童明康副局长指出,中国考古真正的处女地已经不多了,中原等地区的考古学文化序列及其年代早已经建立起来了,作为岛屿,海南仍是考古学上的处女地,并且是一处重要的处女地,非常需要在这些地区开展工作。海南考古涉及到中国文化面向海洋是如何起源与发展的这一重要课题;就中国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讲,也非常需要在这个地区开展工作。就岛屿考古来讲,与台湾相比,海南的考古工作相对滞后。张光直先生对台湾史前考古及南岛语族的起源研究非常重视,也做了许多工作,认为它涉及到台湾史前文化的来龙去脉,涉及到与大陆史前文化的关系。海南地区的考古工作起步较晚,但收获很大,成果丰富,对海南目前的考古工作应给予高度的评价和充分的肯定。

童明康一行观摩出土器物
 
  童明康副局长指出,与过去相比,现在的田野考古发掘水平提高了一个档次,具体体现在多学科综合研究,引进和采用了更多的科技手段,获取了更多的信息和更多的资料,对当时的文化内涵能够有更全面的了解。通过这三年的工作已基本建立了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初步的考古学年代序列,这一点很不容易。海南考古目前所做的就是上世纪50、60年代夏鼐和苏秉琦等先生在其他地区所做的工作,即首先建立文化发展序列,建立谱系。目前,自然科学方法在考古工作中广泛应用,手段拓展了,视野开阔了,尽管现在海南考古的很多资料尚处于实验室分析阶段,结论还没出来,但相信这些成果出来后对这个地区文化的复原、人类饮食起居的了解等会有很大的帮助。多学科的考古工作做得很好,为将来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傅宪国研究员向童明康副局长介绍出土器物
 
  童明康副局长对海南的考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认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是国家队,代表着国家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水平。考古所在中国大部分地区设有考古队,要通过考古发掘和考古研究,为地方培养考古人才。这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工作内容。人才培养有多种途径,目前考古学基本上是三种模式。一是学历模式,通过高校和科研单位,经过本科、硕士、博士,甚至博士后这样一种培养模式。二是项目模式,通过做项目,在田野考古中培养人才。应用科学更需要通过项目来培养人才。如师傅带徒弟。要带一些人才出来。不仅要出成果,还要出人才。如考古所在广西的考古工作就培养了一些人才。但有些地方并没有做到这一点。三是培训班或短训班的模式,像建国初期百废待兴,亟待开展考古工作,共办了五期考古培训班,裴文中、夏鼐和苏秉琦先生都曾为班主任,成材率非常高,后来大部分培训班成员成为地方所领导及考古大家,在考古工作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非常成功的例子。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文物局开始在山东兖州等地举办考古领队培训班,目前考古界的中坚力量都是那时候的培训班培养出来的。现在,我们更多使用短期或专项培训的方式,有特定的要求。如三普,有针对性的进行培训,对仪器、设备的使用,普查手段等进行专业培训。另外,我们也会举办一些鉴定班,如瓷器、石器、玉器等鉴定班,需要上手,具有动手性和可操作性。
 
  学历模式、项目模式、短训班模式等培养人才的途径都有特定的要求,不能再从A、B、C开始培养。目前,人才仍是制约我们工作发展的瓶颈。有些地方工作做的不好肯定与人才缺乏有关。一定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海南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人文背景,要求我们除了将考古发掘与研究中的自然学科相结合之外,还要加强民族考古学和人类学的研究。
 
  要进一步加强和推进考古学研究。区系类型、文化发展序列等基础的工作要做,并且要做得更好。但同时要知己知彼,要了解台湾地区和日本、美国、东南亚及南太平洋诸国的考古研究成果,探索海南与上述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的关系。海南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要加强海南考古学的研究,进一步认识海南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地位。海南的考古资料目前正在整理阶段,在我们有了一定认识的基础上,可以邀请国内外的专家召开学术研讨会,以我为主,要有针对性,请国内外学者会诊,要提出更高的要求。不能夜郎自大,闭门造车。
 
  要注意考古学上细节的研究,如石锛,就不一定全部是复合工具。要突破原来的思维定式,整个研究要全面推进。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问题,将来的展示问题。在考古工作中一定要加强文物保护工作,要回馈社会。关于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曾有学者认为最好的保护就是回填。苏秉琦先生提出大遗址保护,其后是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提出,要展示、利用。后来大明宫等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保护、展示和利用的范例。

座谈会现场
 
  文物考古工作者的考古成果很多不为社会和其他学界所知,甚至离考古学科最近的历史学家,也不能了解和利用考古资料。其实完全可以做得到。苏秉琦先生等曾积极倡导考古学要为社会公众服务,他的《考古寻根记》曾被选为1988年全国高考语文阅读题,使考古学成果第一次纳入高考试题。费孝通先生曾认为,他提出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多源一统的概念来源于考古学的研究成果。
 
  童明康副局长认为,博物馆的陈列不能见物不见人。目前,博物馆展示重要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的时候,不知道谁是发现者,谁对这项成果有重要贡献。以后博物馆展示时要能体现出考古工作者的贡献与成果。目前,良渚博物院等一些博物馆做到了,但大部分博物馆的陈列并未做到。

考察团参观工地
 
  桥山遗址面积达五万多平方米,内涵丰富,保存很好,一定要做好保护工作,要有保护和展示的意识。在条件成熟时可考虑建立滨海的、沙丘的考古遗址公园。要进行一些探索。
 
  关强司长指出,童明康副局长这次来海南的主要工作是调研也是考古检查。对海南的考古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提出的要求不仅是对海南的,也是面对全国的。以后要继续加强合作,多方沟通,做好人才的培养工作。以后要做好完善的考古工作计划,进一步加强并推进海南的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
 
  苏启雅局长和丘刚馆长感谢国家文物局领导对海南考古工作的支持,下一步会落实国家文物局对海南考古工作的指导性意见,多方合作,做好考古发掘与研究、人才培养及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努力使海南考古事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记录整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傅宪国)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考察海南陵水桥山遗址

发布时间: 2015-08-31

  2015年8月20日,顶着炎炎烈日,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司长关强、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柴晓明,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文物局局长苏启雅及海南省博物馆馆长(兼海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丘刚等领导考察了海南陵水桥山遗址,并观摩陵水桥山、莲子湾、岗山、走风以及三亚英墩等遗址出土的考古标本。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傅宪国汇报了2012年以来考古研究所与海南省博物馆联合在陵水、三亚、万宁东部沿海地区的考古工作成果。座谈会上,童明康副局长对海南的考古工作提出了指导性意见及要求。

社科院考古所傅宪国研究员介绍近年海南考古工作成果
 
  童明康副局长充分肯定了桥山等遗址考古工作的成绩。他指出,近几年海南考古有很多新的、重要的发现,很不容易,这需要考古工作者具有一定的学术功力,也需要一定的献身精神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另外,海南的考古工作得到了地方和村民的配合及大力支持,这也很不容易。

童明康一行观看成果展示
 
  童明康副局长指出,中国考古真正的处女地已经不多了,中原等地区的考古学文化序列及其年代早已经建立起来了,作为岛屿,海南仍是考古学上的处女地,并且是一处重要的处女地,非常需要在这些地区开展工作。海南考古涉及到中国文化面向海洋是如何起源与发展的这一重要课题;就中国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讲,也非常需要在这个地区开展工作。就岛屿考古来讲,与台湾相比,海南的考古工作相对滞后。张光直先生对台湾史前考古及南岛语族的起源研究非常重视,也做了许多工作,认为它涉及到台湾史前文化的来龙去脉,涉及到与大陆史前文化的关系。海南地区的考古工作起步较晚,但收获很大,成果丰富,对海南目前的考古工作应给予高度的评价和充分的肯定。

童明康一行观摩出土器物
 
  童明康副局长指出,与过去相比,现在的田野考古发掘水平提高了一个档次,具体体现在多学科综合研究,引进和采用了更多的科技手段,获取了更多的信息和更多的资料,对当时的文化内涵能够有更全面的了解。通过这三年的工作已基本建立了海南东南部沿海地区初步的考古学年代序列,这一点很不容易。海南考古目前所做的就是上世纪50、60年代夏鼐和苏秉琦等先生在其他地区所做的工作,即首先建立文化发展序列,建立谱系。目前,自然科学方法在考古工作中广泛应用,手段拓展了,视野开阔了,尽管现在海南考古的很多资料尚处于实验室分析阶段,结论还没出来,但相信这些成果出来后对这个地区文化的复原、人类饮食起居的了解等会有很大的帮助。多学科的考古工作做得很好,为将来进一步的深入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傅宪国研究员向童明康副局长介绍出土器物
 
  童明康副局长对海南的考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认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是国家队,代表着国家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水平。考古所在中国大部分地区设有考古队,要通过考古发掘和考古研究,为地方培养考古人才。这是另外一个重要的工作内容。人才培养有多种途径,目前考古学基本上是三种模式。一是学历模式,通过高校和科研单位,经过本科、硕士、博士,甚至博士后这样一种培养模式。二是项目模式,通过做项目,在田野考古中培养人才。应用科学更需要通过项目来培养人才。如师傅带徒弟。要带一些人才出来。不仅要出成果,还要出人才。如考古所在广西的考古工作就培养了一些人才。但有些地方并没有做到这一点。三是培训班或短训班的模式,像建国初期百废待兴,亟待开展考古工作,共办了五期考古培训班,裴文中、夏鼐和苏秉琦先生都曾为班主任,成材率非常高,后来大部分培训班成员成为地方所领导及考古大家,在考古工作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非常成功的例子。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文物局开始在山东兖州等地举办考古领队培训班,目前考古界的中坚力量都是那时候的培训班培养出来的。现在,我们更多使用短期或专项培训的方式,有特定的要求。如三普,有针对性的进行培训,对仪器、设备的使用,普查手段等进行专业培训。另外,我们也会举办一些鉴定班,如瓷器、石器、玉器等鉴定班,需要上手,具有动手性和可操作性。
 
  学历模式、项目模式、短训班模式等培养人才的途径都有特定的要求,不能再从A、B、C开始培养。目前,人才仍是制约我们工作发展的瓶颈。有些地方工作做的不好肯定与人才缺乏有关。一定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海南特殊的地理环境和人文背景,要求我们除了将考古发掘与研究中的自然学科相结合之外,还要加强民族考古学和人类学的研究。
 
  要进一步加强和推进考古学研究。区系类型、文化发展序列等基础的工作要做,并且要做得更好。但同时要知己知彼,要了解台湾地区和日本、美国、东南亚及南太平洋诸国的考古研究成果,探索海南与上述地区史前考古学文化的关系。海南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要加强海南考古学的研究,进一步认识海南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地位。海南的考古资料目前正在整理阶段,在我们有了一定认识的基础上,可以邀请国内外的专家召开学术研讨会,以我为主,要有针对性,请国内外学者会诊,要提出更高的要求。不能夜郎自大,闭门造车。
 
  要注意考古学上细节的研究,如石锛,就不一定全部是复合工具。要突破原来的思维定式,整个研究要全面推进。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问题,将来的展示问题。在考古工作中一定要加强文物保护工作,要回馈社会。关于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曾有学者认为最好的保护就是回填。苏秉琦先生提出大遗址保护,其后是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提出,要展示、利用。后来大明宫等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保护、展示和利用的范例。

座谈会现场
 
  文物考古工作者的考古成果很多不为社会和其他学界所知,甚至离考古学科最近的历史学家,也不能了解和利用考古资料。其实完全可以做得到。苏秉琦先生等曾积极倡导考古学要为社会公众服务,他的《考古寻根记》曾被选为1988年全国高考语文阅读题,使考古学成果第一次纳入高考试题。费孝通先生曾认为,他提出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多源一统的概念来源于考古学的研究成果。
 
  童明康副局长认为,博物馆的陈列不能见物不见人。目前,博物馆展示重要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的时候,不知道谁是发现者,谁对这项成果有重要贡献。以后博物馆展示时要能体现出考古工作者的贡献与成果。目前,良渚博物院等一些博物馆做到了,但大部分博物馆的陈列并未做到。

考察团参观工地
 
  桥山遗址面积达五万多平方米,内涵丰富,保存很好,一定要做好保护工作,要有保护和展示的意识。在条件成熟时可考虑建立滨海的、沙丘的考古遗址公园。要进行一些探索。
 
  关强司长指出,童明康副局长这次来海南的主要工作是调研也是考古检查。对海南的考古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提出的要求不仅是对海南的,也是面对全国的。以后要继续加强合作,多方沟通,做好人才的培养工作。以后要做好完善的考古工作计划,进一步加强并推进海南的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
 
  苏启雅局长和丘刚馆长感谢国家文物局领导对海南考古工作的支持,下一步会落实国家文物局对海南考古工作的指导性意见,多方合作,做好考古发掘与研究、人才培养及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努力使海南考古事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记录整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傅宪国)
 
 
 

作者:傅宪国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