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江苏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现一处城门
发布时间:2014-11-13    文章出处:扬州日报    作者:孔茜    点击率:
新发现的考古遗址现场。  
 
  在中国历史上,除了都城以外,扬州是唯一城池未经迁徙、城池叠压脉络清晰的地方城市,扬州城遗址也是国内保存最完好的古城址之一,2010年被列入国家考古公园遗址立项名录。
 
  目前,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考古挖掘工作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考古人员已在蜀冈上先后发现、确定了数十处大型夯土。昨天,记者获悉,位于蜀冈之上的一处考古工地内,出土大量城墙砖,一处南宋水关也被考古挖掘,数百年前,乃至千年前的城址遗存昭然若揭。
 
  现场 南北向探沟内深埋城门 
 
  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总面积20.68平方公里,重要保护范围700多公顷,包含唐子城及平山堂城、宋夹城、唐罗城、宋大城城墙遗址、城门、历史水系、历史道路。
 
  昨天的考古工地位于堡城村北部,一条长达10米,深近2米的探沟呈南北向,大量城墙砖整齐地“堆积”在探沟北侧。在场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专家介绍,这处工地从今年6月开始考古挖掘工作,目前已挖出隋唐、汉代的文化层,“城墙砖多为青砖,但没有发现铭文。根据形制以及年代推测,应为隋唐以后的城门。”专家介绍,城墙砖为东西向排列,“是否这里就是当时的北城门,有待继续考证。”
 
  揭秘 积水池内出土南宋水关
 
  考古现场西侧,还出土了一座深埋地下数百年的挡水坝。“这座挡水坝遗迹考证为宋代,由挡水墙、边壁及其摆手构成。”其中挡水墙位于挡水坝中部,砖石结构,东西向,方向为东偏北3度。横架在东西两边壁之间及其上,南北两侧有挡水坡面。自下而上由基础部分(地钉、衬底石条或砌砖)、砖砌坡面挡水墙、顶部石条等几部分构成。
 
  经测量,水关宽约4.8米,长约18米,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扬州唐城考古工作队队长汪勃介绍,由于水关南北向并没有完全挖开,目前测量的18米的长度仅是残存的长度。据了解,挡水坝的边壁及其摆手的面砖多为整砖,填砖多为残砖。有的面砖上有“大使府造”“武锋军”“宁淮军”“扬州”“镇江都统司前□”“涟水军”等铭文,砖的尺寸均为南宋时期扬州城用砖,考古专家据此推断,这处挡水坝当时是由政府出面并参与的一项政府工程。
 
  专家 出土水关极具扬州特色
 
  汪勃介绍,水关的存在意味着这里有古代水系,而这个水系至今都没有废弃,不过当地村民为了方便,另从旁边不远处另开挖了一条水系。从古代水系的遗存来看,当年这条古代水系的主河道是南北向的,出口在北。此外,在考古现场还发现了柱洞等历史遗存。
 
  由于挡水坝以南地势低下较多,其下并无过水涵洞之类的设施,挡水坝起到了在西城门外隔断主城壕的作用。考古专家认为,挡水坝正对西城门,位处交通咽喉要道,由于挡水坝顶部石条较为尖锐的顶线、两面陡坡的挡水墙,应该具有撤除掉过桥设施之后阻止通行的功能,“该遗迹是一处兼具挡水和城防功能的水利城防设施。”
 
  考古专家介绍,此次发现的宋代挡水坝,具有扬州特色。挡水坝两边壁的形制和构造,与扬州唐宋城东门瓮城台地和东台地之间的构造较为近似。此外,挡水坝始建时的用砖规格、砌砖方法、黏合剂等,均与扬州城遗址南宋时期包砖墙的典型特点一致。
 
  未来 遗址公园建设进入最后阶段
 
  汪勃介绍,发现水关的考古现场附近还有很多其他遗迹,从考古价值上来说,这些远比水关更为重要。“我们正在进行的扬州城遗址的考古工作涉及扬州城战国到南宋的城址问题,可以解决隋、唐、宋扬州城遗址的规模、布局、建城年代及其沿革关系。”汪勃透露,目前,对扬州城遗址的考古工作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扬州城遗址的考古秘密揭晓指日可待。

(原文题目: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出土一处城门)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江苏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现一处城门

发布时间: 2014-11-13

新发现的考古遗址现场。  
 
  在中国历史上,除了都城以外,扬州是唯一城池未经迁徙、城池叠压脉络清晰的地方城市,扬州城遗址也是国内保存最完好的古城址之一,2010年被列入国家考古公园遗址立项名录。
 
  目前,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考古挖掘工作已经进入最后阶段,考古人员已在蜀冈上先后发现、确定了数十处大型夯土。昨天,记者获悉,位于蜀冈之上的一处考古工地内,出土大量城墙砖,一处南宋水关也被考古挖掘,数百年前,乃至千年前的城址遗存昭然若揭。
 
  现场 南北向探沟内深埋城门 
 
  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总面积20.68平方公里,重要保护范围700多公顷,包含唐子城及平山堂城、宋夹城、唐罗城、宋大城城墙遗址、城门、历史水系、历史道路。
 
  昨天的考古工地位于堡城村北部,一条长达10米,深近2米的探沟呈南北向,大量城墙砖整齐地“堆积”在探沟北侧。在场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专家介绍,这处工地从今年6月开始考古挖掘工作,目前已挖出隋唐、汉代的文化层,“城墙砖多为青砖,但没有发现铭文。根据形制以及年代推测,应为隋唐以后的城门。”专家介绍,城墙砖为东西向排列,“是否这里就是当时的北城门,有待继续考证。”
 
  揭秘 积水池内出土南宋水关
 
  考古现场西侧,还出土了一座深埋地下数百年的挡水坝。“这座挡水坝遗迹考证为宋代,由挡水墙、边壁及其摆手构成。”其中挡水墙位于挡水坝中部,砖石结构,东西向,方向为东偏北3度。横架在东西两边壁之间及其上,南北两侧有挡水坡面。自下而上由基础部分(地钉、衬底石条或砌砖)、砖砌坡面挡水墙、顶部石条等几部分构成。
 
  经测量,水关宽约4.8米,长约18米,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扬州唐城考古工作队队长汪勃介绍,由于水关南北向并没有完全挖开,目前测量的18米的长度仅是残存的长度。据了解,挡水坝的边壁及其摆手的面砖多为整砖,填砖多为残砖。有的面砖上有“大使府造”“武锋军”“宁淮军”“扬州”“镇江都统司前□”“涟水军”等铭文,砖的尺寸均为南宋时期扬州城用砖,考古专家据此推断,这处挡水坝当时是由政府出面并参与的一项政府工程。
 
  专家 出土水关极具扬州特色
 
  汪勃介绍,水关的存在意味着这里有古代水系,而这个水系至今都没有废弃,不过当地村民为了方便,另从旁边不远处另开挖了一条水系。从古代水系的遗存来看,当年这条古代水系的主河道是南北向的,出口在北。此外,在考古现场还发现了柱洞等历史遗存。
 
  由于挡水坝以南地势低下较多,其下并无过水涵洞之类的设施,挡水坝起到了在西城门外隔断主城壕的作用。考古专家认为,挡水坝正对西城门,位处交通咽喉要道,由于挡水坝顶部石条较为尖锐的顶线、两面陡坡的挡水墙,应该具有撤除掉过桥设施之后阻止通行的功能,“该遗迹是一处兼具挡水和城防功能的水利城防设施。”
 
  考古专家介绍,此次发现的宋代挡水坝,具有扬州特色。挡水坝两边壁的形制和构造,与扬州唐宋城东门瓮城台地和东台地之间的构造较为近似。此外,挡水坝始建时的用砖规格、砌砖方法、黏合剂等,均与扬州城遗址南宋时期包砖墙的典型特点一致。
 
  未来 遗址公园建设进入最后阶段
 
  汪勃介绍,发现水关的考古现场附近还有很多其他遗迹,从考古价值上来说,这些远比水关更为重要。“我们正在进行的扬州城遗址的考古工作涉及扬州城战国到南宋的城址问题,可以解决隋、唐、宋扬州城遗址的规模、布局、建城年代及其沿革关系。”汪勃透露,目前,对扬州城遗址的考古工作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扬州城遗址的考古秘密揭晓指日可待。

(原文题目:扬州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出土一处城门)
 

作者:孔茜

文章出处:扬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