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丝绸之路·天山道关键地段路网综合考察” 第三天:形制独特罕见的古代遗存
发布时间:2016-08-08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覃大海    点击率:
  8月4日是“丝绸之路•天山道关键地段路网综合考察”的第二天,下午,考察队一行到达了天鹅之乡——巴音布鲁克,这是天山深处的一处山间盆地,四周高山中的大小河流,均向盆地中央汇集,盆地中水草丰茂,牛羊成群,是天山最优良的高山牧场。在巴音布鲁克镇东北约17公里的那热德沟中的那热德郭勒墓地,其中一座形制巨大的土墩(全国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作为墓葬登录)引起了科考队的极大关注。这座形制特殊的大型土墩遗存——中部为高大的土墩、外周环两道同心圆的石围、两石围间有十字形的石条、内环与土墩间有嵌石的类鹿角形状的图案。巨大的规模、浓郁的原始宗教文化气息振奋着每一个考察队员。在领队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李军、首席考古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疆队队长巫新华的统一安排部署下,全面展开了多方位的科考与宣传工作(考古踏查、地理环境调查、遥感资料分析、航拍与激光扫描、媒体采访等)。经初步的踏查和资料汇总分析,初步认为,此应是青铜时代人为构筑的一处具有太阳崇拜性质的太阳祭坛!这种形态规模的祭坛为新疆首见。为了进一步全面了解它的形制布局及细节,遥感航拍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天公不作美,太阳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一直到太阳落山时,才露出它短暂的面容,我们期待的更为精细的航片未能如愿完成。
 

和静县那热德郭勒大型太阳崇拜遗存(航拍)(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8月5日,丝绸之路天山道关键地段路网综合考察的第三天。凌晨5点,遥感团队、央视探索频道团队及一名考古技术人员一行8人,迎着黎明前的曙光,驱车前往昨日下午考察的那热德郭勒墓地,进行遥感补拍和资料数据的采集工作。早餐后,其余队员带着昨日的喜悦和兴奋,登上考察的征途,仍期盼着有新的、振奋人心的发现。事如人愿:

  那热德沟口墓地——有环沟的墓葬

  墓地位于那热德沟口东侧的开都河北岸的草滩上,西北可望及那热德郭勒大墓。墓葬四十余座,地面形制多为低矮的圆形平顶土堆状封堆,大的直径达25米,小的10米许,封堆外多有方形围沟。这种封堆外有方形围沟(有人称之“方沟”)的墓葬与通常常见的石堆、土石堆及土堆等墓葬不同。为什么墓葬封堆外有围沟?围沟的形成是有意的行为还是挖土培高封堆过程中的自然结果?是年代或文化的不同和差异?科考队员们从各自的专业、认识出发,各抒己见,然莫衷一是。在古代,通常有用壕沟标示各种界线的做法。这些方形环沟非常规整,应为有意的行为,方形的环沟可能是墓葬的位置界线。此类的遗存新疆尚未做过考古发掘,围沟是否是墓葬的范围界线,还是有其他的功用和内涵,仍缺乏可对比的资料,有待积极的探索和深入的工作予以揭示。
 

那热德沟口墓地Google遥感图


那热德沟口墓地,封堆外有方形环沟(西—东,覃大海拍摄)
 
  阿木尔滴水墓——新疆目前唯一的发现

  下午,科考队沿着218国道向西南行,前往60公里外的阿木尔滴水墓进行考察。墓地位于巴音布鲁克山间盆地的西部,开都河支流依克赛河北岸的平坦草滩中。此地三面环山,地势宽平,雨水充沛,绿草茵茵,一派大草原的景象,为优良的高山牧场。滴水墓,顾名思义,该墓葬当与滴水的形状相关。根据踏查,该墓葬地表形态表现为东端较圆,西端略尖、东高西低的土丘状封堆,平面似水滴状,东西长85米,最宽处58米,高3米,顶部边缘有用卵石铺成的亦呈水滴状的石圈,中部有一凹陷坑,坑之东、西两侧各有一座现代设置的蒙古敖包。滴水状封堆西约40米处还有四个直径2米许、南北排列的圆石围;再西约200米,有一片墓地,为形制较小的圆形土石堆和方形石围土石堆墓。
 
  
新疆和静县阿木尔滴水墓现状(西—南,覃大海拍摄)
 
    
新疆和静县阿木尔滴水墓平剖图(张玉忠绘)

   这一滴水状封堆的遗存,在新疆罕见。新疆文物考古所原副所长、研究员张玉忠研究认为,这种封堆平面呈圆锥形的大型墓葬在新疆还是首次发现。换言之,阿木尔滴水墓为新疆目前唯一发现,故对其年代及文化内涵尚缺乏认识。从横向的联系来看,这一水滴状封堆遗存以西,有多片墓地,墓葬的地表形态有土石堆墓、石围土石堆墓、胡须墓等;与哪种类型墓葬在时间或文化内涵上有关系?到底是墓葬还是祭祀性的遗存?
 
 


新疆和静县阿木尔滴水墓(航拍)(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巴音塔勒胡须墓——谁的墓葬

  考察完阿木尔滴水墓,沿着西行的乡村公路西行,约5公里后,走在车队前方的车辆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的和静县文体广播影视局局长依仁且(蒙古族)挥手示意,墓地到了。只见路旁有一些不规整的石堆和乱石。为什么叫胡须墓,胡须墓是什么样?多数考察队员的脑海中都没有这一概念和形象。通过和静县文管所所长王忻的指点和介绍,大家才看出了它的端倪。原来所谓的胡须,典型的特征是墓葬封堆的一侧,有两道呈弧形的与封堆相连并向同一方向伸出的石条,两道石条略呈内弧的“八”字,形如胡须。
 

新疆和静县巴音塔勒胡须墓的地表形态(西—东,覃大海提供)

  王所长介绍,该墓地共有胡须墓2座,呈东西向分布,其中西座保存较好,封堆呈圆形,直径约27米,高0.8米;封堆东侧有两道内弧的须形石条,一南一北,间距15米,西端与封堆相接,呈弧形向东延伸,长约14米。封堆外有“匸”形石围(西、南、北三面)。东座与西座的形态大致相同,但封堆外无石围,南侧的须形石条已残缺。

  胡须墓在新疆发现甚少。除了这两座外(附近还有一座因为天气原因未能进行考察),在新疆阿尔泰市的沙尔胡松发现两座,阜康市南泉一带发现5座(发掘了2座),博州哈日图热格、玉科克以及托里县等地也陆续有所发现。这些胡须墓的封堆形态虽有些差异,但两列须状石条均呈弧形朝东延伸,这是它们的共同特征。
 

和静县巴音郭勒胡须墓(航拍)(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资料介绍,1927年,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首次发现胡须墓,后来命名为“塔斯莫拉文化”。胡须墓是该文化的重要特征,在哈萨克斯坦草原有广泛的分布。墓地一般由5-10座墓组成,包括一或两座胡须墓。胡须均向东伸,长20—200米不等或更长。以此来看,和静县巴音塔勒胡须墓以及新疆其他地区的胡须墓与哈萨克斯坦的胡须墓在形态上是极为相似的。

  关于它们的年代和文化属性,前苏联考古界的认识也不完全一致。有的认为是公元前7—公元前3世纪的塞克遗存;有的推断是乌孙人的一种墓葬特征;有的称其为塞克——乌孙文化遗迹;还有的认为是公元3—5世纪甚至更晚的遗存。张玉忠研究员认为,胡须墓在新疆只见于天山山区至阿尔泰山之间的草原地带,很可能同曾在新疆东部、北部地区广泛活动的塞克或乌孙人联系较密切,其时代应在西汉前后(张玉忠:《天山尤鲁都斯草原考古新发现及相关问题》,《新疆文物》1996年第1期)。近年有人认为,胡须墓是游牧民族萨满的墓葬,很可能是母系氏族时期产生的女性萨满的墓葬,它是埋葬女性萨满的墓,又是祭祀的宗教建筑(张陆云:《“胡须”墓初探》,《克拉玛依学刊》2012年第1期)。还有学者撰文指出,胡须墓主人应该是匈奴乌禅幕部族(林梅村、李军:《乌禅幕东迁天山考——兼论公元前2-1世纪匈奴在西域的遗迹》,《西域研究》2012年第3期)。乌禅幕是匈奴重要部族之一,起源于哈萨克草原。其最早的遗迹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今称“塔斯莫拉文化”(Tasmola Culture)。公元前1世纪前,乌禅幕活动于康居(今乌兹别克斯坦泽拉夫善河)与乌孙(今新疆伊犁河流域)之间草原地带。乌禅幕东迁天山地区后,成为匈奴统治西域的重要生力军。巴音塔勒的胡须墓可能是乌禅幕东迁天山地区后的遗存。

  又一次惊讶发现——太阳崇拜的遗存

  在胡须墓附近,还有一座形制特殊的墓葬,引起考察队员们的又一次惊讶。这座墓葬的中部为圆形的土石封堆,直径27米,高0.4米,中部略凹陷;封堆外有圆形石围,直径45米;封堆与石围间排布四道宽约0.9米呈十字形的石条。圆形石围外还有一个由数十个直径五、六十厘米的以小卵石圈围成的圆形的石圈,平面形态与那热德郭勒的那座形体巨大的太阳崇拜遗存几乎相同!这不又是那热德郭勒太阳崇拜遗存的再版吗!航拍团队也激动不已,随即无人航拍飞机也起飞了。
 

新疆和静县巴音塔勒墓地中的石围墓,有象征着太阳及光线的的圆形石围和十字形石条(航拍)( 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据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介绍,距此西约10公里处的伙什托罗盖还有一座胡须墓。考察队员们又振奋了起来,兴致勃勃的登车前往考察。此墓位于一片牧草茂盛的草滩上,墓葬较低矮,高度与牧草相当,不到跟前很难发现,只能分开步行寻找。正当大家步行寻找时,西边涌来一片乌云,瞬间大雨如注,并夹着冰雹。离车较近的队员只好跑回去躲进车内,即便如此,也都变成了落汤鸡;远的只好“与天斗”了。从云层的范围和厚度来看,大雨和冰雹在短时间内不会停止,只好忍疼割爱返程。虽然如此,今天的考察大家还是心满意足的。

风雨欲来——考察队在伙什托罗盖胡须墓地


伙什托罗盖胡须墓(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照片)
                                                
  (作者单位:新疆巴州文物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丝绸之路·天山道关键地段路网综合考察” 第三天:形制独特罕见的古代遗存

发布时间: 2016-08-08

  8月4日是“丝绸之路•天山道关键地段路网综合考察”的第二天,下午,考察队一行到达了天鹅之乡——巴音布鲁克,这是天山深处的一处山间盆地,四周高山中的大小河流,均向盆地中央汇集,盆地中水草丰茂,牛羊成群,是天山最优良的高山牧场。在巴音布鲁克镇东北约17公里的那热德沟中的那热德郭勒墓地,其中一座形制巨大的土墩(全国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作为墓葬登录)引起了科考队的极大关注。这座形制特殊的大型土墩遗存——中部为高大的土墩、外周环两道同心圆的石围、两石围间有十字形的石条、内环与土墩间有嵌石的类鹿角形状的图案。巨大的规模、浓郁的原始宗教文化气息振奋着每一个考察队员。在领队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李军、首席考古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新疆队队长巫新华的统一安排部署下,全面展开了多方位的科考与宣传工作(考古踏查、地理环境调查、遥感资料分析、航拍与激光扫描、媒体采访等)。经初步的踏查和资料汇总分析,初步认为,此应是青铜时代人为构筑的一处具有太阳崇拜性质的太阳祭坛!这种形态规模的祭坛为新疆首见。为了进一步全面了解它的形制布局及细节,遥感航拍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天公不作美,太阳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一直到太阳落山时,才露出它短暂的面容,我们期待的更为精细的航片未能如愿完成。
 

和静县那热德郭勒大型太阳崇拜遗存(航拍)(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8月5日,丝绸之路天山道关键地段路网综合考察的第三天。凌晨5点,遥感团队、央视探索频道团队及一名考古技术人员一行8人,迎着黎明前的曙光,驱车前往昨日下午考察的那热德郭勒墓地,进行遥感补拍和资料数据的采集工作。早餐后,其余队员带着昨日的喜悦和兴奋,登上考察的征途,仍期盼着有新的、振奋人心的发现。事如人愿:

  那热德沟口墓地——有环沟的墓葬

  墓地位于那热德沟口东侧的开都河北岸的草滩上,西北可望及那热德郭勒大墓。墓葬四十余座,地面形制多为低矮的圆形平顶土堆状封堆,大的直径达25米,小的10米许,封堆外多有方形围沟。这种封堆外有方形围沟(有人称之“方沟”)的墓葬与通常常见的石堆、土石堆及土堆等墓葬不同。为什么墓葬封堆外有围沟?围沟的形成是有意的行为还是挖土培高封堆过程中的自然结果?是年代或文化的不同和差异?科考队员们从各自的专业、认识出发,各抒己见,然莫衷一是。在古代,通常有用壕沟标示各种界线的做法。这些方形环沟非常规整,应为有意的行为,方形的环沟可能是墓葬的位置界线。此类的遗存新疆尚未做过考古发掘,围沟是否是墓葬的范围界线,还是有其他的功用和内涵,仍缺乏可对比的资料,有待积极的探索和深入的工作予以揭示。
 

那热德沟口墓地Google遥感图


那热德沟口墓地,封堆外有方形环沟(西—东,覃大海拍摄)
 
  阿木尔滴水墓——新疆目前唯一的发现

  下午,科考队沿着218国道向西南行,前往60公里外的阿木尔滴水墓进行考察。墓地位于巴音布鲁克山间盆地的西部,开都河支流依克赛河北岸的平坦草滩中。此地三面环山,地势宽平,雨水充沛,绿草茵茵,一派大草原的景象,为优良的高山牧场。滴水墓,顾名思义,该墓葬当与滴水的形状相关。根据踏查,该墓葬地表形态表现为东端较圆,西端略尖、东高西低的土丘状封堆,平面似水滴状,东西长85米,最宽处58米,高3米,顶部边缘有用卵石铺成的亦呈水滴状的石圈,中部有一凹陷坑,坑之东、西两侧各有一座现代设置的蒙古敖包。滴水状封堆西约40米处还有四个直径2米许、南北排列的圆石围;再西约200米,有一片墓地,为形制较小的圆形土石堆和方形石围土石堆墓。
 
  
新疆和静县阿木尔滴水墓现状(西—南,覃大海拍摄)
 
    
新疆和静县阿木尔滴水墓平剖图(张玉忠绘)

   这一滴水状封堆的遗存,在新疆罕见。新疆文物考古所原副所长、研究员张玉忠研究认为,这种封堆平面呈圆锥形的大型墓葬在新疆还是首次发现。换言之,阿木尔滴水墓为新疆目前唯一发现,故对其年代及文化内涵尚缺乏认识。从横向的联系来看,这一水滴状封堆遗存以西,有多片墓地,墓葬的地表形态有土石堆墓、石围土石堆墓、胡须墓等;与哪种类型墓葬在时间或文化内涵上有关系?到底是墓葬还是祭祀性的遗存?
 
 


新疆和静县阿木尔滴水墓(航拍)(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巴音塔勒胡须墓——谁的墓葬

  考察完阿木尔滴水墓,沿着西行的乡村公路西行,约5公里后,走在车队前方的车辆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的和静县文体广播影视局局长依仁且(蒙古族)挥手示意,墓地到了。只见路旁有一些不规整的石堆和乱石。为什么叫胡须墓,胡须墓是什么样?多数考察队员的脑海中都没有这一概念和形象。通过和静县文管所所长王忻的指点和介绍,大家才看出了它的端倪。原来所谓的胡须,典型的特征是墓葬封堆的一侧,有两道呈弧形的与封堆相连并向同一方向伸出的石条,两道石条略呈内弧的“八”字,形如胡须。
 

新疆和静县巴音塔勒胡须墓的地表形态(西—东,覃大海提供)

  王所长介绍,该墓地共有胡须墓2座,呈东西向分布,其中西座保存较好,封堆呈圆形,直径约27米,高0.8米;封堆东侧有两道内弧的须形石条,一南一北,间距15米,西端与封堆相接,呈弧形向东延伸,长约14米。封堆外有“匸”形石围(西、南、北三面)。东座与西座的形态大致相同,但封堆外无石围,南侧的须形石条已残缺。

  胡须墓在新疆发现甚少。除了这两座外(附近还有一座因为天气原因未能进行考察),在新疆阿尔泰市的沙尔胡松发现两座,阜康市南泉一带发现5座(发掘了2座),博州哈日图热格、玉科克以及托里县等地也陆续有所发现。这些胡须墓的封堆形态虽有些差异,但两列须状石条均呈弧形朝东延伸,这是它们的共同特征。
 

和静县巴音郭勒胡须墓(航拍)(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资料介绍,1927年,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首次发现胡须墓,后来命名为“塔斯莫拉文化”。胡须墓是该文化的重要特征,在哈萨克斯坦草原有广泛的分布。墓地一般由5-10座墓组成,包括一或两座胡须墓。胡须均向东伸,长20—200米不等或更长。以此来看,和静县巴音塔勒胡须墓以及新疆其他地区的胡须墓与哈萨克斯坦的胡须墓在形态上是极为相似的。

  关于它们的年代和文化属性,前苏联考古界的认识也不完全一致。有的认为是公元前7—公元前3世纪的塞克遗存;有的推断是乌孙人的一种墓葬特征;有的称其为塞克——乌孙文化遗迹;还有的认为是公元3—5世纪甚至更晚的遗存。张玉忠研究员认为,胡须墓在新疆只见于天山山区至阿尔泰山之间的草原地带,很可能同曾在新疆东部、北部地区广泛活动的塞克或乌孙人联系较密切,其时代应在西汉前后(张玉忠:《天山尤鲁都斯草原考古新发现及相关问题》,《新疆文物》1996年第1期)。近年有人认为,胡须墓是游牧民族萨满的墓葬,很可能是母系氏族时期产生的女性萨满的墓葬,它是埋葬女性萨满的墓,又是祭祀的宗教建筑(张陆云:《“胡须”墓初探》,《克拉玛依学刊》2012年第1期)。还有学者撰文指出,胡须墓主人应该是匈奴乌禅幕部族(林梅村、李军:《乌禅幕东迁天山考——兼论公元前2-1世纪匈奴在西域的遗迹》,《西域研究》2012年第3期)。乌禅幕是匈奴重要部族之一,起源于哈萨克草原。其最早的遗迹可以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今称“塔斯莫拉文化”(Tasmola Culture)。公元前1世纪前,乌禅幕活动于康居(今乌兹别克斯坦泽拉夫善河)与乌孙(今新疆伊犁河流域)之间草原地带。乌禅幕东迁天山地区后,成为匈奴统治西域的重要生力军。巴音塔勒的胡须墓可能是乌禅幕东迁天山地区后的遗存。

  又一次惊讶发现——太阳崇拜的遗存

  在胡须墓附近,还有一座形制特殊的墓葬,引起考察队员们的又一次惊讶。这座墓葬的中部为圆形的土石封堆,直径27米,高0.4米,中部略凹陷;封堆外有圆形石围,直径45米;封堆与石围间排布四道宽约0.9米呈十字形的石条。圆形石围外还有一个由数十个直径五、六十厘米的以小卵石圈围成的圆形的石圈,平面形态与那热德郭勒的那座形体巨大的太阳崇拜遗存几乎相同!这不又是那热德郭勒太阳崇拜遗存的再版吗!航拍团队也激动不已,随即无人航拍飞机也起飞了。
 

新疆和静县巴音塔勒墓地中的石围墓,有象征着太阳及光线的的圆形石围和十字形石条(航拍)( 陕西十月文物保护有限公司提供)
   
  据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介绍,距此西约10公里处的伙什托罗盖还有一座胡须墓。考察队员们又振奋了起来,兴致勃勃的登车前往考察。此墓位于一片牧草茂盛的草滩上,墓葬较低矮,高度与牧草相当,不到跟前很难发现,只能分开步行寻找。正当大家步行寻找时,西边涌来一片乌云,瞬间大雨如注,并夹着冰雹。离车较近的队员只好跑回去躲进车内,即便如此,也都变成了落汤鸡;远的只好“与天斗”了。从云层的范围和厚度来看,大雨和冰雹在短时间内不会停止,只好忍疼割爱返程。虽然如此,今天的考察大家还是心满意足的。

风雨欲来——考察队在伙什托罗盖胡须墓地


伙什托罗盖胡须墓(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照片)
                                                
  (作者单位:新疆巴州文物局)


作者:覃大海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