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北京房山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
发布时间:2013-03-29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    点击率:

 
 
发掘单位: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房山区文化委员会    发掘领队:刘乃涛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坟庄村西北1.2公里处,距北京市区约56公里。为配合北京文化硅谷建设,2012年8月至12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工作。本次发掘得到房山区文化委员会及长沟镇政府的大力支持。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背山面水,背靠上方山,濒临拒马河,凿山为穴。墓葬规模较大、形制特殊,在北京地区如此大规模的唐代墓葬发现极少,特别是墓葬中出土的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异常珍贵,在目前发现的唐代墓志中,全国无有与之匹敌者,实属罕见。墓葬中出土的彩绘须弥座石质棺床、彩绘石俑,亦十分珍贵。

 

 

发掘现场全景
 

  
    墓葬建造规模较大,其中侧室、耳室及壁龛的数量多达6个。在墓道、甬道、墓室四壁绘有壁画,为红、黑、黄、绿等多种颜色绘制的人物及花鸟图案。目前出土的器物主要有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须弥座彩绘石质棺床、彩绘石质文官俑及武官俑,石质构件、金属饰件、瓷器残片、陶器残片等。


    墓葬坐北朝南,全长34米,开口见于地表之0.5米扰土层下,由墓道、封门、前甬道、耳室、壁龛、墓门、主室、侧室、后甬道、后室等组成。

  
    墓道位于整座墓葬最南端,开口呈长方形,长11.5米,宽4.4—5.5米。东、西壁面涂抹白灰,并于白灰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因墓道遭受破坏,壁画损毁严重。

  
    封门位于墓道北侧,设有两道,分别位于前甬道入口处及中部,前封门大部分已被拆毁,宽2.5米,封门砖残存三层,高1.1米。前封门南侧设置有木质封门,现己朽坏,仅残留少许板灰痕迹。后封门位于耳室及壁龛之间,封门大部分已被拆毁,封门砖残存四层。

  
    前甬道起自墓道北侧,向北至主室南壁,是连接墓道与前室之通道,也是墓葬中心建筑的起始。进深7米,宽2.4-2.5米。自东西两壁向上原有砖砌券顶,现已损毁。前甬道东西两壁壁面皆涂抹灰泥,上施白灰,落墨施彩,绘制壁画,由于遭受破坏,漫漶不清。甬道两侧分布有耳室及壁龛。前甬道内出土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一合及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一合。

  
    耳室位于前甬道东、西壁南侧,共有2个,壁面皆涂抹白灰,并于白灰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因遭受破坏,壁画损毁严重。东耳室平面近弧方形,砖室结构。门宽1.1米,进深1.6米,耳室东西2.1米,南北2.3米。西耳室与东耳室形制类似,门宽1.2米,进深1.2米,耳室东西2米,南北2.3米,墙体厚0.3米。耳室被盗掘,室内原有木箱,食盒等随葬品,仅残存铜饰件、动物骨骼、木板灰等遗物。

  
    壁龛位于前甬道东、西壁北侧,共有2个。东壁龛宽1.2米,进深1.2米。西壁龛遭破坏,进深1.3米。东西壁龛清理前被盗掘,其内充满扰土,原龛中存放的文物类型、质地、布局、组合无法得知。


    墓门位于前甬道北侧,主室南侧,安装有石门柱,刻有缠枝牡丹纹图案。墓门东西宽2.5米。

  
    主室位于前甬道北侧,长方青砖筑成,四壁向上砌成穹窿顶。平面近弧方形,东西7.6米,南北8米,墙体厚0.6米,在主室中部设有一须弥座彩绘石质棺床。南宽北窄,南北长3.7米。东西宽1.9米—2.5米。石条规格长0.8米—2米,宽0.6米—0.8米。主室四壁砖墙表面均有一定厚度的白灰,绘有壁画,为红、黑、黄、绿等多种颜色绘制的人物及花卉图案。

  
    侧室位于主室东西两侧。东侧室平面近弧方形,砖室结构。门宽1.4米,进深1.1米。室东西2.9米,南北2.7米,墙体厚0.6米。西侧室形制与东侧室相同,门宽1.4米,进深1.1米,室南部遭破坏,东西2.6米,南北3.1米,墙体厚0.4米。侧室壁面皆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壁画损毁严重。

  
    后甬道位于主室北侧,与后室相连。南端位于主室北壁下方正中略偏东处,北端位于后室南壁东侧下方,为后室入口。后甬道平面呈长方形,长2.9米,宽1.5米。自东西两壁向上原有砖砌券顶,现已损毁。后甬道南端口东西两侧现遗存有汉白玉石质门柱墩两个,其上有圆形凹槽,槽内残留灰泥少许,该处应为安装门扇所在位置。柱墩上设有汉白玉石门柱,刻有缠枝牡丹纹图案,石门柱顶部有一圆形石卯。

 

 

后室汉白玉石门柱

  
    后室位于整座墓葬最北端,长方青砖筑成,四壁向上砌成穹窿顶。平面近弧方形,东西3.7米,南北3.6米,墙体厚0.4米。后室四壁壁面皆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因遭受破坏,壁画损毁严重。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甬道、耳室、侧室、前室及后室内存放的不同质地、不同种类的随葬品主要分为石、陶、瓷、铜、铁、彩绘、壁画等几类。石质文物包括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彩绘浮雕十二生肖墓志、须弥座彩绘石质棺床、彩绘石质文官俑及武官俑,石构件等。墓前石刻主要有石虎等。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为正方形,石质,有盖,志上下叠合面南平放于墓葬前甬道北侧。志盖呈盝顶式,阴刻篆书书6行24字:“唐故幽州卢龙节度观察御使中书令赠太师刘公墓志之铭”。四斜刹线刻十二生肖图案,间以线刻牡丹花图案。志石四边立面阴线刻画卷叶牡丹纹样。

  
    彩绘浮雕十二生肖墓志为正方形,石质,有盖,志上下叠合面南平放于墓葬前甬道南侧。边长163厘米,边厚8.5厘米,顶厚约15厘米。志盖呈盝顶式,阴刻描金篆书书5行21字:“唐故蓟国太夫人赠燕国太夫人清河御夫人祔志铭”。四斜刹浮雕彩绘十二生肖图案,间以浮雕彩绘牡丹花图案。墓志浮雕在形体处理上,先仔细雕刻出物象,然后根据结构赋彩。人物色泽饱和,浓淡得体。志石为正方形,边长162厘米,厚22.5厘米。志石四边立面阴线刻画卷叶牡丹纹样。

 
    对墓室壁画、彩绘、石质文物、金属器物等已经做了取样和提取工作,即将开展进一步深入的检测和研究工作。 

 
    刘济(757—810),幽州(今北京)人,唐德宗、顺宗、宪宗时,任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在墓葬形制上,承袭中原地区唐墓特征,经过严密规划,按唐陵依山为陵的制度,将墓地选在三面环山的风水宝地,墓室用青砖砌筑。唐代的墓葬形制应该有严格的定制,但由于唐代社会动荡及经济原因,该墓葬形制出现了很多僭越的情况。

  
    墓地的发掘清理工作,发现了一批极具研究价值的实物资料,为研究北京地区的隋唐文化,提供了珍贵的科学标本,为北京地区唐代墓葬与唐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对于研究北京地区隋唐时期的文化交流和传播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基于以上的发掘成果,根据北京地区和房山区的文化发展状况,实有必要对本墓葬加大保护力度。(程利、刘乃涛、陈亚洲、董育纲、杨菊、魏然)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北京房山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

发布时间: 2013-03-29

 
 
发掘单位: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房山区文化委员会    发掘领队:刘乃涛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位于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坟庄村西北1.2公里处,距北京市区约56公里。为配合北京文化硅谷建设,2012年8月至12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工作。本次发掘得到房山区文化委员会及长沟镇政府的大力支持。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背山面水,背靠上方山,濒临拒马河,凿山为穴。墓葬规模较大、形制特殊,在北京地区如此大规模的唐代墓葬发现极少,特别是墓葬中出土的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异常珍贵,在目前发现的唐代墓志中,全国无有与之匹敌者,实属罕见。墓葬中出土的彩绘须弥座石质棺床、彩绘石俑,亦十分珍贵。

 

 

发掘现场全景
 

  
    墓葬建造规模较大,其中侧室、耳室及壁龛的数量多达6个。在墓道、甬道、墓室四壁绘有壁画,为红、黑、黄、绿等多种颜色绘制的人物及花鸟图案。目前出土的器物主要有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须弥座彩绘石质棺床、彩绘石质文官俑及武官俑,石质构件、金属饰件、瓷器残片、陶器残片等。


    墓葬坐北朝南,全长34米,开口见于地表之0.5米扰土层下,由墓道、封门、前甬道、耳室、壁龛、墓门、主室、侧室、后甬道、后室等组成。

  
    墓道位于整座墓葬最南端,开口呈长方形,长11.5米,宽4.4—5.5米。东、西壁面涂抹白灰,并于白灰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因墓道遭受破坏,壁画损毁严重。

  
    封门位于墓道北侧,设有两道,分别位于前甬道入口处及中部,前封门大部分已被拆毁,宽2.5米,封门砖残存三层,高1.1米。前封门南侧设置有木质封门,现己朽坏,仅残留少许板灰痕迹。后封门位于耳室及壁龛之间,封门大部分已被拆毁,封门砖残存四层。

  
    前甬道起自墓道北侧,向北至主室南壁,是连接墓道与前室之通道,也是墓葬中心建筑的起始。进深7米,宽2.4-2.5米。自东西两壁向上原有砖砌券顶,现已损毁。前甬道东西两壁壁面皆涂抹灰泥,上施白灰,落墨施彩,绘制壁画,由于遭受破坏,漫漶不清。甬道两侧分布有耳室及壁龛。前甬道内出土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一合及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一合。

  
    耳室位于前甬道东、西壁南侧,共有2个,壁面皆涂抹白灰,并于白灰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因遭受破坏,壁画损毁严重。东耳室平面近弧方形,砖室结构。门宽1.1米,进深1.6米,耳室东西2.1米,南北2.3米。西耳室与东耳室形制类似,门宽1.2米,进深1.2米,耳室东西2米,南北2.3米,墙体厚0.3米。耳室被盗掘,室内原有木箱,食盒等随葬品,仅残存铜饰件、动物骨骼、木板灰等遗物。

  
    壁龛位于前甬道东、西壁北侧,共有2个。东壁龛宽1.2米,进深1.2米。西壁龛遭破坏,进深1.3米。东西壁龛清理前被盗掘,其内充满扰土,原龛中存放的文物类型、质地、布局、组合无法得知。


    墓门位于前甬道北侧,主室南侧,安装有石门柱,刻有缠枝牡丹纹图案。墓门东西宽2.5米。

  
    主室位于前甬道北侧,长方青砖筑成,四壁向上砌成穹窿顶。平面近弧方形,东西7.6米,南北8米,墙体厚0.6米,在主室中部设有一须弥座彩绘石质棺床。南宽北窄,南北长3.7米。东西宽1.9米—2.5米。石条规格长0.8米—2米,宽0.6米—0.8米。主室四壁砖墙表面均有一定厚度的白灰,绘有壁画,为红、黑、黄、绿等多种颜色绘制的人物及花卉图案。

  
    侧室位于主室东西两侧。东侧室平面近弧方形,砖室结构。门宽1.4米,进深1.1米。室东西2.9米,南北2.7米,墙体厚0.6米。西侧室形制与东侧室相同,门宽1.4米,进深1.1米,室南部遭破坏,东西2.6米,南北3.1米,墙体厚0.4米。侧室壁面皆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壁画损毁严重。

  
    后甬道位于主室北侧,与后室相连。南端位于主室北壁下方正中略偏东处,北端位于后室南壁东侧下方,为后室入口。后甬道平面呈长方形,长2.9米,宽1.5米。自东西两壁向上原有砖砌券顶,现已损毁。后甬道南端口东西两侧现遗存有汉白玉石质门柱墩两个,其上有圆形凹槽,槽内残留灰泥少许,该处应为安装门扇所在位置。柱墩上设有汉白玉石门柱,刻有缠枝牡丹纹图案,石门柱顶部有一圆形石卯。

 

 

后室汉白玉石门柱

  
    后室位于整座墓葬最北端,长方青砖筑成,四壁向上砌成穹窿顶。平面近弧方形,东西3.7米,南北3.6米,墙体厚0.4米。后室四壁壁面皆涂抹白灰墙面,并于墙面上绘制精美壁画,因遭受破坏,壁画损毁严重。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甬道、耳室、侧室、前室及后室内存放的不同质地、不同种类的随葬品主要分为石、陶、瓷、铜、铁、彩绘、壁画等几类。石质文物包括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彩绘浮雕十二生肖墓志、须弥座彩绘石质棺床、彩绘石质文官俑及武官俑,石构件等。墓前石刻主要有石虎等。

  
    唐幽州节度使刘济墓志为正方形,石质,有盖,志上下叠合面南平放于墓葬前甬道北侧。志盖呈盝顶式,阴刻篆书书6行24字:“唐故幽州卢龙节度观察御使中书令赠太师刘公墓志之铭”。四斜刹线刻十二生肖图案,间以线刻牡丹花图案。志石四边立面阴线刻画卷叶牡丹纹样。

  
    彩绘浮雕十二生肖墓志为正方形,石质,有盖,志上下叠合面南平放于墓葬前甬道南侧。边长163厘米,边厚8.5厘米,顶厚约15厘米。志盖呈盝顶式,阴刻描金篆书书5行21字:“唐故蓟国太夫人赠燕国太夫人清河御夫人祔志铭”。四斜刹浮雕彩绘十二生肖图案,间以浮雕彩绘牡丹花图案。墓志浮雕在形体处理上,先仔细雕刻出物象,然后根据结构赋彩。人物色泽饱和,浓淡得体。志石为正方形,边长162厘米,厚22.5厘米。志石四边立面阴线刻画卷叶牡丹纹样。

 
    对墓室壁画、彩绘、石质文物、金属器物等已经做了取样和提取工作,即将开展进一步深入的检测和研究工作。 

 
    刘济(757—810),幽州(今北京)人,唐德宗、顺宗、宪宗时,任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墓在墓葬形制上,承袭中原地区唐墓特征,经过严密规划,按唐陵依山为陵的制度,将墓地选在三面环山的风水宝地,墓室用青砖砌筑。唐代的墓葬形制应该有严格的定制,但由于唐代社会动荡及经济原因,该墓葬形制出现了很多僭越的情况。

  
    墓地的发掘清理工作,发现了一批极具研究价值的实物资料,为研究北京地区的隋唐文化,提供了珍贵的科学标本,为北京地区唐代墓葬与唐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对于研究北京地区隋唐时期的文化交流和传播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基于以上的发掘成果,根据北京地区和房山区的文化发展状况,实有必要对本墓葬加大保护力度。(程利、刘乃涛、陈亚洲、董育纲、杨菊、魏然)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