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青南通天河流域发现古代岩画
发布时间:2014-10-30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李永宪 马春燕    点击率:
  经过大范围调查,近年来在通天河南侧支流登额曲河西岸发现7处古代岩画地点,为青藏高原岩画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新资料。登额曲河发源于玉树县境西北,自东南向西北在治多县境内的岗察汇入通天河。岩画地点属治多县立新乡叶青村辖地,为当地牧民的夏、冬季牧场。7处岩画皆发现于河流西岸一级阶地后缘的山体基岩节理面上,海拔高度4025~4115米,自南向北命名为毕色、普卡贡玛、冷培塔、角考、尕琼、章其达、岗龙俄玛等地点,共计有47幅画面,220个单体图像。
  
  此次调查发现的岩画均属岩面岩画,刻有图像的岩面距现地面高度在1~4米之间,岩面多与河流流向平行,朝向东南,与地面夹角多在90°~110°间。岩画图像多以敲凿法制作,在相对平整的灰褐色、黑褐色及浅褐色的基岩节理面上敲琢出点状或短条形的凹痕,或构成图像的轮廓线,或形成“剪影式”的通体图形。岩画单体图像以各类动物居多,约占全部图像的90%,计有牦牛、鹿、岩羊、犬、马、虎、猴、双峰驼、鹰等,人物形象较少,有骑者、猎人、舞者等。另有少量与佛教有关的图像如塔、“卐”符号等以及日、月、帐篷等图像符号。岩画所表现的题材多与畜牧、射猎、征战、舞蹈、自然崇拜等有关,其中以毕色地点动物群岩画和尕琼地点狩猎岩画较为典型。
  
  毕色地点的动物群岩画由五头牦牛与一只鹰组成,牦牛皆头向画面左侧呈行进状,体形壮硕,两角内弯前抵呈圆弧形;鹰为双翅展扬、头上尾下的正面姿态,该处岩画皆用通体敲琢的“剪影式”表现,其制作方法与图像风格皆具有青藏高原早期岩画的特征。尕琼地点的狩猎岩画由二雄鹿、三猎犬、二猎者组成。鹿与犬均头朝向画面的右侧,其中鹿四肢微曲作跳跃逃跑状,头上有枝形长角;猎犬则似立耳怒吠,正在追赶猎物;狩猎者二人与鹿对立,张弓搭箭作射杀状。该组图像表现的应是一种围猎场面。

毕色地点的动物图像“牦牛和鹰”


尕琼地点“狩猎图”


章其达地点“饰横S形纹的牦牛”
  
  调查发现的7处岩画在制作与造型手法上亦有区别,部分图像存在早晚重叠、或在同一岩面多次作画的现象,亦有近现代所刻藏文“六字真言”打破古代岩画的情况。根据对7处岩画造型风格与图像内容的初步观察,这批岩画应代表早、晚有别的不同时期遗存。早期岩画以毕色地点动物群岩画为代表,其“剪影式”的造型特点和垂直敲凿形成通体图像的制作方法,与此前发现的西藏自治区西部及北部早期岩画、海西州及海北州的野牛沟、舍布奇等地点的青海早期岩画比较一致,可能属于青藏高原新石器时代之后、吐蕃王朝建立之前的高原文化发展阶段,而晚期岩画大约代表吐蕃王朝(唐)及其以后时期。
  
  通天河流域新发现的岩画遗存,在青南高原考古研究中至少有两点值得认真关注:第一,青海境内此前刊布的岩画地点计有近20处,皆分布在以青海湖为中心的海西、海北、海南等州,其海拔多在3500米以下(其中野牛沟地点为3900米)。玉树州通天河流域的岩画地点则皆地处海拔4000米以上,个别地点海拔高达4400米,代表着与以青海湖为中心的其他岩画分布区不尽相同的地理环境;而通天河流域岩画的制作方法及图像造型风格与藏西、藏北高海拔地区的早期岩画比较一致,这些特点或可促使我们将包括青南高原在内的整个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结合其他考古学文化因素与环境因素,来观察岩画遗存的性质与文化特征,进而逐步厘清青藏高原岩画的源流与时空分布特点。
  
  第二,通天河流域发现的岩画地点,多与细石器地点、早期石丘墓、石棺墓等其他遗存共处一地,说明青南高原的岩画并不是一种单一的“图像遗存”,而是与共处的其他遗迹共同代表着一种目前尚不明晰的地域性考古学文化,也说明青南高原早期人群的流动与聚合都有着一定的规模与持续时间。而几类遗存所体现的狩猎畜牧经济文化特征,则显示青南高原通天河(长江)、扎曲河(澜沧江)等大江大河流两岸广袤的宽谷山川曾是高原早期部落集团重要的迁移通道与驻足生息之地。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 李永宪  马春燕)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8版)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青南通天河流域发现古代岩画

发布时间: 2014-10-30

  经过大范围调查,近年来在通天河南侧支流登额曲河西岸发现7处古代岩画地点,为青藏高原岩画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新资料。登额曲河发源于玉树县境西北,自东南向西北在治多县境内的岗察汇入通天河。岩画地点属治多县立新乡叶青村辖地,为当地牧民的夏、冬季牧场。7处岩画皆发现于河流西岸一级阶地后缘的山体基岩节理面上,海拔高度4025~4115米,自南向北命名为毕色、普卡贡玛、冷培塔、角考、尕琼、章其达、岗龙俄玛等地点,共计有47幅画面,220个单体图像。
  
  此次调查发现的岩画均属岩面岩画,刻有图像的岩面距现地面高度在1~4米之间,岩面多与河流流向平行,朝向东南,与地面夹角多在90°~110°间。岩画图像多以敲凿法制作,在相对平整的灰褐色、黑褐色及浅褐色的基岩节理面上敲琢出点状或短条形的凹痕,或构成图像的轮廓线,或形成“剪影式”的通体图形。岩画单体图像以各类动物居多,约占全部图像的90%,计有牦牛、鹿、岩羊、犬、马、虎、猴、双峰驼、鹰等,人物形象较少,有骑者、猎人、舞者等。另有少量与佛教有关的图像如塔、“卐”符号等以及日、月、帐篷等图像符号。岩画所表现的题材多与畜牧、射猎、征战、舞蹈、自然崇拜等有关,其中以毕色地点动物群岩画和尕琼地点狩猎岩画较为典型。
  
  毕色地点的动物群岩画由五头牦牛与一只鹰组成,牦牛皆头向画面左侧呈行进状,体形壮硕,两角内弯前抵呈圆弧形;鹰为双翅展扬、头上尾下的正面姿态,该处岩画皆用通体敲琢的“剪影式”表现,其制作方法与图像风格皆具有青藏高原早期岩画的特征。尕琼地点的狩猎岩画由二雄鹿、三猎犬、二猎者组成。鹿与犬均头朝向画面的右侧,其中鹿四肢微曲作跳跃逃跑状,头上有枝形长角;猎犬则似立耳怒吠,正在追赶猎物;狩猎者二人与鹿对立,张弓搭箭作射杀状。该组图像表现的应是一种围猎场面。

毕色地点的动物图像“牦牛和鹰”


尕琼地点“狩猎图”


章其达地点“饰横S形纹的牦牛”
  
  调查发现的7处岩画在制作与造型手法上亦有区别,部分图像存在早晚重叠、或在同一岩面多次作画的现象,亦有近现代所刻藏文“六字真言”打破古代岩画的情况。根据对7处岩画造型风格与图像内容的初步观察,这批岩画应代表早、晚有别的不同时期遗存。早期岩画以毕色地点动物群岩画为代表,其“剪影式”的造型特点和垂直敲凿形成通体图像的制作方法,与此前发现的西藏自治区西部及北部早期岩画、海西州及海北州的野牛沟、舍布奇等地点的青海早期岩画比较一致,可能属于青藏高原新石器时代之后、吐蕃王朝建立之前的高原文化发展阶段,而晚期岩画大约代表吐蕃王朝(唐)及其以后时期。
  
  通天河流域新发现的岩画遗存,在青南高原考古研究中至少有两点值得认真关注:第一,青海境内此前刊布的岩画地点计有近20处,皆分布在以青海湖为中心的海西、海北、海南等州,其海拔多在3500米以下(其中野牛沟地点为3900米)。玉树州通天河流域的岩画地点则皆地处海拔4000米以上,个别地点海拔高达4400米,代表着与以青海湖为中心的其他岩画分布区不尽相同的地理环境;而通天河流域岩画的制作方法及图像造型风格与藏西、藏北高海拔地区的早期岩画比较一致,这些特点或可促使我们将包括青南高原在内的整个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结合其他考古学文化因素与环境因素,来观察岩画遗存的性质与文化特征,进而逐步厘清青藏高原岩画的源流与时空分布特点。
  
  第二,通天河流域发现的岩画地点,多与细石器地点、早期石丘墓、石棺墓等其他遗存共处一地,说明青南高原的岩画并不是一种单一的“图像遗存”,而是与共处的其他遗迹共同代表着一种目前尚不明晰的地域性考古学文化,也说明青南高原早期人群的流动与聚合都有着一定的规模与持续时间。而几类遗存所体现的狩猎畜牧经济文化特征,则显示青南高原通天河(长江)、扎曲河(澜沧江)等大江大河流两岸广袤的宽谷山川曾是高原早期部落集团重要的迁移通道与驻足生息之地。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 李永宪  马春燕)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8版)

 

作者:李永宪 马春燕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