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河北曲阳田庄大墓
发布时间:2013-03-29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曲阳县文物保管所发掘领队:张春长   


    田庄墓葬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南15公里、羊平镇田庄村东。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于2011年5月至2012年12月抢救发掘。墓葬形制极其罕见和独殊,在河北同期墓葬中规模最大、形制最为复杂。出土了一批精美的汉白玉雕刻、砖雕构件、鎏金饰品和定窑瓷器,并首次在河北地区发现具有唐代风格的大型仪卫壁画。
 
   
    该墓为带长斜坡墓道的大型砖室墓。开口距地表约2米,开口至底深约6米。墓葬坐北朝南,南北长达66米。封土呈圆形,由内、外两圈组成,外缘有一周柱洞。封土制作考究,形制独特,逐层夯筑而成,直径34米。墓葬仅地面以下开挖土圹面积达675平方米,地下结构由墓道、仪门、庭院、甬道、前室、后甬道、后室组成中轴,侧室及耳室分列东西,墓室总数达12个之多,全部用青砖砌筑而成,仪门、庭院和甬道两侧的大型壁龛,别具一格。封土覆盖甬道、前室及后室。

 

 

 

墓葬全景

  

    墓道位于南端,平面呈梯形,南窄北宽,底面呈斜坡状。南北水平长29、东西宽3.6—7米,底面呈斜坡状。在墓道东、西两壁北部发现大型仪卫壁画。其中东壁可辨6人,其中北端人物通体高达1.8米,头带黑色软脚幞头,白色抹额,深目高鼻、满脸短髭,右手执钺,上身服圆领长袍,腰间系带,前襟撩起在胯间打结,足服黑靴,胯右侧斜挎胡禄。人物形象高大魁梧,衣着飘逸,面容刻划细腻,笔法熟练、高超,具有很高的历史及艺术价值。


    墓道北端东西两侧相向伸出一段翼墙,墙体端面各竖立一砖柱,东西对称,上部髹黑漆,下部髹红漆,象征一道仪门,可能即为文献上所说的乌头门,为考古发掘中首次发现。

  
    墓道北接庭院,庭院平面呈东西向长方形,东西长8.6、南北宽3.6米,底面平整。庭院东、西两侧砖墙上有券门通往东、西两耳室。庭院北侧有砖砌慢道连接墓门,墓门高耸,宽阔,虽上部毁坏,高仍近6米,门洞宽达3.4米,其上原为各种仿木构砖雕,有筒瓦、板瓦、彩绘椽头、雕花勾头、花口板瓦等。耐人寻味的是墓门券洞上方的封门砖外侧发现有“大今皇统九年三月日重修保”字样的铭文砖,说明墓葬在金代有过一次修缮。
  

    墓门北接甬道,甬道为南北向长方形券洞式,分为南、北两部分。南部为二层券,北部为三层券,通长7.4、南部券洞高4.1、北部券洞高3.9米。南部东西两侧各有一大型壁龛,北部东西两侧各有一耳室。在南北两部分的北端各有一高大汉白玉石门框,门额上有门簪三枚,门额上方有拱形门楣。在甬道及南北两侧发现尺寸30—50厘米的石块共计百余立方,可能原为封门之用。
 
  
    甬道北端接前室。前室呈八边形,内切直径8米,左右两侧对称分布四个侧室的券洞。前室墓壁,为八根立柱分隔,墓底铺砌方砖,方砖非常规整,质密坚硬,表面磨光,边长37—38厘米。

 
    前室与后室之间有后甬道相连。甬道北端也有一大型汉白玉石门框,门额上有拱形门楣。 

 
    后室呈弧方近圆形,直径7.6米,四立柱分隔,柱头有铺作,为把头交项作,柱头铺作之间有补间铺作斗口跳,制作规整。墓壁东西两侧各有一券门,通往两个侧室。后室内堆砌大量的汉白玉残块,可拼合成石椁、石棺床等大型构件。石棺床为莲瓣须弥座式,平面作梯形,上、下枋顶面上各有一周汉白玉勾栏,栏板上雕刻花卉并着红绿彩。上、下枋之间的四角,各有一力士作托举状。棺床束腰部壸门内雕刻精美的人面,人面神态各异。棺床顶面内置木棺,棺外置石椁。石椁呈棺形,顶面弧曲,有贴金泡钉,前、后两侧有拱形堵头,椁盖前堵头浮雕朱雀,后堵头浮雕玄武。椁门位于椁室南壁,上有贴金门钉和铺首衔环。棺床前面有弧形踏道,即为“圜桥子”,踏道两侧有弧形栏板,踏道中间浮雕两人,居上者仰面屈肢,居下者作匍匐爬行状,左臂抚地,右臂前伸勾拽居上者之左脚,形像生动、逼真,寓意深刻。棺床南北长4.03、北端宽1.95、南端宽2.42、高1.1米,上置一椁一棺,说明后室仅为墓主一人,其它合葬者可能置于侧室,突出此墓以墓主一人为主,这不同于一般的夫妻合葬墓,而是强调个人为中心,说明身份非同一般。整个棺椁结构复杂、精美,体现出了墓主显赫的等级。

 

 

汉白玉力士
 


    另外后室还发现汉白玉莲花方座柱础一件、汉白玉八棱柱一件以及汉白玉石盆一件,这三件器物原为一件石灯的组成部分,其中尤以莲花方座雕刻最为精美。 

 
    10个侧室(耳室)分列庭院、甬道、前室、后室的东、西两侧,结构相近、大小不同、高低错落,最小耳室的直径也接近3米。墓室平面为近圆形,穹隆形顶,墓壁多有仿木结构的砖雕,柱枋间有艳丽的彩绘。彩绘多为牡丹花卉,施绿、红、黑等多种颜色,墓室顶部绘有星宿图。前室的东南、西南侧室和后室的东、西侧室规模相当、尺寸最高最大,高约4.5、直径约3.5米,前庭东、西侧室和前室的东北、西北侧室规模相当、尺寸次之,高约4、直径约3米。甬道东、西侧室再次之,高约3.3、直径约2.8米。

  
    墓葬虽然经过历代多次盗扰,但仍出土了一批重要文物,以汉白玉造像和陶瓷制品尤为突出。汉白玉造像有力士像和武官俑两种,身体姿态和面部表情生动传神、衣纹刻画简约洗练,局部可见衣纹边缘彩绘贴金,雕塑技艺炉火纯青,人物造型粗犷彪悍。大量的瓷器残件,以白瓷为主,部分为细白瓷,其中可复原器物30余件,器型有碗、盘、钵和执壶,仿金银器的花口器数量较多。还有部分酱釉瓷器,可辨器型有执壶、双系罐等,另外出土一件具有紫定风格的瓷器,非常难得。曲阳是久负盛名的雕刻之乡,又是定窑瓷器的原产地,墓地所处羊平更是曲阳雕刻的策源地,墓葬所出遗物皆能体现当地最高的工艺水准。陶器主要有泥质灰陶和泥质红陶两种,主要有罐、盆、釜等,以大型器皿为主,其中红陶罐和盆上有墨线勾绘花卉图案。另外墓葬中还出土有各种金、铜、铁、玉石等制品,其种鎏金铜门钉、鎏金铜锁、鎏金蝴蝶合页、鎏金开元通宝以及滑石浮雕带饰等皆为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
  

    墓葬规制大大超越一般勋臣贵戚,具有明显的僭越现象,仿木结构墓室近圆形,侧室(耳室)结构发达,瓷器流行执壶和花口器,这些特征皆体现出唐后期墓葬的时代特征。另外从墓道人物壁画风格来看又表现出一定的盛唐遗风。推测该墓时代约在唐后期,下限抑或进入五代。唐后期至五代曲阳为藩镇势力所据,先后隶属于成德军和义武军,依据墓葬的形制、规模来分析,墓主至少应当为一位势力显赫的藩镇节度使。

  
    田庄墓葬宏大壮观,内涵丰富,建成不久,即被大规模毁坏,甚至部分砖雕结构被砸毁,应当与一次政治事件有关,另外墓葬在金皇统年间被重修,其中的原因发人深思,这些都令墓主身份显得神秘和非凡。

  
    墓葬北依太行余脉,黄山、铁山与牧山环抱于后,南有见龙山遥相呼应,山南大沙河呈西北——东南方向蜿蜒流过。墓葬背山临水,地势舒展开阔,体现了墓葬设计的环境理念。
 
 
    田庄墓葬其重要性和独特性都非同一般,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汉白玉雕刻表现出的高超技艺,体现了曲阳作为雕刻之乡的历史渊源和深厚底蕴,其在唐代达到登峰造极的艺术水准,对研究当时铠甲、服饰、风尚有重要价值,对当代雕刻技术有良好的借鉴作用。田庄墓葬规模之大,令观者无不惊叹,不仅砖构墓室整体体量大,甚或超出实际宅院,而且单体建筑的跨度也相当惊人,同时斗栱用材大、雕作精工,都体现了极高的建筑技术水平,说明唐代在砖构领域的不菲成就。唐后期藩镇势力雄据河北,成为与中央政府相抗衡的政治势力,河北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中心。“河朔故事”成为其它藩镇艳羡和效仿的模式,虽父子、将帅逐戳时有发生,但社会发展并未象一般认为的那样完全停滞和混乱,留下很多值得深究的历史课题。田庄所处之地是义武军辖域,地理形势尤其特殊,义武军忠于唐廷,是唐廷控制河北三镇的桥头堡。墓葬的发掘为我们揭示藩镇势力统治下,社会物质文化、思想形态、艺术工艺、丧葬制度等发展演进和成就特点,提供了重要资料。墓葬在墓葬形制、棺椁结构等方面表现出对辽文化的重大影响力,对于研究辽墓制度的形成具有重要的意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河北曲阳田庄大墓

发布时间: 2013-03-29

 
发掘单位: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曲阳县文物保管所发掘领队:张春长   


    田庄墓葬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南15公里、羊平镇田庄村东。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于2011年5月至2012年12月抢救发掘。墓葬形制极其罕见和独殊,在河北同期墓葬中规模最大、形制最为复杂。出土了一批精美的汉白玉雕刻、砖雕构件、鎏金饰品和定窑瓷器,并首次在河北地区发现具有唐代风格的大型仪卫壁画。
 
   
    该墓为带长斜坡墓道的大型砖室墓。开口距地表约2米,开口至底深约6米。墓葬坐北朝南,南北长达66米。封土呈圆形,由内、外两圈组成,外缘有一周柱洞。封土制作考究,形制独特,逐层夯筑而成,直径34米。墓葬仅地面以下开挖土圹面积达675平方米,地下结构由墓道、仪门、庭院、甬道、前室、后甬道、后室组成中轴,侧室及耳室分列东西,墓室总数达12个之多,全部用青砖砌筑而成,仪门、庭院和甬道两侧的大型壁龛,别具一格。封土覆盖甬道、前室及后室。

 

 

 

墓葬全景

  

    墓道位于南端,平面呈梯形,南窄北宽,底面呈斜坡状。南北水平长29、东西宽3.6—7米,底面呈斜坡状。在墓道东、西两壁北部发现大型仪卫壁画。其中东壁可辨6人,其中北端人物通体高达1.8米,头带黑色软脚幞头,白色抹额,深目高鼻、满脸短髭,右手执钺,上身服圆领长袍,腰间系带,前襟撩起在胯间打结,足服黑靴,胯右侧斜挎胡禄。人物形象高大魁梧,衣着飘逸,面容刻划细腻,笔法熟练、高超,具有很高的历史及艺术价值。


    墓道北端东西两侧相向伸出一段翼墙,墙体端面各竖立一砖柱,东西对称,上部髹黑漆,下部髹红漆,象征一道仪门,可能即为文献上所说的乌头门,为考古发掘中首次发现。

  
    墓道北接庭院,庭院平面呈东西向长方形,东西长8.6、南北宽3.6米,底面平整。庭院东、西两侧砖墙上有券门通往东、西两耳室。庭院北侧有砖砌慢道连接墓门,墓门高耸,宽阔,虽上部毁坏,高仍近6米,门洞宽达3.4米,其上原为各种仿木构砖雕,有筒瓦、板瓦、彩绘椽头、雕花勾头、花口板瓦等。耐人寻味的是墓门券洞上方的封门砖外侧发现有“大今皇统九年三月日重修保”字样的铭文砖,说明墓葬在金代有过一次修缮。
  

    墓门北接甬道,甬道为南北向长方形券洞式,分为南、北两部分。南部为二层券,北部为三层券,通长7.4、南部券洞高4.1、北部券洞高3.9米。南部东西两侧各有一大型壁龛,北部东西两侧各有一耳室。在南北两部分的北端各有一高大汉白玉石门框,门额上有门簪三枚,门额上方有拱形门楣。在甬道及南北两侧发现尺寸30—50厘米的石块共计百余立方,可能原为封门之用。
 
  
    甬道北端接前室。前室呈八边形,内切直径8米,左右两侧对称分布四个侧室的券洞。前室墓壁,为八根立柱分隔,墓底铺砌方砖,方砖非常规整,质密坚硬,表面磨光,边长37—38厘米。

 
    前室与后室之间有后甬道相连。甬道北端也有一大型汉白玉石门框,门额上有拱形门楣。 

 
    后室呈弧方近圆形,直径7.6米,四立柱分隔,柱头有铺作,为把头交项作,柱头铺作之间有补间铺作斗口跳,制作规整。墓壁东西两侧各有一券门,通往两个侧室。后室内堆砌大量的汉白玉残块,可拼合成石椁、石棺床等大型构件。石棺床为莲瓣须弥座式,平面作梯形,上、下枋顶面上各有一周汉白玉勾栏,栏板上雕刻花卉并着红绿彩。上、下枋之间的四角,各有一力士作托举状。棺床束腰部壸门内雕刻精美的人面,人面神态各异。棺床顶面内置木棺,棺外置石椁。石椁呈棺形,顶面弧曲,有贴金泡钉,前、后两侧有拱形堵头,椁盖前堵头浮雕朱雀,后堵头浮雕玄武。椁门位于椁室南壁,上有贴金门钉和铺首衔环。棺床前面有弧形踏道,即为“圜桥子”,踏道两侧有弧形栏板,踏道中间浮雕两人,居上者仰面屈肢,居下者作匍匐爬行状,左臂抚地,右臂前伸勾拽居上者之左脚,形像生动、逼真,寓意深刻。棺床南北长4.03、北端宽1.95、南端宽2.42、高1.1米,上置一椁一棺,说明后室仅为墓主一人,其它合葬者可能置于侧室,突出此墓以墓主一人为主,这不同于一般的夫妻合葬墓,而是强调个人为中心,说明身份非同一般。整个棺椁结构复杂、精美,体现出了墓主显赫的等级。

 

 

汉白玉力士
 


    另外后室还发现汉白玉莲花方座柱础一件、汉白玉八棱柱一件以及汉白玉石盆一件,这三件器物原为一件石灯的组成部分,其中尤以莲花方座雕刻最为精美。 

 
    10个侧室(耳室)分列庭院、甬道、前室、后室的东、西两侧,结构相近、大小不同、高低错落,最小耳室的直径也接近3米。墓室平面为近圆形,穹隆形顶,墓壁多有仿木结构的砖雕,柱枋间有艳丽的彩绘。彩绘多为牡丹花卉,施绿、红、黑等多种颜色,墓室顶部绘有星宿图。前室的东南、西南侧室和后室的东、西侧室规模相当、尺寸最高最大,高约4.5、直径约3.5米,前庭东、西侧室和前室的东北、西北侧室规模相当、尺寸次之,高约4、直径约3米。甬道东、西侧室再次之,高约3.3、直径约2.8米。

  
    墓葬虽然经过历代多次盗扰,但仍出土了一批重要文物,以汉白玉造像和陶瓷制品尤为突出。汉白玉造像有力士像和武官俑两种,身体姿态和面部表情生动传神、衣纹刻画简约洗练,局部可见衣纹边缘彩绘贴金,雕塑技艺炉火纯青,人物造型粗犷彪悍。大量的瓷器残件,以白瓷为主,部分为细白瓷,其中可复原器物30余件,器型有碗、盘、钵和执壶,仿金银器的花口器数量较多。还有部分酱釉瓷器,可辨器型有执壶、双系罐等,另外出土一件具有紫定风格的瓷器,非常难得。曲阳是久负盛名的雕刻之乡,又是定窑瓷器的原产地,墓地所处羊平更是曲阳雕刻的策源地,墓葬所出遗物皆能体现当地最高的工艺水准。陶器主要有泥质灰陶和泥质红陶两种,主要有罐、盆、釜等,以大型器皿为主,其中红陶罐和盆上有墨线勾绘花卉图案。另外墓葬中还出土有各种金、铜、铁、玉石等制品,其种鎏金铜门钉、鎏金铜锁、鎏金蝴蝶合页、鎏金开元通宝以及滑石浮雕带饰等皆为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
  

    墓葬规制大大超越一般勋臣贵戚,具有明显的僭越现象,仿木结构墓室近圆形,侧室(耳室)结构发达,瓷器流行执壶和花口器,这些特征皆体现出唐后期墓葬的时代特征。另外从墓道人物壁画风格来看又表现出一定的盛唐遗风。推测该墓时代约在唐后期,下限抑或进入五代。唐后期至五代曲阳为藩镇势力所据,先后隶属于成德军和义武军,依据墓葬的形制、规模来分析,墓主至少应当为一位势力显赫的藩镇节度使。

  
    田庄墓葬宏大壮观,内涵丰富,建成不久,即被大规模毁坏,甚至部分砖雕结构被砸毁,应当与一次政治事件有关,另外墓葬在金皇统年间被重修,其中的原因发人深思,这些都令墓主身份显得神秘和非凡。

  
    墓葬北依太行余脉,黄山、铁山与牧山环抱于后,南有见龙山遥相呼应,山南大沙河呈西北——东南方向蜿蜒流过。墓葬背山临水,地势舒展开阔,体现了墓葬设计的环境理念。
 
 
    田庄墓葬其重要性和独特性都非同一般,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汉白玉雕刻表现出的高超技艺,体现了曲阳作为雕刻之乡的历史渊源和深厚底蕴,其在唐代达到登峰造极的艺术水准,对研究当时铠甲、服饰、风尚有重要价值,对当代雕刻技术有良好的借鉴作用。田庄墓葬规模之大,令观者无不惊叹,不仅砖构墓室整体体量大,甚或超出实际宅院,而且单体建筑的跨度也相当惊人,同时斗栱用材大、雕作精工,都体现了极高的建筑技术水平,说明唐代在砖构领域的不菲成就。唐后期藩镇势力雄据河北,成为与中央政府相抗衡的政治势力,河北成为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中心。“河朔故事”成为其它藩镇艳羡和效仿的模式,虽父子、将帅逐戳时有发生,但社会发展并未象一般认为的那样完全停滞和混乱,留下很多值得深究的历史课题。田庄所处之地是义武军辖域,地理形势尤其特殊,义武军忠于唐廷,是唐廷控制河北三镇的桥头堡。墓葬的发掘为我们揭示藩镇势力统治下,社会物质文化、思想形态、艺术工艺、丧葬制度等发展演进和成就特点,提供了重要资料。墓葬在墓葬形制、棺椁结构等方面表现出对辽文化的重大影响力,对于研究辽墓制度的形成具有重要的意义。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