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山西陶寺北晋国“邦墓”发现卫国编钟
发布时间:2018-02-06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李建斌    点击率:
  近日,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考古发掘工地传来重大消息:考古人员在清理一座大墓时,发现了一套8件大小相次的甬钟,在甬钟上端的舞部装饰有雷纹,这套甬钟叠压在车马器下有的已被压碎,但考古工作者在其中4件甬钟的钲、鼓部发现并看到清晰的文字,目前辨识出来的有“卫侯之孙申子之子书”等铭文。
 
甬钟 资料图片
 
  卫国的编钟为何出现在晋国“邦墓”中?该发掘项目领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王京燕介绍,此次出土的这套编钟,与精美的晋国青铜器相比,纹饰略显呆板,但为陶寺北晋国“邦墓”的研究填充和提供了宝贵资料。她分析说,当时,在晋称霸诸侯后,卫国是晋国的盟国。据《左传·文公七年》记载:“秋八月,齐侯、宋公、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晋赵盾,盟于扈,晋侯立故也。”这是史籍中晋国和卫国最早的结盟记录,直至晋定公九年(公元前503年)卫国叛晋。可以初步确认,这套编钟就是在此期间流入晋国的。
 
  从2014年启动发掘至今,陶寺北墓地丰富的埋葬品不断给考古工作者带来惊喜(本报曾多次报道该墓地的发掘进展)。该墓葬是今年1月初开始大规模发掘清理的,与2016年发掘的编号为2016M1墓为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夫妻墓),均为积石墓葬,椁上、下各铺一层鹅卵石,棺椁之间填满积石。从这两座墓葬的丧葬礼制分析,专家认为,应为春秋晚期高等级的贵族墓,墓主人生前应是大夫。
 
  王京燕介绍说,在对墓葬进行清理时,发现在墓室西北角有一盗洞。棺椁之间的南、北部均有漆器,互相挤压变形,仅存有红、黑色漆绘制的图案。目前,该墓葬仅清理了棺椁之间西南角及西侧,出土的青铜器还有铜鼎11件、铜壶2件、铜鉴2件、蟠龙鼓座1件与底下压着的镈、甬钟等,多层叠摞,清晰可见。在11件铜鼎中有3件镬鼎、8件盖鼎,这些鼎盖上均为三环形钮,腹部以凸弦纹间隔,有的盖、腹饰勾连云雷纹,有的饰蟠螭纹。2件铜壶形制相同,铜质精良,通体以饰夔龙纹的凸弦纹间隔为6个单元,每个单元的填饰以云雷纹衬底,上下相错有浮雕式夔龙纹,底部饰一周变形夔纹组成的垂叶纹,颈部有一对衔环虎形耳。蟠龙鼓座为圆形,中间有一用于插鼓柱的中空圆筒,3条蟠龙龙首昂起,嘴衔筒口,身体相互盘绕蜿蜒而下,龙体上饰有鳞片,圈足直壁下有4个铺首衔环。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02月06日09版)
 
责编:李来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山西陶寺北晋国“邦墓”发现卫国编钟

发布时间: 2018-02-06

  近日,山西襄汾陶寺北墓地考古发掘工地传来重大消息:考古人员在清理一座大墓时,发现了一套8件大小相次的甬钟,在甬钟上端的舞部装饰有雷纹,这套甬钟叠压在车马器下有的已被压碎,但考古工作者在其中4件甬钟的钲、鼓部发现并看到清晰的文字,目前辨识出来的有“卫侯之孙申子之子书”等铭文。
 
甬钟 资料图片
 
  卫国的编钟为何出现在晋国“邦墓”中?该发掘项目领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王京燕介绍,此次出土的这套编钟,与精美的晋国青铜器相比,纹饰略显呆板,但为陶寺北晋国“邦墓”的研究填充和提供了宝贵资料。她分析说,当时,在晋称霸诸侯后,卫国是晋国的盟国。据《左传·文公七年》记载:“秋八月,齐侯、宋公、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晋赵盾,盟于扈,晋侯立故也。”这是史籍中晋国和卫国最早的结盟记录,直至晋定公九年(公元前503年)卫国叛晋。可以初步确认,这套编钟就是在此期间流入晋国的。
 
  从2014年启动发掘至今,陶寺北墓地丰富的埋葬品不断给考古工作者带来惊喜(本报曾多次报道该墓地的发掘进展)。该墓葬是今年1月初开始大规模发掘清理的,与2016年发掘的编号为2016M1墓为东西并列的“对子墓”(夫妻墓),均为积石墓葬,椁上、下各铺一层鹅卵石,棺椁之间填满积石。从这两座墓葬的丧葬礼制分析,专家认为,应为春秋晚期高等级的贵族墓,墓主人生前应是大夫。
 
  王京燕介绍说,在对墓葬进行清理时,发现在墓室西北角有一盗洞。棺椁之间的南、北部均有漆器,互相挤压变形,仅存有红、黑色漆绘制的图案。目前,该墓葬仅清理了棺椁之间西南角及西侧,出土的青铜器还有铜鼎11件、铜壶2件、铜鉴2件、蟠龙鼓座1件与底下压着的镈、甬钟等,多层叠摞,清晰可见。在11件铜鼎中有3件镬鼎、8件盖鼎,这些鼎盖上均为三环形钮,腹部以凸弦纹间隔,有的盖、腹饰勾连云雷纹,有的饰蟠螭纹。2件铜壶形制相同,铜质精良,通体以饰夔龙纹的凸弦纹间隔为6个单元,每个单元的填饰以云雷纹衬底,上下相错有浮雕式夔龙纹,底部饰一周变形夔纹组成的垂叶纹,颈部有一对衔环虎形耳。蟠龙鼓座为圆形,中间有一用于插鼓柱的中空圆筒,3条蟠龙龙首昂起,嘴衔筒口,身体相互盘绕蜿蜒而下,龙体上饰有鳞片,圈足直壁下有4个铺首衔环。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02月06日09版)
 
责编:李来玉

作者:李建斌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