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江西鄱阳明淮王府遗址
发布时间:2013-04-01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肖发标
                       
 
    2011年5月25日,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樊昌生为首的江西省第六批省保评审组的专家到鄱阳县考察候选省保时,在鄱阳县博物馆(即饶州府文庙)门口的一片建筑工地上,发现了一堆精美的古代建筑构件,主要有浮雕双龙、双凤的石柱础,还有已经破碎的巨大石狮等。在经过平整后的地面草丛中,又捡到了明代青花、釉里红、卵白釉、孔雀绿等官窑瓷片,以及黄釉、绿釉琉璃瓦等。根据鄱阳县博物馆工作人员的情况介绍,结合有关文献记载,专家组认为这是明代淮王府的遗物,认定这片建筑工地应是明代淮王府遗址的一部分,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于是马上向上级文物部门进行了报告。2012年7月至2013年1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鄱阳县博物馆的配合下对鄱阳明淮王府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与发掘。为做好这次考古发掘工作,考古队专门请来专业勘探队到淮王府遗址进行考古钻探工作,历时半个多月,钻探总面积为7300平方米,基本确定了遗址范围:东至五一小学,南至人民医院、西至大成殿围墙、北至鄱阳宾馆,南北长约100米,东西宽约80米,占地面积约8000平方米。本次重点发掘面积1200平方米。


    历史沿革   


    通过对周边地区的调查和文献资料的查阅,考古队理清了淮王府遗址的历史沿革。

  
    明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淮靖王朱瞻墺从韶州迁鄱阳,建造了王府,其子朱祈铨在王府基础上又建了永寿宫,内有蓬莱清隐、水涨平溪、小桥胜迹、翰墨林、芸香境、绿竹漪淇、群芳圃、香雪窝等八景,此外还有钓鱼台、宝书楼等建筑。淮王在饶州共传八代计九王,历时208年。明亡后,永寿宫焚毁坍塌。


    清顺治七年(1650年),饶州知府翟凤翥在永寿宫废墟上改建学宫,即饶州府文庙,内建有念经堂、大成殿、教谕署、崇圣祠等建筑。 

 
    民国十二年(1923年)饶州府属各县旅鄱人士发起组织饶州七县(鄱阳、乐平、余干、万年、浮梁、安仁、德兴)联立芝阳师范学校,以府学宫为校址。1937年日军内侵,文庙大部分建筑被炸毁,仅存大成殿。


    1950年至今,陆续为中共鄱阳县委招待所、老干部活动中心、五一小学基建工地。

 

 

明淮王府遗址发掘现场


    揭露遗迹
   
   
    从文献资料来看,发掘区位于明淮王府的东侧,是世子府与六局的分布区域。由于世子府是高台宫殿式建筑,在后世土地平整过程中遭破坏程度较大,仅发现一小段柱础加墙基(F11)和一小块铺地石(F7)。另外在靠近大成殿的西片发现了三条排水沟(G1、G4、G5)与三处建筑基址(F12、F15、F17)。明代淮王府的建筑是用麻石砌墙,用青石板铺地,用浮雕祥云纹、双龙纹或双凤纹麻石柱础构筑,用模印龙凤纹的琉璃瓦盖顶。

  
    清饶州府文庙的建筑遗迹分前清与晚清两期。前清时期的建筑遗迹发现了一栋五开间的房基(F16)与一房基残迹(F14);晚清时期的建筑遗迹发现了一栋三开间与一栋五开间的祠堂式建筑(F6、F9)还有一些建筑残迹(F13)。

  
    此外,还发现了比淮王府时代更早的元代安国寺或明初饶州府府治的建筑遗迹,包括一片鹅卵石铺地的院坪(F18)与通道。此次发掘出土的建筑遗迹虽然叠压打破关系复杂,但地层年代划分清晰,与文献记载相吻合。


    出土遗物


    本次发掘出土的遗物十分丰富,首先出土瓷器中除了有直径约80cm的“福寿”龙纹大盘、五彩龙纹花觚、黄釉瓷及红绿彩瓷等官窑瓷器外,还发现了“淮府上用”、“朱府”、“典膳所”、“双龙殿”、“克敬宫”等铭款的王府定制用器;其次在出土建筑构件中有带“淮府”铭记的琉璃瓦与浮雕双龙、双凤、祥云等皇家专用纹饰的石质大柱础,以及一些雕刻有龙、凤、狮等瑞兽的汉白玉建筑构件。这些具有皇家风格的生活用品和建筑构件的出土,证明发掘区域确实为明代淮王府遗址的范围。此外,遗址中还出土了一大批明末清初带官府定烧款(“帅府公用”、“毛衙”、“乾明府” 等)、堂名款( “癸轩堂”、“碧峰馆”等)、画押款以及清早期纪年款(“大清顺治年制”等)的瓷器。很多款式都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现或者比较稀有的,这对研究景德镇明末清初商品瓷器定烧制度与转变期瓷器的面貌具有重要价值。

 

 

青花红彩红龙纹碗


    发掘成果   


    2013年1月12日,由江西省文化厅、江西省文物局在鄱阳县主持召开了“鄱阳县明代淮王府遗址考古发掘专家论证会”。论证会上,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上海博物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江西省博物馆和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实地察看了考古发掘现场和出土文物,听取了考古队的汇报,经过讨论后一致认为:鄱阳县明代淮王府遗址考古发掘是一次成功的科学发掘,所揭示的重要遗迹层位关系清楚,已发现有元代寺庙、明代前期饶州府治、明代中后期淮王府、清代文庙儒学宫等建筑遗存。同时在考古发掘过程中结合文献资料及时整理和研究,并用于指导考古发掘工作;此次淮王府遗址的发掘,是中国明代藩王府的首次科学考古发掘,它对于了解和研究明代王府建筑规制及社会组织结构有着重要意义;考古揭示的淮王府遗存丰富。从遗迹来看,无论从王府建筑的体量,还是台基、地面建筑之考究,柱础硕大与雕刻之精美,尽显王府之气派。出土的大量王府专用瓷器与官窑瓷器,对研究明代社会生产和藩王生活有重要价值;希望地方政府对已揭露的考古遗迹做好保护工作,并制定遗址的长期保护与展示利用规划。(袁枫 韦有明  肖发标)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江西鄱阳明淮王府遗址

发布时间: 2013-04-01

 
发掘单位: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肖发标
                       
 
    2011年5月25日,以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樊昌生为首的江西省第六批省保评审组的专家到鄱阳县考察候选省保时,在鄱阳县博物馆(即饶州府文庙)门口的一片建筑工地上,发现了一堆精美的古代建筑构件,主要有浮雕双龙、双凤的石柱础,还有已经破碎的巨大石狮等。在经过平整后的地面草丛中,又捡到了明代青花、釉里红、卵白釉、孔雀绿等官窑瓷片,以及黄釉、绿釉琉璃瓦等。根据鄱阳县博物馆工作人员的情况介绍,结合有关文献记载,专家组认为这是明代淮王府的遗物,认定这片建筑工地应是明代淮王府遗址的一部分,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于是马上向上级文物部门进行了报告。2012年7月至2013年1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鄱阳县博物馆的配合下对鄱阳明淮王府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与发掘。为做好这次考古发掘工作,考古队专门请来专业勘探队到淮王府遗址进行考古钻探工作,历时半个多月,钻探总面积为7300平方米,基本确定了遗址范围:东至五一小学,南至人民医院、西至大成殿围墙、北至鄱阳宾馆,南北长约100米,东西宽约80米,占地面积约8000平方米。本次重点发掘面积1200平方米。


    历史沿革   


    通过对周边地区的调查和文献资料的查阅,考古队理清了淮王府遗址的历史沿革。

  
    明正统元年(公元1436年),淮靖王朱瞻墺从韶州迁鄱阳,建造了王府,其子朱祈铨在王府基础上又建了永寿宫,内有蓬莱清隐、水涨平溪、小桥胜迹、翰墨林、芸香境、绿竹漪淇、群芳圃、香雪窝等八景,此外还有钓鱼台、宝书楼等建筑。淮王在饶州共传八代计九王,历时208年。明亡后,永寿宫焚毁坍塌。


    清顺治七年(1650年),饶州知府翟凤翥在永寿宫废墟上改建学宫,即饶州府文庙,内建有念经堂、大成殿、教谕署、崇圣祠等建筑。 

 
    民国十二年(1923年)饶州府属各县旅鄱人士发起组织饶州七县(鄱阳、乐平、余干、万年、浮梁、安仁、德兴)联立芝阳师范学校,以府学宫为校址。1937年日军内侵,文庙大部分建筑被炸毁,仅存大成殿。


    1950年至今,陆续为中共鄱阳县委招待所、老干部活动中心、五一小学基建工地。

 

 

明淮王府遗址发掘现场


    揭露遗迹
   
   
    从文献资料来看,发掘区位于明淮王府的东侧,是世子府与六局的分布区域。由于世子府是高台宫殿式建筑,在后世土地平整过程中遭破坏程度较大,仅发现一小段柱础加墙基(F11)和一小块铺地石(F7)。另外在靠近大成殿的西片发现了三条排水沟(G1、G4、G5)与三处建筑基址(F12、F15、F17)。明代淮王府的建筑是用麻石砌墙,用青石板铺地,用浮雕祥云纹、双龙纹或双凤纹麻石柱础构筑,用模印龙凤纹的琉璃瓦盖顶。

  
    清饶州府文庙的建筑遗迹分前清与晚清两期。前清时期的建筑遗迹发现了一栋五开间的房基(F16)与一房基残迹(F14);晚清时期的建筑遗迹发现了一栋三开间与一栋五开间的祠堂式建筑(F6、F9)还有一些建筑残迹(F13)。

  
    此外,还发现了比淮王府时代更早的元代安国寺或明初饶州府府治的建筑遗迹,包括一片鹅卵石铺地的院坪(F18)与通道。此次发掘出土的建筑遗迹虽然叠压打破关系复杂,但地层年代划分清晰,与文献记载相吻合。


    出土遗物


    本次发掘出土的遗物十分丰富,首先出土瓷器中除了有直径约80cm的“福寿”龙纹大盘、五彩龙纹花觚、黄釉瓷及红绿彩瓷等官窑瓷器外,还发现了“淮府上用”、“朱府”、“典膳所”、“双龙殿”、“克敬宫”等铭款的王府定制用器;其次在出土建筑构件中有带“淮府”铭记的琉璃瓦与浮雕双龙、双凤、祥云等皇家专用纹饰的石质大柱础,以及一些雕刻有龙、凤、狮等瑞兽的汉白玉建筑构件。这些具有皇家风格的生活用品和建筑构件的出土,证明发掘区域确实为明代淮王府遗址的范围。此外,遗址中还出土了一大批明末清初带官府定烧款(“帅府公用”、“毛衙”、“乾明府” 等)、堂名款( “癸轩堂”、“碧峰馆”等)、画押款以及清早期纪年款(“大清顺治年制”等)的瓷器。很多款式都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现或者比较稀有的,这对研究景德镇明末清初商品瓷器定烧制度与转变期瓷器的面貌具有重要价值。

 

 

青花红彩红龙纹碗


    发掘成果   


    2013年1月12日,由江西省文化厅、江西省文物局在鄱阳县主持召开了“鄱阳县明代淮王府遗址考古发掘专家论证会”。论证会上,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上海博物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江西省博物馆和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实地察看了考古发掘现场和出土文物,听取了考古队的汇报,经过讨论后一致认为:鄱阳县明代淮王府遗址考古发掘是一次成功的科学发掘,所揭示的重要遗迹层位关系清楚,已发现有元代寺庙、明代前期饶州府治、明代中后期淮王府、清代文庙儒学宫等建筑遗存。同时在考古发掘过程中结合文献资料及时整理和研究,并用于指导考古发掘工作;此次淮王府遗址的发掘,是中国明代藩王府的首次科学考古发掘,它对于了解和研究明代王府建筑规制及社会组织结构有着重要意义;考古揭示的淮王府遗存丰富。从遗迹来看,无论从王府建筑的体量,还是台基、地面建筑之考究,柱础硕大与雕刻之精美,尽显王府之气派。出土的大量王府专用瓷器与官窑瓷器,对研究明代社会生产和藩王生活有重要价值;希望地方政府对已揭露的考古遗迹做好保护工作,并制定遗址的长期保护与展示利用规划。(袁枫 韦有明  肖发标)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