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辽宁沈阳汗王宫遗址
发布时间:2013-04-01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赵晓刚

   
    2012年5~8月,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沈河区北中街路北地块的某建筑工程用地内发掘出一组清代早期建筑址,发掘面积约1600平方米。根据《盛京城阙图》(图一)中所绘的“太祖居住之宫”(俗称“汗王宫”)的位置,结合出土的建筑基础和遗物,我们认为这组建筑址即为汗王宫遗址。

  
    “汗王宫”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于明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迁都沈阳后居住的宫室。根据《盛京城阙图》所绘,这座宫室坐落于盛京城北城墙的福胜门与地载门之间,原明代沈阳中卫城北门的南面,面对沈阳城的南北通天街。“‘太祖居住之宫’是一个长方形的两进院落组成的建筑。……整个建筑南向,正南为山门,入门为第一进院落,东西无对称建筑;第二进院落筑在高台之上,山门与第二进院落的正门中间有御路相连,沿石级而上,越过第二进院落的山门,正面便是一座三间的正殿,殿顶为黄绿两色琉璃瓦铺成。正殿之东西还各有面阔为三间的配殿一座。”
  

    这组建筑址位于北中街路北,九门路南,北面正对清盛京城“九门”遗址,南面正对通天街。因遗址北围墙已超出工程用地范围,故仅得以开掘一条探沟对建筑址与清盛京城的城墙、“九门”的关系进行了探查。经探查,建筑址中轴线正对“九门”遗址,而建筑址的北围墙外墙皮距城墙内墙墙面仅10.6米。


    该遗址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二进院落的建筑址,南北通长41.5米(从北围墙至南围墙),东西因破坏严重未发现围墙,故宽度不详。  

 
    一进院仅发现大门和南围墙,院落内未发现其它同时期建筑。大门为南向,东、西两侧各有3个门础石,南北向一字排开,中间的础石包砌在门垛内。础石的形状不尽相同,有4个平面为圆形,1个为圆角方形,1个为不规则长条形。据此推测门址东西约3.4、南北约3.4米。此种结构的门址在清代是贵族人家使用的“广亮大门”。


    院落西侧被清代晚期的2座房址打破,东侧被一个晚期高台建筑址打破。一进院落的南围墙宽1米,从大门向西残存17.75米,向东残存8.4米。东、西两侧围墙已被破坏殆尽。南围墙只剩两层砖,最下层的基础青砖采用横放竖立的方式,上层青砖平铺,泥口砌筑。墙体四周砌砖,中部填陷用碎砖。这是明清时期较流行的“包砖墙”砌法,俗称“金镶玉”。

  
    二进院整体坐落在高台基址上,其门址正对一进院大门,东侧被一个晚期的高台建筑址打破。门址应为台阶式,现仅存与高台基址平行的一层青砖立砌的台阶,台阶前有一块长方形的砖铺地面,南北宽1、东西残长2.7米,推测其东西长度应该和高台的夯土宽度一致,即5.6米。残存的高台基址与一进院落地面的高差约为1.5米。据此可知,二进院大门肯定是由数级台阶组成,由此拾级而上可迈入以高台基为底座的二进院落。

 

 

二进院的高台基础

  

    高台基底座由数道南北向、东西向的砖筑台基和夯土台构成。高台基底座现保存有中间的两组南北向砖筑台基,两者均长23.5、宽3.3米,之间距离6米;西侧砖筑台基仅存南部一小部分,距中间西边的台基13.5米;东侧砖筑台基已被毁无存。北面的东西向砖筑台基因大部分已超出工程用地范围,仅发掘出西侧和正中的一段,可知基宽4.2米。南面的东西向砖筑台基仅西侧尚存一少部份,残长9.1米,宽度不详。中间两组南北向砖筑台基与东西向砖筑台基之间为夯土台,长16.8、宽5.6米,板筑而成。东、西两侧的夯土台均已被破坏。根据此现状,我们按照对称分布的方法推测,整个砖筑台基大体略呈“ ”形,南北宽23.5米,东西长度约46米。

  
    根据发掘情况,我们了解到高台基底座的砌筑特点是砖包土结构,即中间先夯筑东、中、西三个土台,然后四周再用宽3米余的青砖带围筑。青砖带外侧多用好砖砌筑,白灰口,内部则多用碎砖逐层填充而成。因所处位置不同,所用砖材及建筑基础亦略有差别。南面的东西向砖带因正对一进院落,故其基础部分外侧均用两行长条石砌筑,而且用砖均为整块青砖(规格为38×16-10厘米),整体砌筑非常规整。北面的东西向砖带则较为寒酸,不仅未见有基础条石,用砖也多残半,特别在北部的砖带中还夹杂着砖坯。此外,在青砖带基础因收分与夯土台顶部之间形成的空隙中用木料进行填充,使夯土台与砖基浑然一体。如此,四条南北通长的砖带和介于其间的六段东西向的砖带共同构成了高台基础的肋部,它们与其间的三个夯土台共同支撑起整个二进院落。


    二进院筑于高台基上的主体建筑早已无存。在高台基北0.9米处,我们发现了汗王宫的北围墙。围墙结构同一进院南围墙相同,为包砖墙,宽1.4米。

 

 

汗王宫遗址发掘现场之一

  
    该建筑址的废弃堆积中出土了大量的建筑构件和数枚“天命通宝”铜钱,特别重要的是大量的琉璃建筑构件,器型有板瓦、筒瓦、滴水、花砖、串珠纹砖、砖雕等,均施绿釉。圆形筒瓦瓦当当面、滴水当面和部分模印花砖上均为莲花纹饰。

  
    根据上文所述,我们可知建筑址所处地理位置与汗王宫吻合;其建筑规模和基础建筑形式与汗王宫完全一致;建筑址采用的建筑技术和建筑用材具有明末清初的时代特征;出土遗物也符合清太祖努尔哈赤的身份和时代特征。因此,我们可以认定该建筑址就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在沈阳居住的宫室——汗王宫。

  
    汗王宫遗址的确认打消了长期以来人们对于“汗王宫”是否真实存在的顾虑,揭示了“汗王宫”的真实保存面貌,也让我们真实感受到“汗王宫”选址的重要性。汗王宫与沈阳故宫“大政殿”为同时期建筑,两者的关系真实体现了清早期“宫”与“殿”分离的满族宫廷建筑特征。
  

    汗王宫遗址的发现不仅为研究清早期的宫阙建筑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而且也对探讨清代盛京城的规划、分析《盛京城阙图》的内容、研究明末清初历史等有重要价值。(赵晓刚  李树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辽宁沈阳汗王宫遗址

发布时间: 2013-04-01

 
 
发掘单位: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赵晓刚

   
    2012年5~8月,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沈河区北中街路北地块的某建筑工程用地内发掘出一组清代早期建筑址,发掘面积约1600平方米。根据《盛京城阙图》(图一)中所绘的“太祖居住之宫”(俗称“汗王宫”)的位置,结合出土的建筑基础和遗物,我们认为这组建筑址即为汗王宫遗址。

  
    “汗王宫”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于明天启五年(公元1625年)迁都沈阳后居住的宫室。根据《盛京城阙图》所绘,这座宫室坐落于盛京城北城墙的福胜门与地载门之间,原明代沈阳中卫城北门的南面,面对沈阳城的南北通天街。“‘太祖居住之宫’是一个长方形的两进院落组成的建筑。……整个建筑南向,正南为山门,入门为第一进院落,东西无对称建筑;第二进院落筑在高台之上,山门与第二进院落的正门中间有御路相连,沿石级而上,越过第二进院落的山门,正面便是一座三间的正殿,殿顶为黄绿两色琉璃瓦铺成。正殿之东西还各有面阔为三间的配殿一座。”
  

    这组建筑址位于北中街路北,九门路南,北面正对清盛京城“九门”遗址,南面正对通天街。因遗址北围墙已超出工程用地范围,故仅得以开掘一条探沟对建筑址与清盛京城的城墙、“九门”的关系进行了探查。经探查,建筑址中轴线正对“九门”遗址,而建筑址的北围墙外墙皮距城墙内墙墙面仅10.6米。


    该遗址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二进院落的建筑址,南北通长41.5米(从北围墙至南围墙),东西因破坏严重未发现围墙,故宽度不详。  

 
    一进院仅发现大门和南围墙,院落内未发现其它同时期建筑。大门为南向,东、西两侧各有3个门础石,南北向一字排开,中间的础石包砌在门垛内。础石的形状不尽相同,有4个平面为圆形,1个为圆角方形,1个为不规则长条形。据此推测门址东西约3.4、南北约3.4米。此种结构的门址在清代是贵族人家使用的“广亮大门”。


    院落西侧被清代晚期的2座房址打破,东侧被一个晚期高台建筑址打破。一进院落的南围墙宽1米,从大门向西残存17.75米,向东残存8.4米。东、西两侧围墙已被破坏殆尽。南围墙只剩两层砖,最下层的基础青砖采用横放竖立的方式,上层青砖平铺,泥口砌筑。墙体四周砌砖,中部填陷用碎砖。这是明清时期较流行的“包砖墙”砌法,俗称“金镶玉”。

  
    二进院整体坐落在高台基址上,其门址正对一进院大门,东侧被一个晚期的高台建筑址打破。门址应为台阶式,现仅存与高台基址平行的一层青砖立砌的台阶,台阶前有一块长方形的砖铺地面,南北宽1、东西残长2.7米,推测其东西长度应该和高台的夯土宽度一致,即5.6米。残存的高台基址与一进院落地面的高差约为1.5米。据此可知,二进院大门肯定是由数级台阶组成,由此拾级而上可迈入以高台基为底座的二进院落。

 

 

二进院的高台基础

  

    高台基底座由数道南北向、东西向的砖筑台基和夯土台构成。高台基底座现保存有中间的两组南北向砖筑台基,两者均长23.5、宽3.3米,之间距离6米;西侧砖筑台基仅存南部一小部分,距中间西边的台基13.5米;东侧砖筑台基已被毁无存。北面的东西向砖筑台基因大部分已超出工程用地范围,仅发掘出西侧和正中的一段,可知基宽4.2米。南面的东西向砖筑台基仅西侧尚存一少部份,残长9.1米,宽度不详。中间两组南北向砖筑台基与东西向砖筑台基之间为夯土台,长16.8、宽5.6米,板筑而成。东、西两侧的夯土台均已被破坏。根据此现状,我们按照对称分布的方法推测,整个砖筑台基大体略呈“ ”形,南北宽23.5米,东西长度约46米。

  
    根据发掘情况,我们了解到高台基底座的砌筑特点是砖包土结构,即中间先夯筑东、中、西三个土台,然后四周再用宽3米余的青砖带围筑。青砖带外侧多用好砖砌筑,白灰口,内部则多用碎砖逐层填充而成。因所处位置不同,所用砖材及建筑基础亦略有差别。南面的东西向砖带因正对一进院落,故其基础部分外侧均用两行长条石砌筑,而且用砖均为整块青砖(规格为38×16-10厘米),整体砌筑非常规整。北面的东西向砖带则较为寒酸,不仅未见有基础条石,用砖也多残半,特别在北部的砖带中还夹杂着砖坯。此外,在青砖带基础因收分与夯土台顶部之间形成的空隙中用木料进行填充,使夯土台与砖基浑然一体。如此,四条南北通长的砖带和介于其间的六段东西向的砖带共同构成了高台基础的肋部,它们与其间的三个夯土台共同支撑起整个二进院落。


    二进院筑于高台基上的主体建筑早已无存。在高台基北0.9米处,我们发现了汗王宫的北围墙。围墙结构同一进院南围墙相同,为包砖墙,宽1.4米。

 

 

汗王宫遗址发掘现场之一

  
    该建筑址的废弃堆积中出土了大量的建筑构件和数枚“天命通宝”铜钱,特别重要的是大量的琉璃建筑构件,器型有板瓦、筒瓦、滴水、花砖、串珠纹砖、砖雕等,均施绿釉。圆形筒瓦瓦当当面、滴水当面和部分模印花砖上均为莲花纹饰。

  
    根据上文所述,我们可知建筑址所处地理位置与汗王宫吻合;其建筑规模和基础建筑形式与汗王宫完全一致;建筑址采用的建筑技术和建筑用材具有明末清初的时代特征;出土遗物也符合清太祖努尔哈赤的身份和时代特征。因此,我们可以认定该建筑址就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在沈阳居住的宫室——汗王宫。

  
    汗王宫遗址的确认打消了长期以来人们对于“汗王宫”是否真实存在的顾虑,揭示了“汗王宫”的真实保存面貌,也让我们真实感受到“汗王宫”选址的重要性。汗王宫与沈阳故宫“大政殿”为同时期建筑,两者的关系真实体现了清早期“宫”与“殿”分离的满族宫廷建筑特征。
  

    汗王宫遗址的发现不仅为研究清早期的宫阙建筑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而且也对探讨清代盛京城的规划、分析《盛京城阙图》的内容、研究明末清初历史等有重要价值。(赵晓刚  李树义)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