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吉林安图发现金代皇家祭祀遗址——宝马城遗址发掘的收获
发布时间:2014-10-30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赵俊杰    点击率:
  为判明宝马城的年代与性质,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依据前期城内勘探得出的初步认识,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于2014年8月至9月,对城内中轴线上偏北的土包进行了发掘。发掘工作严格按照新版《田野考古工作规程》进行,选取城外西南角一处设立永久基点,采用象限法共布设10×10米探方6个,连同后期扩方在内,实际发掘面积728平方米。确认大型夯土台基式建筑一座(编号为JZ3),并发现环绕三座基址的回廊北段的东侧部分,清理出大片的砖瓦倒塌堆积,出土包括瓦当、滴水、鸱吻、兽头等在内的陶制建筑构件上百件,各式铁钉数百枚,以及少量陶器、瓷器、铁器与铜器。目前田野发掘已经结束,进入保护性回填阶段。

宝马城侧拍全景(发掘前)


宝马城遗址和远处长白山主峰(北-南)


工地俯拍全景(发掘后)


兽面瓦当1


兽面瓦当2


兽头1


兽头2
  
  JZ3呈长方形,方向北偏东7°,东西宽22米,南北长14.4米,高约80厘米,东、西、北三面为回廊所环绕,其内的院落地面以长条形青砖铺砌,南面有过廊与前方台基相连。台基上为一砖墙木结构建筑,墙外围绕一周宽1.7米的铺砖外廊,四面的铺砖方式不尽相同。外廊外的台基边缘每隔一定间距排列有加工精细的石材,台基中部为凹形,转角处为方形带曲尺凹槽的形制。其中台基北侧凹型石材之间发现有较长的木材残迹,宽度大致与石材的槽口一致,这些石材当起到固定“钩阑”(栏杆)的作用。建筑外墙厚约1.3米,为长条形顺砖错缝平砌,外整内碎,除南墙东段只剩基底部外,剩余墙体在地面上都有部分保留,北墙内侧最高处尚可见10层。室内东西长14.4米,南北宽9米,面阔与进深均为3间,为减柱结构,内部无础石。大门开于南侧正中,门砧与门槛处尚有木材存留。地砖为方形青砖通缝铺成,大体保存较好,局部碎裂严重,一些地方可辨修补痕迹。铺地砖上发现大量木炭残迹,表明建筑是因起火而倒塌。发掘过程中在墙外的多处地点发现倒塌堆积中有满施红彩的白灰残片,说明外墙壁面处理方式为抹白灰后涂朱的做法,即红墙;建筑内部铺地砖上还发现数处绘蓝彩的木材残迹,显示出当时建筑的梁枋上应有彩绘。综上所述,台基上的主体建筑是一座面阔、进深各三间,内部大开间减柱造,外墙涂朱,梁枋施青色彩画的厅堂式砖墙木构建筑,其外环绕勾阑。一般而言,宋金时期这类建筑多为宫殿、寺庙或礼仪性建筑,绝非普通民居所用。

建筑室内地砖上蓝彩木料出土情况


建筑室内西北角
 


建筑西北角


于安置栏杆的“凹”形石材


台基外北侧地砖上的大片红彩白灰
  
  与金代州府城相比,宝马城城墙低矮,宽度小,无防御作用,不具备承担行政官署的功能,但城内夯土台基上的建筑,覆盆形角柱础石边长近1米,整体特征与迄今考古发掘所见宋金时期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宫殿建筑——金上京刘秀屯大型建筑基址相似,且出土建筑构件纹样精美,工艺精湛,瓦当均为兽面,足以表明其等级与性质非同寻常。据《金史》卷三十五《礼记》记载,大定十二年(1172年),金世宗效仿中原皇帝封禅泰山之举,始封长白山神为“兴国灵应王”,并在长白山北侧建庙奉安,春秋之际遣派官员前往祭祀。金明昌四年(1193年),金章宗为了表达对长白山的崇敬之情,又册封长白山为“开天宏圣帝”。天气晴好时,从宝马城南眺,长白山主峰尽入眼底,该城地望符合《大金集礼》中“山北地一段,各面七十步,可以兴建庙宇”的记载。宋代一步约合1.5米,而宝马城保存较为完好的北墙长约104米,亦与文献所言非常接近。前述金上京刘秀屯建筑基址已经被认为是金代皇帝百官祭祀太阳的“朝日殿”,因此,宝马城很可能就是金代晚期皇家修建的祭祀长白山的神庙。
  
  宝马城JZ3上建筑墙体尚有一部存留,铺地砖大体完好,保存情况在目前所见金代建筑址中已属上佳,是金代考古的重要发现,为研究宋金时期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与金代建筑风格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对探索金代礼仪制度,以及我国古代北方山祭与中原皇家山祭的关系也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对充实长白山悠久历史文化的内涵也将产生积极和深远的影响。(作者单位: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8版)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吉林安图发现金代皇家祭祀遗址——宝马城遗址发掘的收获

发布时间: 2014-10-30

  为判明宝马城的年代与性质,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依据前期城内勘探得出的初步认识,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于2014年8月至9月,对城内中轴线上偏北的土包进行了发掘。发掘工作严格按照新版《田野考古工作规程》进行,选取城外西南角一处设立永久基点,采用象限法共布设10×10米探方6个,连同后期扩方在内,实际发掘面积728平方米。确认大型夯土台基式建筑一座(编号为JZ3),并发现环绕三座基址的回廊北段的东侧部分,清理出大片的砖瓦倒塌堆积,出土包括瓦当、滴水、鸱吻、兽头等在内的陶制建筑构件上百件,各式铁钉数百枚,以及少量陶器、瓷器、铁器与铜器。目前田野发掘已经结束,进入保护性回填阶段。

宝马城侧拍全景(发掘前)


宝马城遗址和远处长白山主峰(北-南)


工地俯拍全景(发掘后)


兽面瓦当1


兽面瓦当2


兽头1


兽头2
  
  JZ3呈长方形,方向北偏东7°,东西宽22米,南北长14.4米,高约80厘米,东、西、北三面为回廊所环绕,其内的院落地面以长条形青砖铺砌,南面有过廊与前方台基相连。台基上为一砖墙木结构建筑,墙外围绕一周宽1.7米的铺砖外廊,四面的铺砖方式不尽相同。外廊外的台基边缘每隔一定间距排列有加工精细的石材,台基中部为凹形,转角处为方形带曲尺凹槽的形制。其中台基北侧凹型石材之间发现有较长的木材残迹,宽度大致与石材的槽口一致,这些石材当起到固定“钩阑”(栏杆)的作用。建筑外墙厚约1.3米,为长条形顺砖错缝平砌,外整内碎,除南墙东段只剩基底部外,剩余墙体在地面上都有部分保留,北墙内侧最高处尚可见10层。室内东西长14.4米,南北宽9米,面阔与进深均为3间,为减柱结构,内部无础石。大门开于南侧正中,门砧与门槛处尚有木材存留。地砖为方形青砖通缝铺成,大体保存较好,局部碎裂严重,一些地方可辨修补痕迹。铺地砖上发现大量木炭残迹,表明建筑是因起火而倒塌。发掘过程中在墙外的多处地点发现倒塌堆积中有满施红彩的白灰残片,说明外墙壁面处理方式为抹白灰后涂朱的做法,即红墙;建筑内部铺地砖上还发现数处绘蓝彩的木材残迹,显示出当时建筑的梁枋上应有彩绘。综上所述,台基上的主体建筑是一座面阔、进深各三间,内部大开间减柱造,外墙涂朱,梁枋施青色彩画的厅堂式砖墙木构建筑,其外环绕勾阑。一般而言,宋金时期这类建筑多为宫殿、寺庙或礼仪性建筑,绝非普通民居所用。

建筑室内地砖上蓝彩木料出土情况


建筑室内西北角
 


建筑西北角


于安置栏杆的“凹”形石材


台基外北侧地砖上的大片红彩白灰
  
  与金代州府城相比,宝马城城墙低矮,宽度小,无防御作用,不具备承担行政官署的功能,但城内夯土台基上的建筑,覆盆形角柱础石边长近1米,整体特征与迄今考古发掘所见宋金时期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宫殿建筑——金上京刘秀屯大型建筑基址相似,且出土建筑构件纹样精美,工艺精湛,瓦当均为兽面,足以表明其等级与性质非同寻常。据《金史》卷三十五《礼记》记载,大定十二年(1172年),金世宗效仿中原皇帝封禅泰山之举,始封长白山神为“兴国灵应王”,并在长白山北侧建庙奉安,春秋之际遣派官员前往祭祀。金明昌四年(1193年),金章宗为了表达对长白山的崇敬之情,又册封长白山为“开天宏圣帝”。天气晴好时,从宝马城南眺,长白山主峰尽入眼底,该城地望符合《大金集礼》中“山北地一段,各面七十步,可以兴建庙宇”的记载。宋代一步约合1.5米,而宝马城保存较为完好的北墙长约104米,亦与文献所言非常接近。前述金上京刘秀屯建筑基址已经被认为是金代皇帝百官祭祀太阳的“朝日殿”,因此,宝马城很可能就是金代晚期皇家修建的祭祀长白山的神庙。
  
  宝马城JZ3上建筑墙体尚有一部存留,铺地砖大体完好,保存情况在目前所见金代建筑址中已属上佳,是金代考古的重要发现,为研究宋金时期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与金代建筑风格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对探索金代礼仪制度,以及我国古代北方山祭与中原皇家山祭的关系也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对充实长白山悠久历史文化的内涵也将产生积极和深远的影响。(作者单位: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
 
  (全文来源:《中国文物报》2014年10月24日8版)

 

作者: 赵俊杰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