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重庆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
发布时间:2013-04-01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    发掘领队:袁东山  

 
    老鼓楼衙署遗址是“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文物点,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指定申报的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4月以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配合城市建设工程,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及后续文物保护工作,取得了一系列的重要收获。
  

    老鼓楼衙署遗址位于重庆市渝中区解放东路望龙门街道巴县衙门片区,地处金碧山下、长江左岸的台地之上,背山面江、坐北朝南,符合中国传统衙署建筑规制的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巴渝地域特色。遗址兴建于宋蒙战争的历史背景之下,且为南宋川渝地区的军政中心——四川置制司及重庆府治所,著名的川渝山城防御体系即在此筹建经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世界文明的发展进程。考古清理结果显示,遗址规模宏大、纪年明确,文物遗存丰富,地层关系清晰,宋元、明代、清至民国三个时期的衙署建筑叠压分布。作为重庆市已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极大的历史建筑遗存,老鼓楼衙署遗址见证了重庆定名以来近千年的沿革变迁,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大空白,对于丰富中国宋元时期都城以外的城市考古资料具有重要意义。


    遗址的文物保护工作,得到了国家和重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和业界同行的关心支持。目前,遗址正在筹备建设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成为重庆历史文化名城新的重要支撑。

 
    一、文物工作概况   


    2010年3月,重庆市渝中区文物管理所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在重庆主城区建设工程中调查发现遗址。4月,重庆市文物局组织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对遗址进行了正式的文物调查、试掘,确认其为一处重要的宋代建筑遗址。后经报国家文物局批准,分三阶段对遗址开展了抢救性发掘:

  
    第一阶段:2010年4月至7月,完成遗址东部Ⅰ区2300平方米的发掘;第二阶段:2010年10月至2011年1月,完成西部Ⅱ区2400平方米的发掘;第三阶段:2011年7月至2012年5月,完成Ⅰ、Ⅱ区7940平方米的发掘。遗址总体计划发掘面积14000平方米,目前,已发掘面积共12640平方米,余下1360平方米发掘任务拟在第四阶段工作中完成。
  

    遗址发掘工作严格遵循《田野考古操作规程》,注意采取浮选等手段对各类人工遗物及自然遗存进行全面采集取样。发掘方法以清理揭露为主,慎重采用解剖手段,尽量保持各时期重要遗迹及遗址整体布局的完整性。除常规记录手段外,还采用低空摄影、三维全息扫描等科技手段全面提取遗址信息,并利用相关成果开展了三维建模复原、数字展示方案和遗址数据库建设。

 

 

遗址发掘区全景


    二、考古发掘收获  

 
    老鼓楼衙署遗址北高南低,呈缓坡状分布,包括宋元、明代、清代、近现代四个时期文化堆积。已发现清理各类遗迹共计261个,出土了一批保存较好的陶瓷器、钱币、瓦当、礌石、坩埚及漆器等文物9000余件(套),标本数万件。

  
    宋元遗迹58个。其中,位于Ⅰ区南部的夯土包砖式高台建筑(F1)是本次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已揭露部分平面略呈方形,南北残长24.3米,东西宽24.7米,护坡墙及条石基础残高近10米。建筑内部以夹小型鹅卵石的黄灰沙土层层夯筑,夯土四周在条石基础之上以青砖一丁一顺或一丁两顺错缝砌筑护坡墙体,由下至上层层收分,坡度79°左右。筑墙砖上发现有“淳祐乙巳东窑城砖”、“淳祐乙巳西窑城砖”等阴、阳模印纪年铭文。F1东、北侧发现有规模较大、结构规整的石构排水设施。

 

 

宋代高台建筑基址(F1)及周边遗迹

  
    F1西部发现有同时期的两座大型凸字形建筑基址。其中F54保存较好,南门外残存三层石质台阶,存在二次修建迹象。Ⅱ区北部的重要发现为一处三合院式建筑基址F72,布局结构完整,且榫卯结构的木地栿保存较好。Ⅱ区西部的F82,规模较大,结构规整,以带榫卯结构凹槽的条石构筑墙基,门前发现有石板道路及台阶,通过共用的排水设施分析,其与F83为一组较大规模的建筑群。

    宋代遗迹中, Ⅱ区F83与Ⅰ区F14形制规整,结构相同,在遗址东、西部遥相呼应,与中部因地势北高南低、呈阶梯状分布的F82、F55、F36及南部的F54、F80 ,大体围合成了宋代衙署的院落式布局。高台建筑基址F1的性质功能可能为附属于当时衙署建筑的“谯楼”或“望楼”。另根据F72、F55、F82及F83与明代围墙Q5的关系可知,宋代衙署的范围已越过明代衙署西部围墙。
 
 
    明代遗迹100个。其中,Ⅱ区发现有较多房屋基址、水沟、道路等遗迹,相互之间联系紧密,组成一组规模较大的建筑群。该建筑群南北残长115.6米,东西宽54.1米,分布于68个探方,包含单体遗迹14座,面积6200余平方米。该建筑群被东西两道贯穿发掘区南北的大型石墙Q3、Q5围合成一个大型院落。院落背山面江、坐北朝南,分区明确、布局规整,存在明显南北中轴线。据布局结构及遗迹组合关系推断,该院落当为明代重庆衙署的核心组成部分。
  

    此外,Ⅰ区的Q12与Ⅱ区的Q3、Q5形制结构类似,方向相同,结合Ⅱ区东北部发现的紧邻上述建筑群的F25、F47等房屋基址分析,明代衙署应至少包括两组南北向、东西并列的多进院落。从已发掘区域分析,各组院落在布局结构上存在一定的主次或依附关系,应与衙署的功能分区有关。
  

    清代遗迹101个。除Ⅱ区的一组大型建筑群(F19-F21)外,与清代衙署建筑密切相关的发现为Ⅰ区北部的建筑基址F7,平面呈长方形,坐北朝南,面阔23、进深17.75 米。中部现存带铺首衔环的鼓形柱础9个,柱网排列整齐。排水设施设计较为精巧,四壁墙基内侧设有地下排水暗沟。室内中部设沉井,由暗沟连通室外。F7与现存地面建筑“巴县衙门旧址”为同一组建筑,根据《重庆府志全图》推测,可能为巴县衙门的衙神祠。


    三、重要遗产价值   


    遗址发掘期间,重庆市文物局及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组织召开多次专家论证会,邀请多名国内专家,对遗址进行了实地踏勘、论证。2011年10月13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邀请中、日、韩三国30余位专家学者,对遗址进行了考察研讨。2012年12月12日,又邀请徐光冀、李伯谦等20余位知名考古学家对遗址进行了考察研讨。
  

    专家们一致认为,老鼓楼衙署遗址保存完好、纪年明确。根据考古发现结合历史文献及遗址地望分析,南宋时期,遗址当为四川制置司及重庆府衙治所。明清时期,作为重庆府署及巴县署,遗址又经过多次修葺利用。

   
    专家们指出,老鼓楼衙署遗址的相关发现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要空白,是重庆城市发展史的实物见证、人文精神的珍贵载体、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支撑。同时,遗址作为南宋川渝山城防御体系的战略枢纽和指挥核心,也是一处影响世界文明进程的军事遗产。该遗址的发现,对于研究重庆城市沿革变迁、川渝地区古代建筑及宋蒙战争史有重要学术价值,对保存城市记忆、延续城市文脉、打造城市名片、彰显“英雄之城”形象以及提升重庆文化品位,具有突出的文化遗产价值和展示利用价值。


    历史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的发现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要空白。南宋置司、抗战陪都、中央直辖是重庆城市发展史上的三次大飞跃,南宋淳佑二年(1242年)四川制置司移驻重庆无疑是重庆城市大发展的开端,重庆从普通州府成为西南地区的政治、军事中心。老鼓楼衙署遗址正是这段历史的重要见证,高台建筑基址竖立起一座重庆城市发展史的里程碑。南宋以降,老鼓楼衙署遗址兴废频繁,但作为衙署一直沿用至清,文物遗存丰富,地层叠压关系清晰,为研究重庆城市沿革变迁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老鼓楼衙署遗址作为四川制置司衙署所在,也是南宋时期川渝地区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以钓鱼城、白帝城、成都云顶山城等共同组成的山城防御体系,成功粉碎了当时蒙军“顺江而下,直取临安”的战略意图,并导致了蒙哥汗败亡钓鱼城下,客观上对缓解欧亚战祸、阻止蒙古扩张浪潮发挥了重要作用,影响了世界文明发展进程。


    科学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是中国传统建筑选址理论的典型代表。遗址位于重庆市渝中半岛东南侧,其选址的基本格局为坐北朝南、背山面江,北侧以金碧山为靠山,南侧隔城墙眺望长江,具有“连江控城”的作用,在城市空间布局及管控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地处金碧山下缓坡之上,与地形结合紧密,具有鲜明的巴渝山城建筑的地域特色。遗址总体格局保存较为完整,地层叠压关系清晰,丰富了平原地区及都城以外的地方城市衙署资料,对于研究川渝地区衙署建筑的布局特点、发展变迁具有重要意义。

  
    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台建筑基址,是宋代砖砌高台重要的实物资料,与《营造法式》中的相关记载可互相印证;遗址中建筑、道路、水井及排水系统等,对研究宋代及其以后重庆城市规划与基础设施建设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


    艺术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规模宏大、布局清晰,作为遗址标志的高台建筑遗址的断壁残垣矗立于现代都市核心圈内,在巨大的反差下,营造出一种沧桑、悠远的艺术审美氛围。现存的大型砖砌墙体、巴县衙门衙神祠等建筑形制复杂、局部雕刻精美,具有鲜明的西南地区木构建筑特点,艺术价值较高。


    社会价值

  
    位于城市中心又保存完好的衙署遗址在全国范围内均较为少见,老鼓楼衙署遗址对保存城市记忆、延续城市文脉、打造城市名片、提升重庆文化品位,具有重要意义。该遗址不仅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也是重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支撑。

  
    老鼓楼衙署遗址作为南宋四川制置司治所,坚持抗蒙斗争近四十年之久,使重庆成为宋蒙(元)战争最后的基地。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度凝练了重庆先民忠勇尚武、坚韧豪毅的民族性格,是巴渝儿女前赴后继、不屈不饶斗争精神的典范和象征,重庆人文精神的珍贵载体。
 
   
    老鼓楼衙署遗址紧邻重庆都市核心——解放碑商业区,在空间区位上是纵向连接上下半城至滨江的最主要的通道之一,连通了解放碑--人民公园--长江--南山一棵树观景台的空间视廊,是重庆市重要城市阳台之一,对于重庆城市空间形象的塑造具有重要意义。


    四、各级领导重视   


    老鼓楼衙署遗址的文物保护工作得到了国家和重庆市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关心支持。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对遗址文物保护作出重要批示。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在重庆调研时,专门听取了老鼓楼衙署遗址及山城防御体系文物保护工作汇报,并作出了加强研究与保护工作的重要指示。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单霁翔,副局长童明康、顾玉才携文物保护与考古司等相关司处负责人先后多次考察遗址,充分肯定了遗址的文化遗产价值及考古发掘工作,并对遗址文物保护、展示利用提出具体要求。
  

    重庆市长黄奇帆等领导相继对遗址文物保护做出重要批示。原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何事忠、副市长谭栖伟专程调研遗址。在重庆市政府组织下,发改委、财政局、规划局、国土局、城乡建委、园林局及渝中区等相关部门领导给予了大力支持和配合,共同协调推进遗址文物保护工作。2011年两会期间,重庆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组织考察遗址。重庆市文广局、文物局领导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并多次莅临现场指导工作,保证了项目顺利实施。


    五、保护利用工作   


    为及时、有效地保护好老鼓楼衙署遗址这一珍贵遗产,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在发掘过程中,积极开展多学科合作,分步骤实施了结构稳定归安、防风化及生物侵蚀处理等文物本体保护工作。根据 “重点文物,重点保护”的原则,率先编制完成《重庆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台建筑基址文物保护方案》,对高台建筑基址保存环境及病害情况进行评估,有针对性地开展保护工作。  
 

    按照整体保护思路,结合周边古建筑、抗战遗址、近现代优秀建筑及顺城街城墙、城门等遗迹,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完成《重庆老鼓楼衙署遗址保护规划》。此外,委托专业单位以三维全息扫描数据为基础,编制了《重庆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台建筑基址数字展示方案》。

  
    老鼓楼衙署遗址的保护利用总体目标,是建设一个历史特色鲜明、文化气息浓厚的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为重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增添一处具有标志意义的文化景观。(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重庆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

发布时间: 2013-04-01

发掘单位: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    发掘领队:袁东山  

 
    老鼓楼衙署遗址是“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百大新发现”文物点,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指定申报的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4月以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配合城市建设工程,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及后续文物保护工作,取得了一系列的重要收获。
  

    老鼓楼衙署遗址位于重庆市渝中区解放东路望龙门街道巴县衙门片区,地处金碧山下、长江左岸的台地之上,背山面江、坐北朝南,符合中国传统衙署建筑规制的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巴渝地域特色。遗址兴建于宋蒙战争的历史背景之下,且为南宋川渝地区的军政中心——四川置制司及重庆府治所,著名的川渝山城防御体系即在此筹建经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世界文明的发展进程。考古清理结果显示,遗址规模宏大、纪年明确,文物遗存丰富,地层关系清晰,宋元、明代、清至民国三个时期的衙署建筑叠压分布。作为重庆市已发现的等级最高、价值极大的历史建筑遗存,老鼓楼衙署遗址见证了重庆定名以来近千年的沿革变迁,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大空白,对于丰富中国宋元时期都城以外的城市考古资料具有重要意义。


    遗址的文物保护工作,得到了国家和重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和业界同行的关心支持。目前,遗址正在筹备建设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成为重庆历史文化名城新的重要支撑。

 
    一、文物工作概况   


    2010年3月,重庆市渝中区文物管理所于“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在重庆主城区建设工程中调查发现遗址。4月,重庆市文物局组织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对遗址进行了正式的文物调查、试掘,确认其为一处重要的宋代建筑遗址。后经报国家文物局批准,分三阶段对遗址开展了抢救性发掘:

  
    第一阶段:2010年4月至7月,完成遗址东部Ⅰ区2300平方米的发掘;第二阶段:2010年10月至2011年1月,完成西部Ⅱ区2400平方米的发掘;第三阶段:2011年7月至2012年5月,完成Ⅰ、Ⅱ区7940平方米的发掘。遗址总体计划发掘面积14000平方米,目前,已发掘面积共12640平方米,余下1360平方米发掘任务拟在第四阶段工作中完成。
  

    遗址发掘工作严格遵循《田野考古操作规程》,注意采取浮选等手段对各类人工遗物及自然遗存进行全面采集取样。发掘方法以清理揭露为主,慎重采用解剖手段,尽量保持各时期重要遗迹及遗址整体布局的完整性。除常规记录手段外,还采用低空摄影、三维全息扫描等科技手段全面提取遗址信息,并利用相关成果开展了三维建模复原、数字展示方案和遗址数据库建设。

 

 

遗址发掘区全景


    二、考古发掘收获  

 
    老鼓楼衙署遗址北高南低,呈缓坡状分布,包括宋元、明代、清代、近现代四个时期文化堆积。已发现清理各类遗迹共计261个,出土了一批保存较好的陶瓷器、钱币、瓦当、礌石、坩埚及漆器等文物9000余件(套),标本数万件。

  
    宋元遗迹58个。其中,位于Ⅰ区南部的夯土包砖式高台建筑(F1)是本次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已揭露部分平面略呈方形,南北残长24.3米,东西宽24.7米,护坡墙及条石基础残高近10米。建筑内部以夹小型鹅卵石的黄灰沙土层层夯筑,夯土四周在条石基础之上以青砖一丁一顺或一丁两顺错缝砌筑护坡墙体,由下至上层层收分,坡度79°左右。筑墙砖上发现有“淳祐乙巳东窑城砖”、“淳祐乙巳西窑城砖”等阴、阳模印纪年铭文。F1东、北侧发现有规模较大、结构规整的石构排水设施。

 

 

宋代高台建筑基址(F1)及周边遗迹

  
    F1西部发现有同时期的两座大型凸字形建筑基址。其中F54保存较好,南门外残存三层石质台阶,存在二次修建迹象。Ⅱ区北部的重要发现为一处三合院式建筑基址F72,布局结构完整,且榫卯结构的木地栿保存较好。Ⅱ区西部的F82,规模较大,结构规整,以带榫卯结构凹槽的条石构筑墙基,门前发现有石板道路及台阶,通过共用的排水设施分析,其与F83为一组较大规模的建筑群。

    宋代遗迹中, Ⅱ区F83与Ⅰ区F14形制规整,结构相同,在遗址东、西部遥相呼应,与中部因地势北高南低、呈阶梯状分布的F82、F55、F36及南部的F54、F80 ,大体围合成了宋代衙署的院落式布局。高台建筑基址F1的性质功能可能为附属于当时衙署建筑的“谯楼”或“望楼”。另根据F72、F55、F82及F83与明代围墙Q5的关系可知,宋代衙署的范围已越过明代衙署西部围墙。
 
 
    明代遗迹100个。其中,Ⅱ区发现有较多房屋基址、水沟、道路等遗迹,相互之间联系紧密,组成一组规模较大的建筑群。该建筑群南北残长115.6米,东西宽54.1米,分布于68个探方,包含单体遗迹14座,面积6200余平方米。该建筑群被东西两道贯穿发掘区南北的大型石墙Q3、Q5围合成一个大型院落。院落背山面江、坐北朝南,分区明确、布局规整,存在明显南北中轴线。据布局结构及遗迹组合关系推断,该院落当为明代重庆衙署的核心组成部分。
  

    此外,Ⅰ区的Q12与Ⅱ区的Q3、Q5形制结构类似,方向相同,结合Ⅱ区东北部发现的紧邻上述建筑群的F25、F47等房屋基址分析,明代衙署应至少包括两组南北向、东西并列的多进院落。从已发掘区域分析,各组院落在布局结构上存在一定的主次或依附关系,应与衙署的功能分区有关。
  

    清代遗迹101个。除Ⅱ区的一组大型建筑群(F19-F21)外,与清代衙署建筑密切相关的发现为Ⅰ区北部的建筑基址F7,平面呈长方形,坐北朝南,面阔23、进深17.75 米。中部现存带铺首衔环的鼓形柱础9个,柱网排列整齐。排水设施设计较为精巧,四壁墙基内侧设有地下排水暗沟。室内中部设沉井,由暗沟连通室外。F7与现存地面建筑“巴县衙门旧址”为同一组建筑,根据《重庆府志全图》推测,可能为巴县衙门的衙神祠。


    三、重要遗产价值   


    遗址发掘期间,重庆市文物局及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组织召开多次专家论证会,邀请多名国内专家,对遗址进行了实地踏勘、论证。2011年10月13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邀请中、日、韩三国30余位专家学者,对遗址进行了考察研讨。2012年12月12日,又邀请徐光冀、李伯谦等20余位知名考古学家对遗址进行了考察研讨。
  

    专家们一致认为,老鼓楼衙署遗址保存完好、纪年明确。根据考古发现结合历史文献及遗址地望分析,南宋时期,遗址当为四川制置司及重庆府衙治所。明清时期,作为重庆府署及巴县署,遗址又经过多次修葺利用。

   
    专家们指出,老鼓楼衙署遗址的相关发现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要空白,是重庆城市发展史的实物见证、人文精神的珍贵载体、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支撑。同时,遗址作为南宋川渝山城防御体系的战略枢纽和指挥核心,也是一处影响世界文明进程的军事遗产。该遗址的发现,对于研究重庆城市沿革变迁、川渝地区古代建筑及宋蒙战争史有重要学术价值,对保存城市记忆、延续城市文脉、打造城市名片、彰显“英雄之城”形象以及提升重庆文化品位,具有突出的文化遗产价值和展示利用价值。


    历史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的发现填补了重庆城市考古的重要空白。南宋置司、抗战陪都、中央直辖是重庆城市发展史上的三次大飞跃,南宋淳佑二年(1242年)四川制置司移驻重庆无疑是重庆城市大发展的开端,重庆从普通州府成为西南地区的政治、军事中心。老鼓楼衙署遗址正是这段历史的重要见证,高台建筑基址竖立起一座重庆城市发展史的里程碑。南宋以降,老鼓楼衙署遗址兴废频繁,但作为衙署一直沿用至清,文物遗存丰富,地层叠压关系清晰,为研究重庆城市沿革变迁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老鼓楼衙署遗址作为四川制置司衙署所在,也是南宋时期川渝地区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以钓鱼城、白帝城、成都云顶山城等共同组成的山城防御体系,成功粉碎了当时蒙军“顺江而下,直取临安”的战略意图,并导致了蒙哥汗败亡钓鱼城下,客观上对缓解欧亚战祸、阻止蒙古扩张浪潮发挥了重要作用,影响了世界文明发展进程。


    科学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是中国传统建筑选址理论的典型代表。遗址位于重庆市渝中半岛东南侧,其选址的基本格局为坐北朝南、背山面江,北侧以金碧山为靠山,南侧隔城墙眺望长江,具有“连江控城”的作用,在城市空间布局及管控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地处金碧山下缓坡之上,与地形结合紧密,具有鲜明的巴渝山城建筑的地域特色。遗址总体格局保存较为完整,地层叠压关系清晰,丰富了平原地区及都城以外的地方城市衙署资料,对于研究川渝地区衙署建筑的布局特点、发展变迁具有重要意义。

  
    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台建筑基址,是宋代砖砌高台重要的实物资料,与《营造法式》中的相关记载可互相印证;遗址中建筑、道路、水井及排水系统等,对研究宋代及其以后重庆城市规划与基础设施建设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


    艺术价值

  
    老鼓楼衙署遗址规模宏大、布局清晰,作为遗址标志的高台建筑遗址的断壁残垣矗立于现代都市核心圈内,在巨大的反差下,营造出一种沧桑、悠远的艺术审美氛围。现存的大型砖砌墙体、巴县衙门衙神祠等建筑形制复杂、局部雕刻精美,具有鲜明的西南地区木构建筑特点,艺术价值较高。


    社会价值

  
    位于城市中心又保存完好的衙署遗址在全国范围内均较为少见,老鼓楼衙署遗址对保存城市记忆、延续城市文脉、打造城市名片、提升重庆文化品位,具有重要意义。该遗址不仅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也是重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支撑。

  
    老鼓楼衙署遗址作为南宋四川制置司治所,坚持抗蒙斗争近四十年之久,使重庆成为宋蒙(元)战争最后的基地。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度凝练了重庆先民忠勇尚武、坚韧豪毅的民族性格,是巴渝儿女前赴后继、不屈不饶斗争精神的典范和象征,重庆人文精神的珍贵载体。
 
   
    老鼓楼衙署遗址紧邻重庆都市核心——解放碑商业区,在空间区位上是纵向连接上下半城至滨江的最主要的通道之一,连通了解放碑--人民公园--长江--南山一棵树观景台的空间视廊,是重庆市重要城市阳台之一,对于重庆城市空间形象的塑造具有重要意义。


    四、各级领导重视   


    老鼓楼衙署遗址的文物保护工作得到了国家和重庆市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关心支持。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对遗址文物保护作出重要批示。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在重庆调研时,专门听取了老鼓楼衙署遗址及山城防御体系文物保护工作汇报,并作出了加强研究与保护工作的重要指示。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单霁翔,副局长童明康、顾玉才携文物保护与考古司等相关司处负责人先后多次考察遗址,充分肯定了遗址的文化遗产价值及考古发掘工作,并对遗址文物保护、展示利用提出具体要求。
  

    重庆市长黄奇帆等领导相继对遗址文物保护做出重要批示。原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何事忠、副市长谭栖伟专程调研遗址。在重庆市政府组织下,发改委、财政局、规划局、国土局、城乡建委、园林局及渝中区等相关部门领导给予了大力支持和配合,共同协调推进遗址文物保护工作。2011年两会期间,重庆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组织考察遗址。重庆市文广局、文物局领导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并多次莅临现场指导工作,保证了项目顺利实施。


    五、保护利用工作   


    为及时、有效地保护好老鼓楼衙署遗址这一珍贵遗产,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在发掘过程中,积极开展多学科合作,分步骤实施了结构稳定归安、防风化及生物侵蚀处理等文物本体保护工作。根据 “重点文物,重点保护”的原则,率先编制完成《重庆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台建筑基址文物保护方案》,对高台建筑基址保存环境及病害情况进行评估,有针对性地开展保护工作。  
 

    按照整体保护思路,结合周边古建筑、抗战遗址、近现代优秀建筑及顺城街城墙、城门等遗迹,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完成《重庆老鼓楼衙署遗址保护规划》。此外,委托专业单位以三维全息扫描数据为基础,编制了《重庆老鼓楼衙署遗址高台建筑基址数字展示方案》。

  
    老鼓楼衙署遗址的保护利用总体目标,是建设一个历史特色鲜明、文化气息浓厚的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为重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增添一处具有标志意义的文化景观。(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