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通告栏
通告栏
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海”公众讲座即将在上海博物馆开讲!
发布时间:2017-11-30    文章出处:“上海博物馆”微信公众号    作者:上海博物馆    点击率:
  考古学发展到今天,早已不再是考古学家的独角戏。考古学正走出“象牙塔”,主动走近公众,以适应时代需求。
 
  考古学吸引人们探究过去,也鼓励人们观照当下。公众参与有助于将考古从对过去的关注转变为一股积极的社会力量,使得人类思想和文化更有连续性和创造性。
 
  2017年12月8日-11日,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海”将在上海大学举办。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150名考古学家将就“水与古代文明”的论坛主题进行跨文化与比较研究,并探讨水资源、水管理与古代文明发展之间纵横交错的关系。论坛期间,上海博物馆将举办一系列的公众讲座,提供与世界顶级考古学家面对面的机会。我们希望,考古学能与公众产生美妙的化学反应,发挥跨学术、跨文化、跨社会的影响力,使考古学这一学科真正走向成熟。公众讲座这一平台,担当着考古学家与公众之间的桥梁角色。未来,公众考古将展现出更大的社会影响力。
 
  公众讲座为免费项目,每场限额300人。参加活动需提前报名。
 
  第一场 气候变化与吴哥文明的兴衰
 
  时间:2017.12.7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铁器时代晚期,季风雨季强度的降低给东南亚陆地带来了相对干燥的气候。与此相应的,有更多证据表明,农业革命正在这些地区兴起,包括水库修建、灌溉、特定区域水稻的耕种和培育。这种生存环境的快速变化所带来的社会改变见证了精英阶层的崛起,以及不断增加的竞争与冲突。真腊时代,小国兴起。存留下来的文献表明这些变化被记录下来,并且被夸大了。7世纪柬埔寨的伊赏那补罗国中心地区尤其如此。8世纪,随着吴哥王国的建立,水资源的管理和灌溉系统变得十分重要,并成为了政权存亡的关键因素。被神化的统治者始终与水库的建设、河流的改道和稻田水利网络的建设紧密相连。不断复杂的水利管理系统成为了当时国家福祉的关键。然而,15世纪的又一次气候变化带来了难以预测的气候波动,持续的干旱和急剧的降水导致了地面的沉降和水利设施的损毁。作为政权中心的吴哥不久就消亡了。
 

 
  主讲人:新西兰奥塔哥大学人类学与考古学系教授  查尔斯·海厄姆(Charles Franklin Higham)
 
  查尔斯·海厄姆,奥塔哥大学教授,剑桥圣凯瑟琳学院荣誉院士。自1969年起主要致力于东南亚田野考古工作,其一系列的发掘项目涉及了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早期耕种者、青铜时代的起源和促使早期国家起源的铁器时代社会变迁等内容。其著作得到了不列颠学院、新西兰皇家学会、伦敦古物研究者学会等团体的认可。不列颠学院因其出色的田野考古工作授予格雷厄姆·克拉克奖章,新西兰皇家学会授予梅森奈尔奖章。
 
  第二场 水、无处不在的水资源——以佩特拉古城为例
 
  时间:2017.12.8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讲座将探索关于佩特拉——一座位于约旦南部,曾在公元之交作为纳巴泰王国首都的古城——的一些认知和以往存在的对这座伟大城市的误读。尽管处于半干旱气候区,但佩特拉在很长时间内一直是该地区长距离贸易链中的核心城市,并且大量的墓葬、神庙和宫殿都修筑于此。在此后的罗马和拜占庭时代,佩特拉也保持着繁荣。
 
  布朗大学佩特拉考古研究项目在佩特拉古城中心以北的区域开展了调查,希望能够追溯这一内陆城市的历史变化。尤为重要的是,我们关注了当地水资源的获取和利用设施,以及这些设施兼具象征性和实用性目的,特别强调运用新的考古学方法来研究这些古代水资源相关的现象。而这些方法在研究现代社会由海啸带来的水资源短缺方面也存在一定的相关性。
 

 
  主讲人: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  苏珊·阿尔科克(Susan E. Alcock)
 
  苏珊·阿尔科克于1989年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密歇根大学外延与发展研究所特别顾问、古典考古与古典学亚瑟·F·图尔瑙讲席教授。在此之前,她曾担任美国布朗大学儒科夫斯基考古与古代社会研究所主任。作为一个古典考古学家,阿尔科克教授的研究主要关注地中海东岸的物质文化,特别是古希腊和罗马时代。她最近的研究兴趣也包括景观考古、古代帝国、神圣空间和人群记忆等等。其最新近的田野工作是布朗大学佩特拉考古研究项目在佩特拉古城中心以北的区域调查。阿尔科克教授于2001年获得“麦克阿瑟奖”,同时也是英国科学院的通讯会员。
 
  第三场 两个图符的故事——史前社会复杂化的不同途径
 
  时间:2017.12.9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讲座将通过分析解读地中海地区基克拉迪文化早期雕塑与中国良渚文化玉琮,深入讨论世界范围内史前社会复杂化进程。
 

 
  主讲人:英国剑桥大学考古学教授  科林·伦福儒(Colin Renfrew)
 
  科林·伦福儒,于1965年获得英国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先后任教于谢菲尔德大学和南安普敦大学。1981至2004年间,伦福儒教授供职剑桥大学,任迪斯尼考古教授。伦福儒教授在希腊基克拉迪群岛主持了大量考古发掘工作。他在爱琴海史前文化、语言多样性和人类认知的起源、考古遗传学和考古理论等研究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伦福儒长期以来不遗余力地推动反对非法倒卖文物及盗掘遗址的国际运动。因其在基克拉迪群岛的重要发掘、富有深远影响力的理论研究,以及在提升公众对濒危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方面的不懈努力,伦福儒教授已屡获殊荣,其中包括1980年被选为英国科学院院院士,1996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2003年获得欧洲科学基金会拉齐斯奖,2004年荣获巴尔扎恩奖,2007年被选为美国考古学会外籍荣誉院士和2009年获得文物保护组织SAFE灯塔奖。2015年获得世界考古论坛终身成就奖。
 
  第四场 印度河文明中的水与都市(公元前2600-公元前1900年)
 
  时间:2017.12.10 10: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讲座将主要关注印度河文明中十分重要的水资源管理系统,以及这种文化对后来的南亚传统所产生的影响。位于今巴基斯坦和印度西部的印度河文明在公元前2600-公元前1900年间已经出现了最早的城市中心。为了便于获取大量人口所需的可靠的水资源,所有印度流域的城市和许多的村镇都建在主要河流边。而造在河流边的城市需要一些特别的措施以保证它们免受洪水的侵袭,如在高处选址或在城市周围建造厚重的土砖墙。除了直接利用河水外,有证据显示很多城镇用砖石搭造了水井。一些水井与浴室和厕所相连,并通过排水沟将废水排出房屋。独立房屋的排水沟与街道上更大的排水沟相连,最终将废水排放到城镇的外围地区。像巴基斯坦的摩亨佐-达罗和哈拉帕、印度的朵拉维那和拉齐噶里这样的主要的城市中都分布着南北向和东西向的街道,这些街道配备有主排水沟以疏导和排放废水。在大多数城市中,排水沟主要由焙烧过的土坯砖搭建。但在朵拉维那,人们则使用当地丰富的石料建造。一些城市,如朵拉维那和洛塔,人们利用特殊的砖石建造蓄水池以便在雨季时从河流中收集水。这些蓄水池将为城市居民提供全年所需的用水。印度河流域城市高度发达的水资源管理系统为后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历史时期早期(公元前600-公元前400年)的城市,比如塔克西拉等,以及其它许多印度河流域、恒河平原和印度半岛的定居点都沿用了水资源管理系统。
 

 
  主讲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  乔纳森·马克·基诺耶(Jonathan Mark Kenoyer)
 
  乔纳森·马克·基诺耶教授从1985年起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人类学系教授考古学古代技术。自1975年起,他在巴基斯坦和印度开展发掘和民族考古学研究的工作。1986年起,他担任哈拉帕考古研究计划的田野领队和联合主管。主要的研究兴趣为古代科技和手工业、社会经济和政治组织,以及宗教。这些研究兴趣使他关注南亚各个文化时期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如中国、日本、韩国、阿曼以及西亚地区等。他的作品被刊载在《国家地理》、《科学美国人》杂志以及相关网站中。他同时撰写了多本有关南亚和印度河文明的考古学著作。已经出版4部专著,超过63篇有影响力的期刊文章,79篇被论文集收录的文章,12个百科全书词条和19篇有关南亚工作的书评。他还曾协助策划印度河文化的展览以及丝织品和实验考古的展览。
 
  第五场 吉萨高地考古新发现:被遗忘的金字塔港口
 
  时间:2017.12.10 14: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经过三十余年的发掘,古埃及研究协会(AERA)认为位于大狮身人面像以南400米的海特埃尔-古拉卜遗址是建于第四王朝(约公元前2500年)的重要尼罗河港口。
 
  由考古学家、测量学家、地质年代学家、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联合组成的国际跨学科研究团队发掘、分析和复原了金字塔建筑工人的营房、粮仓、面包炉、书记室、牛栏和港口船坞。遗址的晚期堆积形成于卡夫拉法老和孟卡拉法老在位期间,是为这两位法老修建第二及第三座金字塔的工人的住所。
 
  海特埃尔-古拉卜遗址以及过去30年间的考古新发现,为吉萨地区第四王朝时期的水路交通基础设施提供了测深模型。我们从中可以探知,金字塔建筑工人利用尼罗河每年深达七米的洪泛,在失落之城、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一侧建立了航道和港口。
 
  目前古埃及研究协会正在探索这个失落的港口城市的最早堆积,即吉萨大金字塔的建造者胡夫法老时期的相关遗迹。与此同时,近年出土的纸莎草文献《梅勒尔日记》为金字塔水路航道的日常使用提供了重要线索。梅勒尔是一名监工,他的工人团队负责将建造胡夫大金字塔的石材从图拉采石场东部用船运输到施工现场。来自法国索邦大学和开罗法国研究院的皮埃尔·塔莱及其团队发现了梅勒尔的日记残片,并在红海之滨发现了胡夫时期的瓦迪伊尔加尔夫(Wadi el-Jarf)港口。塔莱于2017年四月出版了《梅勒尔日记》,为文本释读和考古景观的理解之间搭建了桥梁。
 

 
  主讲人: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古埃及研究协会  马克·雷纳(Mark Edward Lehner)
 
  马克·雷纳是古埃及研究协会会长及主席,该协会是建立于美国的非盈利组织,并在埃及登记成立了非政府组织古埃及研究协会(埃及)。雷纳在埃及开展考古工作已逾40年,对狮身人面像和吉萨大金字塔都进行过测绘和发掘。古埃及研究协会赞助了吉萨高地测绘项目,每年对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附近的古王国时期居址开展发掘工作,拥有一个包括考古学家、测量学家、地质年代学家、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在内的国际跨学科研究团队。1990-1995年期间,雷纳在芝加哥大学任埃及考古助理教授。2005年以来,受USAID赞助,古埃及研究协会一直代表美国埃及研究中心在吉萨、卢克索和孟菲斯开办田野考古学校,为埃及古物部培训青年考古工作者。雷纳的研究领域包括聚落考古、考古学方法与解读、古代建筑、采石与施工、古代灌溉和水路运输基础设施、古代社会与经济以及复杂化研究在社会科学领域的应用等。
 
  第六场 纪念性建筑和社会组织:欧洲的史前观念
 
  时间:2017.12.10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在世界范围内,早期社会通常都有着建造纪念性建筑的行为,这些考古遗存为我们了解社会、政治和经济组织提供了关键的信息。纪念性建筑是一个国家的显著标志,它们表达着国家的权力与威望,以及精英阶层与统治者。正如加拿大考古学家布鲁斯·崔格尔所观察的那样“由于纪念性建筑和个人奢侈品包含了大量的劳动成本,因此它们成为了权力的象征,同时也象征有着这种不同寻常能量控制的能力。”在这样的观点下,集权与纪念性建筑紧密相连。
 
  然而在很多史前社会之中,纪念性建筑出现在没有明显集权或社会分层的社会中。这些纪念性建筑的规模往往比国家社会的要小,但是它们仍旧可以达到很大的尺寸并代表大量劳动力的投入。如墓冢,便是居住于大陆上的特征,并已存在了千年。它们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大型石块的堆砌是小规模农业和一些狩猎采集社会的另一主要特征。
 
  在西欧和北欧,大量的史前纪念性建筑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约公元前6000-公元前2500年),这为我们考量前国家时代中纪念性建筑的社会意义提供了契机。
 
  讲座将通过二十年来法国西部、伊比利亚西部哥、不列颠海峡群岛的田野工作,主要探索以下三方面的内容:
 
  首先,纪念性建筑(墓葬、长丘、立石)的出现和区域间联系的问题。在欧洲内部它们是否有着共同的起源?从全球视野的角度下,其他地区纪念性建筑的起源意味着什么?
 
  其次,埋葬与纪念之间的联系。什么人被埋葬于这些墓之中并使用石头来纪念?从复杂和多变的埋葬活动中,我们能否推断出社会组织的本质?在仅有的几个实例中,存在着与社会层级相一致的证据。
 
  最后,建造的过程。对于这些纪念性建筑的深入研究引发了很多不同的解释。一些考古学家认为它们是一些地区社群中小范围的特殊产物,另一些考古学家则指出部分证据表明这是专业化技术知识促成的,并且对于大型纪念性建筑而言,它们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协调控制。
 

 
  主讲人:英国杜伦大学教授  克里斯·史卡瑞(Chris Scarre)
 
  现任英国杜伦大学考古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欧洲史前史,同时涉及世界其他地区的考古学研究。主持并合作领导了法国、葡萄牙和英吉利海峡群岛的多个史前遗址的发掘工作。主要著作有:《新石器时代布列塔尼地区(法国)的景观考古》《英格兰和爱尔兰的巨石遗存》和《古代文明》(与布莱恩·费根合著)。在2006年进入杜伦大学担任考古学教授之前,克里斯·史卡瑞曾担任《剑桥大学考古学期刊》主编、剑桥大学麦克唐纳考古研究所副主任。他对于人类文化和认知进化领域的研究涉猎广泛,同时担任世界知名考古学教材《人类的过去》一书的主编。克里斯·史卡瑞目前也是英国知名考古学研究杂志《古物》的主编。
 
(原文标题:世界顶级考古学家来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通告栏

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海”公众讲座即将在上海博物馆开讲!

发布时间: 2017-11-30

  考古学发展到今天,早已不再是考古学家的独角戏。考古学正走出“象牙塔”,主动走近公众,以适应时代需求。
 
  考古学吸引人们探究过去,也鼓励人们观照当下。公众参与有助于将考古从对过去的关注转变为一股积极的社会力量,使得人类思想和文化更有连续性和创造性。
 
  2017年12月8日-11日,第三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海”将在上海大学举办。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150名考古学家将就“水与古代文明”的论坛主题进行跨文化与比较研究,并探讨水资源、水管理与古代文明发展之间纵横交错的关系。论坛期间,上海博物馆将举办一系列的公众讲座,提供与世界顶级考古学家面对面的机会。我们希望,考古学能与公众产生美妙的化学反应,发挥跨学术、跨文化、跨社会的影响力,使考古学这一学科真正走向成熟。公众讲座这一平台,担当着考古学家与公众之间的桥梁角色。未来,公众考古将展现出更大的社会影响力。
 
  公众讲座为免费项目,每场限额300人。参加活动需提前报名。
 
  第一场 气候变化与吴哥文明的兴衰
 
  时间:2017.12.7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铁器时代晚期,季风雨季强度的降低给东南亚陆地带来了相对干燥的气候。与此相应的,有更多证据表明,农业革命正在这些地区兴起,包括水库修建、灌溉、特定区域水稻的耕种和培育。这种生存环境的快速变化所带来的社会改变见证了精英阶层的崛起,以及不断增加的竞争与冲突。真腊时代,小国兴起。存留下来的文献表明这些变化被记录下来,并且被夸大了。7世纪柬埔寨的伊赏那补罗国中心地区尤其如此。8世纪,随着吴哥王国的建立,水资源的管理和灌溉系统变得十分重要,并成为了政权存亡的关键因素。被神化的统治者始终与水库的建设、河流的改道和稻田水利网络的建设紧密相连。不断复杂的水利管理系统成为了当时国家福祉的关键。然而,15世纪的又一次气候变化带来了难以预测的气候波动,持续的干旱和急剧的降水导致了地面的沉降和水利设施的损毁。作为政权中心的吴哥不久就消亡了。
 

 
  主讲人:新西兰奥塔哥大学人类学与考古学系教授  查尔斯·海厄姆(Charles Franklin Higham)
 
  查尔斯·海厄姆,奥塔哥大学教授,剑桥圣凯瑟琳学院荣誉院士。自1969年起主要致力于东南亚田野考古工作,其一系列的发掘项目涉及了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早期耕种者、青铜时代的起源和促使早期国家起源的铁器时代社会变迁等内容。其著作得到了不列颠学院、新西兰皇家学会、伦敦古物研究者学会等团体的认可。不列颠学院因其出色的田野考古工作授予格雷厄姆·克拉克奖章,新西兰皇家学会授予梅森奈尔奖章。
 
  第二场 水、无处不在的水资源——以佩特拉古城为例
 
  时间:2017.12.8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讲座将探索关于佩特拉——一座位于约旦南部,曾在公元之交作为纳巴泰王国首都的古城——的一些认知和以往存在的对这座伟大城市的误读。尽管处于半干旱气候区,但佩特拉在很长时间内一直是该地区长距离贸易链中的核心城市,并且大量的墓葬、神庙和宫殿都修筑于此。在此后的罗马和拜占庭时代,佩特拉也保持着繁荣。
 
  布朗大学佩特拉考古研究项目在佩特拉古城中心以北的区域开展了调查,希望能够追溯这一内陆城市的历史变化。尤为重要的是,我们关注了当地水资源的获取和利用设施,以及这些设施兼具象征性和实用性目的,特别强调运用新的考古学方法来研究这些古代水资源相关的现象。而这些方法在研究现代社会由海啸带来的水资源短缺方面也存在一定的相关性。
 

 
  主讲人: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  苏珊·阿尔科克(Susan E. Alcock)
 
  苏珊·阿尔科克于1989年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密歇根大学外延与发展研究所特别顾问、古典考古与古典学亚瑟·F·图尔瑙讲席教授。在此之前,她曾担任美国布朗大学儒科夫斯基考古与古代社会研究所主任。作为一个古典考古学家,阿尔科克教授的研究主要关注地中海东岸的物质文化,特别是古希腊和罗马时代。她最近的研究兴趣也包括景观考古、古代帝国、神圣空间和人群记忆等等。其最新近的田野工作是布朗大学佩特拉考古研究项目在佩特拉古城中心以北的区域调查。阿尔科克教授于2001年获得“麦克阿瑟奖”,同时也是英国科学院的通讯会员。
 
  第三场 两个图符的故事——史前社会复杂化的不同途径
 
  时间:2017.12.9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讲座将通过分析解读地中海地区基克拉迪文化早期雕塑与中国良渚文化玉琮,深入讨论世界范围内史前社会复杂化进程。
 

 
  主讲人:英国剑桥大学考古学教授  科林·伦福儒(Colin Renfrew)
 
  科林·伦福儒,于1965年获得英国剑桥大学博士学位,先后任教于谢菲尔德大学和南安普敦大学。1981至2004年间,伦福儒教授供职剑桥大学,任迪斯尼考古教授。伦福儒教授在希腊基克拉迪群岛主持了大量考古发掘工作。他在爱琴海史前文化、语言多样性和人类认知的起源、考古遗传学和考古理论等研究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伦福儒长期以来不遗余力地推动反对非法倒卖文物及盗掘遗址的国际运动。因其在基克拉迪群岛的重要发掘、富有深远影响力的理论研究,以及在提升公众对濒危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方面的不懈努力,伦福儒教授已屡获殊荣,其中包括1980年被选为英国科学院院院士,1996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2003年获得欧洲科学基金会拉齐斯奖,2004年荣获巴尔扎恩奖,2007年被选为美国考古学会外籍荣誉院士和2009年获得文物保护组织SAFE灯塔奖。2015年获得世界考古论坛终身成就奖。
 
  第四场 印度河文明中的水与都市(公元前2600-公元前1900年)
 
  时间:2017.12.10 10: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讲座将主要关注印度河文明中十分重要的水资源管理系统,以及这种文化对后来的南亚传统所产生的影响。位于今巴基斯坦和印度西部的印度河文明在公元前2600-公元前1900年间已经出现了最早的城市中心。为了便于获取大量人口所需的可靠的水资源,所有印度流域的城市和许多的村镇都建在主要河流边。而造在河流边的城市需要一些特别的措施以保证它们免受洪水的侵袭,如在高处选址或在城市周围建造厚重的土砖墙。除了直接利用河水外,有证据显示很多城镇用砖石搭造了水井。一些水井与浴室和厕所相连,并通过排水沟将废水排出房屋。独立房屋的排水沟与街道上更大的排水沟相连,最终将废水排放到城镇的外围地区。像巴基斯坦的摩亨佐-达罗和哈拉帕、印度的朵拉维那和拉齐噶里这样的主要的城市中都分布着南北向和东西向的街道,这些街道配备有主排水沟以疏导和排放废水。在大多数城市中,排水沟主要由焙烧过的土坯砖搭建。但在朵拉维那,人们则使用当地丰富的石料建造。一些城市,如朵拉维那和洛塔,人们利用特殊的砖石建造蓄水池以便在雨季时从河流中收集水。这些蓄水池将为城市居民提供全年所需的用水。印度河流域城市高度发达的水资源管理系统为后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历史时期早期(公元前600-公元前400年)的城市,比如塔克西拉等,以及其它许多印度河流域、恒河平原和印度半岛的定居点都沿用了水资源管理系统。
 

 
  主讲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  乔纳森·马克·基诺耶(Jonathan Mark Kenoyer)
 
  乔纳森·马克·基诺耶教授从1985年起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人类学系教授考古学古代技术。自1975年起,他在巴基斯坦和印度开展发掘和民族考古学研究的工作。1986年起,他担任哈拉帕考古研究计划的田野领队和联合主管。主要的研究兴趣为古代科技和手工业、社会经济和政治组织,以及宗教。这些研究兴趣使他关注南亚各个文化时期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如中国、日本、韩国、阿曼以及西亚地区等。他的作品被刊载在《国家地理》、《科学美国人》杂志以及相关网站中。他同时撰写了多本有关南亚和印度河文明的考古学著作。已经出版4部专著,超过63篇有影响力的期刊文章,79篇被论文集收录的文章,12个百科全书词条和19篇有关南亚工作的书评。他还曾协助策划印度河文化的展览以及丝织品和实验考古的展览。
 
  第五场 吉萨高地考古新发现:被遗忘的金字塔港口
 
  时间:2017.12.10 14: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经过三十余年的发掘,古埃及研究协会(AERA)认为位于大狮身人面像以南400米的海特埃尔-古拉卜遗址是建于第四王朝(约公元前2500年)的重要尼罗河港口。
 
  由考古学家、测量学家、地质年代学家、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联合组成的国际跨学科研究团队发掘、分析和复原了金字塔建筑工人的营房、粮仓、面包炉、书记室、牛栏和港口船坞。遗址的晚期堆积形成于卡夫拉法老和孟卡拉法老在位期间,是为这两位法老修建第二及第三座金字塔的工人的住所。
 
  海特埃尔-古拉卜遗址以及过去30年间的考古新发现,为吉萨地区第四王朝时期的水路交通基础设施提供了测深模型。我们从中可以探知,金字塔建筑工人利用尼罗河每年深达七米的洪泛,在失落之城、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一侧建立了航道和港口。
 
  目前古埃及研究协会正在探索这个失落的港口城市的最早堆积,即吉萨大金字塔的建造者胡夫法老时期的相关遗迹。与此同时,近年出土的纸莎草文献《梅勒尔日记》为金字塔水路航道的日常使用提供了重要线索。梅勒尔是一名监工,他的工人团队负责将建造胡夫大金字塔的石材从图拉采石场东部用船运输到施工现场。来自法国索邦大学和开罗法国研究院的皮埃尔·塔莱及其团队发现了梅勒尔的日记残片,并在红海之滨发现了胡夫时期的瓦迪伊尔加尔夫(Wadi el-Jarf)港口。塔莱于2017年四月出版了《梅勒尔日记》,为文本释读和考古景观的理解之间搭建了桥梁。
 

 
  主讲人: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研究所、古埃及研究协会  马克·雷纳(Mark Edward Lehner)
 
  马克·雷纳是古埃及研究协会会长及主席,该协会是建立于美国的非盈利组织,并在埃及登记成立了非政府组织古埃及研究协会(埃及)。雷纳在埃及开展考古工作已逾40年,对狮身人面像和吉萨大金字塔都进行过测绘和发掘。古埃及研究协会赞助了吉萨高地测绘项目,每年对狮身人面像和金字塔附近的古王国时期居址开展发掘工作,拥有一个包括考古学家、测量学家、地质年代学家、植物学家和动物学家在内的国际跨学科研究团队。1990-1995年期间,雷纳在芝加哥大学任埃及考古助理教授。2005年以来,受USAID赞助,古埃及研究协会一直代表美国埃及研究中心在吉萨、卢克索和孟菲斯开办田野考古学校,为埃及古物部培训青年考古工作者。雷纳的研究领域包括聚落考古、考古学方法与解读、古代建筑、采石与施工、古代灌溉和水路运输基础设施、古代社会与经济以及复杂化研究在社会科学领域的应用等。
 
  第六场 纪念性建筑和社会组织:欧洲的史前观念
 
  时间:2017.12.10 19:00
  地点:上海博物馆学术报告厅
 
  在世界范围内,早期社会通常都有着建造纪念性建筑的行为,这些考古遗存为我们了解社会、政治和经济组织提供了关键的信息。纪念性建筑是一个国家的显著标志,它们表达着国家的权力与威望,以及精英阶层与统治者。正如加拿大考古学家布鲁斯·崔格尔所观察的那样“由于纪念性建筑和个人奢侈品包含了大量的劳动成本,因此它们成为了权力的象征,同时也象征有着这种不同寻常能量控制的能力。”在这样的观点下,集权与纪念性建筑紧密相连。
 
  然而在很多史前社会之中,纪念性建筑出现在没有明显集权或社会分层的社会中。这些纪念性建筑的规模往往比国家社会的要小,但是它们仍旧可以达到很大的尺寸并代表大量劳动力的投入。如墓冢,便是居住于大陆上的特征,并已存在了千年。它们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大型石块的堆砌是小规模农业和一些狩猎采集社会的另一主要特征。
 
  在西欧和北欧,大量的史前纪念性建筑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约公元前6000-公元前2500年),这为我们考量前国家时代中纪念性建筑的社会意义提供了契机。
 
  讲座将通过二十年来法国西部、伊比利亚西部哥、不列颠海峡群岛的田野工作,主要探索以下三方面的内容:
 
  首先,纪念性建筑(墓葬、长丘、立石)的出现和区域间联系的问题。在欧洲内部它们是否有着共同的起源?从全球视野的角度下,其他地区纪念性建筑的起源意味着什么?
 
  其次,埋葬与纪念之间的联系。什么人被埋葬于这些墓之中并使用石头来纪念?从复杂和多变的埋葬活动中,我们能否推断出社会组织的本质?在仅有的几个实例中,存在着与社会层级相一致的证据。
 
  最后,建造的过程。对于这些纪念性建筑的深入研究引发了很多不同的解释。一些考古学家认为它们是一些地区社群中小范围的特殊产物,另一些考古学家则指出部分证据表明这是专业化技术知识促成的,并且对于大型纪念性建筑而言,它们体现了一定程度的协调控制。
 

 
  主讲人:英国杜伦大学教授  克里斯·史卡瑞(Chris Scarre)
 
  现任英国杜伦大学考古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是欧洲史前史,同时涉及世界其他地区的考古学研究。主持并合作领导了法国、葡萄牙和英吉利海峡群岛的多个史前遗址的发掘工作。主要著作有:《新石器时代布列塔尼地区(法国)的景观考古》《英格兰和爱尔兰的巨石遗存》和《古代文明》(与布莱恩·费根合著)。在2006年进入杜伦大学担任考古学教授之前,克里斯·史卡瑞曾担任《剑桥大学考古学期刊》主编、剑桥大学麦克唐纳考古研究所副主任。他对于人类文化和认知进化领域的研究涉猎广泛,同时担任世界知名考古学教材《人类的过去》一书的主编。克里斯·史卡瑞目前也是英国知名考古学研究杂志《古物》的主编。
 
(原文标题:世界顶级考古学家来了)
 
 

作者:上海博物馆

文章出处:“上海博物馆”微信公众号