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陕西发现5000多年前的砖
发布时间:2014-10-30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杨亚长 邵晶    点击率:
  2009~2010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考古人员对蓝田县新街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过程中发现仰韶文化晚期烧结砖残块5件,未曾烧过的土坯砖残块1件。此外,还发现龙山文化早期烧结砖残块1件。
  
  新街遗址位于蓝田县华胥镇卞家寨村西南,在西安市霸桥区燎原村东南,遗址坐落于灞河东岸台塬之上,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500米,总面积约30万平方米。通过发掘获知,该遗址的遗存主要为仰韶文化晚期与龙山文化早期。
  
  5件仰韶文化晚期烧结砖块中有3件出自该文化时期的窖穴中,另2件出自仰韶文化晚期文化层中。土坯砖残块则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窖穴中。这6件标本的具体情况是:

标本1
  
  标本1 出土于仰韶文化晚期第22号窖穴中,该窖穴为圆形袋状,口径2米、底径2.43米、深0.9米。窖穴废弃后的堆积物中出土有石斧、石刀等工具,同时出土有陶钵、陶盆、尖底瓶、陶罐、陶瓮等生活用具。所出土的烧结砖为细泥红陶,已残,但保留有一个直角,残长15.7厘米、残宽10厘米、厚3厘米。砖的一面和侧边平整光滑,另一面则较粗糙,并残存有疑似作为粘合剂的泥垢。由直角推测这件标本的完整器形应为长方形或方形。

标本2
  
  标本2 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第41号窖穴中,该窖穴为圆形袋状,口径2.1米、底径2.3米、深1.1米。所出土的烧结砖残块为细泥红陶,残长9.5厘米、残宽7厘米、厚2.5厘米。砖的一面和侧边平整光滑,另一面则较粗糙。

标本3
  
  标本3 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第105号窖穴中,该窖穴亦为圆形袋状,口径1.44米、底径1.75米、深0.6米。所出烧结砖残块为细泥红陶,残长10.5厘米、残宽9.5厘米、厚2.5厘米。砖的一面和侧边平整光滑,另一面则较粗糙。
  
  标本4 出土于T0104号探方的仰韶文化晚期堆积层中,为细泥红陶,已残。残长8.5厘米、残宽6.5厘米、厚2.5厘米。
  
  标本5 采集于该遗址发掘区以外的仰韶文化晚期文化堆积层中,亦为细泥红陶,残长8厘米,残宽6.5厘米、厚4厘米。
  
  上述标本同属仰韶文化晚期。据目测,这5件烧结砖块的材质基本相同,都为泥质红陶。2011年5月,我们将标本5送交中国国家建筑材料工业墙体屋面材料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进行检测,结果显示该标本的烧成温度为850~900℃,吸水率为16.35%,气孔率为17.02%,强度等级为MU10。
  
  土坯砖块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第291号窖穴中,据观察,这件标本边缘整齐,看不到切割痕迹,因此推测应当是采用木质模具成型的。
  
  我们将新街遗址出土烧结砖标本1的第22号窖穴中所提取的碳屑样品,送交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西安加速器质谱中心(AMS)测定,结果显示其校正后的日历年龄为公元前3340年至公元前3090年(实验室编号XA5293)。因此,可以认为上述5件烧结砖块的年代应在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3000年的范围内。

龙山文化早期的烧结砖
  
  龙山文化早期的烧结砖出土于该文化时期的灰沟(G27)中,为一残块,但保留直角,残长15厘米、残宽11.5厘米、厚5~6厘米。砖的表面平整,侧边整齐。砖体中含有较多细沙,外表呈红褐色,但芯部则呈灰色。砖的厚薄亦不均匀,中部略厚。由直角及厚度推测该标本的完整器形应为长方形。
  
  我们将新街遗址龙山文化早期的3件碳屑样品送交西安加速器质谱中心进行测定,结果显示样品1校正后的日历年龄为公元前2880年至公元前2680年(实验室编号XA5240);样品2校正后的日历年龄为公元前2870年至公元前2680年(实验室编号XA5241);样品3校正后的日历年代为公元前2840年至公元前2490年(XA5242)。因此,可以认为这件烧结砖标本的年代应在公元前2880年至公元前2490年的范围之内。
  
  我们以为,蓝田新街遗址仰韶文化晚期与龙山文化早期烧结砖的发现,为我国砖类建材的起源研究提供了实物依据。(作者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6版)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陕西发现5000多年前的砖

发布时间: 2014-10-30

  2009~2010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考古人员对蓝田县新街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过程中发现仰韶文化晚期烧结砖残块5件,未曾烧过的土坯砖残块1件。此外,还发现龙山文化早期烧结砖残块1件。
  
  新街遗址位于蓝田县华胥镇卞家寨村西南,在西安市霸桥区燎原村东南,遗址坐落于灞河东岸台塬之上,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500米,总面积约30万平方米。通过发掘获知,该遗址的遗存主要为仰韶文化晚期与龙山文化早期。
  
  5件仰韶文化晚期烧结砖块中有3件出自该文化时期的窖穴中,另2件出自仰韶文化晚期文化层中。土坯砖残块则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窖穴中。这6件标本的具体情况是:

标本1
  
  标本1 出土于仰韶文化晚期第22号窖穴中,该窖穴为圆形袋状,口径2米、底径2.43米、深0.9米。窖穴废弃后的堆积物中出土有石斧、石刀等工具,同时出土有陶钵、陶盆、尖底瓶、陶罐、陶瓮等生活用具。所出土的烧结砖为细泥红陶,已残,但保留有一个直角,残长15.7厘米、残宽10厘米、厚3厘米。砖的一面和侧边平整光滑,另一面则较粗糙,并残存有疑似作为粘合剂的泥垢。由直角推测这件标本的完整器形应为长方形或方形。

标本2
  
  标本2 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第41号窖穴中,该窖穴为圆形袋状,口径2.1米、底径2.3米、深1.1米。所出土的烧结砖残块为细泥红陶,残长9.5厘米、残宽7厘米、厚2.5厘米。砖的一面和侧边平整光滑,另一面则较粗糙。

标本3
  
  标本3 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第105号窖穴中,该窖穴亦为圆形袋状,口径1.44米、底径1.75米、深0.6米。所出烧结砖残块为细泥红陶,残长10.5厘米、残宽9.5厘米、厚2.5厘米。砖的一面和侧边平整光滑,另一面则较粗糙。
  
  标本4 出土于T0104号探方的仰韶文化晚期堆积层中,为细泥红陶,已残。残长8.5厘米、残宽6.5厘米、厚2.5厘米。
  
  标本5 采集于该遗址发掘区以外的仰韶文化晚期文化堆积层中,亦为细泥红陶,残长8厘米,残宽6.5厘米、厚4厘米。
  
  上述标本同属仰韶文化晚期。据目测,这5件烧结砖块的材质基本相同,都为泥质红陶。2011年5月,我们将标本5送交中国国家建筑材料工业墙体屋面材料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进行检测,结果显示该标本的烧成温度为850~900℃,吸水率为16.35%,气孔率为17.02%,强度等级为MU10。
  
  土坯砖块出自仰韶文化晚期第291号窖穴中,据观察,这件标本边缘整齐,看不到切割痕迹,因此推测应当是采用木质模具成型的。
  
  我们将新街遗址出土烧结砖标本1的第22号窖穴中所提取的碳屑样品,送交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西安加速器质谱中心(AMS)测定,结果显示其校正后的日历年龄为公元前3340年至公元前3090年(实验室编号XA5293)。因此,可以认为上述5件烧结砖块的年代应在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3000年的范围内。

龙山文化早期的烧结砖
  
  龙山文化早期的烧结砖出土于该文化时期的灰沟(G27)中,为一残块,但保留直角,残长15厘米、残宽11.5厘米、厚5~6厘米。砖的表面平整,侧边整齐。砖体中含有较多细沙,外表呈红褐色,但芯部则呈灰色。砖的厚薄亦不均匀,中部略厚。由直角及厚度推测该标本的完整器形应为长方形。
  
  我们将新街遗址龙山文化早期的3件碳屑样品送交西安加速器质谱中心进行测定,结果显示样品1校正后的日历年龄为公元前2880年至公元前2680年(实验室编号XA5240);样品2校正后的日历年龄为公元前2870年至公元前2680年(实验室编号XA5241);样品3校正后的日历年代为公元前2840年至公元前2490年(XA5242)。因此,可以认为这件烧结砖标本的年代应在公元前2880年至公元前2490年的范围之内。
  
  我们以为,蓝田新街遗址仰韶文化晚期与龙山文化早期烧结砖的发现,为我国砖类建材的起源研究提供了实物依据。(作者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6版)

 
 

作者:杨亚长 邵晶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