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天津北辰张湾明代沉船遗址
发布时间:2013-04-01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发掘领队:盛双立

   
    张湾明代沉船遗址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双街镇张湾村东南,北运河河道转弯处,在2012年4月北运河整治清淤过程中发现。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获悉后立即赶赴现场进行田野调查,初步认定为明代沉船遗址。经上报国家文物局批准,于4月底对处该沉船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与抢救性考古发掘,6月6日田野考古工作基本结束,考古发掘面积550平方米,发现明代沉船遗迹3艘,出土与采集金元至明清时期铜、铁、瓷、陶、骨、木、竹等不同质地文物及标本600余件。


    三艘木质沉船均埋藏于距离现地表深度约5.5 米左右的北运河河道内的沙土层上。1号沉船损毁严重,整体结构无存,仅在现场散落有较多不完整的船板,在沉船点周围发现较为丰富的遗物,城砖和韩瓶数量最多,还见有青釉瓷碗、盘残片,釉陶罐,棕绳,骨簪,船钉,铜钱等遗物,同时伴出有数量较为丰富的动物骨骼。

  
    2号沉船发现于1号沉船南侧约20米处,该船结构保存较好,仅两侧舷板有损坏。沉船整体木质保存较好,材质坚硬、纹理清晰,呈东西向覆扣在北运河河道上,全长约12.66米,船底部最宽处达2.2米,船尾略宽于船头,整体形状为齐头、齐尾、平底,从船底纵向规律分布的九排铁质船钉推测2号沉船应该存在8个船舱。船板之间缝隙处用防水材料涂补痕迹明显。在船体四周散落有大量各种形态的船钉,也见有瓷碗,陶罐,城砖,韩瓶,铜钱,骨簪,竹绳,麻绳,兽骨等遗物。

 

 

张湾2号沉船(东-西)

  
    3号沉船位于2号沉船的北侧约4米处,与2号沉船基本平行,也呈东西向覆扣在运河河道的底部。该船首、尾残损无存,基本轮廓尚存,也呈齐头、齐尾、平底形状,船体残长约11.8米,船底最宽处约2.8米,船舱内现存5个底部呈弧形、顶部平直的隔舱板。3号沉船木质保存状况不如2号沉船,腐朽较为严重。考古发掘过程中,在沉船内部及周围出土有青釉瓷碗、盘、高柄杯、釉陶罐、韩瓶、城砖、骨篦、骨簪、船钉、动物骨骼等遗物。根据沉船所在堆积层位和沉船出土器物的年代初步推断,三艘沉船的年代为明代。

  
    针对3艘沉船的不同保存状况,分别采取了不同的保护提取方式:对1号沉船残损船板全部采集包装;对3号沉船全部船板进行现场编号记录后,逐块拆解并分别包装,拟运回室内后进行脱水加固与复原;对木质保存最好、结构保存最完整的2号沉船,现场焊接制作尺寸为13×3×1.8米(长、宽、高)的钢结构骨架长方体吊箱,将2号沉船连同其船舱内的包含物整体提取并翻转箱体180°,使沉船舱口向上,吊装运回室内后,对船体内部进行二次考古发掘。野外工作期间,国内木、漆器保护专家与考古现场文物包装、吊运专家为出土沉船的本体保护及整体成功吊装提供了专业支持。目前,2号沉船室内发掘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


    张湾明代沉船群的发掘,是天津考古史上首次科学揭露的大运河沉船。沉船与丰富遗物的出土,是非常重要的考古发现,也为今后同类遗存的发掘与保护积累了经验。

 

 

2号沉船北侧散落的遗物 

  
    明代燕王朱棣定都北京后,首都粮食供给主要是内河漕运,天津段北运河是漕船的必经之处,根据考古发现明代沉船的尺寸、形制、与船上所载物资初步推断,张湾沉船可能为明代内河漕运中“浅船”的一种。三艘明代沉船相对集中出土,很有可能和沉船所处位置,即北运河天津段上蒲口村与下蒲口村之间弯多流急、容易发生事故有关。这次考古成果对于研究中国古代漕运史、水利史、船舶发展史等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北运河天津段是我国京杭大运河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献记载的北运河修建于金代海陵王在北京建中都以后,目的是南粮北运,保障首都供给,此后元明清三代延续使用和修建。在此次考古工作中,采集与出土的金代的钱币、元代的瓷器、明代的沉船与遗物以及清代丰富的生活器皿,清晰的反映出了文献记载中北运河的始建与使用的历史过程,为天津市大运河申遗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证据。(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张湾沉船考古发掘队)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天津北辰张湾明代沉船遗址

发布时间: 2013-04-01

发掘单位: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发掘领队:盛双立

   
    张湾明代沉船遗址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双街镇张湾村东南,北运河河道转弯处,在2012年4月北运河整治清淤过程中发现。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获悉后立即赶赴现场进行田野调查,初步认定为明代沉船遗址。经上报国家文物局批准,于4月底对处该沉船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与抢救性考古发掘,6月6日田野考古工作基本结束,考古发掘面积550平方米,发现明代沉船遗迹3艘,出土与采集金元至明清时期铜、铁、瓷、陶、骨、木、竹等不同质地文物及标本600余件。


    三艘木质沉船均埋藏于距离现地表深度约5.5 米左右的北运河河道内的沙土层上。1号沉船损毁严重,整体结构无存,仅在现场散落有较多不完整的船板,在沉船点周围发现较为丰富的遗物,城砖和韩瓶数量最多,还见有青釉瓷碗、盘残片,釉陶罐,棕绳,骨簪,船钉,铜钱等遗物,同时伴出有数量较为丰富的动物骨骼。

  
    2号沉船发现于1号沉船南侧约20米处,该船结构保存较好,仅两侧舷板有损坏。沉船整体木质保存较好,材质坚硬、纹理清晰,呈东西向覆扣在北运河河道上,全长约12.66米,船底部最宽处达2.2米,船尾略宽于船头,整体形状为齐头、齐尾、平底,从船底纵向规律分布的九排铁质船钉推测2号沉船应该存在8个船舱。船板之间缝隙处用防水材料涂补痕迹明显。在船体四周散落有大量各种形态的船钉,也见有瓷碗,陶罐,城砖,韩瓶,铜钱,骨簪,竹绳,麻绳,兽骨等遗物。

 

 

张湾2号沉船(东-西)

  
    3号沉船位于2号沉船的北侧约4米处,与2号沉船基本平行,也呈东西向覆扣在运河河道的底部。该船首、尾残损无存,基本轮廓尚存,也呈齐头、齐尾、平底形状,船体残长约11.8米,船底最宽处约2.8米,船舱内现存5个底部呈弧形、顶部平直的隔舱板。3号沉船木质保存状况不如2号沉船,腐朽较为严重。考古发掘过程中,在沉船内部及周围出土有青釉瓷碗、盘、高柄杯、釉陶罐、韩瓶、城砖、骨篦、骨簪、船钉、动物骨骼等遗物。根据沉船所在堆积层位和沉船出土器物的年代初步推断,三艘沉船的年代为明代。

  
    针对3艘沉船的不同保存状况,分别采取了不同的保护提取方式:对1号沉船残损船板全部采集包装;对3号沉船全部船板进行现场编号记录后,逐块拆解并分别包装,拟运回室内后进行脱水加固与复原;对木质保存最好、结构保存最完整的2号沉船,现场焊接制作尺寸为13×3×1.8米(长、宽、高)的钢结构骨架长方体吊箱,将2号沉船连同其船舱内的包含物整体提取并翻转箱体180°,使沉船舱口向上,吊装运回室内后,对船体内部进行二次考古发掘。野外工作期间,国内木、漆器保护专家与考古现场文物包装、吊运专家为出土沉船的本体保护及整体成功吊装提供了专业支持。目前,2号沉船室内发掘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


    张湾明代沉船群的发掘,是天津考古史上首次科学揭露的大运河沉船。沉船与丰富遗物的出土,是非常重要的考古发现,也为今后同类遗存的发掘与保护积累了经验。

 

 

2号沉船北侧散落的遗物 

  
    明代燕王朱棣定都北京后,首都粮食供给主要是内河漕运,天津段北运河是漕船的必经之处,根据考古发现明代沉船的尺寸、形制、与船上所载物资初步推断,张湾沉船可能为明代内河漕运中“浅船”的一种。三艘明代沉船相对集中出土,很有可能和沉船所处位置,即北运河天津段上蒲口村与下蒲口村之间弯多流急、容易发生事故有关。这次考古成果对于研究中国古代漕运史、水利史、船舶发展史等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北运河天津段是我国京杭大运河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献记载的北运河修建于金代海陵王在北京建中都以后,目的是南粮北运,保障首都供给,此后元明清三代延续使用和修建。在此次考古工作中,采集与出土的金代的钱币、元代的瓷器、明代的沉船与遗物以及清代丰富的生活器皿,清晰的反映出了文献记载中北运河的始建与使用的历史过程,为天津市大运河申遗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证据。(天津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张湾沉船考古发掘队)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