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北京发现罕见墓葬群 1名墓主人来自“朝鲜县”
发布时间:2015-03-17    文章出处:京华时报    作者:张然    点击率:
  日前,记者从北京市文物局获悉,为配合工程项目建设,考古人员在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村发现一处大规模墓葬群,经两次勘探发现古墓葬共计129座。目前还剩下54座墓葬没有发掘,北京市文物局计划到5月底、6月初结束发掘工作,同时文物保护工作也同步开展。目前,这片墓地由专业保安24小时巡逻,还配有红外摄像头等高科技安保措施。未来是否原址保护有待考古结束后综合评估。
 
  据介绍,这处新发现的墓葬群位于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村,地处大兴城区的西北部边缘,墓地所在区域原先为三合庄村址所在地。
 
  北京市文物局有关负责人介绍,2010年,为配合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改造区A、B、C组团居住及配套项目的土地开发整理,逐步进行了考古勘探工作,但是由于征地工作尚未结束,因此只是局部勘探。2013年底到2014年上半年,经过7个月的勘探方结束,共发现古代墓葬129座。2014年10月10日,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主持古墓葬的发掘工作,受天气的影响,到2014年12月31日发掘工作结束,进入“冬歇期”。

考古人员在对发掘出的“砖棺”进行绘图。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据介绍,本次为期近两个半月的发掘,共清理古代墓葬75座,其中东汉墓7座,北朝墓2座,唐代墓葬33座,辽代墓葬33座。“墓地延续时间之长、年代跨度之大、墓葬数量之多、墓葬形制种类和保存之完好,为近些年来北京地区所罕见。”北京市文物局有关负责人说。特别是,在辽代墓葬里发现了罕见的反映墓主人生前生活的“石榴”壁画。
 
  据了解,墓葬埋藏区受历史上永定河泛滥的影响,墓葬之上淤积了大量的泥沙,目前墓葬距离现地表平均深度4米,最深处7米。据介绍,这次发掘中通过地层的分布证实了永定河的泛滥主要是在金元时期,这为研究北京南部地区地理环境的变迁提供了依据。
 
  同时,通过对墓葬形制和丧葬习俗的考察,考古人员发现从东汉到辽金时期北京地区的丧葬习俗深深地打上了“胡化”的烙印。同时,这一时间跨度也是古人的丧葬观念经历了由维护和彰显家族的权势和社会地位转向福佑子孙,昭示出日益世俗化的特点,这一转变特点,在本次发掘中显现得淋漓尽致。

考古人员对墓葬壁画加固。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具体重要发现
 
  >>7座东汉墓葬
 
  呈现梯形“砖棺”特点
 
  7座东汉墓全部为小型砖室墓,均为单人葬,墓葬特点是用砖做成棺的样子,因此又称为“砖椁墓”。墓葬均为平民墓,出土有陶器和铜钱等随葬品,该墓葬最大的特点是“砖棺”均为梯形,南侧宽,北侧窄,南侧高,北侧低,和现如今的葬具相似。考古工作人员介绍,这种形制的“棺”具有“胡人”的丧葬文化因素(即汉人“胡化”)。这是本地区历史上这一时期民族间彼此交流、融合、学习的结果。这与历史上北京地区长期处于汉、胡杂居的社会现实是离不开的。
 
  >>2座北朝墓葬
 
  墓主人来自“朝鲜县”
 
  北朝墓葬2座,墓葬形制与东汉墓类似,由于这一时期社会动荡,人口锐减,加上各王朝国祚时间短,倘若没有明确纪年,很难与汉魏时期的墓葬区分,在此之前,北京地区发现过疑似北朝墓,因证据不足无法确定,而有明确纪年的北朝墓仅有一例。故此次发掘的纪年北朝墓具有重要意义,为北京地区北朝墓的形制特点树立了标尺。
 
  墓葬内出土一块刻有铭文的砖,通过铭文得知墓主人叫韩显度,祖籍是乐浪郡朝鲜县,下葬于元象二年(539年)。
 
  考古人员介绍,元象是北朝时期东魏魏孝静帝元善见的第二个年号。墓主人的祖籍很是耐人寻味和值得思考,乐浪郡是西汉汉武帝于公元前108年平定卫氏朝鲜后,在今朝鲜半岛设置的四郡之一,乐浪郡郡治位于朝鲜城,朝鲜县是其下辖县之一,即今朝鲜平壤市区。但是到了西晋,中原大乱,高句丽开始攻占乐浪郡。由于中原王朝实力的削弱,导致对边疆控制能力大不如前,因此,到了公元313年,乐浪郡地悉数被高句丽夺取。
 
  但是,卫氏朝鲜的遗民为什么要埋葬在北京大兴?考古人员介绍,据史料记载,在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统一北方的进程中(439年统一北方),延和元年(432年),曾经有过“迁朝鲜民于肥如,复置朝鲜县”这一有组织、有计划的人口迁徙运动。肥如位于今秦皇岛市,县境在当今昌黎、卢龙南部、西部、迁安县地一带。朝鲜县在当今卢龙县东部,距离北京很近。这些朝鲜移民进入中国后,还保留了自己的祖籍——乐浪郡的郡望。到了东魏,定都于邺城(今河北临漳县),北京大兴是北方居民南下前往首都邺城的必经之地,因此,发现东魏时期的墓葬也是顺理成章的。
 
  >>33座唐代墓葬
 
  墓室摆放砖仿桌椅门窗
 
  唐代墓葬33座,有小型的砖室墓,也有大型的“甲”字形墓。小型的砖室墓与东汉的类似,“甲”字型墓形制则继承了当地的北朝墓葬的传统,墓室形状为弧边方形。到了晚唐时期,随着当地汉、胡杂居的日益深入,胡化也愈发严重,其中墓室形状越来越圆就是表现之一。此外,当地居民的丧葬观念也逐渐朝着世俗化这一方向转变,墓室内出现了砖仿木结构和砖仿家具装饰,仿木构主要是墓室内施斗拱、立柱等建筑构件,仿家具主要是桌椅、门窗、灯等。这使得原本简单的墓葬有了“营造”的气息——前期设计,后期施工。同时,这种装饰客观上反映了当地居民生活方式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对后代的家具陈设布局、日用器具的生产以及人们的审美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墓室内出土有白瓷器和漆器,其中漆器的发现为北京地区所罕见。
 
  >>33座辽代墓葬
 
  “石榴”壁画详述生前
 
  辽代墓葬33座,墓葬为砖室墓和瓮棺墓两种形制,墓主人全部火化,仅以骨灰埋葬,这与辽代崇尚佛教有着密切的联系。其中有的辽墓为一个家族墓,目前看这个家族墓里埋藏了至少3代人。
 
  辽代砖室墓的形制与唐代墓葬近似,墓室形状上更圆,墓室内也有砖仿木的结构。其中两座壁画墓的发现是墓地本年度发掘最为重要的发现,壁画画在墓室内四壁,底色为淡黄色,上面用红、黑线条绘制出家居生活的图案,有桌子、椅子、柜子、人物形象等,桌子上放着生活用品,其中一个容器里还放着石榴,可以说是对墓主人生前生活真实的反映。由于北京地区出土完整的辽代壁画墓比较少,因此,这两座壁画墓的发掘显得格外重要。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北京发现罕见墓葬群 1名墓主人来自“朝鲜县”

发布时间: 2015-03-17

  日前,记者从北京市文物局获悉,为配合工程项目建设,考古人员在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村发现一处大规模墓葬群,经两次勘探发现古墓葬共计129座。目前还剩下54座墓葬没有发掘,北京市文物局计划到5月底、6月初结束发掘工作,同时文物保护工作也同步开展。目前,这片墓地由专业保安24小时巡逻,还配有红外摄像头等高科技安保措施。未来是否原址保护有待考古结束后综合评估。
 
  据介绍,这处新发现的墓葬群位于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村,地处大兴城区的西北部边缘,墓地所在区域原先为三合庄村址所在地。
 
  北京市文物局有关负责人介绍,2010年,为配合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三合庄改造区A、B、C组团居住及配套项目的土地开发整理,逐步进行了考古勘探工作,但是由于征地工作尚未结束,因此只是局部勘探。2013年底到2014年上半年,经过7个月的勘探方结束,共发现古代墓葬129座。2014年10月10日,北京市文物研究所主持古墓葬的发掘工作,受天气的影响,到2014年12月31日发掘工作结束,进入“冬歇期”。

考古人员在对发掘出的“砖棺”进行绘图。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据介绍,本次为期近两个半月的发掘,共清理古代墓葬75座,其中东汉墓7座,北朝墓2座,唐代墓葬33座,辽代墓葬33座。“墓地延续时间之长、年代跨度之大、墓葬数量之多、墓葬形制种类和保存之完好,为近些年来北京地区所罕见。”北京市文物局有关负责人说。特别是,在辽代墓葬里发现了罕见的反映墓主人生前生活的“石榴”壁画。
 
  据了解,墓葬埋藏区受历史上永定河泛滥的影响,墓葬之上淤积了大量的泥沙,目前墓葬距离现地表平均深度4米,最深处7米。据介绍,这次发掘中通过地层的分布证实了永定河的泛滥主要是在金元时期,这为研究北京南部地区地理环境的变迁提供了依据。
 
  同时,通过对墓葬形制和丧葬习俗的考察,考古人员发现从东汉到辽金时期北京地区的丧葬习俗深深地打上了“胡化”的烙印。同时,这一时间跨度也是古人的丧葬观念经历了由维护和彰显家族的权势和社会地位转向福佑子孙,昭示出日益世俗化的特点,这一转变特点,在本次发掘中显现得淋漓尽致。

考古人员对墓葬壁画加固。北京市文物局供图
 
  □具体重要发现
 
  >>7座东汉墓葬
 
  呈现梯形“砖棺”特点
 
  7座东汉墓全部为小型砖室墓,均为单人葬,墓葬特点是用砖做成棺的样子,因此又称为“砖椁墓”。墓葬均为平民墓,出土有陶器和铜钱等随葬品,该墓葬最大的特点是“砖棺”均为梯形,南侧宽,北侧窄,南侧高,北侧低,和现如今的葬具相似。考古工作人员介绍,这种形制的“棺”具有“胡人”的丧葬文化因素(即汉人“胡化”)。这是本地区历史上这一时期民族间彼此交流、融合、学习的结果。这与历史上北京地区长期处于汉、胡杂居的社会现实是离不开的。
 
  >>2座北朝墓葬
 
  墓主人来自“朝鲜县”
 
  北朝墓葬2座,墓葬形制与东汉墓类似,由于这一时期社会动荡,人口锐减,加上各王朝国祚时间短,倘若没有明确纪年,很难与汉魏时期的墓葬区分,在此之前,北京地区发现过疑似北朝墓,因证据不足无法确定,而有明确纪年的北朝墓仅有一例。故此次发掘的纪年北朝墓具有重要意义,为北京地区北朝墓的形制特点树立了标尺。
 
  墓葬内出土一块刻有铭文的砖,通过铭文得知墓主人叫韩显度,祖籍是乐浪郡朝鲜县,下葬于元象二年(539年)。
 
  考古人员介绍,元象是北朝时期东魏魏孝静帝元善见的第二个年号。墓主人的祖籍很是耐人寻味和值得思考,乐浪郡是西汉汉武帝于公元前108年平定卫氏朝鲜后,在今朝鲜半岛设置的四郡之一,乐浪郡郡治位于朝鲜城,朝鲜县是其下辖县之一,即今朝鲜平壤市区。但是到了西晋,中原大乱,高句丽开始攻占乐浪郡。由于中原王朝实力的削弱,导致对边疆控制能力大不如前,因此,到了公元313年,乐浪郡地悉数被高句丽夺取。
 
  但是,卫氏朝鲜的遗民为什么要埋葬在北京大兴?考古人员介绍,据史料记载,在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统一北方的进程中(439年统一北方),延和元年(432年),曾经有过“迁朝鲜民于肥如,复置朝鲜县”这一有组织、有计划的人口迁徙运动。肥如位于今秦皇岛市,县境在当今昌黎、卢龙南部、西部、迁安县地一带。朝鲜县在当今卢龙县东部,距离北京很近。这些朝鲜移民进入中国后,还保留了自己的祖籍——乐浪郡的郡望。到了东魏,定都于邺城(今河北临漳县),北京大兴是北方居民南下前往首都邺城的必经之地,因此,发现东魏时期的墓葬也是顺理成章的。
 
  >>33座唐代墓葬
 
  墓室摆放砖仿桌椅门窗
 
  唐代墓葬33座,有小型的砖室墓,也有大型的“甲”字形墓。小型的砖室墓与东汉的类似,“甲”字型墓形制则继承了当地的北朝墓葬的传统,墓室形状为弧边方形。到了晚唐时期,随着当地汉、胡杂居的日益深入,胡化也愈发严重,其中墓室形状越来越圆就是表现之一。此外,当地居民的丧葬观念也逐渐朝着世俗化这一方向转变,墓室内出现了砖仿木结构和砖仿家具装饰,仿木构主要是墓室内施斗拱、立柱等建筑构件,仿家具主要是桌椅、门窗、灯等。这使得原本简单的墓葬有了“营造”的气息——前期设计,后期施工。同时,这种装饰客观上反映了当地居民生活方式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对后代的家具陈设布局、日用器具的生产以及人们的审美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墓室内出土有白瓷器和漆器,其中漆器的发现为北京地区所罕见。
 
  >>33座辽代墓葬
 
  “石榴”壁画详述生前
 
  辽代墓葬33座,墓葬为砖室墓和瓮棺墓两种形制,墓主人全部火化,仅以骨灰埋葬,这与辽代崇尚佛教有着密切的联系。其中有的辽墓为一个家族墓,目前看这个家族墓里埋藏了至少3代人。
 
  辽代砖室墓的形制与唐代墓葬近似,墓室形状上更圆,墓室内也有砖仿木的结构。其中两座壁画墓的发现是墓地本年度发掘最为重要的发现,壁画画在墓室内四壁,底色为淡黄色,上面用红、黑线条绘制出家居生活的图案,有桌子、椅子、柜子、人物形象等,桌子上放着生活用品,其中一个容器里还放着石榴,可以说是对墓主人生前生活真实的反映。由于北京地区出土完整的辽代壁画墓比较少,因此,这两座壁画墓的发掘显得格外重要。
 

作者:张然

文章出处:京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